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33章 老师来电 (万三)
    翌日。

    五月十八日,阴雨继续绵绵,高牧已经忘记他上次看到太阳是什么时候。

    即便雨歇,厚厚的云层依然会阻隔阳光的冒出。

    “早啊,两位老哥。”

    高牧今天是姗姗来迟,昨天晚上睡的太舒服,睡的太沉了。

    今天早上起床,连房间运动都没有做,就胡乱的洗漱一把一路小跑了过来。

    收起雨伞,拍了拍身上薄薄的雨丝,走进了VIP合并房。

    他昨天已经确认过,只要他打好招呼,这个房间的这台电脑就会给他留着,除非他连续三天来,或者明确告知暂时不用了,证券公司才会安排其他的人使用。

    就像董王两人,他们占用房间的一二号机,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

    “可不早了,都已经开盘了。”

    老王笑着说道。

    今天的高牧和昨天不一样,算是轻装上阵,背上的双肩包还在,但是那个沉重的手提包已经没有。

    另外,手里还多出了一个水杯,和老王那个不一样,高牧这个是透明塑料的。

    肉眼可见,绿茶加红杞。

    “小高,你这年纪轻轻的,怎么也喝起枸杞了。”

    老董指着高牧的水杯,笑眯眯的问道,他和老王都还是偶尔放几颗。

    高牧这杯中的颗粒可不少,起码水杯的表面一层是密密麻麻的。

    “少年强则老年壮,养生从年青做起嘛!”高牧笑着摇晃了一下水杯,打开了电脑电源:“今天行情怎么样?盘面上有没有动静。”

    “早就波澜不惊,我真怀疑市场上的资金是不是对搞活六条有什么误解,怎么会这么淡定呢?”

    老董摇着头,开盘半小时,基本上本办法看出当天的整体走势。

    “我看今天这个走法,估计还没有昨天走的好。昨天怎么说也是小阳星,今天这走法小阴的概率更大。”

    老王苦笑一声,早上一来,他们最先看的就是高牧的明珠票,也就是广电股份。

    只可惜,昨天尾盘的强势拉升就好像是昙花一现般,稍微上攻以后就回落下杀,一直在负盘盘整。

    高牧的票走的不好,他们心里有一些很复杂的小高兴,只可惜,他们自己的额股票更加的不堪,和广电比起来更怂。

    所以那点小开心就好像是海面上的小浪花一样,出现即湮灭。

    “今天大盘收小阴星难道不好吗?”

     在等待系统加载到位的时候,高牧铃拧开水杯盖,吹着面上没有缝隙的红绿配,滋溜的喝了一口。

    老派程度,绝对超过董王两人。

    “为什么收小阴星好?”

    老王不解的问道。

    他们炒股这些年,一直都是靠自己摸爬滚打,杀进杀出,从来没有系统的培训过,也没有所谓的前辈教过他们。

    “小阳星星你可以看做止跌信号,今天要是再来一颗对称的小阴星,就可以理解为最后的洗盘。华夏自古讲究阴阳协调,一阴一阳的对称出现,可以理解为阴阳协调,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

    “而平衡,往往都是最短暂的。平衡也意味着变化,我敢肯定,今天要真的像你预判的一样收颗小阴星,那么明天肯定时变盘日。这份小平衡,肯定会被打破。”

    高牧说的很玄乎,差点把周易八卦都搬出来聊了。

    这当然是他故意的,这么说就是为了明天的变盘大涨,在他们心里打下一颗肯定的钉子。

    这样等明天真的开始和他说的一样变化,也能缓解他们对他的看法。

    “说的这么玄乎?”老董听的云山雾罩的,这种理论他绝对是第一次听说,初听很玄幻,细品之后又会觉得是那么回事,还真觉得高牧说的有道理:“既然是变化,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向下的变话,打破平衡继续下跌呢?”

    有涨的可能,为什么没有跌的可能?

