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57章 女人钱(万三)
    海拔两百多米的旋转餐厅吃饭,确实能吃的头晕目眩。

    贾副总、老董和老王三个人喝的晕头耷脑,高牧也是舌头打转,步履蹒跚。

    三人的老婆也不好过,虽然没喝酒,但也是晕晕乎乎,被包砸晕的。

    来会餐之前,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会有这么的惊喜等着他们,三万多的包啊!

    一个包顶他们多少个包了,估摸着平时她们也不会拿来用,放再家里供起来还差不多。

    晕乎的女人一个扶着一个晕晕乎乎,站都快站不住的男人,在服务员的帮助下准备打车离去。

    今天也是早有准备,他们来的时候都没有开车。

    老王是最后一个走的,坐上车后还半趴在窗户上,红着一双眼睛,舌头打转。

    “高老弟,今天老哥喝的很高兴,咱们下次有机会再喝,好好的喝。”

    高牧在王菲菲的搀扶下,半个人软塌塌的站着,眼皮子抬了抬,同样卷着舌头:“可以,下次还是小弟来安排,地方老哥来安排。今天有些不尽兴,下次一定要一醉方休。”

    王菲菲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才算勉强扶着高牧的身体:“喝的这样的还不尽兴,难不成要去医院洗胃才叫尽兴啊?”

    吴群芳同样也是努力的把老王拉回座位上,无奈的摇着头:“真不知道这些男人是怎么想的,这酒到底有什么好喝的。这喝醉了,最后还是我们女人受罪。”

    吴群芳在单也经常有应酬,但一般都是喝的葡萄酒,以她的隐藏酒量很难醉倒。

    “嫂子说的太对了,我怀疑他们是故意的,就是要折磨我们这些女人。”

    为了富住高牧,王菲菲已经开始上脚了,两双手已经支撑不了。

    “哎,你没问题吧,能搞定他吗?”

    吴群芳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问题,你们先走吧,王大哥喝的可不少。”

    看着老王的样子,王菲菲真担心他会不会在半路上送给的士司机一份大礼。

    “那你自己多注意,我们就先回去了。”吴群芳挥手和王菲菲告别:“谢谢你的包,让你们破费了。”

    “一点小礼物而已,嫂子不要见外。下次再见,师傅路上慢点。”

    王菲菲换了一个姿势,把高牧的一只手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圈着她的脖子,算是半背着高牧承受着他的重压。

    “再见!”吴群芳拍了拍司机的椅背:“师傅走,静安。”

    东方明珠下有无数的出租车排队等着客人,守株待兔,还能省油钱。

    所以,吴群芳他们坐的车子一走,后面马上就有一辆出租车跟上停在了高牧他们的身边,司机信心满满的等他俩上车。

    只可惜:“师傅不好意思,我们不走。”

    “为什么不走。”

    高牧低着的,半趴在王菲菲脖子上的头抬了抬。

    “怎么走啊,还有两个包没拿呢?你不要了啊!”

    王菲菲累的够呛,真想往后一仰,把高牧丢在路上算了。

    “对啊,包还没拿呢?餐费也还没结。”

    高牧的头抬的更高了,要不是因为有那两个价值十万的包,餐厅的人也不可能就这么放他们下来。

    相比去包的价值,他们今天这一桌的饭钱加酒水,不要太便宜哦。

    一脸的恍然大悟,酒也醒了,人也不醉了。

    “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你这个姿势不累吗?”

    恍然大悟之后就是迷茫的看着王菲菲。

    只因为她现在是抓着高牧的一只手,半扛着高牧的身体,然后脖子扭曲一脸惊诧的看着高牧。这个姿势,可不是那么好摆的。

    “你没醉?”

    “啊,我醉了啊,你没看我展读站不住了吗?”

    高牧下意识的回答,然后身体的重量又往下压了压。

    “你这个骗子!”

    高牧刚才说话的时候,口齿清晰,双眼虽然红润,但眼神有力丝毫没有醉酒的呆滞。

    于是,王菲菲爆发了,后背一挺,高跟鞋一抬,防狼技启动。

    啊哦……

    凄惨的叫声,配合着平沙落雁屁股向后撞击地面的肉声,震荡在空气中。

    惊讶了无数的人。

    保安、游客,凡是注意到这一“盛况”的人,无不惊讶的瞪大了嘴巴。

    王菲菲丢完高牧,忍住上去踩几脚的冲动,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往明珠塔走去。

    留下高牧一人,在地面上凌乱。

    出租车司机也惊讶的走下了驾驶位,迷茫的小眼睛在高牧的屁股,和王菲菲的背影上来回的观察。

    感觉到自己错过了一场大戏。

    “师傅不好意思,我们暂时不走,你载别的客人吧!”

    高牧摸着屁股,一拐一瘸的追向王菲菲,他的脚又崴了,还好是轻度的。

    出租车司机郁闷之极,许久之后才收回眼神,自言自语的感叹道:“真是缘分啊!”

    无他,因为他就是那个开车又快又稳的老司机。

    这是他和高牧王菲菲的第三次见面,似乎每次见面都是两人在一起,对他来说这就是一部都市情感大戏啊!

    王菲菲并没有一个人乘电梯上去,而是在等高牧的到来。

    狐疑的看了一眼他的崴脚:“又是装的?”

