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14章 乘车破雨浪
    “校长到底是文化人,说话比较婉转,其实那意思就是骂他们是奸商。哈哈哈……”

    中年妇女幸灾乐祸,笑的无比开心。

    “哈哈哈……听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是那么回事。二中校长也是个人才啊!你那个开店的亲戚要是整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恐怕是真的要气死。”

    高牧双手各出一个大拇指,这姐绝对是个高人,嘲笑自己人都这么的不客气。

    “对吧,不过他重小就不是很聪明。我听的明白,他可不一定明白,这算不算是傻人有傻福?”

    说的兴起,调侃不断,打压对方智商的时候,还不忘抬高自己。

    拉一踩一,也是玩的贼溜。

    “难得糊涂也是一种幸福,有时候人活的太明白,也是痛苦。”轻轻的摇着头,高牧想起了其他的事情:“他们这些老板不会就此放弃了吧?”

     “不会,怎么可能就此放弃。原来每年都能赚不少的钱,比在外面上班赚的要多不少,这一下子突然被人卡断没了收入,他们怎可能会善罢甘休?”

    中年妇女空闲的很,一直陪着高牧闲聊,至于好木存钱的事情,有另外的同事处理。

    “哦,是吗?那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办?”高牧认真的盯着她,后面追加了一句解释道:“我家店里卖的文具虽然不多,但以前多少还是有点生意的,生意要是有好的办法,我也想参与一下。”

    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这帮人不善罢甘休是正常,要是就此放弃高牧反而不会相信。

    “嗯,对的,你也是受害者。他们接下去的办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去工商局告发他们,把事情搞大了。你们开店的都是合法经营,都有正式的营业执照。而且店里卖出去的每一件文具,都包含了税收。”

    “那帮学生卖的文具虽然便宜,可他们没有正式的执照,不是合法经营,卖的都是偷税漏税的东西。说的那个一点,他们现在是在违法。群殴亲戚他们是准备让政府介入,好好的查一查那些学生。”

    中年妇女一脸得意,这个思路虽然不是她想出来的,但她在其中出了一点点的力。

    虽然只是一点点芝麻力,但也算是出力,与有荣焉。

    高牧的脸色不经意的变了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

    他疏忽了一件事,想到了九十九种可能,却疏忽了这么一个可能。

    他想到 这些店老板可能会找社会人士找麻烦,却没想到他们现在准备找的竟然是白道。

    果然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好在冥冥之中老天还是照顾他的,今天闲来无事陪着中年妇女瞎侃,没想到还侃出来了这么一个意外。

    不知道的意外是惊吓,知道的意外那叫惊喜。

    高牧此时的心情就很复杂,一半阴沉一半明亮。

    既然知道了他们下一步的策略,那就想个办法悄无声息的断了,最好是能一劳永逸的解决。

    否则的话,这些店老板始终是安全隐患,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来放一颗炸弹。

    “我的钱存好了吗?”

    “好了好了,给,你的存折,你看下数字对不对。”

    “不用看,对你们我还能不放心吗?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小高老板慢走,常来啊!”

    “……”

    高牧无语的拿着存折随手一挥,还常来,管饭啊?

    笑眯眯的目送高牧离开,唠嗑的舒服的中年妇女哼着小曲返回了柜台。

    突然。

    “哎呀……”

    “怎么了?”

    “我刚才忘记问小高老板家的店开在哪里,叫什么名字了?”

    “是哦,这小高老板也是够神秘的,家里这么能赚钱。但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他家店里的事情,这是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怕我们去占便宜呗。”

    “不至于吧?”

    ……

    针对来来明面上的威胁,高牧暂时没有想出应对之策,他也没有和谢斌他们说过这些事情。

    一切,照旧。

    时间,照过。

    照旧的还有高建国,虽然过年的时候,由高牧任性的丢出来了一个合伙搞物流生意的思路。

    但年后到现在,关于这个计划的事情,高牧没有再提过。

    高建美她们打电话来催,高牧也是让高建国回答正在进行,手续复杂,莫急。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动作,就好像没有这回一般。

