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35章 博大精深 (万二)
    大牛动第二天,变成了董王两人早早的抵达,高牧姗姗来迟。

    而早来的两人显然昨晚没有睡好,黑眼圈一个比一个严重。

    高牧昨天晚上做习题比较迟,加上没有什么心思了,所以睡的比较扎实,到了操盘房手里还拿着豆浆在喝。

    五月二十日,这么好的日子,高牧肯定也是要红红火火过的。

    明珠牌广电高开高走,基本没有给人什么时间反应,震荡都懒得震,秒板了。

    董王两人习惯了早上先看高牧的明珠广电,结果喉咙头被卡住了一样,一个字的交流都说不出来。

    只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高牧盘腿坐在沙发上,又开始了一天的复习。

    他们两人已经搞不清楚这里是做股票的地方,还是上课的教室?

    也不知道高牧到底是赚着钱顺带读读书,还是读着书顺手赚个钱。

    大行情好,他们也在赚钱,可这钱赚的和高牧真心不还比。

    他们手里的票涨三个点都累,高牧却是天天吃板子。

    一板就是六七万,比他们赚钱的时候,一年赚的还要多。

    中午吃饭的时候,业务员小李看高牧的眼神都变了,有种要吃了高牧的隐隐冲动。

    看的高牧是摇头不已,有什么好眼红的,行情来了随便买一只股票上车就行了,只是赚多赚少的区别。

    “老董,怎么办?加仓还是换股?”

    老王眼红啊!

    “再等一天,明天再说,只要出红三兵,我们就加码!”

    老董心里也火热,大盘的量明显放出来了,只是理智告诉他还要冷静。

    “好,我听你的。”

    平时做股票的时候,老董就属于是老王半个老师,在关键时刻老董的话能让老王安心。

    又是一天快速的过去,对董王来说,对市场上的股民来说,这是群情激动的一天。

    市场上的人气热度冒出来了,不管是蛰伏的还是准备进场的新人,都开始蠢蠢欲动。

    证券公司的咨询电话,都明显的多了起来。

    五月二十一日,大牛动第三天。

    大盘一直在高位震荡,虽然收盘的涨幅没有前两天大,但是交易的量能再次扩大了百分之三十,悄然靠近了百亿级别。

    狂欢!

    整个证券市场这一天都在狂欢,老韭菜在急速补仓,新韭菜也在加快开户的步伐 。

    魔都证券的窗口,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忙,业务员小李忙的连给高牧他们送盒饭的时间都没有。

    换成了一个清秀的小美女给他们服务,这一天的盒饭,是董王个高牧三人觉得味道最好的,也是第一次几乎光了盘。

    老董和老王在早上开盘后半小时,就进行了一次小幅加仓,更多的资金他们准备等盘面有调整的时候再进场,那样更安全。

    高牧的明珠广电继续攻击涨停板,不过因为连着几天的涨幅过大,盘面的震荡加剧,直到下午开盘后才重新大单打板。

    死死的!

