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94章 啪啪作响
    (感谢只是翻书人的月票支持!)

    一路狂飙。

    看着高牧娴熟的驾驶技术,八大金刚一个个羡慕的不得了。

    他们八个人全部会骑自行车,有三个会骑摩托车,但开车一个会的都没有。

    男人嘛,对开车都有很大的欲望,不管这车是去哪里的,对于会开车的人都很羡慕崇拜。

    即便这个人是高牧,理论上依然是他们的敌人的人。

    该羡慕还是要羡慕啊!

    “高牧,你怎么会开车的?”

    “高牧,你小子有驾驶证吗?”

    ……

     “嘿,开车有什么难的,和骑摩托车一回事。”于超坐在最后一排,不以为意的说道。

    有羡慕,自然也免不了会发酸。

    “切,超超,你不就是会开个破摩托吗?真当我们什么都不懂啊,还开车和开摩托车一样,你倒是开个给我们看看啊?”

    方大茂坐在于超的右前方,抓住机会狠狠的怼了一把。

    于超有摩托车,他没有,所以一直想让于超教他骑摩托车,但于超一直找各种理由推脱。

    因为这个原因,原本关系极好的两人,现在也是经常会摩擦一下。

    高牧是个听话的乖宝宝,所以方大茂的话才说完,于超还没开始回球,他就松油门踩刹车,打方向灯开始靠右停车了。

    “怎么了,到了吗?”

    看着周围一片田野,谢斌摘下一直带着的墨镜,狐疑的问道。

    对于这么幼稚的问题,高牧根本不会回答。

    停好车,拉好手刹,转头看着后排的于超:“要不你来开一会儿,我可以休息一下。”

    噗!

    全车九个人,有八个在噗口水。

    一时之间,车内雾蒙蒙的一片,吓的高牧赶紧开窗,外面再热也忍了,口水太危险。

    于超生无可恋的看着高牧,他来开,他要是真的会开,还需要说酸话吗?

    方大茂在噗的同时,却又有一些欢喜,高牧这一把配合的不错,帮他出了一口大气。

    “对啊,你不是会开吗?你去开啊!”

    “开开开,开你个头啊。你嫌我们活的太长了是吗?”

    仇星星拿起手里的一把折扇,狠狠的砸了过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特喜欢手里拿把折扇,配着他的络腮胡须,字号美髯公。

    谢斌也是狠狠的瞪了一眼方大茂,又瞪了一眼于超,他们两个属于和他走的最近的兄弟,要是在八大金刚里有小团体的话,他们三个就是铁三角。

    只可惜,这铁三角已经拉稀了,早就没有了之前的默契和团结。

    这一切,似乎是从网吧,从和高牧的那一战开始的。

    这个高牧,还真的是他们的克星,随便一件事情和他沾上,都会让他们不协调。

    他现在只想赶紧搞到进货渠道,然后赶紧和高牧分道扬镳,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

    以前想过的拿到进货渠道就收拾他,找机会好好的整理他,甚至想把高牧手里的钱都弄到手的想法,早就没有了。

    自从知道高牧和管家可能有很深的牵连,八大金刚就收敛了一大半。

    这次万客隆超市开业的事情,更是让他们彻底的收起了心思,之前剩下的一点点侥幸都消散的干干净净,想都不愿意去想。

    高牧能这么爽快的答应给他们进货渠道,都是大大的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所以在不敢催促的同时,这几天等待的其实颇为忐忑,就怕高牧会反悔。

    而现在的高牧反悔,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高牧,你就别笑话他了,于超也就是嘴巴贱,喜欢说大话谁玩笑话。他一个摩托车都开不好的家伙,会开个屁车啊!哦不对,是会屁个开车…是屁会开车。”

    坐在副驾驶的谢斌越说,越说不清楚,但却成功的逗乐了高牧,缓解了全车的尴尬。

    此时,车上最的威胁已经不是口水,而是谢斌的满嘴仙屁。

    “高牧,还是快走吧,到义乌的路可不近啊!”

