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66章 光明再现(二合一)
    “走吧!”

    瑶瑶一脸幸福的抱着一件半旧不新的夹克衫,重新坐上了副驾驶,一根手指朝前一指。

    “什么呀,这谁的衣服?都是灰脏死了,你还当个宝一样。”

    少妇盈盈熟练的打着转向灯,换挡加油门,车子汇入主路的车流之中。

    “蓝盈盈,开好你的车,其他的事情不用你多管。”

    瑶瑶一点嫌脏的意思都没有,更没有准备找高牧,然后把衣服还给他的意思。

    心里更是美滋滋,嘿嘿的笑个不停。

    “傻女人。”

    蓝盈盈摇着头,专心的开始穿插车。

    她们的普桑离开没有半分钟,高牧急匆匆的跑回了他救瑶瑶的地方,满脸焦急。

    他是来找衣服的,可惜地上连根衣服毛都没有,不甘心的高牧把周边的垃圾桶都翻了个遍。

    最后又跑到临街的店铺里,找店里的人询问了一番。

    一连问了三家,最后是一家小吃店的老板娘告诉他,衣服被瑶瑶捡走了。

    望眼欲穿!

    高牧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大脑一片空白。

    无奈的他想发疯,最后只能是苦笑的摸着裤袋里的一块硬币,摇着头落魄的离开。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竹篮打水一场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通通不对,都不足以表明他现在的心情。

    高牧离开大约两三分钟之后,一辆普桑杀气腾腾的杀到了。

    瑶瑶抱着高牧的外衣,再一次在车子还没有完全停稳的时候,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她这么多年坐车无数,唯二的两次车没停稳就下车都在这件衣服上了。

    瑶瑶脸上的焦急,简直是和高牧在一个模子里刻印出来的一般。

    团团转的在周围找了几圈,除了没去垃圾桶找高牧以为,把周围的几家小店都打听了一番。

    依然是小吃店的老板娘解围,热情又惋惜的告诉她:“那个小伙子几分钟钱来过,就是找衣服的,不过已经离开了,喏,就是朝那个方向走的。”

    “谢谢!”

    瑶瑶谢的很匆忙,撒开脚就朝着老板娘指的方向飞奔而去。

    可惜,老天不作美。

    一路寻找,一路查看,一路失望。

    茫茫人海,滚滚车流,大路小弄穿插交错,却根本找不到高牧,连身影相似的人都没看到一个。

    失望之余,雅瑶重新坐回了车上,再一次的离开了现场。

    高牧和瑶瑶都以为衣服再一次的回到了现场,却又再一次的完美错过,两人都很遗憾,都不知道是否还有再次相遇的机会。

    假如有,那又会是什么时候?

    高牧郁闷,是因为外上衣夹克里有他这次来义乌的全部财产,他所有进货的钱都在夹克的内口袋里放着。

    之前为了帮助女孩子,根本就没有考虑那么多,顺手就把衣服脱下来当成了小枕头。

    而蓝盈盈的到来,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又让他不愿意继续多话,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做好事不留名的离开。

    疏忽之下,忘记了地上的衣服,把它抛弃在了地上。

    而等他发觉再返回时,却发现衣服已经被瑶瑶抱跑,不知道去了何处。

    义乌这座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人口说多不多说少更不少,要在茫茫人海里找到瑶瑶,无异于 大海捞针。

    所以在一番努力之后,就哑巴吞黄连,有苦说不出的走了。

    高牧和瑶瑶都很有意思,两人都是寻找一番就放弃了继续,认为事不可为,完全没有想过要不要在原地等待一段时间。

    不要多,只要多等个十几分钟,不管是谁等谁,都会是不一样的结果。

    然而,上天就是非要这么安排,非要他们完美的错过。

    “怎么了,不就是几万块钱吗?有必要这么沉重?”

    蓝盈盈六分注意力在开车,四分注意在观察瑶瑶,自己这个表妹今天是超级不正常。

    普桑虽然不属于BBA级别,但在这个时候,在国产车里基本属于最好的车型,近二十万的价格也很不便宜。

    能开上这样的车,她蓝盈盈自然不是个缺钱的主,几万块钱她还真的是没看在眼里,也没有那么多的感觉。

    “你说的轻松,几万块钱对你这个小富婆来说算不上什么,但对别人来说就不一定了。”

    瑶瑶不停的折叠着高牧的夹克衫,不停的拍着隆起坚硬的一个地方。

    一开始捡起高牧的衣服,她心里其实是故意不等高牧,也不准备还给他的。

    只是在车子开出去没多远的时候,她整理衣服时发现,在夹克的内口袋里,竟然有一大捆用塑料袋包裹的人民币。

    整百为主,还有不少五十二十、十元五元,七七八八,估摸着能有两万多。

    一件衣服她拿着就拿着了,虽然不破但以它洗的有些局部发白的情况看,也值不了什么钱。

    但这口袋有钱,有几万块钱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不知道高牧这钱是用来干什么的,万一是急用的钱,那岂不是要耽误了他的事情。