    “这次是真的,我从小就容易崴脚,刚才不小心扭到了。不过凭我的经验,这次问题不大,一会儿上点药明天就能好。”

    今天应该是他右脚出门的禁忌日,又是崴脚,又是被王菲菲踩的。

    全部都是集中在一只脚上了,这倒霉催的,太悲催了。

    “真的,这次没骗我?”

    “我之前也没骗你啊,我是真喝醉了啊!”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这模样是喝醉的样子吗?要不要找第三方机构鉴定一下啊?”

    “嗯哼,两位旋转餐厅到了。”

    高速电梯就是这样,话还没说两句就到站了。

    电梯里不止王菲菲和高牧,还有开电梯的服务小哥,很明显,王菲菲说的第三方机构就是他了。

    “这是人民内部的认知矛盾,就不要浪费公共资源了。我们自己人鉴定就行。”

    走出电梯,又换成了之前的高挑旗袍妹引导他们,算是老熟人了,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一瘸一拐的高牧。

    心中默默暗叹:姐弟恋吃亏的人,最终还是弟弟啊!

    “哼,想不到你的酒量这么好,他们三个都醉的那个样子了,你竟然只有脸红是真的。”

    “谬赞了,其实我现在头也晕,只不过被你摔醒了。”

    高牧的手再次下意识的摸上了屁股,感觉右半边大了不少。

     “噗嗤!”

    想着高牧之前的惨样,王菲菲郁闷的心情突然好多了。

    想了想,还是走近高牧,搀扶住了他的手臂,毕竟这拐角她也多少有些责任。

    这温馨,这温暖的善意举动,却让高牧全身紧绷,他怕王菲菲突然爆发,在这里给他再来一个肩摔,那就精彩了。

    “先生你好,这是你们的用餐明细,总共消费了五千一百一十三元。”

    “好,没问题。”

    高牧把结账单还给是收银服务生,然后接过王菲菲从包里拿出来的一叠还没有拆封的百元大钞。

    唰唰唰的数出五十五张,放到了桌上:“这是五千五,多出来的算是给你们几个小费。”

    高牧的手带了一圈旗袍迎宾妹,还有兼顾他们这一桌的服务小哥。

    还是付现金,空手数钞票有感觉,好久没有一会这种快感了。

    “谢谢先生。”

    收银小哥嘴角都笑歪了,赶紧把剩下的两个包递给了高牧,今天这看包没有白看,价值很高。

    迎宾小妹的眼睛也更亮了,脸上的笑容又增加了三分,较之之前的职业更多了一丝真诚。

    重新回到地面,高牧把王菲菲手里的两个包接了过来,她自己手里还有一个,三个有些不方便。

    “你是现在回去,还是想在这边看看外滩风景?”

    外滩的夜景,更多的人是从浦西看浦东,看的是未来。

    当然,还有不少人是从浦东看浦西的,看的是沉淀的历史。

    “我两个都不选,我想选C。”

    高牧摇着头,繁花似锦他看的多了,再过几年更好看的他都看过,现在的江风夜景他没什么兴趣。

    “我这里没有C,你自己说说什么是C吧?”

    不知道高牧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我的意思,明天是周日,反正你我都不用干正事……”

    “呸呸呸,你才不干正事,我很忙的。再说了,明天你就不能好好的复习吗?”

    高牧的C计划还没说出口,就被王菲菲打断了,此时,王老师上线。

    “劳逸结合吧,明天我想休息一下,总是一个劲的绷着一根玄,我担心会断,效果会更不好。”高牧继续道:“所以我想今晚就住在这里了,我反正是不愿意再跑了。你怎么想?”

    高牧的C计划,其实就是找酒店睡觉,顺便给脚上点药。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看在你这段时间学习表现不错的份上,答应你了。”王菲菲思考之后,还是同意了高牧的C:“你想去哪家酒店,还是你熟悉的普天?”

    “NO NO NO ,当然不去他家了。今天晚上我们住那?”

    一个摇摆的手指,重重的朝一个方向指去。

    “哪儿?”王菲菲顺着高牧的手指望去:“香格里拉!这档次,腾的一下就上去了呀!”

    “必须的,走吧!”

    “你的脚能坚持吗?”

    “目测也就几百米,没问题。”

    “要不你把包给我,这样你也能轻松一些。”

    “没必要吧,这两个包又没什么分量,还不如十万块钱重呢?”

    “哪有你这样算账的?按你的逻辑,你应该去买砖头,因为一块砖的重量要比买它的钱重多了。”

    “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砖还能建设祖国大厦,你这皮包能吗?”

    “怎么,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买?要不我们去把包给退了!”

    “那就算了,我只是觉得从价值上计算,这包的价格实在是太虚了。你说同样的五万块,你去买那些同样是真皮的其他牌子不好吗?就算是一千块一个好了,五万就能买五十个了,一个礼拜换一个款式,一年都不带重复的。它不香吗?”

    “这就是你不懂女人了,其实吧,你今天买的这些包都是普皮包,价格也就这样了。你要是换成鳄鱼皮、鸵鸟皮的全皮定制,或者是顶级限量的,几十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都有。”

    “靠!说的我都想做这一行,简直比卖飞机大炮还要利润高。你们女人的钱还真的是好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