    仇星星接回扇子,打开轻轻的摇晃着。

    车子离开县城不久,高牧就把目的是义乌告诉了他们,所以大家现在很清楚他们的目的地。

    都没有去过,但是仇星星听人说过,知道大概需要几个小时。

    “没事,已经开过一半路程了。”高牧反而掏出了一支香烟,悠闲的抽了起来:“稍微休息一下再继续开,疲劳驾驶要不得。”

    他还不至于那么逗比,会为了调侃于超而真的停车,他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抽根烟,解解乏。

    车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嘛!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元气满满,方能安全有保。

    “对对对,休息一下,大家也下车抽根烟吧!”

    闻到高牧吐出来烟味,仇星星等人的烟瘾就上来了。

    他们和高牧不一样,长时间的混迹,早早的就抽上了烟,几年的烟龄下来,已经有了很重的烟瘾。

    按理,高牧的烟龄几乎是他们的总和,但是他却没有所谓的烟瘾。

    他抽烟,更多的是精神上,而非身体的神经需求,他抽烟真的只是为了提神解困,而不是为了耍帅解瘾。

    ……

    历经半天的飞车,金杯终于开进了义乌市。

    把车停在熟悉的快餐店门口,“大方”的请仇星星等人吃了一顿有本地特色的快餐,花了好几十块。

    和老板简单的聊了几句,一脚油门,高牧把他们带到了市场里。

    刘姥姥进大观园!

    八个人十六双眼睛,在市场里看的目瞪口呆,眼花缭乱。

    他们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杭州这些地方也是去过的,大城市里的大商场,他们也逛过。

    可是那感觉和这感觉,完全不一样。

    市场面积之大,市场摊位之多,市场人流这稠密,市场商品之泪琳琅满目。

    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见了世面了。

    等高牧带着他们一个市场一个市场的走过,他们的嘴巴已经张的麻木,更是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

    此时的高牧要卖他们,他们也只能帮着数钱,自己是摸不到出去的路的。

    “小高老弟,到的挺早啊!”

    忙着接待客户的邓姐,看到高牧的到来,忙里抽空的和他打了一个招呼。

    高牧昨天就给她打过电话,告诉她今天会来一趟,还把事情基本跟她说了一番。

    所以看到高牧身后一大帮跟班,她也没有任何的惊讶。

    “你先忙,我们在边上看看,长长见识。”

    高牧听到了她和客人的说话内容,没有去破坏她的生意意向。

    “高牧,这里面基本都是卖文具的,我们一定要从这家进货吗?”

    仇星星有心眼,但他知道不能在高牧面前耍心眼,生意很直白的问了出来。

    话里没有明说,意思却很明白,就是担心高牧介绍的这家会不是坑他们。

    这片市场是文具、学教用品的专业市场,摊位上大家的东西滴差不多,该有的基础东西大家都一样。

    在仇星星看来,完全没有必要一定要锁死在9595这个摊位上。

    去其他地方讨价还价,找个最优惠的进货渠道,他难道不香吗?

    高牧明白仇星星的意思,倒也没有觉得他胡子长见识短。

    只是淡淡的一笑:“你可以去尝试一下,告诉人家你的进货量,看看有没有会搭理你。”

    都是做大生意的,面对的目标主要是公司,或者大型销售商,中间商。

    谈的生意价值都是大额大量,像他们这种级别的零售商,这种档次的生意他们才懒得接受。

    当然,这还是现在,目前依然是卖方市场主导,等到市场成熟,渐渐的变成买方市场的时候,你去买一支笔摊位上都会卖。

    市场发展阶段不同,市场需求不一样,这买卖的格局和方式也是不一样的。

    “不都是赚钱吗?他们还会挑肥拣瘦啊?”

    于超不信邪。

    之前被高牧调侃,心里一直不舒服,现在感觉抓住了机会,在仇星星的眼神鼓励下,质疑高牧。

    仇星星手里折扇的摇动快了三分,他因为心里有想法,一直担忧高牧会坑他们,所以很乐意于超此时的出头。

    借着于超的冒头,好好的试一试高牧的话,真实的求证一番。

    “请!”

