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15章 上天注定
    (继续日万送上,新书求收藏、推荐、月票!)

    城西,货车临时停车场。

    虽然是临时的,但为了在雨天也能顺利的卸货,停车场的一角,有一处彩钢瓦搭建的半永久性大棚。

    高牧开着金杯车也停在这里,旁边还停着一辆货车。

    同类型,同颜色,同款车型的货车占据了停车场一半的数量。

    “爸!”

    尴尬的叫了一声,高牧闪躲着眼神,不敢看面前的高建国。

    “呵呵呵,真的是你。”

    高建国显然有一定的心里准备,实际上在驾驶室看到熟悉的金杯车从暴雨中冲过来的时候,他就有了心里准备。

    天空暴雨不停,砸在彩钢瓦的棚顶,声音特别响亮。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不喊着说话,彼此站的稍微远一点都会听不到。

    然而,高建国和高牧对话的声音明明不大,彼此确实听的一清二楚。

    “叔叔!”

    马一鸣藏了半天,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下车,大声的给高建国打招呼。

    “一鸣也来了。”

    对于马一鸣的出现,高建国倒没有什么意外,他知道高牧关系好的同学不是特别多,但马一鸣绝对是排在第一的。

    “晚上不用上自习课,我就跟着一起来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看到高建国的时候,马一鸣特别的紧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晚上不用上自习课的事情。

    “嗯,东西在车上,既然来了,就先搬东西吧。”

    有马一鸣在,高建国只能暂时忍住要问的话,先处理车上归属于高先生的货。

    高建国这段时间照旧在再给王为民开车, 金华周边几个城市的货运,是他们的主要业务。

    不过春节前在这边拉货时的情绪不一样,经过了春节的事情,特别是高牧说以后主要开发义乌市场,高建国嘴上说不现实,心里却是默默的开始了观察。

    几次在义乌装货,经过他看似漫不经心的打听后,发现高牧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他现在的这车货,主要是义乌上的车,货主有好几批,是一次拼车。

    在他们准备发车离开的时候,有人送来了十几个大箱子,货物的目的地是排岭镇,也就是县城所在地。

    都不用纠结,物流中心的调度直接就安排给了他们的车子,回家的货有空间自然要带。

    王为民也是毫不迟疑,连价格都给的很优惠。

    箱子一共十三个,每个箱子上都用记号笔写了收货人和联系方式。

    很简单的一个高先生,然后是一个BP机号码。

    当时在义乌装车的时候,王为民还开了高建国的玩笑:“老高,这些箱子的收货人不会是你吧?”

    “呵呵,我倒是想。那样的话,你把托运费退给我。”

    高建国同样回了一句玩笑话,天底下姓高的人一大把,这样的碰巧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当时的他根本没有往自己身上联想,更加不可能知道所谓的高先生会是自己的儿子高牧。

    连夜出发,一路送货,一路卸货,到了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边了。

    而车上的货也只剩下本地的两单,王为民今天家里有点事情,把车子和剩下的货交给高建国之后,自己先回了家。

    反正已经到县城,车上的货又不多,高建国辛苦一下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把车开到了停车场,并在这边的门卫上用公用电话,分别联系了两家货主。

    一般情况下,只要是在镇上,只要他们的车子能开过去,他们都会送货上门。

    只不过这剩下的两单货物都只有联系方式,没有送货地址,按照惯例他们都会让货主来停车场自提。

    因为停车场这边是封闭的场院,大门口有值班的保安,万一客人不能及时的提货,车子停在这边,也有人照看,不用担心被拖。

    其中的一家货主来的很快,在下雨之前就把货物提走了,只剩下这是十几个大纸箱的货主。

    等了一段时间,眼看着大雨将至,高建国又把车子开到了大棚下面,然后继续等待。

    雨太大,他也不急着回去,这么大的雨骑自行车回家的下场只有一个,落汤鸡。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冒雨前来提货的人,会是自己的儿子高牧。

    王为民一语中的,这高先生还真的和他有关系,此高是他这个高。

    气氛尴尬!

    马一鸣夹在高牧父子之间,比他们两还要尴尬。

    “棍,怎么回事?怎么会是叔叔送的货?”

    箱子的分量不轻,马一鸣和高牧合抬一箱才能搬动。

    “我哪知道?”

