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69章 心是真的大 (万三)
    “不行,这么严重旷课问题,必须要处理,不处理何以凭公正。”

    “于主任,高牧不是旷课,他是请假的。”

    “温老师,你是在开玩笑吧!你说他请假就请假,那我请问请假条呢?是你同意还是我同意了?”

    “请假条我不是一开始就交到政教处备案吗?当时可是你亲手收下的。”

    “呵呵,你说的是这张吧?这可是五分月请一周的请假条。他,是叫高牧吧,他现在是请假一周的问题吗?他是旷课一个半月。”

    “于主任,你要是这么说,那就更不对了。没错,交到你手里的请假条确实是只有一周。但是后面的请假,也都是有备案的,都是你们领导口头已经同意的了。只要高牧一回来,把请假条补上就行。”

    “笑话,我们领导口头答应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说说看,到底是谁口头答应你了啊?”

    于主任四五十岁的年纪,个子不高,但是心宽体庞的很。

    此时双手叉腰,正在和温美玉激烈对话,脸上正气泯然。

    被于主任一而再的质疑是谁批准了高牧后面的请假,温美玉不说话了,眼睛朝一旁飘了过去。

    “是我同意的。”

    在一张米黄色漆面的老式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头发发白,鼻子上架着一副老花镜的老头子。

    在温美玉和于主任在争论之时,他都一直淡定的坐着看文件。

    这时,放下手中文件,拿下鼻上眼镜看着于主任淡淡的说道。

    “啊,校长你答应的?”

    于主任惊讶的转身,诧异的看着老校长老余同志。

    “是啊,温老师来找过我,跟我说了高牧同学必须请假的原因,所以我答应了。”

    余校长的一双老眼,略有一些浑浊。

    “校长,你怎么能答应呢?我们二中建校史上,没病没灾的,还没有学生无辜旷课这么长时间。”

    “于主任,高牧是请假,不是旷课。”

    温美玉都听的急了起来,请假一个多月和旷课一个多月,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后果更是完全不一样。

    “怎么于主任的意思,是我不能答应,还是想说我没有资格答应。”

    余校长淡淡的瞥了于主任一眼。

    “不,不是校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于主任虽然日常强势,但在老校长面前资格还是嫩了一些,可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质疑他。

    虽然老头子还有大半年就退了,但在学校,在县教育圈内,还是很有威信的。

    老而不死是为贼!

    活了这么多年,当了这么多年的校长,他就是什么事都不做,资格也会放在那里。

    于主任的目标也是校长这个位置,不过按照正常的情况,他还需要先到副校的位置上过渡一番才行。

    也就是说,他和校长之间,还有两段路要走。

    在这种人生关键时期,以他的圆润,自然不会干得罪老校长的事情。

    成全一个人难,但想毁掉一个人,给他制造麻烦,还是很容易的。

    “小子,你躲在一旁笑了很长时间了,怎么我们因为你的事情争执,反倒变成你看热闹的剧情了?”

    话锋一转,把双眼从于主任的身上挪开,余校长注目到了站再校长室大门内侧,隐藏在温美玉身后,回避众人眼神,一直在窃笑的高牧身上。

    抓个正着!

    高牧还以为他自己躲的很好,哪知道早就被老校长看到了。

    “校长,我可不敢看戏,这不是在仔细聆听你们的教诲吗?”

    “我们可不敢教诲你,听你们温老师说,你这次去上海是因为她给你介绍了一个培训老师,专门针对你的情况给你强化训练的?”

    余校长饶有兴趣的问道,眼神在温美玉和高牧之间走了一个来回。

    高牧点点头,这个说词,是他和温美玉王菲菲订好的,和事实出入不大,只不过还是把事情的顺序调换了。

    不是温美玉主动帮他联系王菲菲这个所谓的补习老师,而是因为高牧的先斩后奏,让她不得不在王菲菲的建议下,做出这样的安排和说法。

    “那不知道现在培训的怎么样了啊?效果如何,或者说你自己觉得能考上什么样的大学?”

    虽然对于主任的步步紧逼不赞同,但他同样是有疑问的?

    当初之所以口头答应,即是因为温美玉给了一个承诺,同时也是因为他必须要给她一个面子,或者说给她身后之人一个面子。

    “这个我自己不好说,不过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温老师帮我请假的时候,和学校曾经有过约定,就是我在最后一次模拟考试的时候,我的成绩只要能进入班级前三,或者是年级前十五,那么学校就不会再追究我超长期请假的事情吧?”

