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90章 迫不及待 (万三)
    高牧把三个女生支走,却把小镇五虎留了下来,这样的做法让八大金刚很不理解。

    “高牧, 我们兄弟过去就行了,他们跟着不好看吧?”

    谢斌快走两步,追上了走在最前面的高牧,对着走在最后面的五虎摆了摆头。

    八个加五个,十三根人棍跟在高牧和马一鸣的身后,走在空旷无人的操场上,确实有些浩浩荡荡。

    也是运气好,因为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一中的老师要么在教室里督促学习,卖力上课,要么就是在办公室里忙着,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关注到他们一行。

    否则的话,随便冒出来一个老师,就能让他们十五大军立马鸟兽散。

    “一中的销售,以后还让他们五个负责,就不要变来变去的。”高牧继续匀速前进,说完之后又对着仇星星说道:“他们还是你们的人,销售的提成依然属于你们,一切照旧。不过我这个人念旧,不喜欢变来变去,你们既然之前选择了他们,就让他们继续做下去吧。换人,很麻烦的,你们也不想寒了自己手下的心吧?”

    高牧说的很简单,但有一个中心点,那就是一中校内管控要由五虎来操作。

    听上去是不想麻烦,不想换人,还有点替八大金考虑的意思。

    但事实是,高牧有自己的意图。

    他在二中,八大金也在二中,而高露在一中,照顾不说真假,因为不在一校也很难做到。

    就像今天的事情,要不是高牧恰好来到一中,高露和孟佳会被怎么对待,最后的结局会如何很难说。

    原水救不了近火。

    高牧折腾五虎,挑弄他们和八大金之间的关系,在他们之间不经意的插了一根刺,然后又给与五虎好处的目的。

    自然还是为了高露,他相信,只要五虎不傻,经过的今天的事情,在一中的地界,肯定照顾高露的。

    要真的食古不化,脑子抽筋,没有体会到高牧的苦心,还傻不隆冬的针对高露,那高牧也有的是后续手段修理他们。

     仇星星和谢斌无奈的对了一眼,又看了看身后的五虎,很明白高牧的意思,他们是万万不能反对的。

    跟着就跟着吧,反正也就是跟着看一看,好在一中的市场还是他们八兄弟的,五虎也依然是他们手下的兵,没有飞出五指山。

    高牧不在意,他们就不冲出去做坏人了。

    “棍子,车钥匙给我,我来开门。”

    一直都是高牧在主导,装逼的风头基本上被他抢光了,马一鸣那叫一个不甘心。

    眼看着打击已经快走到了金杯车前,马一鸣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冲高木手里拿过钥匙,准备在“十三人”面前好好的出一把风头。

    高牧无所谓,他和马一鸣他们不一样,车子对他来说不新鲜,除了一开始敢上手有点感觉意外,现在就是上官敏涛的法拉利停在他面前,感触也不会有多少。

    车,在他眼里,更多的是一样方便来去,能遮风挡雨的交通工具而已。

    事业有成以后,口袋钞票充足,拥有钞能力之后,他想什么样的车会买不到呢?

    就算是指点专业的车厂,定制一辆独一无二的私人专车,也不会有问题。

    钞能力,不比超能力的能力差。

    况且超能力存在于幻想之中,可望而不可即,但钞能力却是他能够拥有,且可以实现的一种能力。

    “好了,到了。”

    马一鸣学着高牧的样子,钥匙圈套在食指上面,不停的摇晃着。

    半个身子靠在金杯车上,还不时的对着后视镜,梳理一下帅气的“马毛”。

    “到了?货呢?”

    仇星星瞪着一双虎目大眼,从上打下打量着马一鸣,没看到货啊?

     “是啊?没有啊,不会被人偷走了吧?”

    谢斌更是绕着金杯车转了一圈,也没有在车子周边发现有任何的箱子、袋子装着文具。

    “啊,被偷了,那怎么办,我手里可是一样多余的货都没有了……”

    “我更惨,昨天就已经断货了,本来指望着昨天晚上到货的,现在好了,迟到的货都没有了,完蛋儿子……”

    “麻蛋,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不然一定大卸八块……”

    “马一鸣,你们在搞什么?这么重要的货物是随便丢在路边的吗?最起码要留个人看着吧!”

    ……

    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高牧他们不敢说,说说马一鸣还是没问题的。

    郁闷的心情,必须要有发泄点才行。

    “闭上你们的乌鸦嘴!”

    马一鸣气的半死,风光没抢到,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说。

    真是气死马家爷爷的狗了。

    “谁说东西被偷了,谁规定一定要留人看着我们货物了,难道就不能上锁吗?”

    后视镜里的马脸拉的比马还要长,气的马一鸣钥匙也不转了,对着孔洞用力的一捅。

    直捣黄龙!

    然后推开了金杯的推拉门,抬起高傲的脖子,顶着下巴对谢斌等人说道:“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些是什么?”

    “咦,箱子里是我们的货吗?”

    仇星星走上前,八个脑袋深入车内,看到的只有密封的箱子。

    “废话,当然是了,你以为我给你看空箱啊?”马一鸣肚子里的郁闷还没有完全散去,伸手拍了拍箱体,结合着沉闷的咚咚声:“听到没有,都是装满的。棍子这次搞来了这么多的货,足够你们春节前卖了。”

    “哈哈哈,说的没错。”仇星星同样咚咚的拍着箱子,满意的点着头:“有这么多箱,这次一定能卖个舒坦。”

    “乖乖,高牧你可以啊,这次确实给力。一、二、三……差不多,差不多了。”

    谢斌趴在窗户边,眼珠子贴在玻璃上,看着被纸箱塞满的面包车内,同样激动。

    “这些货不管你们能不能坚持到春节,反正年前就这么多了。下次进货会是在年后,你们也不要一股脑的往外推销,控制好节奏更好。”

    市场还在培养,还在挖掘,消费大军还比较渺小,这个时候不能一口气朝外面推出去太多的货物。

    适量适合!

    “没问题,应该这么做。”仇星星同意的点头:“是不是抓紧分一下,我也想看看这次能分到多少?”

    迫不及待!

    “行。先把箱子搬下来,大家一起整理一下,分门别类的分一下。先按照预付的钱拿货,剩下的大家商量着再分如何?”

    高牧去义乌之前,八大金刚分别给了两千的预付金,这部分的货要先分出去。

    “没问题。”仇星星后退一步,对着五虎说道:“你们把箱子箱搬下来。”

    既然跟来了,总不能在一旁看戏吧,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六个大箱子,一水的放在金杯车前,完全不需要高牧动手,仇星星他们主动承担下了整理东西的活计。

    本子归本子,笔归笔,整整齐齐有序的摆放起来。

    然后有根据高牧给他们的价格清单,个个数学一百的算了起来,那心算的水平都是理科状元的水准。

    精准无误,比计算器还要厉害。

    “棍子,这里面是什么?”

    马一鸣丛车上钻了下来,手里拿着一个不大但颇有分量的小纸箱,在耳边摇晃的问道。

    “当然是好东西了,拿过来。”

    高牧手一挥,接过纸箱,放在地上,掏出钥匙一划两划打开了盖子,从箱子留拿出一叠还带着幽默香的不干胶。

    “这是什么?飞马吗?”马一鸣手里也拿着一张在研究:“MMR,这是什么意思,妈妈人?”

    自己说完都觉得是在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