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85章 独家经营
    啪!

    一个巨大的巴掌落在男二的脸上,嘴欠。

    高牧说帮孟佳讨回公道,就会帮她讨回公道,多一分钟都不会有。

    至于之前是谁打的孟佳,他就不管了,反正他们五虎是个小团体,不管是谁出手,也不管是落在谁的脸上。

    这是一个有来有回的一个闭环。

    这一巴掌啪的有点响亮,把男二直接给拍到了地上,摸着脸上的五指红印,委屈巴巴的等着高牧。

    “干什么!”

    “上!”

    “干他丫的!”

    其他四虎不乐意了,他们是一个整体,打在男二脸上就犹如打在他们的脸上一样。

    在自家学校被外来人打了脸,真的就是打他们的脸啊!

    七尺男儿肯定不能丢脸啊,自然是一哄而上,准备群战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况是几个学生,高牧哪里会怕。

    面对八大金,马一鸣会犯怵,但面对不熟悉,有比他低一届的小镇五虎,心里优势不要太大。

    跟在高牧之后,嘴上喊着“哇打”,摆着李小龙的招式也冲了上去。

    混战,一触而发。

    结局,不言而明。

    除了地上的男二,五虎其实就剩下四个人,面对高牧和马一鸣两人,人数上的优势并不明显。

    二对一,对他们两兄弟形成不了什么威胁。

    但一对二对高牧来说就很轻松了,和他们毫无章法的打架不一样,高牧没一下的出手和出脚都是目标明确的。

    几乎就是一拳叫你疼,二脚叫你痛,三下五除二就把面前的所谓二虎给干到了男二的身边。

    躺地成三人。

    而另一边的对战却是暂时陷入了僵局,马一鸣虽然战意隆隆,觉得自己能轻易干翻两个高二的学弟。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他的战斗力偏弱,又没有高牧的章法和力道,二对一之下,事实上处于劣势。

    要是没有外援支持他,用不了多就就会被对方压着打了。

    要是平时,高牧肯定会站在一旁无聊看戏,坐看马一鸣被捶几回才会出手。

    只是五虎欺凌高露,触犯了他的逆鳞,完全没有游戏和看戏的意思。

    收拾完自己的对手,顺手就给了各个子最高的男五一拳,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垫了一脚给他。

    下一秒,失去重心的男五就好像一根电线杆轰然倒地,趴在了男二的身边,嘴里呼出的一大口气吹起了一地的灰尘,铺满了他脸面。

    鼻子,嘴巴,眼睛,五窍充灰,一个不落。

    转眼之间,五个已经有四个在地上了,剩下的最后一个男三一下子慌乱了起来,挥向马一鸣的拳头也变得软弱无力。

    无心恋战!

    马一鸣一对二的时候,压力很大,被高牧放倒一个之后,面临的压力直接减少了一半还要多。

    皱眉眯着的眼睛立马精光闪闪,和男三截然相反,手上的拳头犹如灌入了泥沙一样,势大力沉,勇猛无前。

    此消彼长之下,男三的身上接连挨了马一鸣两拳,哀鸣不已。

    挨马一鸣两拳无所谓,也就是皮肉痛,男三怕的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高牧。

    看上去瘦不拉几的,下手是真狠,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高牧也加入揍他的队伍。

    于是,处于某些原因,脑海灵光一闪的男三直挺挺的往地上躺了下去。

    笔直如一,五个人或躺或趴整齐划一。

    马一鸣瞳孔无限放大,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的拳头,他百分百肯定刚才第三拳连对方的毛都没有碰到。

    完全没有触碰感!

    气功吗?

    放大的瞳孔中一道刺眼的精光冒了出来,难不成他前世是绝顶武林高手,刚才危机之下激发了隐藏在血液之中的绝世武功。

    到底是研究了无数武侠小说的“砖家”,马一鸣很快就给神奇的一幕,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

    “我那个天,棍子,看到没有,你刚才看到没有, 我会功夫啊。他刚才被我隔空一拳就打飞了。”

    高牧摸着额头,有些头疼,无情的揭穿道:“你会个屁气功,这小子刚才是自己躺下去的。昨天晚上去爬谁家窗户了,是没有睡醒眼花了吗?”

    “不是,是……”

    马一鸣看了看地上的男三,又看了看高牧,然后又看了看男三,不愿意相信是他自己躺下去的。

    明明是自己隔空打倒的,怎么是他自己躺倒的,凭什么呀?

    急的他抓耳挠腮,们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高露和孟佳刚刚看的目瞪口呆,此时却被马一鸣的举动逗的捂嘴猛笑。

    “他奶奶的,谁叫你自己躺下去的,你家马爷爷没让你躺下,谁让你躺的。”

    看到窃笑的高露和孟佳,马一鸣不得的不承认了现实,气的给了男三好几脚。

    “好了,别踢坏了,送到医院去还是你出钱。”

    高牧无啊你的摇着头,武侠中毒真的不轻,不下点狠办法这家伙还真不一定能自己出坑。“气死你大爷的。”

    马一鸣最后重重的来上一脚,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收住脚。

    “你和她们是一伙的?还是说他们是你带来的?”

    五个男的在地上,并没有让高牧忘记现场的第三个女生。

    虽然是女人,但是能和五虎混在一起,还欺负自己的同班同学,肯定不简单。

    自然就没有任何怜悯可以说。

    “我,我,我什么也没做。”女生慌兮兮的结巴了起来,高牧两个人太恐怖了,她很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地上第六个,是以朝着高露哀求道:“高露,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到底只是一个仗着男同学的小女生,没了考上,认怂的也是很快。

    “现在知道怕了,之前带着他们欺负她们两个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有现在?”

    高牧冷哼一声,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打女人不至于,训几句,吓唬一下肯定没问题。

    在高牧盯着女生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几人有了反应,个子最高的男五站了起来。

    高牧的眼神太冷,看到自己这边有人站起来,女生赶紧逃到他的身后,抓着他的衣服,努力想把自己隐藏的一丝不露。

    男五站起来之后,一双眼睛一直盯着高牧,很不服气,十分的不服气。

    输的不甘!

    “怎么,不服气,不服的话就再来一场。”

    高牧伸出一只手,掌心向上,三根指头对着男五。

    不服气是真的不服气,但是叫他再和高牧打一架,他又心虚。

    所以,动作没有,眼神继续。

    要是眼神能杀人,高牧已经被五马分尸,大碎八块了。

    “哼,年纪不大,不好好读书搞校园欺凌,胆子不小啊!”对方不动,高牧也就收回了手势:“不过,你们欺凌同学的时候,想过如何承担果了没有?”

    有人的地方就又江湖,学校也是一个小江湖,各种矛盾充斥。

    “小露,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你们吗?”

    “不知道,毕媛媛之前问我们买了一些学具,只给了预付款,今天约我们到这里说是要把尾款付清的。谁知道等我们过来,他们就出现了。二话不说就威胁我们,还要打我们,然后你就出现了。”

    “对了,他们还说不准我们卖东西给其他同学,说什么一中的生意是他们独家经营的。佳佳只是说了一句凭什么,就被他打了。”

    高露指着男五,气呼呼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