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30章 小心翼翼(万三)
    “那敢情好,做股票就和赌博一样,新手一般都会开“包”见红,有好运气。你今天肯定能赚到钱,老董,你要不要跟着小兄弟买几手啊!”

    中年男子热情的呼叫另外一个更胖一些的中年男。

    “老王,你想买就买,我的钱都套在这两只垃圾里面了,现在是一动也动不了。”

    叫老董的中年男气呼呼的拍了一下自己面前的电脑,从手包里面拿出一包中华,走到了叫老王的中年男身边,拔出一支烟递了过去。

    “小兄弟怎么称呼,要不要来一支?”

    没等点烟,老董拿着香烟对着高牧示意了一下。

    “那就来一支吧!你们叫我小高就行。”

    想着他们两个接下来肯定要吞云吐雾的,在这么密闭的一个房间,与其抽二手烟,还不如主动加入一手队伍,要毒大家一起毒。

    这时候可没有什么禁烟要求,更不会有人提公共场合不能抽烟的事情。

    烟瘾上来了,随处可抽,随时可享受。

    “哈哈哈,来接着,自己拿。”

    高牧的点头,反而让老董惊讶了一下,两秒之后笑呵呵的把整包烟都丢了过去。

    眼疾手快!

    也亏得高牧手脚灵活,脚上微动,左手轻轻一探,轻轻的抓住了硬壳中华。

    老董和老王很熟,何有默契的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老王掏出一支打火机叮的一声,帅气的打着了火苗。

    先老董,后自己的点着了嘴上叼着香烟。

    呼哧……

    一个比一个吸的用力,吐烟的时候,脖子也是比谁抬的更高。

    动作整齐的靠在沙发上,同款的二郎腿翘着节奏。

    高牧苦笑一声 ,他可没有打火机,只能是望烟空叹!

    盘面还没看几眼,他也不愿意现在就离开电脑,他不像这两位被套的死死的老鸟,看与不看无伤大雅。

    他今天还是要梭 哈的!

    “小高兄弟,接着!”

    老王看了高牧一眼,立马知道了他的窘迫,把手中的打火机朝着高牧丢了过去。

    认识没有五分钟,这又是丢烟又是丢打火机的,还真让他不好意思。

    入手冰凉,仔细一看zippo的,这可是高档货。

    中华烟,zippo打火机,再看两人身上的衣服,还真的是一副成功认识的模样,就是不知道真正的实力如何。

    叮~~~

    高牧很喜欢打火机开盖的声音,觉得会有一种莫名的帅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电视看多了。

    “谢了,你们先抽,我看下盘面。”

    高牧点着一支烟舒爽的吸上一口,没有把打火机和香烟扔回去,也没有走过去给他们,而是示意了一下暂时放于电脑台面上。

    “好几百只股票呢?慢慢研究,慢慢选,千万不要急。”

    老王笑了笑,然后和老董一起,望向了窗外。

    寸土寸金的浦东,又是这么高端的商务楼里,虽然房间不大,但是从房间里看出去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

    典型的城市景色,周边的高楼鳞次栉比,错落有致。

    心情不好的时候,股票亏钱的时候,看看外面的繁华能让他们冷静一些。

    心情好的时候,股票赚钱的时候,看看外面的城市繁华,能让他们信心更足。

    高牧把记忆中的几只票全部浏览了一遍,发现大家都躺在地上苟延残喘。

    交投清淡,交易量已经萎缩到了极点。

    不过,他这次没准备操作这么多的股票,也就六十万资金,鼠标一点就没有了。

    他会重点操作选好的一只,当然也是涨幅最大的那只,有百分之一百一十的利润,没人会选择百分百的。

    “小高兄弟研究好了?准备买哪只股票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王走到了高牧的身后,盯着电脑看了一会儿。

    他是从新人走过来的,知道第一次买股票的人不会犹豫,见奶便是娘,是票就会买,他这么问纯粹就是问问。

    “我啊。”高牧收回鼠标上的手,单手夹烟,朝着窗户的方向看了一眼:“王老哥刚才在窗户那里看到了什么?”

