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9章 虚胃以待
    (求收藏、推荐、月票!)

    高牧也很矛盾,心动早已不已,脸皮却是放不下来,思虑良久之后,还真的被他想到了一个不那么为难的办法。“电脑我确实需要,但是毕竟价值太高了,我们非亲非故的,你白送给我肯定不行。所以,这样吧,电脑就当是我买了,不过要分期付款。如果你相信我,那么三个月之后,我每个月支付一部分钱款给你,十二期一年时间如何?”

    “可以,随你怎么定。”

    上官敏涛根本没在意高牧说的这些,只要高牧把电脑搬去就行。

    其他的是分期是不给,是十二个月还是十二年都以后再说吧,主动权在她手上呢?

    “那好,我给你写张字条,咱们白纸黑字。”

    上官敏涛不在意,高牧却是认真的。

    ……

    酒吧门口,高牧拉着小轮车心情愉悦。

    这次来义乌可谓是圆满,想不到连不抱多大希望的电脑都搞定了。

    而在他身边,向佑抱着装电脑的大纸箱,脸黑的像黑冰,一双盯着高牧的眼睛随时要喷火。

    咯吱。

    一辆全身通红,顶着一块黄色马标的跑车停在了高牧的身边 。

    “哇靠,法拉利。”

    高牧惊喜的低呼道,围观了一圈车身之后,长长的探着头想看看司机是什么人,能开法拉利那身份绝对不简单。

    只是,这大早上的来酒吧是个什么套路,要泡吧找乐子,不是应该大晚上来吗?

    车窗缓慢的降下,上官敏涛笑眯眯的望着目瞪口呆的高牧道:“上车吧,我送你过去。”

    “这法拉利是你的车?”

    “是啊 !”

    对于高牧一眼就认出是法拉利,上官敏涛已经不奇怪了,对于高牧的知识面她已经有了部分免疫。

    一双戏虐的大眼睛,停留在高牧瘦瘦的臀部:“上车吧,让你爸等很久了,小心屁股哦。”

    “让你亲自送我过去,那多不好意思?”

    高牧嘴上难为情,身体却很老实。

    开门、抬脚、撅屁股,一点犹豫都没有的就坐上了副驾驶,小轮车都不管了。

    向佑拉着一张要吃了他的脸,不情不愿的把东西放上了车,看着坐在车内嘚瑟的高牧远去,眼中的火气几乎要实质性的喷出。

    “怎么,你这是要吃人啊?”

    阿萍用肩膀碰了碰向佑的肩膀,双手抱胸一脸笑盈盈的看着消失在街角的车尾灯。

    “你说说看,老板什么时候对一个男人这么好过了。自己的房间给他睡,刚买没多久的电脑白送,现在竟然还亲自开车送行。我……”

    “老板的想法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倒是清楚。”

    阿萍脸上的戏虐进一步加重。

    向佑眉头一皱,警惕的说道:“我能有什么想法?你知道什么,别瞎猜。”

    “到底是我瞎猜,还是有些人瞎想呢?”阿萍意有所指的道:“你再不追上去,可就真追不上了。这几天可不太平,你不想涛姐出什么事吧?”

    “哼,闭上你的嘴,有些事情不要乱嚼舌根。”

     下一秒,一辆摩托车轰鸣着油门,拉着一阵青烟,朝法拉利消失的方向冲了出去。

    阿萍看着远去的摩托车,脸上的笑容收敛,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傻瓜!”

    原以为气氛会如同法拉利的颜色一样火热,可事实是两人都很安静。

    上官敏涛专心驾驶,心情复杂,明明让向佑送就可以,她却偏偏要自己亲自送,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身边的高牧就像是一团迷雾,让她难以琢磨的同时深深的吸引着他,以至于想要时刻的关注他一番。

    高牧靠在真皮座椅上,感受着发动机的轰鸣,同样心情复杂,对上官敏涛的认知,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升级。

    这个女人,远不是他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其他的不说,九八年在内地能开法拉利的,能是一般人吗?

    在她的身后,或许是一片汪洋大海,只是现在的他还看不到,更不可能接触的到。

    当然,他们之间也只是萍水相逢,今后的交集也许除了电脑分期,就不会再有其他了吧!

    “给,这是我的私人电话号码,可以随时联系我。”

    上官敏涛摸出一张小纸条递给了高牧。

    “嗯,私人手机号,嘿嘿 ,你就不拍我半夜三更打电话骚扰你啊?”

    高牧看了一眼,号码就是诺基亚的手机号,之前给高建国打呼机的时候,上官敏涛说过一遍。

    以他现在的记性,没那么容易忘。

    “是吗?你会,你敢吗?”

