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18章 无证驾驶
    “老高,你想好了吗?是按儿子说的去做,还是继续给老王开车?”

    “嗯,你怎么看?”

    “我没什么意见,只要你做的决定,我都支持!”

    “嗯,我自己其实倒无所谓。只是过年的时候,小牧已经和建美、大哥都说好了,要是不搞的话,我估计他们又要闹。”

    高牧突然本事,也让他们两夫妻很有感慨。

    钱是人胆,有钱和没钱,人的气质,处世方式都是不一样的。

    除了考虑别人,高建国自己内心深处一直隐藏着的事业心,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老子英雄儿好汉。

    儿子太本事,老子的好胜心也被激发了出来。

    “那就不要犹豫了,听儿子的,就按他过年说的那么干。”

    曾淑芳之所以这么坚决,也是因为这几年看透了很多事情,他也希望自己老公能趁此机会雄起。

    按照高牧的意思,一开始看起来是他们家吃亏不少,但是能让家里老人高兴,能让大哥小妹闭嘴,能让高建国在高家说一不二。

    那么,就没有什么不值得付出的,吃点亏又有何妨?

    钱,以前,在他们眼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阿堵物,现在,有了这么能赚钱的儿子,也就没有了那种迫切感。

    “行,就这么定了。”一瓶啤酒都没有喝光,被刺激到的高建国也是激情万份:“我明天就去和老王说说,让他另外找人,我要自己当老板了。”

    “咯咯咯咯,鹅鹅鹅……”

    看着小孩一样激动的老爸,高露笑出了鹅叫声。

    “老爸,决定归决定,但是也没必要这么激动。”高建国最终下定决心,也让高牧放心了下来,他的计划又可以往前走一步了:“找个合适的时间再和王叔说吧,给他两个月的时间找人。这两个月只要他不赶人,你就继续帮他。不过两个月之后,不管他找没找到代替你的人,你都会走。这些话,你都要当面和他说清楚,好合好散嘛!”

    这一世高建国不可能找遭遇上一世的车祸,高牧对王为民有没有那么多的看法。

    至少高建国辞职跟着他开车这一段时间,人还是很开心的。

    “好吧,哪天不忙,我请他好好喝一顿的时候再说。”不知不觉的,只要是高牧说的话,高建国都愿意听进去:“不过小牧,为什么要等两个月,应该用不了一个月就能找到人的?”

    “嗯,我准备直接让你注册一家运输公司,所以需要准备一些东西。另外,再过两个月,我手里的钱会更充足一些。我们毕竟没有多少经验,很多隐藏用钱的地方我们未必想的到,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高牧是这么说的,但他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实际上,他是要耗过这段时间,准备把手里的钱再翻翻倍,现在手里多一块,过段时间之后这一块就会变成好几块。

    现在就让他花钱去买车,他死都不会干。

    “也对,老高,马上就要高考了,这段时间肯定不能过于分心。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尽量往后拖一拖吧。也别说两个月了,直接说7月中旬以后吧。建美和大哥那边,你也不要等他们老是来催,主动告诉他们,就说一切都等小牧高考结束再说。”

    以高牧现在成绩的进步,对他考上大学,曾淑芳和高建国还是抱着比较大信心的。

    只是突然发现高牧有赚钱的本事,对于他能否考上大学,考上什么样的大学,就没有之前那种迫切。

    万一考不上,凭高牧自己的本事,怎么也能当个小老板吧?

    读书,上大学的目的是什么?

    不就是希望他们能多掌握一些知识和技能,能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后能赚钱养活自己,养活家庭吗?

    既然能赚钱,那又何必要纠结是打工赚钱还是自己当老板赚钱呢?

    “等我高考结束以后也行。”高牧点点头:“不过,老爸老妈。有件事情必须和你们说清楚,就是这家运输公司,嗯,应该是物流公司吧,我是决定要放在义乌的。所以,到时候你可能要长期呆在义乌了,和我妈两地分居,你不会有意见吧?”

