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61章 吹牛不打草稿
    邓姐对高牧,确实是不错。

    “邓姐,我这都是小生意,你这样做不好吧?”

    “什么好不好的,我说好就是好。”

    “这个……”

    “你还记得那个日本客人吗?”

    “嗯,你是说清水濠,当然记得了,他的单子你谈的怎么样了,有希望拿下吗?”

    高牧点头道,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提到清水濠这个日本人身上。

    “嗯,就在昨天,我厂里已经和他签订了意向合同。不出意外的话,过完农历春节会开始第一批货物的交付。你知道吗?这是一个长期单,清水说了,只要第一个货柜的质量达到要求,那么接下取每个月都会有一个货柜的订单。”

    邓姐脸上笑的菊花都绽放了出来,她确实是开心。

    她在市场上白摊子接销售,她老公在工厂里管生产,虽然生意还不错,但是像清水濠这样的长期外贸单,还是第一次接到。

    而且这个单子的利润核算下来还不错,会给他们家的生意带来很大的好处。

    就因为这个单子,她在他老公面前的地位都提高了不少,老板娘的气场比以前又强盛了不少。

    “可以啊。没看出来,清水濠还是个大老板。一个月一个货柜,就算是二十尺的标准柜,一年下来这数量也很不错了。”高牧也没想到,随意的帮衬的一个小忙,竟然狐是促成了这么大的一笔外贸单:“看样子清水先生的公司,在日本市场的占有率很高啊!”

    一个标准柜的文具,数量可不小,一个月能进口一个集装箱,足以表明清水濠公司的销售能力,对应的自然是市场占有率。

    “你还是小看他了,我老公和他聊过,他们公司不光做日本国内的生意,在东南亚也有很大的生意。”

    邓姐一直很羡慕这些做国际贸易的人,她家的生意在国内和国外的占比上基本处于七三开,国外的生意规模并不是很大。

    “你的意思他从你们这里进口到日本,然后又更换包装和制造场地,出口到东南亚的市场销售呗。”

    高牧很快就明白了这里面的套路。

    世纪之交的岁月,在东南亚,甚至在国内,日本产地的东西,比中国产的东西,要吃香不少。

    甚至到了十几二十年之后,这种扭曲的消费观念还会存在,即便很多东西明明是国内生产的,但只要去日本国转一圈,挂上他们的牌子,价值往往会涨上很多。

     明明在国内生产的文具,先去了一趟日本国,再换上清水濠公司的品牌,然后再以日本货出口的东南亚赚一笔大钱。

    这算盘还真的打的好。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的日本在经济上可比中国厉害多了,在国际贸易上的名声更是比中国大出不少。

    此时的国内产品往往会被冠上质量低劣的帽子,而日本的东西正好相反,属于品质优越的保证。

    所以在东南亚这一块的市场上,中国货在质量名声上拼不过,在价格上比不过日本货。

    就像清水濠他们出口过去的文具,明明本质上算是国内生产的,但就因为包装了日本字,立马变成了优质产品,价格也翻着跟头上去。

    好看的皮囊,总是能卖出更好的价格。

    “要我说,他们也是不怕麻烦,何必要先进口到日本去,在转到东南亚的市场上。直接订好包装,我们一条龙给他服务到底不是更好吗?他最少也能多节省一笔海运费和关税吧?”

    邓姐虽然做生意多年,但毕竟本身的文化层次偏低了一些,有些东西她接触不了。

    “姐,你这就搞错了。不是清水濠没有想到这点,也不是他不想省这笔运费和关税等七七八八的费用。而是这笔钱,他必须要出。当然了,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多出来的成本,依然会是市场上的消费者买单。”

    高牧前世接触了一点国际贸易,也和日本人打过交道,知晓里面的一些弯弯道道。

    “啊,为什么?”

    邓姐好奇的问道。

    “因为他必须要走这么一步,假如直接从国内出去,他就不能把产品操作成日本货了。那样的话,他会少赚很多钱。你家的货物去日本旅游一趟,再在当地更换一套新的包装,手续一走就可以卖高价了。而你说的那点海运费和关税等等,在多出的利润面前,根本就是小儿科。”

    高牧坐在小凳子上,和邓姐一起嘀咕个不停。

    这些虽然是他的猜测,但八九不会离十。

    “原来是这样,你说这些小日本真是够鬼的哈,鬼子鬼子还真的是没白叫。”

    听了高牧的分析,邓姐有些小郁闷,感觉自己少赚了很多,之前赚大钱的感觉不复存在。

    “人家这里合理利用规则的漏洞,没办法,谁叫你没有东南亚市场的销售渠道呢?不过就算有的话,以这几年的贸易环境,也很难做。”

