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65章 缘分天空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换成是我也能给她按醒了。”

    有男生听到自己身边的女人夸赞高牧,顿时不满的反驳了起来,不说人工呼吸之技巧,只管心肺复苏大法。

    “就你,你懂怎么救人吗?”自己男朋友有什么本事,她一清二楚,摸胸很擅长,按胸就算了:“你是看人家小姑娘身材好, 想揩油吧?”

    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搞的男人完全下不了台,尴尬的拉着女朋友的手就往外面挤。

    边挤边说:“别瞎说,她长的还没你一半好看,我怎么可能会有那种龌龊的想法。走走,快回家……”

    快回家干嘛不知道,但高牧认出了这一男一女,是他上次在公交车站偶遇的那一对打出租车之人。

    他和这一对活宝之间,还真是缘分啊!

    一阵哄堂大笑之后,周围的人群逐渐的散去。

    刚刚苏醒,女生依然迷糊的大脑渐渐的清醒了过来,从周围人的议论声中,她也终于搞明白,是眼前这个半蹲着的年青男孩子救了她。

    “谢谢你!”

    “不客气,你醒了就好。”

    没有什么营养的第二次对话,对,九十第二次对话,几分钟前,在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因为轻微碰撞,两人有过隔空的对话。

    话虽然没有营养,眼神里的味道却是满了出来。

    女生的眼睛从高牧的脸上,慢慢的移到了自己的胸前,高牧的双手依旧保持着心肺复苏的动作。

    没有移开抢救阵地一丝一毫。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那个啥,嗯,那个啥了……”

    高牧尴尬的语无伦次,他真不是故意的,这种光天化日吃吃人豆腐的事情,他完全没必要做。

    要吃,在女生昏迷的时候,已经吃的不要不要了好嘛!

    不过,之前女生昏迷,他按胸、人工呼吸都是卫生了救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所以不管他怎么做,不管他是亲是按都没有关系。

    可现在不一样了,女孩已经清醒,已经没有了生命安危,他的手再留在不该留的地方,那意思和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羞涩尴尬很快就在两人之间的空气中散发,即便高牧很快就收回了他的手,甚至藏到了背后,依旧没有让这氛围清淡一些。

    “那个真的不好意思,你刚才昏厥了,我帮你做了心肺复苏。这个难免会有接触的,你应该能理解吧?”

    本来保持沉默是最好的办法,然而不说出来,不解说一下,他心里很别扭。

    女生的脸庞本就绯红,现在更是红加红,这家伙要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真怀疑是不是故意的。

    何必多此一说?

    低着头,紧紧的抿着嘴,这种事情, 越解释越尴尬,她是不会轻易开口的。

    高牧的手从她身上离开的一瞬间,她莫名的感受到一阵心慌和心痛。

    皮肉之痛,胸口火辣辣的,感觉破皮了一般。

    第一反应就是高牧这个家伙的所谓心肺复苏,太业余、太垃圾、太用力了。

    把她胸口按破了,这到底是救人还是伤人啊!

    这话要是直言质问高牧,他一定会给她普及一下知识点的,别说按破点皮,就是按断几根胸骨都是正常。

    抚摸着痛感的女生突然眉头一皱,侧身坐了坐,然后又把羽绒服包裹了一下,一只手摸进了衣服内的胸口。

    “不好意思,我当时心太急,没顾忌那么多。你要是觉得我的行为有什么不妥的话,我会负责的。要不这样,我送你去医院,再彻底的给你检查一遍。”

    高牧会错了意思,以为女生对他的按胸行为有意见。

    然而,一阵稀里哗啦之后,女生的手中突然出现了半块鸡蛋大小的石头。

    透明温润!

    在高牧惊讶眼神的关注下,女生顺着脖子从中领的贴身羊绒毛衣内拽出了一根红绳子,绳子的上面同样挂着半块乳白色的石头。

    女孩把两块石头合在一起,一块精致的佛雕赫然拼出。

    恍然大悟!

    男戴观音女戴佛,这不是破石头,而是一块玉,从质地和品相色彩来看,很像是一块羊脂白玉。

    就是不是知道是真,还是假?