    “有什么意见,我能有什么意见。”高建国瞪了高牧一眼,小不正经的,老子的玩笑也敢开:“在义乌也是应该的,总不能放在我们这里吧?”

    义乌厂多货多活也多,物流需求很大,只有驻扎在当地,高建国才有信心赚到钱。

    要是放在他们这个小县城,那车子估计不是跑烂的,而是放烂的。

    “你们没意见就行,那就预祝你生意兴隆吧!”

    高牧端起酒杯,在高建国的酒杯上轻轻一碰。

    “八字还没一撇呢?”

    高建国嘴上谦虚,手却很诚实,拿杯中酒干了,必须生意兴隆。

    “老爸,我也祝你财源广进。”

    高露端着一杯茶,以茶代酒前来凑热闹。

    “哈哈哈,好好好!” 高建国笑的很开心,突然又问道:“你身上的传呼机也是自己买的?”

    “啊,嗯,是的。”高牧没想把上官敏涛扯进来,点了点头:“传呼机现在也不贵,你明天去通讯店里配一只吧,这样我妈万一有事找你也方便。”

    “行,配一只就配一只。”

    他一直羡慕王为民有BP机,所以一点客气都没有表示。

    “刚好,你明天要是不出车,索性取下电信营业厅,给咱家申请一部电话吧。”高牧早就想给家里装一部电话,这次乘机吧事情办了:“钱我给你。”

    说完,高牧站起身走进房间,一分钟之后拿着一个信封走了出来:“这里面有五千块钱,买传呼机和交初装费应该足够了。”

    “多了,太多了。”

    高建国嘴上念叨着,接信封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高牧不给他钱,他还真的没办法自己搞定。

    他的和曾淑芳的工资除了用作家里的开支外,这次过年花费了不少,剩下的钱都还了外债,口袋很空。

    “剩下的钱你们留着用,以后家里的开支都由我来出了。妈,从下个月开始,我会把每个月的生活费给你。以后我们家也吃的稍微好一点,穿的稍微好一点,用的稍微好一点。”

    没有暴发户的心态,但是适当的改变改变家里的条件,这还是应该的。

    “行,以后你养家,我家小牧最本事了。”

    曾淑芳笑着说道,眼角却是控制不住的一红。

    “哥,那我呢?你是不是也应该养我啊?”

    高露听的认真,今天晚上的饭都没怎么吃。

    “对不起,我没有萝莉养成的习惯,你还是让妈养你吧。”

    高牧坏坏的笑道。

    “别啊,我很要养的,你每个月给我个两三百的零花钱就行。”

    高露仍然不放弃。

    “呵,人不大,口气不小。你一个家里管吃管住管用的初中生,一个月准备在什么地方花两三百?”高牧仔细的看着高露:“又不美容,又不SPA的。你不会是现在就开始给自己存嫁妆钱吧?”

    “妈,你听,我哥太过分了。”

    高露气的想吧筷子插进高牧的鼻孔。

    “我倒是觉得你哥说的对,我也不知道你一个月要两三百干什么?能花在什么地方?”

    说这些的时候,曾淑芳还觉得不可思议,现在随口就能说两三百,还不觉得突兀。

    昨天之前,两三百块钱那都是高露一个学期的零花钱。

    他们高家,还真的是一夜之间,从温饱迅速的进入了小康。

    “哼,小气鬼。”

    见曾淑芳不支持自己,高露只能气呼呼的瞪着高牧。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私房钱最少有两三千吧。”

    高牧低头在高露耳边低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

    “想知道很难吗?才不露富,你还是个初中生,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你很有钱,否则被人抢劫了,哭都没地方去。”

    高牧知道高露从小有点小财迷的兴趣,不是说她

    拜金,而是纯粹的喜欢存钱藏钱,这是她的一个小爱好。

    “咦,被你说的这么恐怖。”高露打了一个寒颤:“算了,钱我不要了,我还是当个穷学生吧。”

    “哈哈哈,你真有需要花钱的地方,会告诉哥哥,我会尽量给你搞定的。”高牧早就想过了,高露就是想做个败家女,他也会满足她。

    他只要她高兴,开心。

    “谢谢哥,有需要我不会客气的。比如,我上大学的费用,你可是找就表态过的,到时候可不能反悔。”

    “放心,不管你是清华还是北大,就算是出国留学,所有的费用我都打包报销。”

    “这还差不多,还像是个哥哥。”

    “我……”

    哭笑不得!

