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5章 好嗨哟
    (求收藏、推荐、月票!)

    “都说了是最新的新歌了,你们自然不可能听过的。”

    高牧嘚瑟的卖着关子,谁的歌就不说了,说了也不知道,好听就行。

    “燃烧华丽的烟火,绽放一次就足够了 ,奢求什么?”上官敏涛一直在回味,回味每一个字的味道:“是啊,奢求什么呢?有伴奏吗?”

    “没有呀!是不是清唱听着不过瘾。”高牧深以为然:“不过,只要有一把吉他就行。”

    “你还会弹吉他?”

    “嘿嘿,简单的会一点。”

    “你还真是不断的让我惊讶,竟然还会玩乐器,追女孩子用的?”

    “姐,我叫你亲姐行吗?怎么我会点什么,你都要往泡妞上面引,我再说一遍,我很纯洁的!”

    “纯洁两个字你会写吗?这样,我给你一把吉他,你重新给我唱一遍,我就相信。”

    上官敏涛放下手中的酒杯,眼角满是狡黠。

    “嘿,激将法是吧?谁怕谁啊,来,给我一把破旧吉他,送你一首热血摇滚。”

    “good!”上官敏涛一根手指朝着大舞池的小舞台一指:“吉他就在那里,去吧!”

    “啊,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哪里唱?”

    高牧嘴巴都瓢了,他这是掉到坑里了,他可没想上台唱歌,面对那么多人,他还没准备好呢。

    上官敏涛笑眯眯的站起身:“嗯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只要给你一把吉他就行。怎么,你想认怂吗?”

    “果然,越是好看的女人越危险。哎……”

    认怂是不可能的,这个坑他已经踩进去了,就是跪着也要爬出来。

    只是说真的,叫他在这里唱给上官敏涛几个人听,完全没问题,但在外面的小舞台上,面对几十上百号半醉半醒的疯狂年轻人,他还真的心里没底。

    没舞台经验啊!

    “走吧,就让我们看看,到底是见证热血奇迹呢,还是牛皮吹破。”

    上官敏涛很积极,没等高牧在说什么,就先走出了包厢。

    高牧无奈的摇着头,这贼船,他是不上也得上,谁让他明知是激将法还要往坑里跳呢?

    大厅里的灯光一直比较昏暗,上官敏涛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站在舞台的侧面,上官敏涛笑着给了高牧一个请的手势:“上去吧,热血歌手!”

    哎,既来之则安之,高牧倒是没有再忸怩,蹬蹬蹬就上台了。

    舞台不大,此时正好是一支常驻乐队在表演。

    伍佰的《挪威森林》,一首这个年代酒吧乐队必会的歌曲。

    朗朗上口,很适合大合唱,在歌手的带领下,舞台下的吧人们高举手指,合着节奏点着头,唱的开心整齐。

    高牧的突然出现,把舞台上的几人搞的莫名其妙,好在阿萍紧跟在高牧的身后,和主唱交代了两句。

    老板安排个人上来唱歌,他们自然不会有意见了,实际上下一个环节,就是点歌环节,既可以点歌让乐队表演,也可以客人自己上台唱。

    主唱高举的手在空中重重的一握,音乐戛然而止,合唱和伴奏也瞬间停下。

    空气突然安静。

    “下面,有这位小兄弟给大家带来一首新歌,我们欢迎。”

    鼓掌是不可能的,回应的只有嗷嗷嗷的叫声。

    高牧从吉他手手里接过吉他,随意的尝试了一下,然后在对方的帮助下调整了一下。

    因为是自弹自唱,一个支架话筒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不好意思,第一次在这么大的舞台上唱歌,有点紧张,请稍微等一下。”

    高牧调侃的给自己解压,站起来朝服务生要了一支啤酒,咕咚咕咚的干掉,润嗓壮胆。

    “哈哈哈哈……”

    台下爆发一阵大笑, 这样的反应太真实了。

    “帅哥加油,姐姐看好你哦!”

    “小兄弟别怕,我保证,只要不是唱的太垃圾,我们都不会把你哄下台的。”

    “快点,想唱就唱,一会儿老子也要表演,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

    都是开开心,来找乐子的,半醉半醒说话都冒着酒气。

    “这家伙,现在看来还是个酒鬼。”

    上官敏涛望着一口气干掉一瓶的高牧,感慨一句。

    之前的红酒喝的太斯文,现在一瓶啤酒下去,这胆气明显大了起来。

    扔掉空酒瓶,高牧朝着身边的其他人说道:“一会儿大家帮衬着点,旋律不难的。”

    “好。”

    都是唱现场的老手,这点小配合难不倒他们,而且上官老板就在下面看着呢。

    百分百配合!

    吉他旋律响起,高牧换上了更加低沉的嗓音:“城市黎明的灯火……谁生来不都是一样 ,尽管叫我无名之辈!”

    五分钟之后,整首歌曲唱完。

    乐队的素养不错,简单伴奏配合的还算默契,但是现场的反应让高牧有些摸不着头脑。

    明明是一首很燃很爆很热血的歌曲,为啥他唱完之后,所有人都这么安静,这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还是酒吧吗?

    说好的热血,说好的狂躁呢?

    台下,上官敏涛的眼眶微微有些红润,这一次和上一次的清唱,给她完全不一样的感受,高牧的深情演绎直接击打在她的胸口。

    左胸口在微微的颤抖,她的一只手不知不觉的摸在上面,脑海中突然穿过无数的场景。

    当年,她……

    吧人们的反应太怪,不过至少任务完成了,整首歌完整的演唱了下来,高牧放下吉他便准备下台。

    结果!

    就在他起身的一刻,大厅里突然有人喊道:“再来一遍!”

    “安可!安可!”

    犹如丢尽沸油里的一滴水,瞬间就把场子引爆了,全场都是再来一遍。

    此起彼伏,到整齐划一。

    高牧呆呆的站在舞台上,有种置身于音乐节,全场观众朝他高喊安可的感觉。

    这种犹如达到人生巅峰的高潮,让他好嗨喲!

    “兄弟,唱的真是太好了,再来一遍吧!”

    同样震撼的乐队主唱,这时也清醒了过来,这首歌很燃很热血,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

    除了应大家的要求,他们也有私心,想多听几遍,最好是能学会。

    那样的话,他们乐队就比别人多了一首镇场的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