    “窗户外面,没什么啊?”

    老王迟疑了一下,他每周最少有几天往外看,这窗户外的情况都已经印刻在他脑海里的,连远处几个工地的进度他都知道。

    只是这些都是一直存在的东西,刚刚外面没有UFO飞过去吧?

    “哦,我是说从我们这里的窗户往远处看去,你眼力所及之处,对什么印象最深。”

    高牧特意伸出一根手指,示意了一下更远的地方。

    “印象最深刻?”

    老王有些懵,他问高牧买什么票,高牧问他对什么印象深,这风马牛不相及的,真是绕。

    不过绕归绕,他还是再次走到窗户边,重新看了出去。

    看的比任何一次都认真,看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只是,这都是钢筋水泥铸造的城市森林,变化可不是一天两天就有的,日新月异会有,但不会那么夸张。

    找老王的眼里,除了这段时间雨水有些多,外面的世界有些潮以外,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之感。

    依然摸不清头脑。

    “怎么了?”老董也走了过来:“看到什么了?”

     “你能看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要是看到什么就好了,他懵圈就是因为没看到什么呀!

    “不一样的地方,喏,那边在施工的房子,比前几天又高了一层,这算不算变化。”

    老董能看到的变化,也就只有新建楼层的高度变化,虽然比不上深圳速度,没有一天一层的效率,但浦东速度也不是吃素的。

    老董说完,老王和他对视了一眼,转首看向了高牧。

    高牧手里的香烟抽了一半,不过已经被他灭了,一只手摸在额头上,哭笑不得。

    老哥们,我是让你们看远处,看看有什么引人注目,会让人记忆深刻的建筑,不是让你们找不同,看变化啊?

    “怎么,不是?”

    老王再问。

    高牧幽幽一叹,放下手掌,离开电脑,走到了老王和老董的身边。

    伸手朝着能看到的最远方指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东方明珠塔啊?”

    雨雾缭绕,能见度不高,明珠塔的大红球体,若隐若现。

    风情别样!

    “没错,就是东方明珠塔。上海这几年经济高速发展,是国内经济金融的领头兵。人类即将进入二十一世纪,那毕将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崭新时代。而上海,浦东更是为成为引领全国经济发展的马车之一。而这东方明珠塔,恰巧是浦东的标志,它的发展空间很大,所以我看好他。”

    高牧伸出两根手指,重重的点着塔球,一双眼睛盯着红球,冒着阵阵红光,心头火热。

    从今天开始,就要靠这三个破球赚钱了。

    他刚才说的算是硬编了一套理由,不过这话肯定是没有漏洞的。

    本来他是准备悄悄的买入,默默的操盘,只可惜这两位大叔实在是太热情。

    共处一室的,他又不能把防备摆到台面上来,既然不好隐瞒,那就索性公开。

    就当是股友交流,至于他说了之后,他们会不会相信他,会不会跟风买,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买了,跟着他一起赚钱,那也无所谓,是对方该发。

    不买,事后眼红他赚钱,那他就更无所谓,后悔药是没地方买的。

    “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那么你准备买多少呢?”

    老王开口问道,说的确实不错,不过他们还是喜欢看实际操作,真金白银的干才刺激。

    否则说的天花乱坠,也是镜花水月,没有质感。

    他这么说,也是不好打击高牧的积极性,第一天入市,在成为韭菜前还是需要多多鼓励才对。

    “不多,也就六十万。”

    高牧淡淡的说道,手指慢慢的收回,火热的目光慢慢的回收,激荡的心情慢慢的恢复。

    他可记得这票可还没买呢?

    一会儿股价拉上去,岂不是要少赚不少钱,对他来说,现在是多赚一块是一块,这一块会给他带来无数块的利润。

    “六十万?”

