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95章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自己找的虐,笑着也要享受完。

    仇星星等人不死心的尝试了好几家,八个人每个人上都上去挨了一巴掌。

    被打蒙了之后,才算是有了些许的清醒。

    高牧站在9595号摊位旁笑着和邓姐聊天,邓姐眯着眼睛眯眯的看着“可爱”小男人们!

    在她眼里,这些家伙比高牧可爱多了,这才是这个年龄应该做和应该表现出来的状态。

    像高牧那样的有些脱离现实了,不像是晚辈,更如平辈一样,很不可爱。

    “你这帮同学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吗?”

    “有啊,比你有意思多了,我一会儿都不忍心涨他们的价了。多可爱的一帮小男人啊?”

    “不是吧,你把他么这样的称之为可爱?你这是去幼儿园的车吗?”

    “什么去幼儿园的车听不明白,也也许没有幼儿园小朋友那么可爱,但至少比你可爱吧。你也不瞧瞧你自己,除了一张年青的脸,全身上下哪里还有一点学生的样子,我家小漾都说了,你比她这个大学毕业的人还要更有社会味。”

    “社会味,好味道。”

    高牧啼笑皆非,这词语潮流的很啊!

    不过也没有完全说错,他骨子里本来就是社会人,有社会味还不是很正常的吗?

    “哈哈哈,你看,就你这说话的语气和风格,就不可爱了吧!不说了,我要开始谈大生意了哦 。”

    四处碰壁的仇星星等人,陆续往他们这边走来。

    原本,高牧说他不再继续做文具生意,以后不从她这里零散拿货的时候,邓姐是准备就此结束这样的操作模式,恢复成和其他摊位一样。

    只做成单,不理散单的。

    毕竟她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高牧帮了他一个大忙,拿下了一个大单子,现在清水濠的生意已经成交了两批,后续的还会继续。

    高牧要是结束,她这边肯定是要结束的。

    之所以还要和八大金刚继续做,是高牧劝说的结果。

    高牧告诉她:生意无大小,只要有钱赚,小生意可以赚大钱,大生意也可能不赚钱,现在的大生意也许以后会变成赔钱赚吆喝,现在的小生意也许会演变成大赚特赚的独门生意。

    总之一句话,不要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邓姐也不傻,她从高牧的话里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体会到了一些赚钱的新门路。

    散单在市场里几乎是没人做的,因为一百个散单赚的钱,也未必有一个大单赚的零头多。

    但就是因为没人做,没人注意,这才会有可能是一个独门生意,散单赚的钱是不多,但是换个角度看,散单的利润率其实要比成单高的多。

    量多,往往容易被压价,量少则可以把单价尽量的往上提。

    高牧说的分瓜理论,她深以为然。

    同样是一个西瓜,整个完好无损的卖出去可以卖十块钱,但要是把它切割成十块,卖一块五一块的话,整个瓜就可以卖到十五块。

    同样的成本,最多就是多切了几刀,利润就飙涨了百分之五十。

    问题还在于,卖瓜的赚的更多,买瓜的也觉得便宜,感觉少花了钱同样吃到了瓜。

    双赢,完美的双赢。

    于是,邓姐才同意高牧带八大金刚过来,商谈一下继续拿货的事情。

    当然了,以高牧的价格拿是不可能的,他的散单利润率还没有成单的高呢?

    属于奇葩协议之下的非正常生意,高牧在初期能快速的赚到几十万,除了他的校园销售网布局外,更有邓姐打大幅让利的功劳。

    “都过来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邓姐。相信你们应该已经知道,这个市场里大家喜欢做的都是大单大生意,你们的小散单,是没人愿意搭理的。邓姐是我认识的老板里面最善良最愿意照顾年青人的老板,像你们这样的散单别人不接,她却愿意照顾你们而自愿忧烦。”

    高牧已经从话里,把自己从文具生意中摘除了。

    “你们好,我家小孩比你们小一些,我喜欢和年青人打交道,而且你们又是高牧的同学,我肯定是要照顾的嘛!”

    一唱一和,当然要把话说漂亮了。

    “谢谢你,我和高牧同班三年,关系一直很好。”

    谢斌清醒的比较彻底,所以很快就明白了应该如何说对自己有利的话。

    其实,鬼知道他和高牧是怎么个三年同班法,还关系一直很好,这种话说出来也不知道臊的慌。

    “邓姐好。”

    一听邓姐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仇星星赶紧收掉手中的折扇,努力的摆出稚嫩一些的脸庞,可惜半张脸的胡子实在是不给面子。

    “你好,你好!”

