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2章 也不错
    (求收藏、推荐、月票!)

    “到了,下车吧!”

    “这么快?这是……酒吧?”

    “嗯,没错,就是酒吧!”

    “这不好吧,我还未成年,不能喝酒的。”

    高牧拉着自己的小轮车,傻傻的站着,眼前霓虹闪烁,耳边音乐激昂。

    “拉倒吧,你还没成年,我看你比一般的老头子还成熟。再说了,谁规定上酒吧就一定要喝酒的了,果汁饮料也有的。”

    上官敏涛脚步轻移,款款的走上台阶,看门的大汉恭敬的喊了一声老板,帮着拉开了大门。

    顿时,一阵燥热的重金属,伴随着狂热的呐喊,从里而外冲着高牧迎面而来。

    老板,上官敏涛原来是这间酒吧的老板,一个女人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生意似乎更不差的酒吧?

    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有意思真有意思,原来是这样的一个姐姐呀,不会是大佬的女人吧?

    “小子,别挡道。”

    高牧浮想联翩,身后单手拎着一个人的向佑却是毫不客气对他大声喝道。

    “哦。你先进!”

    高牧近距离感受着向佑身上的腱子肉,很识趣的认怂保平安。

    “红色高跟鞋,老板有意思,酒吧的名字也有意思。不像酒吧,更像酒馆。”

    保证了人生安全的高牧,拎着自己的小轮车,慢悠悠的走上了台阶,走进了酒吧的大门。

    然后,他就只剩下了后悔,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傻楞傻楞的看着在闪亮灯球的映照下,跟着狂躁音乐,在 DJ带领下,人挤人全场高举双手扭动腰肢的场景了。

    不是被这样的场面震撼,而是他找不到路,不知道去哪里找上官敏涛了。

    他后悔的是不应该让向佑先进,他懊恼的是自己应该紧跟着上官敏涛才对。

    现在好了,彻底傻眼了。

    “跟我来吧!”

    好在没傻多久, 停好车的阿萍从他身边穿过,不冷不淡的丢了一句话给他。

    刚刚被打击的高牧这一次老实的不得了,硬是没有让阿萍离开他在一步之外,就差没有贴在对方后背上了。

    但凡只要阿萍走慢一点,或者来个经济刹车,高牧百分百会撞上她。

    沿着墙边几乎没人的狭窄走廊,穿过和他隔着栏杆的人山人海,踏上一段镂空的旋转楼梯,推开一间类似办公室的房间。

    进去后发现,上官敏涛和向佑,以及抢包男赫然都在。

    房门关上的一瞬间,高牧觉得整个世界又重新安静了一样,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几乎听不到外面的喧嚣。

    “你不会是迷路了吧?”

    上官敏涛已经脱掉了外面的小风衣,双手抱胸的站在一处落地玻璃前面,倩然转首的看着高牧笑眯眯的问道。

    此时的她,展露的身姿愈发的曼妙。

    “我哪里知道你家酒吧这么大,我当时都懵圈了,还好有阿萍姐带路。不然,我就只能哭鼻子了哦。”

    高牧也不认生,放下手中的小轮车,径直走到了上官敏涛的身边,双手插在裤袋里好奇的望向了窗外。

    隔音不隔景,站到了多层隔音玻璃窗前,高牧 发现,这个角度不但能看到全场的场景,还能很清楚的看到他之前发呆的地方。

    不用说,他进门的所有表现,都落在了上官敏涛的眼里。

    窘态一览无余。

    “那边有酒、有饮料,也有水果零食,你也可以看一会儿电视,等我处理完这个家伙,再给你安排住的地方。”

    “好嘞!”

    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会儿,有好吃的、好喝的、还有好看的,更有柔软的沙发。

    高牧怎么会不乐意,他是一百个乐意。

    上官敏涛要办什么事情,他心知肚明,但正如他说的一样,不关他高牧的事,他不需要掺和进去。

    两耳不闻身边事,一心只喝杯中酒,才是他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等高牧享受起来,上官敏涛才从窗边走了回来,坐到了抢包男的面前。“让他说话。”

    向佑箭步上前,一把扯掉抢包男嘴里的臭袜子。

    “呸呸呸……”因为是自己的袜子,所以知道几天没换,那味道把他熏了个半死:“老板饶命,是我有眼无珠,冲撞了你,饶命啊!”

    哀求的声音很诚恳,要不是因为手脚还被捆着,估计他能跪地求饶,完全没有了之前面对高牧时的狠劲。

    “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耍心机,我们都是明白人。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会放你离开。”

    “一定一定。”

    “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嗯,不知道。啊……痛痛痛!”

    抢包男只是稍有犹豫,向佑的一只脚已经狠狠的踩在了他的大腿根部。

    这才是真正的人狠话不多啊!

    看似两耳不闻事的高牧,斜着眼睛的余光,竖着一双耳朵颇为感慨。

    上官敏涛靠在沙发上,双脚并排斜着, 烈焰红唇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塞进了一根细长的香烟 ,轻轻一嘬后优雅的吐出一口烟气。

    煞是好看!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再敢耍花样,是什么下场你知道。”

    高牧嘴里塞着半更大香蕉,有些愣神的看着侧面印照在镜子里的上官敏涛,他第一次觉得女人抽烟,原来也可以这么的飒。

    更是第一次觉得,抽烟的女人,其实也不错。

    “知道你,到这里以后就知道你是谁了。上官老板,我真的不知道是你,要是知道他们要我打劫的是你,我就是死也不敢来啊!”

    抢包男的额头上,汗珠密密麻麻的冒了出来,不知道是被向佑踩痛了,还是想到了上官敏涛的什么给吓的。

    半根香蕉在高牧的嘴里进进出出,他对上官敏涛的身份越来越感兴趣,越来越觉得有意思。

    “是谁指使你的?”

     “唐小行。”

    抢包男这次没有一点犹豫,直接说出了一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