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28章 见钱眼开 (万一)
    五月十七日。

    魔都的天气不比小县城的好多少,甚至还多了一份都市风云的魔幻。

    按照和温美玉的约定,高牧昨天到上海就应该和她的朋友联系了,然而,高牧并没有这么做。

    他需要的是时间,是自由,是自己安排接下去的事情。

    所以,昨天抵达上海之后,便自行打车入住了一家挂牌三星的酒店,宝隆酒店的硬件装潢虽然有些老套,但贵在软件服务到位,有安全感。

    睡的早,起的早。

    早起的高牧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感受着水汽充沛的新鲜空气,在房间里简单的运动了十几二十分钟。

    然后简单洗刷了一番,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主要是再次检查了一番那一包套了好几个红色塑料袋的巨款。

    来到三楼的中餐厅,免费的早餐是一定要吃的,运气照旧,高牧幸运的吃到了他喜欢的蟹黄小笼。

    浦西不是高牧的目的地,吃完早餐,结账退房之后,他再次坐上了大众出租车 。

    作为桑塔纳的大本营,出租车必然是它,而且还是2000型。

    在这个私家车还十分稀罕的年代,桑塔纳2000的出租车,算的上是豪华了。

    坐在宽敞的后排,摸着熟悉的,全国率先的,上海出租特有的白色布套,高牧有种回家的感觉。

    六年上海的生活,让他对这个特大型巨无霸的现代化城市,多少有些熟悉,脑海中不断升腾的记忆,满是回忆。

    可惜,物是人非。

    城还是那座城,大厦还是不断的挺拔而起,但曾经认识的人,在这个大城市交往的那些个朋友同事,或许再也无缘见面。

    见面亦是陌生人吧!

    “浦东麻马上到了,朋友具体到哪里下?”

    高牧上车的时候只说去浦东,没说具体哪里下,司机也是一路老实的狂飙。

    因为高牧说的本地话,而没敢随便绕道。

    “去浦东南路的证券大厦!”

    高牧轻轻的拍了拍身边的包,说出了他的真正目的地。

    “证券大厦!?”

    司机重复的肯定中,带着一股子疑惑,眼睛不由自主的瞄上了内视镜,盯着高牧的脸庞看了又看。

    高牧察觉到了司机的目光,抬起头在内视镜中和他对视了一眼,给了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

    看到高牧发现了他的观察,司机尴尬的笑了笑:“朋友去证券大厦是想做股票吗?”

    的哥永远是属于最会聊的人群,只要有一个话题出来,他们能从南海聊到北海,上海侃到北京。

    “嗯,你看我像去上班的吗?”

    模棱两可!

    “我跟你说,你要是想做股票不用去证券大厦的,随便找一家券商开户就可以买卖了。”

    高牧的年纪看上去太小,既不像是去上班,更不像是有钱买股票的人。

    不过出于本能的热情,他还是给出了一个合理的建议。

    “哦,姜师傅也炒股?”

    副驾驶的台面上有司机的工作展示牌,高牧瞄了一眼。

    “偶尔玩玩,赚点汽油钱,呵呵呵……”

    姜师傅眼神闪烁,他哪里会做股票,只不过是有股民坐过他的车,聊过几句罢了。

    “厉害啊,这么说来姜师傅是高手啊,随便玩玩都能赚钱。”

    高牧恍然,看样子没有那么好的运气,随便打个出租车都能碰到韭菜帮的兄弟。

    股市发展才几年,市场上的股票也才几百只,远没有到全民炒股的时代。

    “还行吧,不过小兄弟,现在可是熊市,股票不好做啊,十户九亏,你要是做股票的话,可得小心点。”

    姜师傅的心肠不是一般的热,前几天他刚刚载过一个姓杨的股民,聊天的时候知道听他说过现在是熊市,现在做股票就是一个字亏。

    “厉害,姜师傅果然是真懂股票的人,我就不行了,说实话我连股票是什么都不太说的清楚。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找人,我有个亲戚在证券大厦那边工作,我准备投靠他。”

    高牧知道出租车司机的聊天功力,没敢在话题上和他深入的交流,赶紧把自己摘了出去。

    “哦,是这样啊,我看你年纪确实比较小,敢敢还在疑惑这么年青怎么会做股票呢?原来是到这边找朋友的啊!不过你朋友能在证券大厦上班,那也是很厉害的,学金融的吧?”

