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91章 过时不候
    二中,暂时还是高三一班的教室。

    来了不少的同学,看上去很热闹,仔细一看的话,其实连一半的人都没来。

    今天是回校填志愿的日子,有一些同学对自己的成绩很有“信心”,早已放弃。

    填志愿对他们来说,是完全多余的步骤,根本连学校都不愿意来。

    能来的,都是对上大学还有一定的想法,或者想来最后看看同学的同学。

    填志愿之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参照标准答案,自己估分。

    这时间其实是越早越好,越早大家的对考卷答案的记忆越准,越迟越不好把握。

    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今年这时间被拖延了好几天,对这一届的考生来说相对不公平。

    “棍,这道题的答案我到底是选择了A还是B,或者是C呢?”

    看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标准答案,马一鸣头疼的很,这么多天过去,很多记忆都还给监考老师了。

    “滚,我哪知道你写的是什么答案, 我只知道这题我是做对的。”

    给了说笑话的马一鸣一个侧眼白,说的好像他看过他试卷一样。

    “哎,一点印象都没有,那我估计是选的是C了。可惜啊,标准答案是B,奶奶的熊,早知道选最长的了。”

    马一鸣苦恼的摇着头,但凡做不出来的题目,他基本上都选了C。

    因为曾经听高牧唱过,用最轻轻松松的一笔,毁掉你所有的问题,都选C ,都选C ,都选C!

    所以,从那之后,只要是不懂不会的题目,他都会选C。

    “活该!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长短不一选择B,层次不起就选D,同长为A,同短为C,以抄为主,以蒙为辅,蒙抄结合,一定及格。这么经典的口诀都不知道用,就知道都选C,难怪懵都懵不对。”

    高牧说的极为顺口,丝毫不比贯口差。

    “我靠,棍,这都是什么神仙秘诀啊,你从拿得来的,为毛不在高考前告诉我。”

    马一鸣诧异的口水在牙齿上大赚,这根本就是考试蒙题秘诀啊!

    “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

    “没听说过?”

    “没听过,我只听过你唱的都选C,所以我不会做的题目全部选的C。”

    “好吧,算我对不住你。”

    “哈哈哈,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滚!”

    “两位,什么事情说的这么高兴啊?”

     甄乃菲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的身边,看着逗趣的两人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我们刚才在说36题是不是应该选C。”

    高牧随口一说,他用马一鸣发誓,他真的只是随口一说。

    “36C?不对吧,正确的答案应该是36D吧!”甄乃菲很认真,且十分肯定的说道:“你们是不是眼睛看花了,黑板上明白的写着36D 啊!”

    “是36D吗?”

    高牧又是随口一问。

    “我敢肯定是36D,菲菲是不会说错的,她自己的东西还能搞错吗?”

    还没等甄乃菲回应,马一鸣已经迫不及待的回答了。

    一双眼睛盯着某处,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什么我的东西?”甄乃菲疑惑的问道。

    “哦,我是说这黑板上的答案,那个36D的标准答案都是你亲自量,呸,都是你亲自写的,怎可能会说错呢?”马一鸣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的吊扇,然后又转到黑板上,开始找所谓的36题答案D:“高牧,你说是不是?”

    “我应该回答是,还是不是?”

    高牧的眼睛也游离在别处,尽量撇清自己。

    “噗,笑死我了。是是,还是不是,你自己不知道吗?哪有人会问,问问题人的?真是笑死我了,你们两个怎么不去学笑声啊?”

    笑不露齿的矜持都被甄乃菲忘却,一口大白兔般的大白牙,暴露无遗。

    “就是,你别看他平时一副聪明样,其实就是个笨蛋,幼稚的很!”

    马一鸣发现某人没有发现问题之所在,心下马上放松的把目光收了回来。

    “你马大爷的,说这话,你胸口不疼吗?”

    高牧被马一鸣气的够呛。

    马一鸣嘿嘿一笑:“我哪知道疼不疼,你问错人了吧!”