    高牧玩了一个小心眼,把班级前三和年级前十五,分开来表述。

    按照他的说法,只需要达到一个条件就行,而不是温美玉之前说的需要两个条件叠加才行。

    “小同学。你模拟考成绩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你遣词用句的造诣,我觉得你已经登峰造极了。”

    余校长端起茶杯,默默地喝了一口他最爱的老浓茶。

    “高牧,我和校长的约定是班级前三和年级前十五都要达到,不是其中一个达到。你不要理解错意思了。”

    温美玉不知道高牧是故意还是无意,但还是赶紧帮他纠正了过来。

    “哦,可能是我表达错意思了。我知道了,后天的考试是既要考进班级全三,也要考进年级前十五才行。”

    高牧脸上表情不变,顺着温美玉的话就自我纠正了一番,好像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以他的城府,这点小场面轻松应对。

    只是,哎,小聪明终归是小聪明,上不了大堂的。

    抛掉幻想,全力应对后天的模拟考吧,而且还需要有备用方案才行。

    “好,你离校一个半月,到底是算旷课,还是算请假,我们先搁置。等你这么的模拟成绩出来以后再说吧!”

    余校长一锤定音,敲定最终决断。

    “校长?这不行吧?”

    于主任还是不甘心。

    “怎么,于主任还有其他的想法和建议吗?”

    余校长危险的瞥了一眼对方。

    “嗯,暂时没有。我只是觉得以一次模拟考试判定他是不是旷课,会不会太轻浮了一些?”

    于主任没有感受到校长的威胁目光,自顾自的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是吗,你不会是觉得他能轻易考进班级前三和全年级前十五吧?你知道他一年前的成绩吗?你知道他现在的成绩吗?”

    老校长的三连问,直接把于主任问了个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温美玉的嘴角微微上扬,看到于主任吃瘪,心里多少有些高兴。

    真以为她和校长之间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约定吗?

    校长看中的是高牧这一个多学期以来突飞猛进的进步,以及他身上展露出来的可能潜力。

    不光是学习上的,还有高牧利用谢斌他们展现出来的商业智慧。

    他虽然很快就要退休了,但要是在退休之前,自己的学生之中能出现一个天赋异禀之人,对他来说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高牧可能的潜力越大,未来的发展越好,对他这辈子教书育人的评价就会越高越圆满。

    他这样即将离开的人,和于主任这样想往上爬的人,思维是不一样的,看问题的角度更是不同。

    “我回去就好好了解一下。”

    于主任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感觉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他只知道高牧好像以前成绩很差,然后这个学期进步挺大,但是具体什么样子,他不是很清楚。

    至于高牧是谢斌他们的幕后指挥人一事,他并不清楚,也从来没有想过了解。

    但是今天老校长的反应,太出乎他的预料了,一种故意维护高牧的氛围。

    若隐若现!

    “嗯,你是教导主任,不是惩戒主任。平时就要主要学校各项规章制度的执行和学生的纪律,也要主要观察学生的变化。好坏都要关住,这样才够全面。”

    心血来潮,余校长今天的心情似乎还不错,顺口的就说道了于主任一番。

    说的话不是什么人生大道理,都是很肤浅的一些东西,但也是最现实的。

    可惜,往往是这种最实际,最浅显的东西最容易被人忽略,人的注意力总喜欢聚焦在深邃难解的东西上面。

    似乎都认为,真理只会隐藏在最深处一般!

    “是的校长,是我平时工作不够仔细,我一定会努力加强的。”

    于主任的态度,只能用谦虚谨慎来形容。

    “嗯,我还是相信你的。”余校长点点头。

    高牧当然的看着,微微的笑着,果然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平时可看不到“凶残”的于主任会有这样的一副脸面。

    “你搞出了这么大的场面,事关你能否高考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你父母知道吗?”

    突然就把话题绕回了高牧的身上。

    “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他们也支持我去上海强化补习的事情。毕竟我以前成绩太差,要是真能强化一个月最后考上大学,那也是让他们欣慰的事情。”

    “我发现,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一家子的心还真的都是大。”

    明明是一件不合理,根本不应该存在的事情,偏偏他也陪着在这里“胡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