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81章 值不值得
    “好,你的事情说完了,下面轮到我说了。”

    上官敏涛把手里的信封放回她的香奈儿包里,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

    高牧想要尽快拿到钱的心情,她感受到了,那么只要拿到银行账号,她就可以先操作起来,按打包优惠的价格先给高牧汇个二十多万过去。

    这点钱她周转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么做的目的除了能让高牧第一时间拿到需要的钱以外,她也可以办着慢慢的操作,争取把每首歌的单价谈上去,在一段时间内帮高牧尽可能的多拿到一些卖歌钱。

    另外,上官敏涛也有一些私心,她看上了里面的几首歌,要是真的感觉好,她希望能截下来留着自己唱。

    出唱片发表也好,自娱自乐也罢,也算是重圆歌手梦。

    一箭三雕!

    “什么东西?”高牧接过上官敏涛递给他的盒子:“传呼机?”

    有些懵,有些迷糊!

    “对,送给你的,最新的汉显。手续什么的都帮你办好了,华东地区通用,应该够你用的了吧!”

    “够用!”

    高牧点点头,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帮你交了一年的费用,一年是不是继续续费你自己定。”上官敏涛很满意高牧的表情:“没什么好惊讶的,你送我一首歌,我送你只只传呼机,说起来还是我占便宜了。”

    高牧本就准备买一只寻呼机,是为了方便和邓姐联系生意,当然也能方便他和上官敏涛联系。

    不过,他是准备回去了再买,买一只便宜一点,用个一段时间就好。

    BP机这玩意也就这几年新鲜,淘汰的浪潮很快就回到到来。

    可没想到上官敏涛竟然会送他一只,目前在市面上算是最好的汉显呼机,有种奢侈了的感觉。

    至于什么上官敏涛占了他的便宜,这怎么可能嘛!

    一点点的算下来,都是他占便宜啊,男占女才是“流行道”嘛!

    当着高牧的面,上官敏涛给寻呼台打了一个电话,很快高牧手里的BP机欢快的震动了起来。

    “一路顺风”四个字,跃然眼前。

    “走吧,下去,你的东西都在楼下了。”

    看着高牧并没有眼睛寻呼机的兴致,上官敏涛有意外不惊讶。

    高牧把BP机往腰间一挂,拿上盒子跟在上官敏涛的身后就走了出去,空手来睡,也没有多余的东西好收拾,轻装出门。

    走电梯回到一楼,把房卡丢到总台后继续朝大门走去,老板的客人,没有房押也没有查房。

    “老板。”

    出乎高牧的意料,门口不但停着上官敏涛的红色法拉利,还有一辆银灰色的金杯面包。

    这车高牧也认识,还坐过一次,是第一次认识上官敏涛的那天晚上,萍姐开过去接他们和抢包男的。

    不过此时在车子驾驶室坐着的,是他的另外一个熟人,昨天没有见到但被他说过的向大黑面。

    向佑很应景的黑着一张脸,一脸怨气的看着高牧,看的高牧就差没躲到上官敏涛身后去了。

    “向佑,你这是什么情况,我没抢你钱吧?”

    “哼,是没抢钱,你抢车啊!”

    车门推开,向佑下车,接着车门被哐的一声关上。

    “抢车?抢什么车?”

    高牧一脸懵逼,他不偷不抢的,最多就是开了几把法拉利,这也有罪?

    上官敏涛笑意融融看着两人斗嘴:“你的东西应该都在车上了,检查看看有没有少掉。”

    “一二三四五,没错,全部在了。嗯,名图的logo也送过来了。”

    高牧站在车外,从窗户外看进去几个箱子清清楚楚。

    总共是三大品种,文具类六个大箱子,少量饰品挤在其中一个箱子里,额外多出来的一个小箱子上印着名图广告的标志,里面装着他第一次试水的牧马人logo。

    “没少就好。车子前几天才刚刚做过保养,看上去一般,其实还不错的。”上官敏涛对高牧说着,却朝着向佑伸出了右手,掌心向上:“车子你开走吧!”向佑把车钥匙放到上官敏涛的手里,对着高牧冷哼一声,然后把眼睛转到别的地方,满满的不爽。