    高牧和高露在对聊的时候,高建国皱着眉头默默的喝着酒,想着事情。

    要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不知道从何想起更好。

    “小牧,你怎么会开车的?”

    “开车,小牧会开车?”

    “哥,你会开车?”

    高建国的一个疑问,又把心情已经平复的曾淑芳和高露给折腾出浪花了。

    “嗯,其实我早就会开了。你们谁还记得我小时候最喜欢去哪里?”

    高牧对于这个问题,早就有所准备,今天被高建国抓了现行,肯定是无法避免的。

    “你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不就是老家山上的那个山洞吗?过年的时候我还陪你去过,你捡来的那块石头,到现在还藏在你的床底吧?”

    高露第一个说道。

    “那不算,爷爷家我一年采取几次,下梧山的山洞我到现在总共才去了几次?”高牧反驳道:“再猜,不要想那么远,就近。”

     “不用猜了,你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不就是隔壁的修理厂吗?”

    曾淑芳很有自信的说道。

    高牧小时候最喜欢跑出修理厂里看别人修车,还有就死和小伙伴们在那里捉迷藏。

    而曾淑芳也不知道多少次去修理寻找过高牧,对此印象深刻的很。

    “妈说对了,我小时最喜欢去的正是隔壁的修理厂。我那个时候不光看他们修车,也看他们开车,什么油门刹车离合档位方向盘的,就是那个时候看懂的。有时候没人我还偷偷的开过呢,不过一直没人发现罢了。”

     看着看着,就看会了!

    高牧的说辞和当初告诉上官敏涛的说法,几乎是一样的。

    大同小异!

    “哎,我还真没想到你喜欢去修理厂转悠,原来是为了偷学车。你廖叔还以为你想学的是修车,前段时间碰到我,还说要是你考不上大学,就跟他去学修车,他保证把你带出师。”

    不光是所谓的廖叔这么说,王为民在他面前有而这么提过。

    怎么说呢?

    算是好心的看不起吧!

    不过之前的高牧,也确实没有让被人看得起的资本,他们这么说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至少有一个出发肯定是好心的。

    “好啊,我下次碰到他的时候,可要他把这话落实了,不能让他反悔。”

    高牧笑着说道,他上辈子都没有成为一名杰出的汽车修理工,这辈子就更加不可能的。

    他小时候去看他们修车,其实并不是真的都汽车特别是发动机的机构感兴趣。

    而是因为喜欢闻汽油的味道,感觉特别的香醇。

    甚至还在没人的时候,偷偷的尝过一点点,初生牛犊不怕死,幸亏是一点点,否则的话就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了。

    从临时停车场回来的路上,高建国本来是想考教一下高牧车技的,因为马一鸣没地方坐,最后才换成了他来开。

    所以对高牧的开车水平,他还是存在疑问?

    不过最大的疑问,还在于车到底是谁的?

    “你老实告诉我,金杯车到底是谁的,怎么来的?牌照是金华地区的,总不可能是你买的吧?”

    “不是,车子确实是别人借给我的。上次有一批货找不到车托运,他们就自己开车送来了。然后看我需要车子,就把车留下来给我开了。”

    高牧编的这个理由,自己都有些心虚。

    “呵呵呵,这老板还真大方,送货还搭车,他家里有矿啊?不对,不对,你是无证驾驶?”

    “对啊!”

    “你……算了,我明天找人给你弄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