    早盘震荡的时候,高牧还开玩笑的问董王要不要也买点他的票。

    结果没有都呗摇头拒绝,老董甚至还以老前辈的经验告诉高牧,短期涨幅过大,最好是能减仓部分。

    高牧当然不会听他的所谓经验,他是没有余钱,要是有的话,肯定是趁着震荡继续加码才对。

    减仓,那是傻子干的事情,趋势既然起来了,那就不是短期震荡能阻挡的。

    他让董王两人买他的票,看似在开玩笑,好像有高位接盘的意思。

    其实他是一片好心,因为他看过两人手里的股票,都不属于这次大牛动行情的主流,基本是跟风的边角料。

    就算这一波涨完,他们票的涨幅都有限,还不如现在上车明珠广电赚的多。

    怎么说,他的票都市这一波大牛动行情的领头羊,是第一波次涨幅最大的股票。

    只可惜,他的好心对方没接受,错失了赚大钱的机会。

    交易的最后一分钟走完,本周的交易就结束了。

    从5月17日周一买入,到5月21日周五结束本周交易。

    高牧以六十万的本金,收获近四成的复利收益,账上盈余高达二十多万。

    这数字实在是太吓人,至少同处一个屋檐下的董王两人已经被刺激的很不舒服,两人是扶着墙走出VIP房间的。

    他们只能是寄希望于下周,希望他们的股票下周能给他们带来大惊喜。

    周末两天大盘休息,高牧也休息。

    当然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他当初的请假只有一周时间。

    现在的情况,他不可能周末就返回,那么如何跟温美玉解释,还要让她心甘情愿的替自己再续假,就是高牧这两天要头疼的事情了。

    松弛有度。

    这一周整体过的比较紧张,到了周末,高牧不准备再待在房间里死读书,他想重温一下这个年代的大上海。

    于是从浦东出发,乘坐地铁抵达了浦西,在外滩闲逛了一个上午,接着又在步行街上游荡了不少的时间。

    还借着逛街的机会,买了一些好东西,当然答应马一鸣的MP3肯定是少不了的。

    为了留下纪念,他还特意买了一只柯尼卡的相机,一路游玩,一路拍照。

    高楼大厦,人物风情,历史遗迹,还有他自己的到此一游。

    当年在上海打工的时候,一到放假,几个要好的人就会来看外滩,逛步行街。

    似乎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努力的融入这个大都会。

    为这个城市的建设,他也曾经悄悄的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然而微小的他最终都只是一颗无人知晓的细小沙石。

    不管他如何的努力,如何的拼尽全力,都不会有人关注到他。

    城市的发展,扩张车轮滚滚前行,留下的只有淡然无味的回忆。

    重走熟悉的路线,除了陌生的孤单,还有别样的心情。

    曾经的他,渺小无人知,再来的他,一定会让这片土地掀起波澜。

    下午五点多,高牧,漫无目的来到了五角场,他也不知道来干什么?

    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司机问他去哪,他下意识的说了句“五角场” !

    这边的市井气息比外滩要多出不少,似乎更能反映城市大部分人的生活场景。

    站在街角,看着围绕着转盘来来往往的车流,他不知道是走还是留。

    “买衬衫了,买纯棉衬衫了,四十九块两件,就今天一天,四十九块两件,卖完就没有了。你买了不吃亏,我卖了也发不了财,想买的抓紧,想买的抓紧了。”

    嘈杂的喧闹中,这倒叫卖声特别的刺耳。

    刺耳的把高牧的记忆都给刺激出来了,四十九元两件,这套路怎么这么熟悉呢?

    顺着叫卖声走进了老街,本就不宽的路两边布满了各种小店,店门口的正路上,也时不时的有临时摊位占着道。

    各种东西的叫卖,各种嘈杂的声音聚集在一起,熙熙攘攘的人流,编织出了城市最接地气的烟火。

    机动车是开不进来的,最多就是摩托车和人力三轮,混在拥挤的道路上,缓慢挣扎的前行。

    到了这种地方,高牧的警惕性自然而然的提高, 背包已经更换了背的方式,现在叫胸包似乎更合适。

    很快就找到了四十九元两件的摊位。

    一个看上去三十多,脖子上挂着一根硕大的金项链,手臂上有几条简单的纹身平头男。

    手里抓着两件格子衬衫,不停的向路人兜售着,特别是看到有年青人经过,他的嗓门就会高上不少。

    高牧没有靠近,而是站在对面静静的观望,恶趣味的想看看下一个倒霉蛋会是谁?

    没有让他失望,观察了不到五分钟,一对年青的小情侣走了过来,显然被平头纹身男的叫卖声给吸引了。

    停在了摊位前,开始观察期格子衬衫。

    “老板这衬衫真的是四十九块两件?”

     小情侣中的小姑娘一般拿着一件衬衫在身边男孩的身上比划,一边特意再问了老板一句。

    “当然了,我这都是大街叫的,中不可能骗你们小年青了。看看,我这都是从正规厂里拿来的正宗货,质量不要太OK哦。”

    平头纹身老板从地上又拿起了一件衬衫,在小情侣面前不但的给他们看各种细节。

    从领口,袖口的缝制细节,到纽扣的质量,事无巨细的给他们讲解着。

    “你这些衣服都是这个价格吗?”

