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98章 人不可貌相 海水不可斗量
    高牧满意的看着存折上的油墨,幸福的抚摸了着数字。

    加上在义乌丢失的三万,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高牧从无到有总共赚到了七万多。

    这样的成绩不可谓不让人骄傲,但这个速度高牧依然不是很满意。

    以这样的速度,就算后期一直顺利,顺利的每个月能赚一万多,直到高考之前,也就赚个十几万。

    再加上上官敏涛手里卖歌的二十几万,拢共也就四五十万封顶了。

    要是一般人,在这个年代,在上大学之前就能赚到这么多的资产,恐怕睡觉都能笑醒。

    但在高牧眼前,这数字还是太低了,钱依然少的可怜。

    他未来想走的路,最是烧钱,没有沉甸甸的第一桶金,不能起个开头,不能做个样品出来,他后面的路根本就走不下去。

    那是一条充满鲜花的大路,但现在路上还只有荆棘。

    不过,好在他是有先知的人,快速赚钱的办法他还有,只是时间没到,暂不宜动。

    目前还是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高考和计算机基础的夯实上。

    “OK,多谢毛经理了,下周我来拿银行卡。”

    高牧笑着挥手告别。

    “不用客气,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毛经理的意识一直都在线,随口的一句话都会让人听的很舒服。

    来银行找他能有什么事?

    存钱?

    借款?

    都是业务,都是赚钱的机会。

    不以小钱而不为,积少成多,聚沙成塔,不经意间埋下的或许都是未来的大生意。

    高牧微微点头,贷款他暂时没有这个可能,不过存钱的机会很多。

    不过走了两步,他又重新调转了回来:“不好意思,有件事情还要咨询一下。”

    “请说。”

    “别人要是往我这账户上汇款,大约需要多久才能到账?”

    开户的目的就是因为上官敏涛催着要汇款,二十来万也以后也就是秒到的小事,但以现在的条件,高牧还真的不知道时间。

    “异地吗?”

    “义乌算吗?”

    “算省内,跨行吗?”

    “不夸吧!”

    “资金量大吗?”

    “不多,也就二十多,三十万不到。”

    噗!

    毛经理问的仔细,高牧回答的轻描淡写,看热闹的中年妇女却喷了,一口刚刚喝进嘴巴的温开水喷的桌上的票据湿了一大片。

    高牧的话有些刺激,刺激的她心脏疼。

    二三十万的汇款,也就是说要不了多久,高牧这个刚刚开设,她不屑帮他开设的银行账户,就会有三十多万的存款躺在上面。

    在小镇,万元户都还是新势力的光景,有几十万现金的银行卡实属不一般,也难怪中年妇女会是这个反应。

    她虽然是凭借关系才进的银行,但也不是喝着茶看一天报纸,就能舒服的拿上高工资过日子。

    从去年开始,他们银行内部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进行了改革,对她们这些最基层的影响最大的一点就是业务考核。

    说的直白一些就是揽储,像高牧这样新开账户的客户,其实是可以核算在她业务名下的。

    只是因为她的无视,她的狗眼看人低,让她失去了高牧这位优质客户,一个开户就存了四万多拍现金,又马上要增加到三十多万的优质大客户。

    和中年妇女不一样,毛经理更多的是惊喜,脸上的微笑翻了N倍,没有皱纹的年青脸庞,硬生生被他笑出了皱褶。

     “省内行内汇款的话,一般是一到三天,很快的。”

    “行,我知道了。谢谢。”

     毛经理觉得的快,高牧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过也不会有怨言。

    他不能焦躁,不能用未来的标准去要求现在的一切,就当三天以后到账,到时候再来查证吧。

    没有短信提醒,没有高级的VIP服务,他现在改变不了现实,那就只能努力的适应现在的一切。

    “冒昧的问一句,高先生确定有二十多万现金转账进来?”

    实在是出来要绕一个大圈,要先进他们的办公室,才能从里面到外面来,实在不方便,不然的话他已经出现在高牧的身边,抓着他的手真诚的盯着他了。

    “嗯,就这几天吧。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高牧眉头一紧,忧心的问道:“难不成是因为马上要过年了,转账不方便还是时间要拉长?”

    “不,不,怎么可能,年前虽然是最忙的时候,但也是最要保证资金来往通畅的。有可能因为业务量太大,没有那么及时,但是三天之内基本上是由保证的。”毛经理双手抓着柜台上的隔离不锈钢,焦急的解释:“我只是在想,你要是这些钱不急用,需不需要我给你办个定期,这样利率会多不少。”

    “定期啊,不用了吧。这钱存不了几个月就要拿出来用,定期没意思。”高牧摆头拒绝,不过他心里倒是又冒出了一个新的疑问,再次对毛经理问道:“还有一件事情想问你一下。”

    “你问?”

    “打个比方,我拿着下周才能到的那张银行卡,到外地能取钱吗?”

    “这要看你具体到哪里取,还要看你取多少?”

    “上海吧,三十多万全部取出来,能行吗?”

    “这个不行,很麻烦的。”

    “那我在你们这里取呢?一次性全取,需要提前打招呼吗?”

    “当然,三十多万不是小数字,有时候我们网店一天的流水都没有这么多,你要是不提前打招呼,我们当场可拿不出来。”

    “OK,我明白了。”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麻烦,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监管要求。

    明明账上只有四万多钱,两人缺一直在讨论几十万的业务,有些可乐。

    临走前,高牧还特意把自己的呼机号留给了毛经理,方便他及时联系自己。

    “再见高先生!”

