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48章 其实很简单
    (新书求收藏,月票、推荐票!)

    “我说!”

    高牧轻移小半步,脚尖一挑,顺当的把长剑抓住了手中,呲拉一下把剑身拔了出来,天生自会的耍了一个剑花:“我说,你们的粑粑和嘛嘛就没有告诉过你们,要尊老爱幼吗?”

     这一刻,高牧是腰不疼手不酸了,信心满满,鬼魅的盯着仇星星八人。

    一剑在手,天下我有!

    “嘶!”

    十二月的清早,天气依然带有冰意,高牧剑花带出来的冷寒,让仇星星打了一个冷颤。

    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短匕首,又望了望高牧手里的长剑,十分的不甘心。

    只是长剑对匕首,谁牛乎?

    他现在可不敢以身试剑,刀剑无言,谁知道要是硬上,会不会在身上多处几个窟窿。

    即便是老头子的长剑没有开锋,但凭借它的形状,戳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真的是很不甘心,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老头子,最终不情愿的退后一步,拿着匕首的手一挥。

    “我们走!”

    “走,不是吧,怎么就走了?”高牧的长剑没有直接对着他,谢斌的憨憨劲头又冒了出来:“星星,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吗?大家一起上,干就完了。”

     “好啊,那你先上。”

    仇星星气不打一处来,刚才他们七个难道就不是一起上的吗?

     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被对方狂虐?

    前面是吃手空拳,现在高牧手里还有一把长剑,以他的凶狠劲,天知道他会不会真捅。

    要真被身上捅了几个窟窿眼或者划了几道口子,那时候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怎么叫我上呢?你手里有刀,你先上,我们后面一起上。”

    谢斌嘴上称雄,脚下老老实实的往后退了一步,谁先上谁傻。

    这破公园,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专业的保洁还是怎么滴,竟然赶紧的想找一块石头或者一根木棍都没有。

    要他空手斗高牧,绝对不可能,想想都是多的。

    “现在你有刀了,你先上。”

    仇星星鄙夷的看了一眼谢斌一百五十好几的肉身,把手中的匕首往他怀里一塞,随后脚步往后撤了好几步。

    他是喜欢暴力,喜欢用拳头说话,但不代表他粗俗不堪,没有脑子。

    “我,我,我……”

    谢斌手握匕首,那胆气反而比空手的时候,更加的虚弱。

    因为随着匕首换人,高牧的眼睛和手里的剑也换了人,他成了目标。

    而随着仇星星的后撤,其他人也是心有不甘,脚很老实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下,等于是把谢斌凸出在了最前面,直面面对高牧,就好像是他拿着匕首主动上前要和高牧干一架一样。

    “谢斌,可以啊,既然你这么自信,那就来吧。看看这次会不会还是你躺下。”

    高牧开心的看着被自家兄弟坑了的谢斌,笑眯眯的说道。

    “哼,算你运气好。”

    谢斌自然也不傻,知道凭他手里的小匕首,可能还没靠近高牧,就被他的剑横在脖子上了。

    小说里,电视上那种血一热,就不知死活往上冲的事情,现实中很少的,至少他还没到那一步。

     “我们走,这笔账,迟早算回来。今天算你小子运气好,但愿你祈祷天天有这么好的运气,天天有人多管闲事。”

    学着仇星星的样子,也是狠狠的盯了老头子一眼,然后知趣的往后退了一步。

    退归退,这面子不能丢的太难看,狠话还是要放的。

    “站住,我让你们走了吗?”

    出人意料,高牧竟然没有见好就收,反而是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八大金。

    “高牧,你不要太过分了。不要以为我们走是怕你,真惹火我们,信不信我们派人去找东西,一人一棍都能打死你。”

    谢斌懵了,懵的怒火中烧,狠话继续砸。

    不光是八大金不理解高牧的行为,就连莫名出手帮忙的老头子也懵圈。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不知道见好就收,适可而止,反而是要不知轻重的得寸进尺。

    这样的话,迟早是要吃亏的。

    “相信,我当然相信了。”高牧点点头,谢斌虽然说的色厉内荏,却也是事实:“我有事和你们说。”

    他确实是有事和他们说,这一架不能白打,他打这一架可是有目的的。

    要是就这么让八大金走了,岂不是问题没解决,又结下了新的梁子。

    “什么事?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谢斌眉毛一挑,他和高牧之间的矛盾,闹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就算是高牧现在提出主动和好,都不可能。