    看的出来,小姑娘是个当家作主的人,一直都是她在和摊主交流,小男生到现在都没有说话。

    “当然了,都是,通通一个价,四十九元两件 ,童叟无欺。”平头纹身男很豪气的挥着手:“你去周围打听一下,我杜平卖出去的东西,从来都是最讲究的。”

    “是吗?那我们挑两件。”

    小姑娘心里默算了一下,四十九元两件算下来,每一件才合到二十四块五,连二十五块都不到,确实是很实惠。

    衬衫的质量虽然不像老板说的那么好,但二十多一件绝对算的上是物美价廉。

    今天碰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也不能错过。

    “阿亮,你也好久没买衬衫了,今天就买两件吧。”

    小姑娘再次把衣服比划在了男孩子的身上,很满意自己男朋友的帅气。

    “你说了算。”

    男生点点头,语气软软糯糯的比女生还要温柔。

    “老板,一七零的尺寸给我们拿两件,一件红格子,一件黑格子的。”

    “好嘞。”又成功了一笔生意,平头纹身男很开心:“给,这两件尺码刚刚好,你们检查一下,质量都是?保证的。

    “阿亮,给钱。”

    女孩子接过老板递给她的两件衬衫,认真的检查了起来。

    男生很乖巧的摸出钱包,翻看了一下,最后拿出来一张一百的。

    不是他有钱,而是皮夹里没有五十的零钱,只能给张大的。

    女孩在检查衣服,男孩在等老板找钱,高牧在看肉戏上线。

    “老板,这钱不对吧,还有五十一呢?怎么是两块钱?”

    看着老板塞在自己手里的硬币,男生困惑的问道。

    这老板生意做的不大,钱算的还这么不准。

    “没错啊!就是找你两块啊!”

    平头纹身男很肯定的回答道,手里的百元大钞早就塞进包里不见了踪影。

    “怎么是两块钱,我算给你听。”男生急了:你的是一百块,两件衬衫的钱是四十九块,一百减去四十九,你应等于五十一,你应该找给我五十一块钱才对。”

    五十一和二的差距也太大了,相差了两件衬衫的钱了,他买的是两件,又不是四件。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谁说两件衬衫是四十九块钱了。”

    平头纹身老板脸上的热情笑容没有了,黑着一张脸反问道。

    “不是老板,不是你说衬衫四十九元两件的吗?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小女生惊讶的反问道。

    她之前可是和老板再三确认过的,做生意怎么能这么快出尔反尔呢?

    “小妹妹,我是说衬衫四十九元两件,但我说的不是两件衬衫四十九元,而是你买两件以上的衬衫,每件只需要四十九元。你要是单独买的话,我这衣服最少要八十一件了。”

    平头老板邪魅的笑着,好好的给小情侣解释了一番。

    “啊……”

    男生和女生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看的无话可说。

    按照老板说的意思,衬衫两件四十九元,既可以解释为四十九元买两件,也可以解释为买两件的优惠价是四十九元一件。

    汉语实在是太博大精深了,他们两个人显然被老板给设计了,这坑他们跳的太心甘情愿了。

    可是,明知道是老板使诈,他们还偏偏没法说理。

    “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我们就不买了,你把钱还给我们。”

    小女生把衣服放回了摊位上,从男孩子手里拿过两块钱递给老板,要把一百块钱要回来。

     “哼,我这里卖出去的东西,没有质量问题概不退货。”

    老板的黑脸露出了凶狠,手臂上的纹身随着他双手握拳,显得格外狰狞。

    “你这是强买强卖!”

    女生还要争辩,男生拉了她一把:“算了,反正都要买衣服的,买了就买了吧。”

    说完拉着女生,抓起自己的衬衫,钻进了人群众。

    “哈哈哈哈……”

    老板肆意的笑声,传遍了大半条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