    毛经理看着高牧的背影,一直在笑着挥手,心里美滋滋的很。

    “毛经理,毛经理,人都走了,看不到了。”

    中年妇女走到毛经理的身边,伸出一只肥嘟嘟的手,在他眼睛前摇晃了半天。

    又不是小姑娘,有什么好看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怎么了,你不忙了吗?”

    毛经理一秒收回脸上的笑,点了点中年妇女桌上的票据,之前一直在捣弄,忙的没时间接待高牧。

    “嗨,那个你还不知道吗?什么时候核对都可以,没事的。”

    中年妇女笑脸如菊的说道,忙个屁,刚刚这么长时间过去,也就接待了高牧和一个老大妈。

    闲的要命。

    “是吗?你刚才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

    毛经理明知故问,一脸揶揄。

    “领导,你说这话可不就没意思了吗?”

    中年妇女对毛经理的称呼都变了。

    “哦,我怎么觉得特别有意思了。”

    毛经理笑不露齿。

    “小毛,毛经理,领导,咱就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了吗?我是想说,刚刚这个开户本来是属于我的,只是忙的一时没顾得上,所以才被你接手了过去。”中年妇女一点都没有啪啪打自己脸的感觉,继续心态良好的说道:“所以,按理,这笔业务也应该是属于我的,对吧?”

     “哦,你说的是这个啊?”毛经理的嘴角露出了邪魅的笑意,在中年妇女期待的注目下,淡然的说道:“不行。”

    他在大学学习的专业是金融,毕业以后到了工行杭州市行工作。

    也是这次工行的内部改革,给了他一个机会,来到基层成为基本网点的负责人。

    作为在上级系统工作过的大学生,一开始下来的时候,他也是志得意满,想要大干一番的。

    然而现实却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他的想法过于理想,别说大刀阔斧的大干一场了,就是管好手底下的几个工作人员都是焦头烂额。

    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全部都是关系户,不是这个领导的小姨,就是那个领导的小妹。

    骂不得,说不得,更打不得,不但要处理营业网点的日常业务,还要不时的调解她们之间的矛盾。

    几个月下来,帮他的一腔豪气消磨的干干净净,要不是有坚持的信念,他都要打报告调离了。

    而身边这个中年妇女,是手下人里面最难管理,脾气最大的一个。

    一直不知道如何打破僵局,如何管理手下的人,如何能让他在这场行业内部变革中脱颖而出的毛经理知道,今天高牧的开户,给了他一个机会。

    “为什么不行,这本来就是我的窗口业务,应该归到我的名下。”

    中年妇女理所当然的说道,她也是这么理所当然认为的。

    要是和业务考评,工资奖金不挂钩她还无所谓,但是现在不行,这么大一笔业务要是失去的话,损失太大了。

    要是有了高牧这个客户,那她今年一年的业务就完成了一半了。

    刚刚二月份就完成了一半,想想都要刺激的了,所以不管怎么说她都要重新争取回来的。

    “你的窗口业务?那你为什么那么长时间不给人办理?你难道不应该先反思自己对待客户的态度吗?”

    要不是他及时的出现,高牧都被她气走了,还业务,不在留言簿上写个差评就不错了。

    “我……”

    第一次被毛经理这么反驳,中年妇女惊讶的一时语结。

    “今天是我及时出现,才留住了这么一个客户。但你,包括其她人,要依然还是这个服务态度,还是看人下菜的话,你们会失去很多类似的机会。”

    “我虽然比你们年纪小,但我在市行遇到过好几次类似的事情。都是穿着打扮很普通的,看上上有些土里土气,或者是年纪很大的大爷大妈。凭外表判断,大家肯定都会觉得他们没钱。但事实是,他们都很有钱。不是自己做生意有钱,就是自己家里的小孩很能赚钱。”

    “我说这些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你。我们银行其实就是最基础的服务行业,我们更是直接面对社会上各色人等。而我们这个社会发展的很快,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真正的有钱人脑门上是不会刻字的。”

    “你今天失去了一个高先生,但只要你摆正了态度,不轻易怠慢任何一个客户,也许明天你就会收获一个中先生,后天还会有低女士。”

    “态度决定一切,我不希望一年下来以后,你的收入会比其他网点的人底。但这更多还是要靠你自己,机会只会给有准备的人。”

    毛经理说的洋洋洒洒,面前虽然只有一个中年妇女,但却比他在早会时间,面对所有人的时候说的还要多,说的还要激情。

    中年妇女听的双眼发亮,事关工资和奖金,毛经理的话让她觉得很有道理。

    其实类似的话她听过了不少遍,只是因为没有具体的例子,没有撞到南墙,她不愿意听明白而已。

    “毛经理觉得我真的还能碰到中先生,或者低女士?真的有机会完成全年的业务考核?”

    “不是有可能,是肯定。只要你相信我,在今后的工作中认真努力摆正态度,我敢说你肯定会超额完成全年的考核,拿到超额多的奖金。”

    中年妇女的眼睛亮了起来,精光闪闪,她已经开始脑补大把奖金的场景了。

    “真的吗?”

    “当然了,你什么时候见我胡乱说过。我在市行的时候,就是有名的有一说一。”

    不只一次的提到自己在市行的工作经历,毛经理的目的就是抵消她们对自己年纪轻的不信任。

    “信,我当然相信了,我只是怕这么好的机会来临的时候,正好不是我值班,那样的话岂不是又要错过了。”

    人都是有软肋的,只是看它什么时候展现出来。

     “这样吧,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只要你帮我这个忙,到年底的时候,不管你业务考核完成的怎么样,高先生这笔我都算是你的业务,如何?”

    “什么事?”

    “我们网点除了你,还有三个柜员,你帮我摆正她们的服务意识,我就兑现我的承诺。”

    “成交!”

    正在和上官敏涛通话的高牧怕是不知道,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