    就算不急用,以高牧的穿着打扮也看的出来,他和蓝盈盈和她不是一路人,至少不富裕。

    也就是说,这两万多块钱,对高牧来讲或许是事关身家性命的巨款。

    忧虑在瑶瑶的心头无尽的飘荡,这一刻,她觉得特别的对不起高牧。

    人家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帮了她生死攸关的大忙,结果很可能是把自己置于生死攸关之地了。

    她倍感对不起高牧,更让她难过的是,除了拿了高牧的钱和衣服,她竟然不知道他的任何一点信息,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除了以“怨”德报,她没有给高牧留下任何的感谢,甚至是把他推到了凄惨的境界。

    高牧现在确实很凄惨,摸遍了全身上下,只在裤袋里摸出了一个五毛的硬币。

    这是他现在唯一的财产了,此时的他十分的后悔。

    当然,他并不是后悔救了女生瑶瑶,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他后悔的是,要是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剧情,就应该先把邓姐的货款支付了。

    把钱背在身上干什么?

    不但累,现在更是失去了所有,这一下真的是一夜回到了解放前。之前一段时间的努力不但白费了,眼前的困难更是不知道如何解决。

    悠悠一叹,走进了一家烟酒杂货店。

    “小伙子要买点什么?烟还是酒?”

    老板很热情,高牧很冷静。

    “我不买东西,我想打个电话。”

    “打电话这边,给你。”

    这年代路边小店的公用电话,属于发展的黄金时期,几乎家家都有一部公用电话。

    积少成多,这小生意对店里的收益还是有补充的。

    “老板。”高牧不好意思的摸出五毛钱硬币:“我钱包丢了吗,身上只有五毛钱?”

    不用多说,老板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倒也没有轻视高牧,态度依然在:“电话上有时间和话费的显示,到时间了我会告诉你的。”

    高牧没求救,他也不会主动帮助,做个五毛钱生意也是好的。

    “好吧!”

    高牧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在拨号之前把五毛硬币合在双掌之间,求了一遍如来和观音,保佑他一次成功,一定要让他联系到目前唯一能救他的人。

    慎重的按下了一长串号码,在嘟……嘟……声中忐忑不安的等待着。

    假如此时有人站在高牧的身后,一定会发现他竟然在微微的跺着脚,担忧还是很大的。

    这个电话号码是他唯一记住的一个本地号码,也是他觉得能帮助他,帮他解决困局的一个号码。

    而现在,他唯一的感受,就是这电话的铃声好悠长,悠长的好像深幽的隧道,仿佛好像永远到不了尽头。

    “你好,哪一位?”

    当电话终于接通,终于传来声音的时候,高牧如释重负的长长出了一口气。

    光明再现!

    “涛姐,是我啊,高牧,你还记得我吗?”

    惊喜之下,声音都是颤抖的。

    “ 高牧!”在义乌最高档的义乌大酒店,上官敏涛站在位于十八层的餐厅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城市风景,惊讶的问道:“你在义乌?”

    “咦,你怎么知道?”高牧也惊讶:“你这么知道我在义乌的?”

    “来电显示啊,我手机上显示的是本地电话。我猜个你在义乌,很难吗?”上官敏涛笑道,高牧的电话让她很开心:“这次来准备留多久?还是来拿货吗?还是……”

    “停停,涛姐,这些我们迟点再说。我现在打电话给你,是找你救命的。”

    高牧时间宝贵,五毛钱可支撑不了他几句寒暄。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上官敏涛惊讶的问道。

    “我钱包丢了,现在是用身上仅有的五毛钱给你打的救命电话,你在不在义乌,能不能帮我……”

    高牧还是高估了五毛钱的通话时间,更低估了老板的无耻,他话还没说完话筒中就传来了嘟嘟声。

    顺眼看去,老板的两根手指出现在他的面前,死死的按在电话上。

    嘴角微动,理所当然的回盯着高牧:“时间到了。”

    靠!

    高牧不但想靠,还想把电话砸在老板无耻的脸上,让他多说一句话会死吗?

    超过几秒通话时间,难道他的破店会破产吗?

    等他电话里和上官敏涛沟通好了,这点电话费难道还能不给他吗?

    看着那张舔笑的笑脸,他连多说一句话的心情都没有,这一天倒霉的真是让他受够了。

    深深的呼吸,把堵在胸口的郁闷气息长长的吐了出来,迈步走出了小店。

    然而,下一秒,高牧却是刹住脚步站在了门口,因为他不知道何去何从。

    或许唯一的办法就是走路去上官敏涛的酒吧了,只是这里面又有一个问题,酒吧在东南西北他都搞不清楚,根本迈不出去下一步。

    叮铃叮铃叮铃……

    高牧在犹豫,老板在看戏,柜台上的电话在急促的响铃。

    “喂,好心情商店,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老板很热情的接起了电话,有时候也会有电话上门,让他送东西的。

    只是这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收敛了起来,变换成了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那个谁?找你的。”

    老板放下电话,冷冷的对着门外高牧的背影说道。

    “找我的?”高牧有些吃惊的转身,左右环顾了一番后,还是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这电话是找我的?”