    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深化到了非有一方要倒下,要吃大苦头,跪下求饶才能平息的地段了。

    当然了,从他的角度看,这个吃大苦头,最后跪下求饶的人,非高牧不可。

    这是必须的。

    “有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说了你就知道了。”

    为了表示诚意,高牧主动把手中剑重新插回了剑鞘之中,不过到没有马上还给老爷子。

    矛盾没有彻底摆平,长剑护身还是很有必要的。

     “哼,我们就听听你说什么,看你搞什么鬼名堂。想说什么说吧,我们听着了。”

    似乎是这个动作让谢斌等人感受到了诚意,态度略微的有些软化,而在仇星星不愿意多话的状况下,谢斌这个矛盾的起源点成了他们八大金的发言人。

    “嗯,我们九个人的矛盾,起源于我和谢斌在运动会的那次不愉快。然后是蓝思网吧,接着是这次。你们还针对我的人呢,也从一个到三个,又到了今天的八个。不过,最终的结果如何,不用我多说,你们自己知道。”

    “就像是今天,在我面前,你们根本占不到便宜。相信我,就算你们再来一次,就算你们去找外援,我依然有信心打趴下你们第二次。”

    高牧说的很自信,实际上心里并没有底,今天一对八,已经是万分侥幸了。

    不说他们找社会上的外援,就算是让他们又准备的再和他打一次,九成以上输的是他。

    今天能赢,有他以准备充分,利用八大金轻敌的原因,更有老爷子仗义“丢剑”的依仗。

    而一旦让八大金和他一样又准备,以他一个人的战斗力,不说一对八,就是一个仇星星他也不是对手。

    “哼,网吧那次是你偷袭,不然就凭你,我一个手指就能按死你。”

    高牧的大言不惭,引来了于超的不满,愤恨的说道。

    “是吗?蓝思网吧是我偷袭,是侥幸,那今天呢?你也没准备好吗?你还是被我偷袭的吗?你吧你那根能按死我的指头拿出来看看。”

    对于不服输的手下败将,高牧也是丝毫不客气,拳头就拳头,嘴炮就嘴炮,绝对会让对方舒舒服服。

    “你……”

    于超倒是想说偷袭,可今天实际上是他们八个人在这个守株待兔围堵高牧的。

    至于准备,都主动围堵了,怎么也不能说他们没准备好吧?

    虽然事实证明高牧的准备比他们反而要充分一些,他们只是思想上准备好了,而高牧显然准备了秘密武器,一双到现在他们都吃不准是什么东西的棉纱手套。

    只是这不能说啊,说了岂不是表明他们八个白痴,傻不愣登在这里想围堵高牧,其实是送人头。

     “好了,有话说,有屁放。”

    仇星星瞪了于超一眼,不爽的说道。

    “对,你们还有谁要放屁,有的话快放,一会我说的时候,就不要再乱放屁了。”

    高牧原味送回,让他们自己品味。

    哼!哼!哼 ……

     接连不爽的哼、表达着他们的不满,不过倒真的没有人再说话。

    高牧继续道:“说实话,明年就要高考了,我也不想和你们无休止的纠缠下去,那样的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怎么,你的意思是想认输?”谢斌狐疑的问道,脸上满是不相信:“我也实话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跪下,跪在我们面前,抽自己一个个嘴巴子。”

    高考对他们来说就和平常的才考试差不多,他们就算是考的再差,也不用担心上大学或者是找工作。

    家里早就给他们安排好了一切,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

    他们更专注的是和高牧之间的矛盾,不至于不死不休,但分出个一二三四五是一定要的。

    跪下抽嘴巴子是诚意,被他们狠狠的揍一顿才是结局。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你们身上罢了。我的时间可珍贵的很,一寸光阴一寸金,寸寸光阴寸寸金。时间对我来说就是钱,就是财富。和你们玩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根本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糟蹋我的钱财,糟践我的生命。”

     这话,高牧说的还是很诚恳的,这也确实是他的心里话。

    和这些小屁孩这这里瞎折腾,完全等于是在抹杀他的人生,他的未来岂能在上面过于浪费。

    “啧啧啧,说的真好听。我还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呢?”

    谢斌鄙夷的瞥着高牧,昨天晚上做的梦还没有醒吧?

    “怎么不相信啊?”高牧嘴角一扬:“记住,古人圣贤的话,永远都不会错的。想要搞到黄金屋和颜如玉,其实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