    高牧哭笑不得,跑这条线路的车不少,虽说常在河边走,迟早会遇上,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遇上。

    今天也是运气好,刚刚碰上这么一场大暴雨,雨大天黑他也看不清楚车牌号码。

    否则的话,他一定能提前回避,即便同样是高建国运来了货,他找别人来提货就行了。

    只能说是老天安排好的吧,一切都是注定的。

    “你在学校里搞的这些,就没有透露一点给叔叔他们知道?”

    马一鸣倒着上了车,撅着屁股往车后倒去。

    “没有,你觉得他们要是知道,会让我这么安单的干着?”

    高牧抬着箱子,控制速度,尽量配合马一鸣的倒退。

    “那他们就没有过一丝的怀疑?”

    马一鸣放下箱子,然后和高牧一怄气把箱子推到了车子的右边座位空隙之间。

    “我的事情知道的人少,高露知道一些,但我们从来没在我爸妈面前谈论过这些东西,他们应该是不知道的。”

    这点高牧还是有自信的,从刚才高建国的表情看的出,他很惊讶。

    而且,以高建国的脾气,要是有怀疑有猜测,肯定会直接来问他,没有烂在肚子里观察的习惯。

    “现在怎么办,这下叔叔看到你来接货,应该都明白了。你是继续编理由瞒着呢?还是彻底交代了?”

    才搬了一箱,马一鸣就不想下车了。

    “你觉得这件事情还能隐瞒过去?”

    高牧坐在椅子上,朝外面看了一眼。

    “你就说替别人来提货的,嗯,就说真的货主是谢斌。用上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应该有可能让叔叔相信。”

    马一鸣拍着纸箱子,本身这生意明面上就是谢斌他们操盘的,让他背锅合情合理。

    “你觉得这么简单就能搞定?”

    高牧同样拍了拍箱子,不过他拍的是高先生和BP机号码几个字。

    箱子上的货主可是高先生啊,还有BP机号码,这个一核对就知道了。

    别说高建国不知道高牧有BP机,既然怀疑了,他只要检查一下高牧的衣服口袋就能发现。

    高牧总不至于不让高建国摸他身吧?

    而且最主要的是,高牧是开着金杯车来的,车是一个问题,会开车更是一个问题!

    马一鸣右边看了看高牧拍纸箱名字的左手,左边看了看高牧右手拍着的车子。

    看样子事情还真的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高牧今天是大概率要交代在这里了,哦,是要在这里交代了。

    “那怎么办,全部都说了吗?”

    “不管了,先搬货,后面的事后面再说。”

    都说了也问题不大,之前一直瞒着也只是怕吓到高建国和曾淑芳,现在高建国既然知道了,在继续瞒着也没什么意思。

    说不得,当一切都说开的时候,反而更有利于做莫些事情。

    比如让高建国离开王为民,自己搞物流的事情;比如金杯车的使用;比如有些钱的来历。

    “行吧,反正这是你的事。是死是活都是一个人的事情,于我无关。嘿嘿,阿弥陀佛!”

    马一鸣没心没肺的笑道。

    “最毒你的心,比妇人的心还要毒上好几倍。”

    高牧气哼哼的骂道。

    “啦啦啦啦,我黑我骄傲,你来咬我啊!”

    马一鸣挑衅的拍着左胸口,做了一个爱心的手势。

    “咬你不至于,让你一个人多搬几箱还是可以的。”

    高牧嘿嘿一笑,重新走下了车。

    马一鸣笑脸一黑,赶紧跟上,一只手努力的向前抓去:“前面的道友等等我,我们还是一起抬箱子吧!就让我们这么愉快的说定了。”

    在高建国的帮助下,经过将近半个小时的折腾,高牧和马一鸣两大苦力,终于把十几箱货物都转移到了金杯车上。

    后面的车厢里塞的满满的,连个空位都没有留。

    “爸,一起回去吧!”

    高牧喊道,货车上已经空无一物。

    “嗯,等我锁一下车。”

    高建国整理了一番车内,关上后栏板,又到驾驶室拿上自己的茶杯和一个行李包。

    雨一直没停,也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坐金杯车回去。

    “你开,还是我开?”

    高牧拿着车钥匙,站在车门旁问道。

    “你开。”

    高建国想了想,说道。

    车子是高牧开来的,开回去肯定没问题,他也想看看自己这儿子车开的怎么样。

    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知道高牧竟然会开车,上次去上梧村,一路上高牧也没表现出丝毫会开车的迹象。

    “那个,叔叔,高牧,我坐哪?”

    马一鸣举着手弱弱的问道。

    金杯车除了正副驾驶位,其他地方连只狗都塞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