    “我……好吧,你又赢了。”

    “到了,是这辆车吗?”

    不等高牧回答,上官敏涛打着方向灯,往路边靠去,堪堪停在了一辆货车的前面。

    “嗯,没错,就是我爸他们。”高牧把带着些许清香的小纸条,小心的塞到衣服的内袋里,还重重的拍了拍:“多谢涛姐,再见。”

    “再见!这次太匆忙,你下次再来义乌记得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饭。”

    “哇,看样子我要抓紧安排下一次的行程才行,涛姐的大餐必定是真大餐,我虚胃以待。”

     高牧推开车门,下车后先朝正盯着法拉利的高建国和王为民挥了挥手。

    “是小牧?”

    王为民诧异道。

    “真的是他?”

    高建国的诧异更多。

    虽然不认识法拉利,但是不是好车他们很清楚,正在评头论足的羡慕着,结果看到下车的是高牧。

    两人瞬间惊讶的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是什么状况?

    “小牧,真的是你?”

    高建国倒下货车驾驶室,朝着正在搬箱子的高牧走来,依然是不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

    “爸,帮忙搬东西。”

    高牧直接把手里的小轮车递给高建国,自己搬起来了纸箱里的电脑,瞥了一眼法拉利后朝着货车走去。

    “什么东西?哪来的?是你的?”

    高建国狐疑的看了好几眼法拉利,然后跟上高牧,从脑海里选择了三个简单的问题。

    “自然是我的东西了,具体到家了再和你说。”高牧双手抱着纸箱子,对着同样下车的王为民喊道:“王叔,我这两件东西车上装得下吗?”

    “瞧你说的,别说两样了,就是再来十几二十样也装的下。”

    “不收运费吧?”

    “哈哈哈,你这孩子真能开玩笑。你王叔还能掉钱眼里,这点东西还手运费,这不是骂我吗?”

    王为民笑的脸上菊花灿烂,一双眼睛却始终流连在法拉利鲜艳发亮的车身上,心里疑问也是叠成了山。

    返程的货物没有装满车,高建国打开货车的后栏杆,和高牧一起把小车和纸箱子装了进去。

    法拉利车内,上官敏涛终于搞明白“虚胃以待”是哪个胃了,看着后视镜笑着低骂一句“真皮”后,驾车离去。

    她并没有想过要下车和高建国打招呼,和高牧还只是萍水相逢,对于他的家人没还必要过于热情。

    过犹不及!

    在法拉利离开几秒钟后,一辆黑色的摩托车从高牧身边驶过。

    虽然头上戴着厚厚的头盔 ,高牧还是能感受到有一双冰冷的眼睛,扫过他的身上。

    “ 这家伙,毛病吧!”

    虽然没看清楚脸,但这辆摩托车他认识,是向佑的座驾。

    “怎么了?”

    高建国关好车门,看到高牧还没上车,沿着他的眼神朝马路上望过去,车水马龙没什么奇怪的。

    “没什么?”

    “那你还不上车?不想读书了是吧?”

    高建国眼睛一瞪,想着高牧要浪费一天的学习时间,心里是一阵懊恼。

    “哦,就上就上。”

    高牧屁股一紧,第一个爬上车,窝在后面的休息小床上,老实的一声不吭。

    直到车子开出了义乌市区,开上了省道。

    坐在副驾驶,比高建国还好奇的王为民,实在是憋不住了。

    转头朝着闭眼假寐的高牧问道:“小牧啊,刚才那辆是什么车,应该很高级吧?多少钱知道吗?”

    “那是法拉利,意大利进口的跑车,价格的话大概要四、五百万。”

    高牧其实也是半桶水,知法拉利,不知法拉利具体的型号,但是这个价格大体也不会差很多。

    王为民吧唧了一下嘴巴,觉得自己问这话,是没事找事,存心找虐。

    四五百万一辆车,真不知道是镶金还是嵌玉,真不知道这钱都花在了什么地方。

    他脚下的这辆大货车,是他花了十几万买来的,除了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问亲戚朋友借了不少。

    就这都让他心疼了许久,话那么多钱买那么小一辆车,绝对是钱多了难受没地方花。

    “你怎么会坐别人的车,车里是什么人啊?”

     高建国的虽然额惊讶,但他更关心高牧本身,想知道高牧为什么会认识能开这么贵车子的人。

    “她是我昨天认识的一个老板,看我东西多,特意送我过来的。”

    高牧说一半留一半,给了高建国充足的想象空间。

    “昨天才认识,小牧,对方是什么人啊。昨天才认识,今天就开这么好的车送你过来?”

    相教与高建国,王为民更加的藏不住话,想到什么就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