    “哈哈哈哈吗,真逗,刚刚还说高牧是个笨蛋,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你是笨蛋了。问你疼不疼,你又变成了问别人疼不疼,幼稚!”

    在甄乃菲的眼里,高牧和马一鸣就是相声有新人,完美的逗哏和捧哏。

    “笨蛋!”

    在不同的角度,从马一鸣和高牧的嘴里,不约而同,无声的吐出了这么一个词。

    “甄乃菲,你不去估分,跑我们这里来有什么事?”

    经过万客隆的被迫营业事件,高牧对甄乃菲的印象又好了一些,称呼也有了改变。

    “我早就估好了呀,你以为都和你们两个一样,自己估多少分还要问别人。”

    老破梗在甄乃菲这里还在继续。

    “多少分?”

    “五百五左右吧。”

    “有五百五,那宁大的机会还是很的。”

    “看今年的分数高不高吧,反正我先填宁大了,跟你说的一样,拼了。”甄乃菲的小奶拳,在空中重重的一挥:“你们呢,到底估了多少?”

    “嘿嘿,你猜?”马一鸣贱笑道。

    甄乃菲笑骂道:“猜你的头啊,我哪知道你考几分?”

    “反正没事,就就使劲的猜嘛!”

    马一鸣不死心,其实是他自己也没估出来多少分。

    “高牧,你猜他考了几分?”

    甄乃菲聪明的把球踢给了高牧。

    “马大帅肯定是不走寻常路的,我估摸着这次怎么也能考个404吧!”

    高牧笑道,既然让他猜自己猜个吉利一些的数字。

    “为毛是404,就不能是505?”马一鸣鼻子一抽,抗议道。

    甄乃菲加入战团:“马一鸣你还想505,我猜你是303。”

    “啊呀呀,气死我了,你们两个人是见不得我比你们好,所以诅咒我。哼,好一对奸夫淫妇!”

    “滚!”

    “找打啊!”

    甄乃菲本来还想继续问高牧的估分,却是马一鸣的这一句经典给说的面红耳赤的跑了。

    “不是吧,这就跑了?”

    马一鸣看着甄乃菲的背影,一脸贱笑的可惜道。

    “不跑难道还听你继续鬼扯吗?什么话都敢往外面说。怎么,你是应该考不上大学,准备放弃这么多年的单相思吗?”

    万客隆开业那天还找机会和甄乃菲逛街来着,虽然还有个大灯泡李子园,但是那天的表现和行为足以证明他还是有这个热情的,今天的表现确实有些过了。

    “我又没说什么?是她自己多想了。不过,嘿嘿,36D跑这么快,应该是在很的会胸疼吧?”

    马一鸣眼神跳跃了一下,伸手在鼻尖轻轻的一抹。

    “胸疼就去胸痛中心,没完没了了是吧!”

    高牧无语,今天这是要和36题选D过不去了吗?

    “好,那换个话题,最近看了一个脑筋急转弯,看看你能不能说出标准答案。注意,这是考验你是大笨还是小笨的时候了,请使出你的洪荒之力。”

    天天跟着高牧,一些稀奇古怪的名词从来不会少。

    “相信我,最后能证明的只有你笨。”

    “我们拭目以待。请听题,请问,女人最喜欢拥有以下哪一样的男人,A180豪米,B180厘米,C180平米。快选!”

    马一鸣说完,一脸的淫 笑。

    “全选!”

    高牧是不会上他这个当的。

    “不行,只能选一样!”

    马一鸣一直憋着,准备哈哈大笑的一口气,被高牧的全选搞泄了。

    “不可能的,只有全选才是标准答案。不相信的话 ,不随便找一个女人问问,看看她们是全选还是只选择一项。单选的人生是不完美的,只有全选才是她们最希望的人生。你想一想,有A是大,有B是高,有C是富裕,这不就是典型的高大富吗?”

    理解力满分!

    马一鸣这是典型的班门弄斧,这种题目高牧肯定是满分解答啊!