    “NONONO……”高牧摇着修长的中指:“这次的紧平衡被破坏,只能是向上的突破,万没有可能是下跌的。你们是不是忘记搞活六条了?”

    “可这六条到现在都没有在市场上起到反响,真的有用吗?”

    老董再问。

    “当然有用了,你怎么知道市场没有起反应,你怎么知道没有资金在悄悄的进场?”

    高牧摇着的手指改变方向指向了自己的鼻子。

    恍然“小”悟!

    还真的有可能,高牧不就是在昨天悄悄的买进的吗?

    他买的时候,盘面可是安静的很,根本没有人察觉。

    另外,他买进后的大涨,是否也表明有资金在抢筹你,只是今天这回落似乎又在否定昨天的抢筹。

    “还有,你们在这个市场摸爬滚打也有一段时间了,难道政 治 正确都不懂的吗?”

    高牧笑着盖上水杯,开始观察交易盘面。

    尽在掌握。

    大盘的走势合理,果然像老王说的一样,准备出星。

    他的明珠票广电走势,也在合理的范畴之内,明显的震荡洗盘。

    即是要洗掉昨天的部分跟风盘,也是在蓄势等待。

    他选中的票票当然是区间涨幅第一的龙头,这身子骨一看就是按赖不住要起飞的姿态。

    只可惜董王两人虽然是所谓的大客户,虽然研究了这么多年的市场,但水平还是明显不够,眼力见太差了。

    “政 治正确。”

    董王对视一眼,小声嘀咕,他们当然知道这四个字的含义,只是从来没想过这四个字竟然还能用到炒股上?

    仔细琢磨,细细一想,又确实是那么回事。

    也许真的如高牧说的一样,牛要来熊要走了。

    “老董,要真的来牛,你准备追加多少资金?”

    老王低声在老董耳边问道。

    “翻一倍吧,你也知道,前段时间闸北的老房子被拆迁了。原本是在宝山那边分我四套房子的,我只要了两套,还有两套折现给了别人,现在手里现金比较充足。要真的像这小子分析的一样,我肯定要找机会进场的。银行里那点利息,还不够我喝汤的。你呢?”

    老董的脸上,飘露着得意的神采。

    “嘿嘿嘿,我没你这么运气好。不过昨天回去和我老婆交流过,只要运作一下就能用家里的几套房子从他们银行抵押出一笔资金来。虽然有风险,但是也值得一拼。”

    看盘的高牧不知道,董王两人虽然表面上对大盘不看好,但私下都做好了准备,毕竟只有涨能赚钱。

    爹可以孝敬,但跌没人喜欢。

    平淡无奇的一个早上平淡的过去,今天三个人都没有出去吃中饭,给高牧办理开户的业务员给三人送来了快餐。

    虽然味道一般,但能将就。

    “学弟,恭喜你了。”

    业务员把快餐递给高牧的时候,低声在他的耳边说道。

    高牧拿着快餐盒的手稍微迟疑了一下,很快就明白这喜从何来。

    显然,他昨天的操盘证券公司在后台监控了,对此,高牧的想法很简单,看了就看了,不要给他乱动就行。

    他一个年轻人背着六十万突然入市,券商好奇看看很正常。

    至于跟风,他相信暂时不会,不过以后就不会说了。

    “运气好。”

    高牧笑了笑,便走到了董王两人的身边坐下,他不太想和对方有过多的交流。

    特别是总把学弟挂在嘴上,让他很别扭,他会不会进,能不能考魔都大,还是个未知数,几十分之一的可能。

    这个时候老在嘴上念叨着,他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很尴尬的。

    业务员也尴尬,看了高牧一眼,悻悻的离开了。

    下午,依然是无聊的两小时过去,唯一让三人有点涟漪的,就是大盘真的收了一颗小阴星。

    似乎,一切都会按照高牧分析的方向发展。

    当晚,待在房间里自觉复习功课,正在朗读一篇英语课文的高牧,再次收到了传呼机的讯息。

    一个陌生的电话,但显然是老家县城的。

    酒店房间的电话可以拨打长途,接通之后,高牧不等对方开口,就郁闷的问道:“我说马大爷,又出什么事了?不会是又被班主任叫出问话了吧?”