    在八个人里面,邓姐多仇星星印象最深,因为络腮胡的关系,它更像是其他人的大叔。

    “我们也是高牧的同学,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在一个学校的关系,也是好的不得了。高牧以前的那些文具,都是从我们手上卖出去的。你放心,高牧虽然退出这门生意了,但是我们还在,我们的进货量还会保持的。”

    仇星星知道自己的长相不占优,未必是邓姐喜欢的小鲜肉,所以特意强调了他们是一个团体。

    “没事,不管你们的进货量是多少,我这边都会提供。只要你们愿意在我这里走货就行 。”

    对仇星星,邓姐确实有更多的关注,怎么看读不像是高牧的同届同学。

    不在她这路走货,还能在谁那里走货,撞墙可不是白撞的。

    “邓姐是吧,能不能把你的出货价格给我们看看?”谢斌笑盈盈的问道。

    “可以啊!”邓姐从一旁拿起一张报价单递了过去:“这是现有的,有新产品我们可以临时报价。”

    这张报价单是她正常的对外报价,并不是高牧的特殊价格,事实上高牧的那个价格她也从来没有文字记录。

    “这么高?”

    谢斌和仇星星对视了一眼,满脸惊讶。

    只因为这上面的价格,和他们从高牧手里手的价格,基本上差不多,机会没有差距。

    他们一直都以为高牧是赚大钱的,给他们的出手价和进价之间会有无比巨大的差异。

    但这……

    “邓姐,你是不是拿错了,这价格怎么会这么高?”

    谢斌吧报价单对着

    “拿错了吗?”邓姐随意的瞄了一眼:“没有啊,就是这份报价单。我告诉你们这个价格是大批量订货的报价,不是给你们的散单报价。这都是看在高牧的份上,不然是不可能给你们这么优惠价格的。”

    高牧是高牧,高牧的同学是高牧的同学,不可能同样的待遇。

    何况,她早就知道高牧和他们的关系一般,什么最好的同学,什么最好的朋友,都是嘴上出气的话,没人会相信。

    “高牧,这个价格太高了吧,基本上没什么利润啊?”

    和邓姐不熟,硬说价格也尴尬,仇星星把注意力放到了高牧的身上。

    “我看看。”高牧拿过报价单,很认真很仔细的一个一个看着:“还好啊,和我之前拿货的价格差不多?为什么不满意?哦,你们不会以为我给你们的价格,是有很大利润空间的吧?嗨,真是想多了。我一直都有告诉你们,我赚的就是一个走量的钱,平摊到单价上,根本就没有几分钱。”

    按照这个上面的价格,肯定要比那些文具店的进货价便宜,毕竟这里面最起码少了一道中间商的加价。

    只是没有达到他们的心里预期,这个结果不是八大金刚想要的。

    这样的话,他们自己拿货,和从高牧手里拿货,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期望越大,失望自然越大。

    突然之间,有种美梦气球破灭,轰然砸地的感觉。

    高牧一抄底价格拿货,那是他和邓姐之间的友情,是邓姐照顾他。

    他不可能把这份邓姐的爱直接转移到八大金刚的身上,就算是他硬转,邓姐也未必愿意。

    何况,以他和八大金刚的关系,没有加价依然给的是大批量类似的团购价,已经是很照顾他们了。

    “不是吧高牧,我们这大半年的跟着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别忘了,整个遂安县的校园销售网,都是我们铺设的。没有我们,你能赚那么多的钱,没有我们你们家能开的出来超市?”

    不管高牧到底赚了多少钱,不管万客隆到底是不是靠这些钱开起来的,先把功劳往自己身上贴再说。

    “你们的意思不外是觉得踢开了我,赚的和之前依然差不多,不甚满意呗。是吗?”

    高牧瞥了一眼仇星星和谢斌, 八大金刚也就这两个稍微能入他的眼。

    “明人不说暗话,高牧,我知道你高考的成绩不错,这次能上个好大学。我们不一样,高考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经过,大学我们八个人已经商量过了,不管家里怎么说,都不会花钱去读的。我们是真心想把这歌生意做好,做大。要是赚不到钱,那就没什么意义了不是!”

    仇星星打开收回去好久的折扇,纠结着眉心。

    “有事业心好啊,我喜欢有事业心的人。”高牧笑的噗出了声音:“只是你们这目光为啥一直盯着进货价,难道就不能换位思考一下出货价吗?”

    “什么意思?”

    谢斌上前一步,和仇星星站在一起。

    高牧咧嘴一笑,种种迹象表明八大金刚已经有内部争权的迹象了:“你们从我这里拿货,我是不是对终端销售的价格有规定的?”

    “是啊?这不是你定的吗?还要求必须统一,一律不准加价或降价,说是这样才能保证市场的稳定。”

    仇星星摇折扇的速度,肉眼可见的在加快。

    “对,是我定,但那是你们从我手里拿货,现在……”

    这智商,真怀疑离开了自己,他们会把这么一门成熟的生意做成什么样?

    统一拿货,统一市场价出售,也算是高牧为了控制八大金刚,进而控制整个校园销售网的一个小手段。

    他现在都已经撤出这么生意了,这些规矩自然不需要再保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