    感受到上官敏涛传到他手里的车钥匙,高牧才反应了过来,才明白向佑说他抢车的意思。

    感情,上官敏涛的意思是让他把金杯车直接开走,装着一车东西离开。

    原来不是帮他联系货车,不是帮他把东西送到物流之处,而是直接自己物流。

    可是,这……

    “这不好吧!”高牧手指摩搓着车钥匙,纠结的很:“我把车开走了,一时半会儿可没时间再开回来。”

    “我说要马上开回来吗?”上官敏涛嫣然一笑:“本来是准备让向佑开车送你回去的。不过,既然你也是老司机了,那就自己辛苦一下,自己开回去。车子呢,暂时给你用,什么时候来义乌,什么时候开回来就行。”

    上官敏涛本来的意思,是想说车子就留给高牧了,但转眼一想还是保留了一点余地。

    过分的随意,并不是最好的。

    “哇哦,那我要是一直不来,这金杯岂不是一直在我手上了?”

    高牧眼睛扑闪,玩笑的说道。

    “只要你加的起油钱,能搞定年检,我随你开到什么时候。当然,安全是第一的,老司机也要警钟长鸣。”

    上官敏涛只是见识了高牧的开车水准,也半信半疑的听信了他车子为什么开的这么好,却始终没有问高牧有没有驾驶证。

    “这是当然的,我怎么也是安全驾驶十万公里的模范司机,警钟长鸣,安全第一早已刻入脑海了。”

    这方面高牧还真的不算吹牛,上辈子从拿到驾驶证开始,除了有过一两次轻微的单车刮擦外,他开车的历史上确实没有出过一次车祸。

    交了十几年的保险,一分钱回头的修补钱都没有,亏的很。

    “十万公里,真能吹。”

    高牧的大话,让上官敏涛开始质疑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否是对的。

    “要不,你们还是送我去物流车队,找辆小货车送我回去吧。”

    高牧心里一万个愿意把金杯面包开走,但面皮却让他不好意思。

    “一个大男人,有必要这么矫情吗?让你开走就开走,我都没什么意见,你还扭扭捏捏了。”

    上官敏涛看着高牧脸上的纠结,忍不住笑骂道。

    “姐,我还是小男孩。”

    “是吗?谁知道是真小还是假小,说不定很大呢?”

    “哎,说的我竟然不乐意反驳,嘿嘿,老实说大有大的好,大就大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一会儿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也就不留你了,你走吧!”上官敏涛不厌其烦的又来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电话。”

    “那行吧!”高牧也不再纠结,拉开车门坐上车,老练的调整了一下座椅,里外后视镜,感受了一下离合的轻重,调好档位,笑着和上官敏涛好别:“那我走了。”

    想说句感谢,却觉得那样太有距离感,于是索性不说。

    看上去有距离感,实际上却表明了两人关系的融洽。

    “走吧,等你走了,我也离开。”

    挥手告别,她也不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不知道对高牧是惊喜多一些,还是惊吓多一些。

    等到金杯的屁股消失在车流之后,她才收回目光。

    “这小子还真的会开车啊?”向佑之前是半信半疑,看着高牧熟练的开走离开,才算是彻底的相信。

    “你以为呢,难道我会拿他的命开玩笑吗?”

    上官敏涛走到自己的法拉利旁边,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坐在副驾驶。

    “可你对他是不是太好了,一个毛头高中生,值得你这样付出吗?”

    向佑坐上驾驶位,发动车子往酒店外开去,他一直想不通上官敏涛为什么对高牧这么好。

    就算是感谢他帮她拿回包里的东西,之前送电脑已经够报答开了吧。

    现在这样,实在是超出感谢太多,太多了。

    “不是你觉得值不值得,而是我觉得值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