    “……”短暂的安静之后,温美玉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还真是挺有自知之明的,这么隐瞒老师很好玩是吗?为什么有传呼机不给我留号,为什么不及时给我的朋友打电话?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无数的问题,连环炮一样的砸给了高牧。

    “我勒个去!”高牧内心哀嚎,却不敢挂电话,脑补着温美玉咬牙切齿的可爱模样:“那个,这个,温老师好。”

    “我不好,我快被你气死了。”

    温美玉确实在咬牙切齿,可爱是没有的,在一旁的马一鸣眼里,绝对的凶神恶煞。

    扛过了昨天,没扛了今天白天,却没想到了在晚上折了。

    说他没警惕性嘴巴不严嘛,又比较冤枉他,因为他在温美玉那边确实什么都没有说漏嘴。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堡垒被温美玉从侧面攻破了,没想到甄乃菲对他用了没人计,更没想到甄乃菲是在温美玉的安排下来套他话的。

    于是,在一瓶汽水的收买下,他毫无防备的把高牧出卖了,更是为了在甄乃菲面前表现自己和高牧的铁关系,把他有传呼机的事情主动的说了出来。

    之后,当温美玉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都不需要再多废话,自己就主动一五一十的全交代了。

    在温美玉呼叫高牧的时候,他也只能是哀怨的盯着甄乃菲。

    终于明白一直对他不假颜色甄乃菲,为什么会在晚自习的时候,主动邀请他走一走,还主动给他买饮料。

    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相信,这全是设计好的坑啊!

    他现在更郁闷的是,高牧回来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收拾他。

    昨天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今天就被啪啪打脸了。

    “别啊,温老师你可千万要注意保重身体啊。马上就要高考了,你这个时候要是倒下,可就是我们高三一班最大的损失了。”

    心知肚明的高牧,明知故“说”的顾左右而言他。

    “少扯些没用的,我问你,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表情严肃,语气更严肃。

    高牧迟迟不按照她说的给她朋友打电话,让她怀疑高牧是不是对她有更多的隐瞒。

    其实人不在上海,而是在其他的地方,不是他不打而是不能打。

    “我在上海啊,还能在哪里?”高牧无奈的说道:“你那边的电话有来电显示吗?要是有的话,是不是能看到021的区号?”

    为了证明自己在上海,还要自己举证才行。

     “嗯,是吗?”温美玉之前也是被气糊涂了,被高牧一提醒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021的区号:“好,我就当你在上海,那为什么不打电话联系?”

    “温老师,我这两天事情还没有忙好,等过两天我肯定打好不好?”

    对这份关心,高牧真的很无奈。

    “你到底在上海干什么?”

    温美玉现在也是很后悔批准了高牧的请假,纯粹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离开她掌控的高牧不听话,学校的领导又要给她压力,真的是做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温老师,你答应我不问的。”

    高牧把自己丢在了床上,靠在枕头上,也是头疼不已。

    “我是答应了你不问,这个我也可以做到,那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做到?”

    温美玉问道。

    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高牧摸着额头,头疼不已。

    “温老师,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现在就给你朋友打电话,这样你总能放心了吧?”

    “这还差不多。我也给你留句话,只要你和我朋友联系上,在请假期限内,我不会再找你。”

    “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生怕温美玉会反悔,高牧迅速挂断了电话。

     磨蹭的思考了一些问题,才找出温美玉给的纸条,呼叫了对方的传呼。

    五分钟后,他房间的电话响起。

    “你好,我是王菲菲,请问是那位找我?”

    女的,温美玉的这个朋友竟然是女的?

    细品,是女的才正常。

    “你好,我是温美玉的学生,我姓高,是温老师让我联系你的。”

    “哇哦,你终于肯联系我了。呵呵,你要是再不给我打电话,你们温老师怕是要亲自杀到上海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