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99章 唯有套路得人心
    一九九九年二月十五日,农历正月三十,除夕。

    大白兔,己卯年。

    这是高牧回来的第一个新年,也是他准备好好过的一个新年,有特别的纪念意义。

    从半个月前开始,街面上就热闹了起来,外出打工的人们也开始陆续的返乡。

    虽说现在的打工人群还没有到达顶峰,但这回家的诱惑,却是早就开始流传。

    县城正街两边的人行道上,各色地摊开始吸引人流,热闹非凡。

    年味,浓了。

    “再往上一点,太上了往下半公分,对对对,右边再高半公分……”

     在高露的指挥下,高牧正在张贴春节对联。

    希望在新的一年,给家里带来新的寓意,红红火火而不恍恍惚惚。

    “高露,你是不是故意的,这和前面有区别吗?”

     高牧跳下小板凳,插手叉腰的看着自己张贴的对联,很满意。

    不过左看右看,都觉得高露的指挥有问题,根本就是在原地捣腾,和他自己看着贴完全没有区别。

    “有啊,你自己再仔细看看,这两边明显对称了,你刚才自己张贴都是歪的。哼,别不知好人心?”

    高露双手背后,嘟着嘴,眼角坏笑的走回了屋内。

     “小牧,好了没有,准备洗手吃饭了。”

    曾淑芳的声音传了出来,大过年的心情都不错。

    “来了。”

    高牧抄起小板凳,就冲回了家里,房门也顺手带上,一家人的快乐幸福,自己感受就行。

    “哇哇,今天有口福了,这么多的硬菜。”

    高牧洗完手,双手在衣服上一抹,抓起一只鸡爪就啃了起来。

    “喂,高牧同学,爸妈都还没来,你这就吃上了不好吧?”

    高露吐着舌头,舔着嘴唇,满眼馋。

    “说的真大气,来吃一个。”

    高牧笑拍高露的脑袋,拿起一只鸡腿塞进了她的嘴里,堵住了高露告状的机会。

    一家人在一起,没必要搞的像商务聚餐一般。

    随意,开心才好。

    “爸妈,还没烧好吗?”

    桌上的菜都快摆不下去了,高建国和曾淑芳还在厨房里忙碌。

    “还有一个银鱼汤,你爸非要亲自动手,让你们品尝一下他的手艺。”

    曾淑芳站在厨房门口,笑着说道。

    高建国的厨艺,那就是厨房灾难,说是他下厨,其实都是曾淑芳在一旁指点。

    “OK的啦,你告诉爸,叫他好好表现,一会儿我和高露给他打分。”

    高牧的手里的鸡爪啃的很有艺术感,皮肉吃光了,爪子架还基本在。

    “哈哈哈,好,我跟他说。”

    曾淑芳笑着返回厨房,眼睛离开一会儿她都不放心。

    “一会儿真的要打分啊?”

    高露有些怕怕的问道,高建国的黑暗料理她品尝过一次,大恐怖,分不好打啊!

    “打啊,不过不能打真分,不管多难吃毒药表现出美味的表情,必须是百分百完美。”

    高牧知道,其实有曾淑芳把关,银鱼羹的味道不会太差,不至于会让高露在感受一把黑暗。

    “好吧,明白了。哎,往事不堪回首啊!”

    高露放下手中的腿骨,后怕的摇着头。“哈哈哈,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也要相信,老爸的厨艺也是会进步的嘛!”

    高牧开始摆放碗筷。

    “咱爸是真没有烧饭的天赋,他的厨艺要是能进步,呵呵,我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

    高露压低声音悄悄的说道,手里也帮着摆放饮料和酒水,今天是过年,不管家里条件怎么样,都必选是吃好喝好。

    “嗯,说的好,我一会儿帮你转达给老爸,让他早点觉醒,早点有自知之明的认识。”

    高牧双手按在椅背上,笑眯眯的看着高露。

    “你敢,你敢说。我就,我就……”

    高露吓了一跳,她还真的怕高牧把她卖了,这家伙现在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太擅长买东西了。

    其他地方不知道,一中的文具和女生头饰生意,现在已经全面铺开。

    因为价格优惠,质量保证,又送货上门随意挑选。

    越来越多的同学开始认识“MMR”的物美价廉,开始享受这种不上文具店,直接在教室里等待上门服务的感觉。

    心里的满足,钞票的节约,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大家的购买观念。

    最年轻的年轻人,总是最能接受,并喜欢去追捧新鲜事物的。

    这一些东西,自然而然的看在高露的眼里,再加上高牧时常会给她解释讲解一些现象和概念,她的感触是很深的。

    说高牧是商人她都不同意,一定要加上一个奸,奸商才符合他。

    平时出的一些主意实在是太坏了,但偏偏又让人无法拒绝,让大家心甘情愿的跳进他挖的坑里,最后还要谢谢他。

    比如临近学期结束的时候,他突然推出一个消费返券的优惠政策。

    凡是这几个月来在他们手上买文具或者是头饰,亦或者是两者和在一起,只要满一百元的,就会给出一张到两张的优惠券。

    价值五元一张,可在下次购买的时候,抵扣五元现金。

    诚意满满吧,好多多多吧,是不是有大占便宜,捡到钱的感觉。

    然鹅!

