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9章 煞是好闻 (五更五)
    (日万求收藏、推荐!)

    高牧倒是没有多想那么多,只是觉得高建国的这个建议是最好的办法,既然不知道高建他们什么时候能来义乌,而联系又这么的 不方便,只能是他固定下来,然后让高建国来找他。

    “行,那我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

    一块钱的通话时间很快就要过去,说好了约定的父子两人没有在继续纠结。

    挂掉电话,高牧苦涩的摸了摸口袋,好一点的酒店宾馆是不要想了。

    囊中羞涩。

     只能是找一家便宜的小旅馆,将就的对付一下,还是要那种特别便宜的,街面上未必能看到的小旅馆。

    就像是一只流浪的小猫,在举目无亲的街道上,默默的前行。

    若不是两世为人,这状态还真的颇有一点凄凉。

    不知道是高牧运气太好了,还是他走的主要街道的原因 ,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了,他竟然都没有看到一家所谓小旅馆。

    “邪了门了,难不成真要钻弄堂才行?”

    高牧无奈的自言自语,一般的小旅馆在弄堂里比在大街面上的概率要高很多,只是进了黑灯瞎火的弄堂,他又担心高建国他们找不到自己。

    矛盾,焦虑。

     一阵夜风吹来,吹的高牧身上凉意阵阵,也吹散了他准备找一处标志性建筑物在露天将就一晚的打算。

    屋漏偏逢连夜雨!

    “抢劫啊!”

    高牧正牧满大街找合适的地方住,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女人叫喊声,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跑步声,一道身影从黑暗的树影下窜出 。

     晚上十点多钟的街道,在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行人了,连车子都是匆匆而过。

    因此埋头跑步的人突然察觉眼前有人,也是下意识的停下脚步。

    两人四眼,面面相觑。

    高牧盯着对方手中的一个女士包包,眼中精光一闪,不用说了这位就是打劫的正主了。

    高牧看着他, 对面的人也在警惕的观察着高牧。

    不过在看到是一个拉着小轮车,瘦不拉几的小年青时,警惕之心很快就放松了。

    听着身后快速接近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凶狠警告的盯了高牧一眼 。

    便准备擦身而过,溜之大吉。

    “抓住他,他抢了我的包。”

     后面跟追的女人看到抢包男要跑路,焦急的再次喊了起来。

    “马勒戈壁的,臭婊 子还挺能追的。”

    抢包男转头看了一眼跟来的女人,阴沉的骂道。

    在还算寂静的夜晚,女人的声音显得十分刺耳,他还真担心会有其他人被惊动。

    所以,即便是转头看着身后的女人,他脚下逃跑的步伐却没有停下,依然在往前动。

    殊不知,就在他转头骂人抬脚的同时,高牧悄然的伸出了一只脚,恰如其分的放在抢包男前进的道路上。

    于是乎。

    没有任何意外,一个标准的扑街动作之后,传来了一声“咚”。

    肉体和地面亲密、剧烈的接触后发出的沉闷,即便是始作俑者的高牧听了,也禁不住牙疼。

    “嘛的,找死!”

    抢包男的动作还是很敏捷的,摔倒后的第一时间便重新站了起来,双手握拳,双眼凶狠的盯着高牧。

    动作敏捷,经验老道。

    “小子,别多管闲事,小心我废了你。”

    “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高牧最受不得被人威胁了,何况是一个拦路抢劫的人。

    “臭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赶紧让开。否则……”

    “否则什么?”

    高牧淡淡的笑道,一个干坏事的不赶紧跑路,竟然还敢在这里放狠话,真的是贼胆包天了。

    “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抢包男也不是色厉内荏放空话,他确实是有这个资本的,因为此时一把弹簧折叠刀出现在了他手里。

    有致命武器在手,自然是自信心爆棚。

    高牧眼睛微微一眯,危险之色同样出现在他的脸上,挥手拦住已经追上来的高跟鞋女人。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打劫的人不抓紧跑路,还在这里威胁别人的,你就不怕警察一会儿就到。”

    “哼,警察来之前,我可以保证先给你放放血。”

    抢劫男很帅气的耍了一个刀花,下一秒就冲着高牧的脸上划去。

    人狠话不多。

    “哼,不知死活。”

    高牧早有准备,身体一侧,正正当当的让过了致命一击,这要是被对方在自己英俊帅气的脸上划上一刀,那可就亏大了 。

    原本,只是对对方抢东西的行为不齿,要是在被他绊倒之后留下抢来的女包离开,那么这件事情也就算了,他也不会和对方纠缠。

    没想到的是,这一位的胆气竟然不是一般的硬,不但没有抓紧跑路,反而是要反过来给他教训,甚至还动上了刀。

    自然而然的,话虽多说了几句,高牧 手上的狠劲却丝毫不比对方差。

    身上虽然没刀没剑,但他手里此时还拉着一辆小轮车,堪堪避过小刀后,双手拽起小车对着抢劫男就是一抡。

    小车对小刀,高下立判。

    高牧这一抡看似随意,却抓住了稳、准、狠三字的精髓。

    车子先砸在抢劫男拿刀的手上,跟着又砸到了他的胸前,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把对方砸出去了米把远,整个人趴在地上,嗯哼个不停。

     高牧收住小车,看了一眼飞到了五六米远的地方,在微弱路灯映照下散发着冰冷的寒光的折叠刀,呼出了一口浊气。

    抢劫男应该是个独行的惯犯,看他拿刀的熟悉架势和凶狠劲,搞不好手上还沾着血。

    这样的亡命之徒和谢斌这样的小混混可不一样,高牧要不是小轮车在手,还真的不敢和对方硬碰硬,

    虽然把对方砸到了地上,高牧仍然没敢放松警惕,一双眼睛如鹰般,死死的盯着对方。

    抓着小轮车的手动了动关节,抓的死死的,只要对方还有动作,还要反抗,他笃定在第一时间上去补一抡。

    哒哒哒……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熟悉声,再一次的传来,同时一阵玫瑰香随风飘入高牧的鼻尖。

    煞是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