    要是真的,这身材绝顶,面相胖嘟嘟病态模样的女生,很可能不是一般的人。

    义乌周边这一块做生意的老板很多,虽然绝大部分是小老板,但实力强大的大老板也有很多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里还有一块玉器,可能我太着急,太用力被我按破了。这样,你要是觉得可惜,我可以出钱把它买下来的。”

    他的本意是救人,玉石破碎其实怪不到他头上。

    只是想着之前自己的手占了不少的便宜,高牧鬼使神差的就表达了赔偿的意愿。

    当然了,赔归赔,在付钱之前他肯定要找珠宝玉器店先鉴定一番的。

    好人做的憋屈可以,冤大头他可不干。

    “不用你赔,我还要感谢你救了我。”女生的反应完全出乎高牧的预料,她根本就没有准备要高牧赔偿的意思,下一刻已经把碎成两半的玉佛塞进了衣服里:“其实它本来就是碎的。”

    她在意的是被高牧按疼的胸口,而不是玉佛本身。

    “我刚好会急救的技巧,看到你晕倒了,肯定要帮忙的。”

    高牧茅塞顿开,原来本身就是碎玉佛,他自己之前还奇怪,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大本事,能把女生胸口的玉石压破的。

    这么一块羊脂白玉要是被他搞碎了,女生的胸骨岂不是早就断掉根把了。

    “总之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的。”

    女生的声音确实是好听,在高牧眼里,对方除了能面容欠缺一些以外,其她方面身为一个女人堪称完美。

    “举手之劳,缘分。”高牧哈哈一笑:“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再检查一遍吧?”

    “不用,不用去医院,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不需要去医院的。”

    女生似乎对医院很排斥,用力的挥舞着手。

    “那好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瑶瑶!”

    高牧刚准备介绍一下自己,一辆普桑停在了他们的身边,一道女声的呼喊传来。

    然后就看到一个看上去三十多的少妇从驾驶室推门下来,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了过来,一脸焦急的蹲在了被她换做瑶瑶的女生面前。

    “你怎么样,是不是?”

    瑶瑶半坐在地上的姿态,让她有了一番猜测。

    “盈盈姐,我没事,什么事都没有,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瑶瑶拉着她的手,站立了起来,还转动了两圈,以证明自己的健康。

    “你啊你,让我说什么好呢?可急死我们了。”叫盈盈的少妇责怪的拍了拍瑶瑶身上的灰尘:“走,跟我回去。”

    自始至终,盈盈姐都没有看高牧一眼。

    “既然你家里人来接你,那我就撤退了,再见。”

    高牧不是那种自讨没趣的人,他也没有想在瑶瑶身上获得什么好处。

    原本是准备自我介绍一番然后送对方去医院检查,现在既然有人来接手了,他也乐得脱手,爽快告别。

    瑶瑶有些懵,在她的盈盈姐面前,突然有些语结,忘记了介绍高牧,跟忘记了挽留,只是下意识的按着高牧的样子,挥手告别。

    直到高牧的身影消失在人流的街角,她短路的脑海才重新醒转过来,朝着高牧高牧离开的方向,嘴巴张了又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怎么了,他是谁?你同学吗?”

    直到看不到高牧,叫盈盈姐的少妇才收起她身上的傲气。

    “不是,他他他……”瑶瑶也不知道高牧叫什么名字,刚才他似乎要自我介绍的,只是被打断了:“我刚才晕倒了,是他帮助的我。”

    一只手,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胸口,哪里有些疼,由外而内都疼。

    “什么,你刚才晕倒了?怎么回事?是药的副作用的吗?”

    盈盈紧张的拉着瑶瑶的手,认真的上下打量着,确定没有缺胳膊少腿才略微的放心一些。

    下一秒:“不行,走,上车,我送你去医院,开不得玩笑,开不得玩笑的。”

    唤作盈盈姐的少妇很紧张,对瑶瑶的晕倒无比的重视,嘴上不停的念叨着。

    “好了,我跟你去医院就是了。真是的,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瑶瑶笑着回答,她知道对方对她的关心是真诚的。

    “我的小姑奶奶也,你是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体吗?你这要是出点意外,你家还不要闹翻天啊?”莹莹姐后怕不已:“你说你也真是的,和你妈吵两句就往外跑,差点出事情了吧?”

    “我就是出来透口气,哪里乱跑了。”拉开副驾驶的,瑶瑶抬脚坐了上去:“我这不是好好的,没事吗?”

    莫名其妙的,脑海就冒出了高牧的身影。

    “没事那是你运气,你也说是刚才那个男孩子帮了你。哼,要是没人管你,或者遇到坏人,看你现在嘴巴还老不老?”

    “行了,走吧,你比我妈还要啰嗦了,也不怕变成长舌妇。”

    “好心没好报,你的良心怕不是被哈士奇吃了吧,竟然诅咒我。”

    “停车,快停车!”

    “又怎么了?”

    车子刚刚起步,马上就是一个急刹,嘚,离合没有配合好熄火了。

    不等车子完全停稳,瑶瑶就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小跑两步来到她之前躺着的地方,从地上捡起了一件外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