    至于高建国也依然在按部就班的给王为民开车,依然经常的夜不归宿,一出去就是好几天。

    高牧不说,他更是巴不得不吭声,在这件事上他只想当一只鸵鸟。

    银行存钱的第三日,正在上课的时候,高牧的BP机收到了一条消息,让他去城西的货车临时停靠场取货。

    货嘛,自然是邓姐从义乌给他发来的第N批次的文具和饰品,走的物流托运,方便的很。

    高牧现在根本不需要花费时间跑出义乌,没货的时候,只要给邓姐发一份传真,把货品名字编号,以及数量标上就行。

    高牧收到货物,核对无误之后,再去银行汇款就行。

    之前,高牧一直以为在学校卖文具才是最赚钱的,后来经历了饰品生意的爆发才知道,原来大家的需求很广泛,很丰富。

    所以,他现在虽然还是以文具销售为主,但饰品、衣服、鞋子等都开始涉及了。

    高牧的生意规模在邓姐这边虽然不大,但对他却是格外的上心,还专门找个一个帮手负责高牧的事情。

    现在是一有新品都会先给高牧发一点样品,然后高牧看中,有需求的话就会在下一次进货的时候加上。

    发展形势,一片大好!

    “棍,怎么了,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马一鸣探头探脑的看着高牧高高竖起,中间岔开的书本,里面 藏着一直BP机。

    不知道聪明时候开始,马一鸣叫高牧的外号又少了一个字,以前是棍子,现在直接是棍了。

    “怎么,坐不住了,想出去放放风?”

    高牧收好BP机,到目前为止,全班知道他有传呼机的人,只有马一鸣,比知道他手里有车的人还少。

    谢斌至少还知道他手里有辆金杯在开着。“是啊,无聊死了。这历史越背越迷糊,我脑袋里现在是一片浑浊,比早上喝的豆浆还要浓。”

    受到高牧的影响,加上被他压迫着强化努力,马一鸣现在对学习上心了不少。

    当然,这份上心在高牧看来还远远不够,只是同比马一鸣过往,有了很大的进步。

    “来,让我听听。”高牧抓过马一鸣的脑袋,使劲的摇晃了几下,贴着耳朵认真的聆听:“咦,还真的都是水声啊!”

    “滚,棍。”马一鸣一把推开高牧:“你脑子才进水了,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这智慧泉水。”

    “切,顶多农夫山泉。”

    叮铃……

     下课铃声伴着两人的互相调侃,清亮的响起。

    “我现在去取货,你要不要去?”

    高牧把需要复习的书本全部装进书包,往背上一背。

    “去啊,干嘛不去,晚上的晚自习请假了。”

    马一鸣的动作更快,糊弄的随手塞了两本书,就把书包收拾妥当了。

    “嗯,晚自习不来也行,你去甄乃菲那里把我们两个的假请了,理由让她随便说。”

    高牧相信,以甄乃菲的聪明,肯定能猜到他们真正去干什么?

    那么作为一个战壕的战友,她肯定会帮自己两人把晚自习不在的理由想好,顺便请好假的。

    朝中有人好办事,关键位置有人就是方便。

    “OK!”

    马一鸣打着一个OK的手势,下一秒就一脸笑容的出现在了甄乃菲的面前,哒哒哒的趴在旁边小声的一说。

    甄乃菲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立马就点了点头,还特意转头朝高牧点了点头。

    “棍,走了。”

    马一鸣难得没有在甄乃菲身边流连忘返,再得到甄乃菲的同意之后,拉着高牧的手就冲出了教室。

    他知道,既然是取货,高牧肯定是要开车去的。

    正好可以坐车兜风一把,这才是真正的放风嘛!

    轰隆,轰隆,噼咵嚓……

    金杯车刚刚开出去一半路远,天空就传来了几道激烈的雷声,远处的闪电更是刺破了半个天空。

    “看样子要下大雨了。”高牧看了一眼天边滚滚而来,铺天盖地的乌云:“这场雨恐怕不小啊,马大帅,你去把后面的车窗关上。”

    之前为了通风,他们把全车能开的车窗全部打开了。

    这车可比不上以后的MPV,全车手动,没有一扇窗户是能电动的。

    “好呢!”

    马一鸣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这么好的习惯都是高牧调出来的。

    然后从中间的缝隙爬到了车后座,开始人工关窗,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干的很开心。

    就在马一鸣把窗户全部关上的时候,豆大的雨点开始猛烈的砸下,砸在车身上面,发出咚咚咚沉闷的声音。

    这要是把雨滴换成冰雹,高牧相信金杯车的最后下场,必定是千疮百孔。

    “哇哦,爽,爽,太爽了。”

    马一鸣看着疯狂左右的雨刮器,跟着一起晃动身体。

    乘车破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