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59章 依然迷茫
    高牧的冷淡态度,让甄乃菲心里很没底,是以,说完之后颇为忐忑。

    “东西是从我手里拿的,不过现在没货了,不好意思。”

    出乎意料,高牧竟然主动的开口。

    “没有了吗?”

    甄乃菲迷茫的双眼,落在了高牧的脸上。

    “是啊菲菲,真的是没货了,我刚才还催着他赶紧去进货呢?”

    马一鸣很好奇,甄乃菲平时看上去也不像是缺钱的人,怎么会对这副业感兴趣的,难道就不担心影响学习这个主主业吗?

    “那真是要可惜了。”高牧说没有,甄乃菲还不敢肯定,马一鸣说没有她是没有任何怀疑的:“那下次什么时候有,我能参与吗?”

    “你为什么要掺和这些事情,现在距离高考可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就不怕影响高考的成绩。”

    在高牧的印象里,甄乃菲是他们高三一班唯一一个考上一本的。

    “我,我缺钱。”

    犹豫了半天,甄乃菲还是说出了心里话,既然要求人帮忙,首先自己的态度要真诚才行。

    “你缺钱?”马一鸣诧异的上前一小步,更加靠近甄乃菲:“缺多少?我可以先借给你的。”

    虽然不知道明明看上去条件不错的甄乃菲为什么缺钱,但第一反应就是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钱,也就是高牧刚刚给他的三十块。

    “啊,不用,我不用你借钱。”

     马一鸣的热心让甄乃菲很尴尬,一双小手摇个不停,本来就有些不好意思,此时面颊上已经红润一片了。

    她是缺钱,但有高度自尊心的她,是不会随便接受别人借钱的。

    何况还是马一鸣,她一直很清楚,这个男生对自己一直有那一层面的意思。

    所以,即便是避嫌,她也不会接受马一鸣的钱。

    这和找高牧帮忙,是完全不一样的事情,找高牧只需要一份同学情谊,最终的钱是靠她自己赚取。

    高牧无语的拉了一把马一鸣,甄乃菲是缺钱,他这个傻兄弟是缺心眼。

    以甄乃菲的高傲,怎么可能会接受一个小男生的赞助,何况,就三十块钱也好意思拿出来?泡妞都寒碜。

    甄乃菲既然厚着脸皮,拿下面子来找他帮忙,也就说明所谓的缺钱,不可能是几十块。

    说不定还是一笔不小的巨款。

    “你拉我干嘛?”

    马一鸣还没有反应过来,对于高牧拉开他,颇为不满。

    “一边站着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高牧飞了一脚过去,马一鸣立马老实的跳到了一旁。

    “甄乃菲同学。”高牧摸着下巴,瞥了一眼过去:“你怎么会缺钱?缺钱了不会问他要吗?”

    “……”

    甄乃菲没有说话,一双大眼睛瞪得无比巨大,随时会掉出来。

    而在眼底,一抹诧异慢慢的变成了惊恐。

    这一切都被高牧尽收眼底,前世的传言显然都是事实。

    关于上辈子听到的小道消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到目前为止,都被高牧证明全都是事实。

    “你,你你说什么?”

    惊恐的有些结巴。

     “没什么,但我没说。这批货是没有了,你要是真想从我这里拿东西赚点外快,可以后天再找我。不过,我们丑话说在前面,我这边是不赊账的,你有多少钱拿多少货。除非有明确的质量问题,否则概不退货。”

    高牧嘴角一翘,没有继续纠结,他更不会明说,反正你知我知大家知就行了。

    “棍子,班长这边有必要这样吗?难不成你还担心她事后不结货款呀?”

    刚刚才安静了一小会儿的马一鸣,再次出面打包不平,对高牧这种不会怜香惜玉的家伙,他现在是超级鄙夷,恨不得找个机会好好的指导一番。

    “你觉得呢?要是同意,那么我不介意你参与进来。”

    根本就没有搭理马一鸣,高牧对于合作共赢的事情不会排斥。

    甄乃菲的私人生活是她的私事,不管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论是什么原因,这都属于她个人的事情。

    不偷不抢不贪的,比一些不劳而获的人总要好一些,她怎么也是等价交换了吧。

    虽然在他看来,甄乃菲这样的交换有些吃亏了,但毕竟他不是当事人,多少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或者甄乃菲自己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而且,甄乃菲在二中学生中的魅力,她出手卖的话吗,应该可以预见会很火爆的。

    最终受益的,还不是他嘛!

    “同意,没问题,货款我可以解决。”

    高牧能答应让她加一腿,已经让她大大的意外了,她可不会再挑三拣四,这样的小困难她自己能解决。

    以高牧开始的态度,她都差点要放弃了的,没想到最后还能柳暗花明,自然不可能作妖。

    万一高牧反悔,她连哭的机会都没有。

    在让甄乃菲参与进来这件事情上,高牧考虑的方面很多很多,除了之前的收益论。

    还有部分是要给马一鸣面子,自己这兄弟虽然有点二,但他的初衷不坏,能给的面子还是要给。

    另外,也是考虑到吧甄乃菲纳入阵营,也能让他在未来多一份和学校和老师硬抗的筹码。

    八大金毕竟属于差生,学校对他们基本上是放养,对于他们做和学习无关的事情,一般不会多操心。

    只要不惹是生非就阿弥陀佛了,一本神经的卖文具,换个角度来说对学校时候好事。

    所以,八大金在这方面的对抗上,效用不大。

    而甄乃菲就不一样,她属于是好学生的阵营,要不是当初分班的时候出来一些意外的状况,她百分之一百实在重点班的。

    而且以她的成绩,在重点班里都是尖子生,一如她现在的成绩,虽然是普通班的一员,但是在全年级的排名一直不差。

    以她的情况,只要她自己提出来进重点班级,学校基本都会答应。

    所以,甄乃菲一个人的分量,比八大金八个人的分量还要大。

    如果说八大金偏灰,那么甄乃菲就是白中白,有了灰白两面的加持,他可以有恃无恐一些。

    “那就先谢谢你们了。”

    甄乃菲目的已达,也没有继续停留,很快就返回了教室。

    在刚才之前,她还一直郁闷高牧对她的态度,但在这次之后,她已经完全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只是高牧是如何知道的,依然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