    “咦,我竟然被你说服了。听你这么一说,果然全选才是最正确的。”马一鸣服气的说道。

    听了高牧的讲解,换成他是个女的,也会选择全选,全选才是完美的。

    “有道理吧,以后谦虚点,别以为拿着标准答案就是正确答案。活到老学到老,学海无涯苦做舟……”

    无聊的很,高牧故意卖弄起常用俗语。

    “停,知道你有文化,但也没必要搞的好像一个老学究,适可而止。”

    马一鸣把MP3的耳机塞进耳朵,外面还添加了一双手。

    不听不听,和尚念经。

    “好,那我不装有文化,我接地气一些,就你这个问题吧。请问马大帅,你最期待自己拥有哪一项?”

    “C呗,我最想自己能有一套一百八十平米的大房子,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

    想着那么美好的日子,马一鸣的眼睛都迷离了。

    “为什么是C ?AB你有?”

    “一百八十公分我现在没有,努力努力在发育停止前应该差不多。”

    “哦,照你这么说,你有A?我怎么就不信呢?”

    高牧的贱笑,随时都会出来。

    “靠,老子凭什么就没有A了,比A还长好不好!”

    事实倒地如何,兄弟间肯定很清楚,但是什么面子都可以丢,A的面子是肯定不能丢的。

    “切,就你那小样,距离一百八好汉早呢!”

    ……

    一场由一百八引发的兄弟相互残,在教室的后面惨烈的进行着。

    直到谢斌的到来,才终止了这场战争:“高牧,你出来一下!”

    “好!”

    以谢斌的成绩,今天来不来其实都无所谓,他叫高牧出去,高牧其实能知道是什么事情。

    走出教室,走下楼梯,一直走到了一楼的走廊。

    在这里,不单是谢斌一个人,仇星星等八大金刚齐聚。

    “高牧,考的怎么样啊?能考上什么大学?”

    以高牧最后爆发出来的学习热情和考试成绩,考上大学不会有问题,唯一不确定的是考上什么样的大学。

    “还么估好就被谢斌叫出来了,现在还不知道能考多少分?”

    都不是聊分数的对象,高牧根本没准备和仇星星说自己的成绩。

    谢斌气的嘴巴都歪了,没估分好就被他叫出来了,怎么的想碰瓷啊?

    没估分好和甄乃菲聊的那么开心,没估分好和马一鸣在那里扯什么王八犊子啊?

    “是吗,那不好意思了。实在是我们准备走了,所以想和你确定一下什么时候去办那件事。”

    仇星星也不会真的问高牧的成绩,满分也好零蛋也罢,关他P事。

    “你们很急吗?很急的话就明天吧,怎么?”

    高牧没想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他们,所以很爽快。

    “明天可以,我们没问题。”

    仇星星开心的想来一根香烟。

    高牧眉头一皱:“不会你们八个都想去吧?”

    “不行吗?”

    “可以是可以,只是八个人都去的话,车子未必能坐下。”

    高牧的金杯是九座款,加上他刚好九个人刚刚好,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八个人都要去,派一到两个人去不行吗?

    “你把地址告诉我们,他们几个可以自己骑摩托车去。”

    仇星星指着于超几人,家里都是有摩托车的人,现在高考结束了,家里也不再限制他们。

    “骑摩托车个?你们确定?”

    “怎么,很远吗?”

    谢斌是最了解高牧的人,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你说呢?”高牧嘴角一扬:“算了,都去就都去吧,挤挤应该差不多。”

    “好,那就挤挤。对了需要我们准备什么吗?”

    仇星星也不知道这个远到底有多远,他是个出过远门的人,多少算有点经验。

    “不用,你们要是准备这次带点东西回来,那就做好吃亏的准备。”

    “什么意思,你带我们去,不带我们回来?”

    “我在当地还有事情,你们要是愿意等我也行啊!”

    “你要留多久?”

    “短则三天,长则一周。”

    高牧自己也吃不准自己会待几天,索性把时间说长一点。

    “啊,那我们自己回来好了。”

    “那就说好吧,明天早上七点,在广场万客隆门口集中,七点一刻准时出发,过时不候。”

    “好,就这么定了,七点一刻,准时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