    高牧安慰的说道,这是大环境造成的,在亚洲目前最就牛皮的就是日本,这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几年前被美国干爹干了一个广场协议,这几年看上去停滞不前。

    但他原先积累的,对于亚洲国家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很难竞争的过他们,就算是四小龙也不行。

    这还是在基础的低端产品上面,在高科技,高品质的高端产业上,日本的优势更加的明显。

    国内想要追上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且,路长又艰。

    高牧在贸易上,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很有想法,但现在的他更多的是空想,巧妇难为无米之吹。

    当然,他也希望自己重生的金手指,能在某些方面帮助中国更快的发展,以更短的时间在商品交易消费方面,扩大中国产的名声和规模。

    但这不是一件小事,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金钱精力,才有可能实现。

    “小高,我怎么突然发现你对国际贸易也很懂啊。你不是还没高考的高中生吗?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邓姐突然反应过来,惊讶的问道。

    以高牧的年纪和阅历,按理不可能知道这些东西的,上次会说日语已经给了她大惊喜了,今天竟然连国际贸易都有所涉猎。

    眼前的年轻人真是惊喜不断,越看越觉得深不可测。

    “我也就是半桶水,知道一点点皮毛,都是乱七八糟的书上看来的,你也不要当真哈!”

    “什么乱七八糟的书能让你掌握这些知识,你也告诉我一下,我也去买几本看看。”

    瞪眼白了高牧一眼,这话也太假了。

    “邓姐,咱不说这个了,距离我们太远。我们还是先顾眼前的吧,你看我要的这些东西,什么时候给我准备一下,我一会儿还有别的事呢。”

    市场人流的高峰期已经过去,摊位上咨询的客人暂时处于真空期。

    “这个很快,小漾,你去给厂里大哥电话,让他们按照这份单子上的数量准备好,包装整齐送过来。”

    邓姐早就在销货单上标注了高牧需要货物的货号和数量,直接吩咐小姑娘安排。

    “好的。”

    叫小漾的姑娘年纪不大,一嘴奶音的点头接过邓姐手里的单子,走到角落开始给厂里打电话。

    “你这次要的东西比较多,我这里没这多存货,只能去厂里拿了。”

    邓姐交代完小漾,又回头和高牧解释了一句。

    “那正好,上次从你这里借的小轮车刚好可以还给你了。不过就是要麻烦厂里的师傅,到时候帮我送到车站才行。”

    高牧顺手把上次从这里拉走的小轮车拉进了摊位,递给了邓姐。

    “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送给你了吗?怎么还不怕累的拎回来了。”

    邓姐责怪的瞪了高牧一眼。

    “空车子能有多少重量,再说除了坐车的时间,都是轮子在地上滚的,哪里可能会累。”

    高牧笑了笑,还车子只是顺手。

    “哎,懒得和你叫计较。”邓姐无奈的摇着头:“对了,刚才你说还有事,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哎吗,别说,还真的需要你帮忙。”高牧眼睛一亮:“是这样的,我这次除了到你这里拿货以外,我还准备搞点饰品回去,尝试一下看看好不好卖?”

    “饰品,什么饰品?”

    “就是女孩子喜欢的什么皮筋啊吗,发夹之类的小玩意。”

    这个建议是高露对高牧说的,她觉得高牧在学生群中推销文具,也可以更精准的在女同学中推销小饰品。

    “哦,你这是准备开始赚女人的钱了?”邓姐笑道:“还是说,其实是在追女同学,准备买几样去讨好人家啊?”

    “纯粹就是想赚女人钱。”高牧嘴角一咧:“我可没有女朋友,想送也送不出去啊?再说了,追女孩子送发卡饰品这种东西,也太差劲了吧。”

    “呵,口气不小。那你说说看,你追女孩子会送什么东西?”

    “当然是送飞机游艇,名牌包包这些东西了。再不济,也要送个真金白银的项链首饰才行吧!”

    高牧摆出一副炫酷吊炸天的气派,大言不惭的吹嘘道。

    “哈哈哈,我觉得吧,你不需要送这些东西,只要有你这张嘴就行,凭你这张吹牛不打草稿的嘴,什么女孩子追不到啊!”

    “谦虚,要谦虚!”

    高牧嘚瑟继续。

    “小姨,电话打好了,厂里说准备好了再通知我们。”

    打好电话的小漾走到了两人身边,脆生生的说道。

    “嗯,好。”邓姐点点头,然后又对高牧说道:“你不是要拿饰品吗?喏,小漾她们家就是来饰品加工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