    首先,想要抵扣这五元,就必须再消费,再买东西,因为优惠券是不能直接换钱的。

    不知不觉间,为了捡这五块钱的便宜,有可能再消费出去两个,三个甚至N个五元。

    最后的结果,看似买东西的人占了便宜,以更低的价格买到了东西,但实际上却是卖东西的人又赚了一票。

    以一张价值并不高的优惠券,钓到了价值更高的收益。

    这一手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在高牧解释给高露听的时候,差点让她惊掉下巴。

    只能说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关于套路,高牧太会了。

    其二,虽然只是一两张优惠券,但却会激起一部分人的比较之心。

    有,和没有,会有人拿出来作比较,会有人觉得凭什么自己没有,会呜呼自己为什么只消费了九十,八十,七十……

    于是,不服输的风气就会在大家的议论中逐渐弥漫,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消费升级。

    差五块的,差十块的,都会不自觉的要在下一个消费周期,铆足劲了要拼上一百这个级别。

    ……

    套路一套又一套,套的最后,都是高牧获利最大。

    所以,高牧赚的钱越多,高露对他越了解,越怕他的套。“你就怎么,你还能把我卖了啊?”

    高牧说完,下一秒就后悔了。

    “对,就是卖了你。你敢说,我就告诉爸妈你现在在做的事情,哼……”

    手里攥着高牧的把柄呢,谁怕谁啊?

    “算你狠,平手了。”

    高牧伸出手,和高露来了一个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人从小玩到大,默契满满。

    “来了,来了,高大厨的压轴开胃银鱼羹来了。”

    曾淑芳端着一个大碗,放到了餐桌上。

    身后,高建国边走边解开围裙,身上的新衣服不能弄到油渍,保护措施到位的很。

    “爸坐,妈坐,你们辛苦了。”

    高牧拉开桌椅,让两人坐下。

    其实他能帮忙烧一些饭菜,而且水平还不错,但他并没有去插手,然而是让高建国和曾淑芳忙碌。

    因为他知道,这份忙碌对父母来说是幸福的,是他们愿意付出的。

    等到他们年纪再大一些,真大到动不了,烧不了饭了,他再来反哺又会是另外一种幸福。

    “坐,大家都坐。”高建国心情不是一般的好,情绪高昂的很:“今天过年,我们一家好好吃一顿。”

    自从换了工作,开始跟着王为民跑长途拉货,他的收入也早就有了变化,腰包日益鼓涨。

    加上曾淑芳在茶厂工作,也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

    高家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虽然辛苦但心胸却变的越来越开朗。

    经济条件好了,这过年的待遇也就有了很大的进步,桌上的菜摆满,品质也上了一个档次。

    “谢谢爸妈,辛苦了。”

    高露很懂事的恶拿起桌上的一瓶白酒,给高建国倒了一杯,同时给曾淑芳倒了一杯美年达。

    当然,她和高牧的杯里早就有饮料,都已经是第二杯了。

    “哈哈,不辛苦。”高建国抬眼看了拦墙上的时钟:“五点钟了,我们也吃吧。”

    过年的晚饭时间很不讲究,早的人下午两三点就有可能开吃,晚的人家像他们一样到了五六点才开餐。

    “吃吃,大家都吃起来。”

    曾淑芳拿起筷子,习惯性的开始给大家夹菜,最优先的自然是家宠高露。

    “爸,你一个人喝酒没什么气氛,今天过年,我陪你喝一杯吧!”

    高牧一口喝掉小半杯饮料,拿起白酒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你喝酒,你会吗?”

    高建国惊讶的问道。

    “小牧,不要逞能,白酒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喝饮料,陪你爸喝酒也一样。”

    曾淑芳吓了一跳,这白酒虽然是散装的,但度数不低。

    高牧从来没有喝过白酒,喝出问题就麻烦了。

    反而是高露没有吭声,只是狐疑的看了高牧一眼,突然猜测高牧是不是早就喝过白酒了。

    “没事,不就是白酒嘛。我已经高三了,尝试一下也没问题。再说了,最多就是喝醉了,还能出什么问题来,睡一觉明天什么事都没有了。”

    高牧自信且不以为意,高建国的酒量一般,但是有酒瘾。

    而这一点遗传到他的身上,似乎出了一点变异,变成了没有酒瘾,但酒量还不错。

    一杯白酒而已,他能轻松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