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96章 白忙一场(万一)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不管其他人是不是承认,高牧蜕变的优秀就在那里。

    当然,他也不需要别人承认与否。

    他的蜕变,也不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的,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给自己一个逆袭人生。

    “棍子,放假了,你准备去哪里玩?”

    马一鸣拎着背包,勾肩搭背的问高牧。

    成绩公布完,按交代的事情也交代了,高考前最后一段轻松的假期来临。

    年后的他们将会进入紧张的冲刺时间,那日子可就没有现在这么自由和潇洒了。

    夜以继日,秉烛夜读,千万刷题才是主旋律。

    所以,很多人都会趁着春节假期,好好的玩上一把。

    “哪都不去,在家躺尸。”

    高牧拨开要半个身体压在他肩上的马一鸣,无趣的说道。

    “别啊,找机会出去玩呗,宅家多无聊啊?”

    马一鸣没有放弃,转身绕了一个圈,换了一个肩膀压高牧。

    “你想出去玩自己去就行了,为毛非要拉上我。比如,找你的菲菲啊?”

    高牧伸手指了指走在他们前面的甄乃菲,调侃的说道。

    “我倒是想,可现实实力不允许啊?”

    马一鸣苦恼的一摊手。

    “哦,倒是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不过,没有尝试就放弃,这也不符合你的性格,同时也不是年轻人做事的风范。虽说现实很残酷,但我还是会在精神上支持你的?回赠一句话,男人还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呢?所以,小马哥,去吧,勇敢的去追逐你的梦想吧?”

    高牧肩膀再次一沉,避开马一鸣的半身挂,朝前推了他一把。

    “那个,这个,追梦少年的赤子之心我是有的,可是我需要你帮忙啊。没有你帮忙,我的梦很难实现。”

    马一鸣嘿嘿笑道,赤子之心没有,小色心倒是有一颗。

    “你来真的?”高牧只是开玩笑,不过看马一鸣似乎在当真到了:“要玩自己去玩,我没时间,没空陪你泡妞。”

    “不是棍子,你这榆木脑袋怎么就不开窍呢?我需要你这个驾驶员啊!”

    马一鸣终于急了,他有一个计划,但是需要高牧的配合,不但需要高牧当司机,更主要的是他需要高牧的金杯。

    “哈哈哈,你消灾原来打的是这个算盘珠子。”高牧恍然大悟:“借车倒是没问题,不过当灯泡的事情我可不干,要不你自己开?”

    “死棍子,你故意的是吗?”

    马一鸣悲伤欲绝,他要是会开车哪里会说这么多废话,开口第一句就是借车了。

    带上高牧谁知道最后的主角是谁?

    谁知道最后是谁追谁?

    是谁在约?

    在追梦?

    带上高牧,对他来说也是高风险,不是万不得已,他才不会这么安排呢?

    “我怎么就故意了。”高牧飞了一脚过去:“没听说过一句老话吗?唯女子与小人不可得罪,唯老婆和车子不可借也。我都说车子可以借给你了,对你还不够好啊!”

    “好你个西瓜骨头。”马一鸣回踢了高牧一脚:“我要是自己会开车,可能找你当司机吗?你不知道自己是上万瓦的灯泡啊?”

    “哈哈,我有这么费电吗?”

    “有!”

    “嘿嘿,能散发万丈光芒,我佛慈悲!”

    “滚,到底帮不帮!”

    “我真的没时间,你另外再想办法吧。”

    高牧是坚决不会参与这种注定没有结果的事情的,没主动搅黄都已经算是尊重人性自由了。

    “这兄弟没得做了。从今天起,我们割袍断义,分道扬镳,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马一鸣哭丧着脸,咬牙切齿,摇头晃脑的走了。

    “你的身份证什么时候给我啊?”

    高牧大声喊道,不过没去追,两人回家的方向是相向的。

    “明天中午给你。”

    “那到家里吃中饭呗,我亲自下厨。”

    “点个深水螺蛳。”

    “没问题!”

    ……

    割袍断义的两兄弟约好了明天的小聚,分道扬镳的走了。

    高牧在原地站了几秒,看了一眼突然觉得有些萧瑟的背影,才混人人群,离开了学校大门。

    步履匆匆!

    不过高牧走的方向也不是回家的,在回家之前,他还要去趟银,还有一个账户一直没有开。

    为这事,上官敏涛都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二十五万卖歌的意外之财 ,一直等着汇款到他的银行账户上。

     关于这钱,他是拒绝了上官敏涛慢慢出出手卖高价的建议,但也没有急迫到这个地步,至少年前他不急着要。

    生意一直拖着,今天刚好放假有空,就准备顺道把事情给办了。

    上辈子银行卡上的钱从来没有超过三十万,对银行来说他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散,所以根本没有享受过所谓的银行服务。

    没经历过,也就不会挑,反正在他看来四大行都一样,区别就在于营业网点的不同。

    高牧顺脚走进去的是未来的宇宙行工商,网点不大,柜台内外被不锈钢栏杆分隔了开来。

    四个营业窗口只有一个工作人员,一直低着头在整理票据。

    整个大厅就高牧一个人,没有叫号没有排队的苦恼,幸福的靠在窗台上,笑意盈盈的说道:“你好 ……”

    “等着!”