    老王和老董惊讶的喊道,手指不约而同的被手中的烟火烫了一下。

    震惊!

    怎么也想不到高牧会有这么多的钱,会拿出这么多的钱做股票?

    一个新手中的新手啊,有必要如此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就不怕把钱亏光了?

    这一届的韭菜这么豪横的吗?

    高牧进到他们的房间开始,两人就因为高牧的年青惊讶的对视过,然后一直在悄然的观察他。

    他让业务员出去的对话,还深得两人心,他们也不喜欢券商的人盯着他们看。

    后台数据可看,那是背后看,他们也管不了,只要不挪用他们的钱,只要不当着他们的面看,甚至指手画脚就行。

    进他们这个四人版的VIP操盘室,只需要有十万以上的资金就行,他们对高牧的判断也就认为是个有十来万钱的小年青,来玩玩的。

    现在知道了真实的数字,这震惊自然是难免。

    “小高老弟,我果然没看错你,你真不是一般的牛,一出手就是六十万。”老王自然不会说自己看走眼了的,夸赞的脸上苦笑连连:“老哥我账户上的资金,还没有你多,真是惭愧啊!”

    高牧只能猜到他们的资金是低于一百万,高于十万,这是能进入这个房间的游戏规则。

    “小高,就凭你刚才说的那点判断,你就敢买六十万的东方明珠?”

    老董比老王多考虑了一点,忍不住怀疑的问道。

    高牧微微一笑:“当然不是,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要是就因为这一点我就全买了,那赌的也太大把了。”

    “还有什么判断,你说来听听,我们帮你判断判断。”

    老王的眼睛也亮了亮,不管自己的水平到底如何,好为人师是老韭菜的传统品质。

    “嗯,昨天有一条财经新闻,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

    高牧反问。

    “什么消息?说来听听?”

    老董重新走到沙发边,拿起了茶几上的几分报纸,开始翻阅了起来。

    “昨天,也就是5月16日,国务院批准了包括改革股票发行体制、逐步解决证券公司合法融资渠道、允许部分具备条件的证券公司发行融资债券、扩大证券投资基金试点规模、搞活B股市场、允许部分B股H股公司进行回购股票的试点等6条主要政策建议的文件,统称搞活市场六项政策。”

    这六点,高牧背的滚瓜烂熟,现在也是张口即出。

    “找到了,在这。”

    老董紧紧的拿着一份证券报,指着第一版的上面的一篇报道。

    上面的内容篇幅比高牧说的长不少,但主要的干货确实是高牧说的六大点。

    身为证券人,他们这点敏锐性还是有的,搞活六条确实能活跃市场,能引来活水。

    “我看看。”

    老王快步走到老董的身边,拿过报纸开始看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啊,老子的股票看来有希望解套了。”

    老王的兴奋是溢于言表的,一点修饰的意思都没有。

    本来,这种刊登在证券报上的消息,他们应该是第一时间了解的,只是最近被股票套的心烦,又一直没有什么好消息,看报纸的兴趣也就淡了。

    却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机会既然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了,要不是高牧提醒,他们恐怕到股市涨起来了,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老董,恭喜啊!怎么样,要不要加码啊?”

     解套是基本任务,要是真的来上一波上涨,怎么也要赚一票啊!

    “同喜,先不急,资金可以准备着,但要看看市场真实的反应再说。”

    早就已经是老油条了,消息是好消息,但是市场的解读倒是什么样,还要看盘面的反应才知道。

    至少今天的盘面就没有什么动静,消息是昨天出来的,今天见诸于报纸,等发酵也许好需要几天。

    总之,一切以稳妥为主。

    像高牧这样,看到这么一篇报道,不管不顾立马全仓,他是做不到的。

    能冲的,敢从冲的都是后浪,他们这些在沙滩上死过的前浪,更多的是小心翼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