    好心当做驴肝肺!

    高牧伸手一让,既然不信那就让他们去撞南墙吧!

    社会就是这样,有时候说一万句掏心窝子的话,都不如让对方自己撞个鼻青脸肿有效果。

    于超自信满满!

    也不挑,大踏步的走到了高牧身后的一个摊位,当着他的面拿起一个类似回形针的东西:“老板,这个多少钱一个?”

    老板是个中年男人,刚刚送走了一个询价的客户,听到于超中气十足的问询,抬头看了过去。

    然后,“这个多少钱一个?”

    “你这个老板也是好玩,多少一个你自己不知道吗?怎么还问我了,我要的货会比较多,所以你最好是给个实诚一些的价格,优惠力度不够,我可不会在你这里订货。”

    于超的自信超出了他的身高,把自己最好的讨价还价功夫用了出来。

    “哦,优惠肯定有的。不过这力度还要看你要的货量。”

    摊主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在市场里每天不知道要接待多少客人,口 活不可能差。

    不可能因为于超的一句话,就能让他激动的把低价都说出来,事实他虽然回答了于超的话却是等于什么都没有说。

    “我要的东西很多,光这种别针,最少就要一百个以上。”

    他拿回去肯定是一个或者是几个一组的卖,自然不能数量太少,但是太多了也会压资金,不利于他们的运转。

    所以,先拿一百个试试水是最好的选择。

    “一百箱?”

    老板有些吃惊,这个东西不大,一百箱的数量确实有些多。

    一般大的销售商来进货,配合着其他东西,这个也最多是拿一箱两箱。

    一百箱确实是大生意了,真看不出来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大魄力者。

    “不是一百箱,是一百个。”于超把手里拿着的小玩意重重的在老板面前摇晃了一下,再次强调:“是一百个。”

    “……”

    老板懵了,用力的掏了掏耳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一百个!

    开什么国际大玩笑,这玩意他是称斤卖的,那一百个叫他怎么卖,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报价。

    “怎么了,不能便宜吗?”

    于超虽然不知道一百箱是什么概念,不知道一箱是多大的箱,但也知道一百箱不会少。

    他脑子秀逗了,才会拿那么多的货,卖到猴年马月去?

    “小朋友,你要是真的想买东西,我欢迎,但你要是故意找我开心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哪凉快哪呆着去。”

    摊主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哼,一百个的量也好意思开口,口气还那么大,竟然还要优惠折扣。

    真的是猪鼻子插大葱,装哪门子大象?

    “我当然是真心的了,不真心还能问你价格吗?”

    于超有额不爽了,好好的问你价格,准备给你一场大生意,是让对方赚钱的,怎么就说话那么难听。

    “哼!”

    老板封口不说话了,眼睛都看向了其他地方。

    于超的火气腾的一下就冒了出来,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冤枉气?

    真以为个个都是高牧,他都会怕啊!

    “于超,回来。”

    仇星星及时的制止了火气外冒的于超,这里可不是县城,可不是他们能作威作福的小镇。

    在义乌他们人生地不熟,八个小年青看上去是多,但强龙不压地头蛇,真出事他们还不够当地人塞牙缝的。

    心不甘情不愿!

    于超骂骂咧咧的退回了仇星星的身边,一口子的方言摊主也听懂。

    高牧耸耸肩膀,双手无奈的一摊,接着又往其他摊位示意了一下。

    随便问,尽管问,就看能不能搞定货源。

    仇星星明知道结果可能差不多,但还是不甘心,和谢斌对视一眼,把手中折扇摇出了空气摩擦的声音,纸扇面和薄竹骨随时要散架一般。

    亲自上阵,亲自问。

    可惜,事实就是事实,和是不是他亲自问根本没有关系。

    不管是要两百支笔,还是一百本本子,又或者是其他他们最大承受的进货产品和数量,都没有摊主接单。

    这脸打的,啪啪作响!

    (日万,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