    姜师傅笑道,高牧不是作股票是来找人的,让他的心里舒服了不少。

    在普罗大众的眼中,这个年代有钱买股票,会从股市上赚钱的人,按都是真正厉害的有钱人。

    虽说有亏有赚,但一般人记住的只有赚钱的话题,亏钱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的记性增强。

    所以,他们以为做股票的,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赚钱高手。

    “嗯哼,那个啥,他不是学金融的,也不是在证券大厦里上班,他是在隔壁工地上搬砖的。”

    高牧把车钱递给了姜师傅,临下车之前,给他讲了一个新故事。

    “工地搬砖,我呸,,我还以为是个白领,原来是个打工的民工啊。”

    姜师傅郁闷的很,常年看鹰的人,今天竟然会走眼,被鹰给晃瞎了双眼。

    自己竟然把一个打工的毛头小子,看成了做搞金融的精英,把隔壁工地的搬砖佬想成了金融专业毕业的大知识分子。

    真的是丢人丢到了家啊!

    一脚油门轰鸣,从证券大厦的大门离开,瞄了一眼边上正在热火朝天,大干特干的一处工地。

    丝毫没有意识到,高牧一个来上海打工的小毛孩怎么会舍得打的?

    怎么会给他一张崭新的百元大票支付车钱?

    怎么会说魔都方言?

    高牧摇着头,笑看出租车远去,拎着包走进了证券大大厦。

    有一点姜师傅说对了,证券大厦里上班的,绝大部分都不简单,基本上都与金融专业有关系。

    不过,他也有说错的地方,找券商未必要去外面,大厦里面就有。

    二十七层的大楼,九层一下都属于交易所的场地,十层之上则是智能型高档写字楼,有不少证券公司入驻在此。

    不过高牧知道有证券公司,却不能确定这里的办公点是否对外营业,是否有办理开户业务的窗口?最终,他选择了去了魔都证券的楼层,无他,楼下公司分布铭牌上,其他券商标注的都是公司名称,只有他标注的是营业部。

    他觉得这个称谓更安全,于是在保安的关注下进入了电梯,按下了楼层。

    事实没法证明他的猜测是对是错,但能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这里确实能开户。

    不需要业务员操心,高牧熟练的拿出了需要的所有资料,接过表格开始填写。

    “我的账户今天能开张吗?”

    “你很急?”

    “有点,你也知道我是外地的。”

    何止是外地身份证上的年龄都差点没达标,幸亏当初高建国给他办身份证的时候业务员粗心,把他的出身年份搞错,莫名大了一岁。

    “嗯,明天不行吗?”

    业务员其实是有点懵的,外地的在外地开户不就行了吗?

    为啥子还非要到上海来开户,而且是他们这个营业厅,难不成以为距离交易所越近越能赚钱?

    “明天十八号了,明天不行啊?你有没有办法给我走个绿色的快速通道?”

    高牧知道自己来的却是是迟了一些,原本上周就把账户开设好,他会很从容。

    时间紧迫,他今天开户今天就要交易的,那都是钱,可不是水。

    “这个有点难度啊?”

    业务员有些犹豫不决。

    股票市场现在处于熊市阶段,他们平时很少有开户的业务上门,今天不但让他碰到一个,还是从外地特意赶来的。

    有希望,从对方的话里高牧听出来一线希望。

    “同学,帮帮忙吧,你看我大老远的过来,这点小小的要求总不能让我失望吧?”

    业务员的年纪不大,高牧脱口同学,想拉进一下关系。

    效果不错,业务员确实是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的毕业生,这一声同学听的他很舒服。“嗯,这样,我想知道你准备一次性拿出多少资金?”

    “六十万!”

    高牧刺啦一声拉开袋子,把大红袋抱了出来,重重的砸在柜面上。

    六十捆的体积不算特别大,但分量着实不轻,高牧背包的背带都已经脱线了。

    “六十万?”

    业务员一激动,手里的笔都掉了下来。

    六十万是多少他很清楚,现在行情不好,他们这里十万以上的散户投资客,就算是VIP客户了,六十万超过了绝大多数的投资客。

    一只手下意识的摸了上去,隔着几层塑料袋他能能感受到钞票的真实,也能闻到人民币的油墨味。

    只是,这钱的主人也太年轻了吧?

    难道是家里有矿的二代,这钱是长辈给他练手用的?

    思来想去,只能把高牧往富二代的身份上放,也只有这个思路才有现实的可能性。

    三下五除二,把塑料袋解开,露出了里面一刀一刀整整齐齐绑在一起的六十捆现金。

    “今天要是能交易,这些钱马上存进去。”

    “没问题,你稍等,我打个电话给经理让他帮你申请快速开通。”

    见钱眼开,效率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