    头都没抬,看都没看高牧一眼,也没等他把话说完,冷冰冰的两个字就飘了出来。

    额!

    好吧,你忙我先等,就他一个人,在等也久不到哪里去。

    滴答、滴答……

    安静的大厅,能清楚的听到墙上石英钟一秒一秒走动的声音。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低头的柜员依然在低头,对着一叠票据翻来覆去,也不知道在研究个啥?

    高牧也不懂,他也不敢问。

    只是也不能这么干等着吧:“你好,我想开个银行账……”

     “急什么,不是叫你等着吗?没看我正忙着的呢?”

    柜员是个中年妇女,这次倒是抬头了,不过依然没等高牧说完,就冷冰冰的打断。

    手中拿着的几张票据,还配合的抖了抖,以证明她是真的忙。

    说完,瞥了高牧一眼,重新低下头开始折腾票据。

    高牧张嘴无语,这服务态度,他是想发火都发不出来。

    哭笑不得!

    后世银行窗口虽然总需要排对很长时间,但柜员小妹的态度还是没话说的。

    这还真的是,一个时代具备一个时代的特色。

    被这样轻慢的对待,高牧也想过转个屁股直接走人,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其他的银行网点,最近的走路过去都需要十五二十分钟。

    所以,还是继续忍了下来。

    就是开个户,要不了几分钟,再等等就再等等吧!

    滴答,滴答……

    秒针分针伴随着高牧的心跳,继续走着。

    “阿姨,能不能先帮我把业务办了,你这忙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说你这个人是怎回事?急什么急,就你的事情急,我的事就不急了吗?”

    这暴脾气,差点就直接告诉高牧请他转身走人,她不送了。

    “呼!”

    听完柜员大姐的一通教育,高牧差点喷出一口黑血,这也太牛掰了。

    这怕不是那个大行长家的祖宗吧,不然是怎么招聘进来了,这素质也太垃圾了。

    算了,懒得和她计较,此处不开户,自有开户行,高牧摇摇头就准备离开。

    啪嗒!

    柜台内部一旁厚重的大铁门被人推开,一个年青男人走了出来。

    一身藏青色西装,不是组长就是大堂经理。

    “等一下,小伙子等一下。”

    西装男推门进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喊住了刚刚离开柜台准备走人的高牧。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就这态度,搁谁身上也受不了,他之前不走不换家银行也是怕麻烦。

    而现实却告诉他,越怕麻烦,反而会越被麻烦缠身。

    “有事?”

    高牧都准备走了,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语气,冷冰冰的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请问你需要办什么业务,我可以帮你。”

    西装男的服务意识很强,一直微笑面对高牧,并没有因为他年轻而轻视。

    “你可以吗?”

    高牧下意识的问道,以为在他的余光之中,中年妇女正喷火般的盯着西装男。

    “当然,我们银行开门不就是为大家服务的吗?”

    西装男双眼真诚的看着高牧,对身旁妇女的怒火表情,一点都没有在意,完全忽视了。

    “行!”

    高牧突然觉得很有意思,这家银行很有意思,中年妇女有意思,西装男也有意思。

    而且夏装男的态度也让他难以拒绝,能说出银行开门服务大众这样的话,这觉悟和意识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光这一点,就足以让高牧转身留下。

    “谢谢。”西装男走到中年妇女隔壁的一张桌子旁,示意高牧过去,继续问道:“请问你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简单,我就是想开个银行账户。”

    “好的,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西装男的业务很熟,手上的动作很快,第一时间递给了高牧一张表格,然后开始指点填写。

    为了方便,除了存折,银行卡也一道办理了。

    三下五除二,动作很快,几分钟之后存折就搞定了。

    “先生,银行卡需要一周时间才能办理好,七天后你再来我们柜台领取才行。另外,账号想要正常开通,需要你在上面存一点钱。”

    高牧理解的点点头,现在肯定没有以后那么方便。

    “需要存多少钱?”

    “不多,存十元就可以了。”

    “哦!十块啊!”

    高牧犹豫了,没有马上掏钱。

    西装男眉毛动了动,他刚看过高牧的身份证,知道他的年纪,属于高中生的范畴。

    高牧的这么一犹豫,就被他下意识的理解成为了他暂时连十块钱都拿不出来。

    于是,连带着解释的说道:“其实十元也不是强制,存多少都是可以的,存钱的目的只是为了启动账户。”

    “呲。我就知道,他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有钱?怎样,连十块都拿不出来吧?我说毛经理,你这算不算白忙一场。”

    自从西装男留下高牧,亲自给他办理开户业务之后,就一直冷眼旁观。

    之前让她忙的没有时间搭理高牧的票据,也被她丢到了一旁。

    见到高牧连十块开户的钱都拿不出来,立马冷嘲热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