    “接不接,不接我挂了。”

    “接!”

    高牧很干脆,三步并两步冲进了小店,拿起电话,根本不给老板后悔的机会。

    他一开始迷茫,后面 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肯定是上官敏涛给他回过来。

    他也是病急乱投医,乱了阵脚,上官敏涛手机上可是会显示来电号码的,打电话过来还不是很正常的嘛!

    “喂,涛姐吗?”

    好像在水中抓住了一根稻草一样,高牧的声音都激动了变了形。

    “你什么情况?还真的是只有五毛钱打电话啊?”

    上官敏涛也是哭笑不得,一开始听高牧那样说,她还以为是开玩笑,逗她玩的。

    是真的没想到,话没说完,电话就断了。

    不知道高牧到底经历了什么人间悲惨,但既然给她打电话,向她求助,自然不会放任不管。

    “嘿嘿嘿嘿,是不是很惨?”

    高牧摸着自己的额头,他自己都觉得今天的他很惨。

    想他怎么也是重生大军中的一员,别人重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香车美女,财富无数。

    他呢?

    同样是重生,不但没有别人那么的高光,那么的福气。

    好不容易搞了点小生意,赚了一点点钱,敲诈勒索,坑蒙拐骗的的凑了个万元户出来,正准备开始大干一番,成为真正的万元户。

    结果,钱还没有怎么焐热,他又回到了赤贫的境地。

    而这一切具体的遭遇,又是这么的好笑。

    “你在义乌就好,我刚好也找你有事。这样,你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去接你吧。”

    上官敏涛也没准备在电话里把前因后果问清楚,她更喜欢当面的交流。

    “好的。我在,我在,老板我在什么地方?”高牧也不知道具体的地址,只能找老板打听:“哦,我是说你这里是什么路几号?”

    “自己不会去外面看吗?”

    老板现在很不爽,失望的不爽。

    原以为来电是有生意上门,结果是找高牧的。

    虽然接电话不要钱,但高牧以五毛钱占用了他电话这么长时间,还是让他很不开心。

    买瓶水他也舒服一些,可惜去一个全身上下只有五毛的人,买一瓶水也是奢望。

    老板甚至怀疑高牧是不是在骗他,什么人的身上会只有五毛?

    高牧那个气啊,但是老板不愿意直接说,他也没办法,只能是跑到店门口瞥了一眼,又快速的跑了回来。

    速度之快,老板想干坏事把电话挂断的时间都没有。

    “涛姐,我在城中路二百五十号,在一家叫好心情的小店门口。嗯,对面有一家酒店,好像叫义乌大酒店。”

    “是吗?”上官敏涛嘴角上扬,朝着酒店楼下的摸个方向张望了一下:“好,我知道了,你在那里等我几分钟,我很快就能到的。”

    “好,我等你。”

    高牧一颗挂在喉咙头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虽然坎坷,但最终联系上了上官敏涛,他也就不担心了。

    “老板,多谢了!”

    心情好,也不和老板计较,虽然嘴脸不好看,但怎么说也是帮了忙的,要没老板的电话,他还知道该怎么办。

    “不用。”

    这种嘴上的感谢他才不稀罕,真要谢的话,买包烟,买瓶水才是实在的。

    可惜,这是奢望。

    高牧知道老板对自己不待见,所以挂断电话以后,就走出了小店,到马路边上去等待。

    而同时,在义乌大酒店十八层的休闲小吧,收回电话的上官敏涛笑眯眯的走回了原来的位置。

    她的对面,此时正坐着一个四十多,大背头,西装革履的成功男士。

    “上官小姐笑的这么开心,看来这个电话大有来头啊?”

    “有吗?我笑的这么明显?”

    上官敏涛更加明显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

    西装革履成功男端起面前的红酒杯,和平举着和上官敏涛碰了一下。

    “不好意思麦总。”上官敏涛咪了一口:“刚刚谈的事情这么定了,具体的合作协议等我整理好文件,再请你过目。我今天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合作的事情没问题。”成功男眉头一皱:“上官小姐既然有事,那我也不强留。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聚一聚,给我个机会,请你吃顿饭吧?”

    “没问题,我们有时间再约,那我就先走了。”

    心念高牧的事情,上官敏涛多少一些应付了事的感觉,说完就拿起手包准备离开。

    “再见!”

    成功男很绅士的站起身,大方的伸出手握手告别。

     上官敏涛没有再说话,微笑着点头转身,干脆利落。

    目送着上官敏涛离开休闲吧,走进电梯,在电梯关门的一瞬间,成功男的微笑的脸色就拉了下来。

    “哼,不识抬举。”

    紧接着,伸手打了一个响指,一个黑西装从一旁走了过来:“老板,有什么吩咐?”

    “你跟去看看!”

    他很好奇,是什么人会让上官敏涛如此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