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6章五折 (五更二)
    (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点击!)

    “这个是当然了,要是这笔生意真的能成,我会带他去工厂里具体谈的,厂里有懂的人。和老外做生意,没这么快的。”

    高牧的话越靠谱,老板娘脸上的笑意更加的兴盛。

    接下去,两男一女,两中国人一日本人,在高牧的居中翻译下,在一个卡西欧计算器的协助下,愉快的交流了起来。

    虽然只是一场助人为乐的翻译,看上去似乎和高牧没有关系,但却让他收益匪浅,充实了不少生意经。

     大约半个小时的沟通,双方商定了初步的意向,约定了明天到工厂参观和第二轮沟通后,清水濠拎着一袋样品开心的走了。

    临走前,还特意给高牧也留下了一张他的名片,告诉他以后去日本,特别是到东京的话一定要联系他,他一定要好好感谢高牧的帮忙。

    请他吃正宗的日本料理,泡正宗的日本温泉,找对地道的日本软妹陪他。

    最后的点睛之语,听的高牧都不好意思,也幸亏是老板娘听不懂,不然他的脸皮可能要红。

    当面郑重的收下名片后,挥手和清水濠告别。

    老板娘笑的也很开心,对着清水濠的背影一个劲的撒呦啦啦 。

    “高牧小兄弟,这次多谢你了。”

    老板年笑面如花的感谢着。

    “老板娘客气了,举手之劳。”

    高牧淡淡的说道,真的只是举手之劳,何况他也学到了一些知识不是,也算是互惠互利。

    “我姓邓,你叫我邓姐就行。”同样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真是没看出来,小兄弟年纪轻轻,日语说的那么好。看你的年纪,应该还是学生吧,在哪上的大学?外语专业吗?”

    “ 我这日语也是三脚猫的水平,邓姐高看了。”

    高牧回答的模棱两可,似是而非。

    “哈哈哈,不管怎么说,我今天是欠小兄弟一个人情了。”邓姐真的很高兴,清水濠的生意要是最终能成,那将是一笔大生意:“你今天是来买东西的?这样,你看我这摊位上有没有你需要的,有的话尽管拿,就当是你帮忙翻译的报酬。如何?”

    “这不好吧,我这次想买的东西比较多,你给我点优惠就行。”

    高牧倒是没准备占这么大的便宜,一样两样免费还好说,东西多了都免费估计对方也会心疼。

    “哈哈,看你买多少再说吧。你不会是家里开文具店,来腾挪货物的吧?”

    邓姐自动补脑,帮高牧把理由都想好了。

    “算是吧!”

    送上门的借口,高牧当然不会反驳,反正他也是卖文具赚差价,只是有没有实体店的差别,就让这个美丽的误会误会下去好了。

     “好,那你先看,选好了告诉我。”

    “嗯,你忙你的生意就行,我先看一看。”

    感觉和这个邓姐有缘分,加上对方说话让他很舒服,高牧便不准备继续逛了,他要找的东西也很简单,不出意外在这里都能配齐。

    “行,随便看。”

     这个时间点,也属于客流的高峰时段,隔三差五的就会有人上摊位咨询产品,邓姐自然也不客气。

    高牧沉下心,开始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不过中规中矩的东西他是看不上的,他挑选的的东西都比较另类、新奇。

    目的很简单,错位竞争。

    不但要在东西的卖相上、价格上和那些文具店形成差别,还要给身边的同学们带去一些时代的潮流。

    他们那个小县城毕竟还比较落后,外来的时髦物品很容易产生广告宣传效应的。

    “邓……”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是当他把选中的东西,装成一袋准备给邓姐过目的时候,高牧发现对方正在打电话,脸上再一次的浮现了愁云一片。

    “……真混蛋。”

    说的应该是本地方言,高牧没听懂几个字,唯一了然的只有最后这句骂人的话。

    怨气深深啊!

    “邓姐,怎么了。又遇到什么麻烦事了。”高牧笑着问道。

     “也没有什么,就是以前谈了一半的一笔外贸单子被人翘走了。”邓姐苦笑一声,在她们这里,被人撬单是经常的事情,没多少人会跟你讲商业道德:“怎么样,东西挑选好了。”

     “好了,你看看他们的单价是多少?”高牧把红色的塑料袋往邓姐面前一递,笑着说道:“今天不是又来一单大生意了吗?盯紧点就没问题了,我看清水社长对你们家的东西挺感兴趣的,这笔单子应该能成。”

    “小兄弟这是在宽我的心啊,但愿吧。”邓姐嘴角微微一扬:“只要明天能拿到他的样品,那这笔单子就有五成的希望,现在嘛还为时过早。不过,还是要借你吉言,这些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你拿去就是了。”

    “邓姐,这不好吧。”高牧把对方推回来的袋子,重新往前挪了挪位置:“我要的可不是袋子里这些,这些是样品,拿货的话,每样最少要十份以上的。你这都白送,可就亏大了。”

    “啊!诶呀,你看我这记性。”邓姐一拍脑袋,恍然之后才骤然想起,高牧刚才问她的是袋子里东西的单价:“你家里是开文具店的,自然不可能每样只要一份的了,我马上整理一份报价出来。”

    业务熟练,速度很快,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邓姐就按照文具上的编码给高牧拟出了一份正常的报价。

    随手把单子递给高牧:“这个是正常的拿货价,零售价的话你自己按照这个价格安排就是。至于你从我这里拿货的话,不论多少,我都按照这个价格的五折给你,你看怎么样?”

    “五折?邓姐,五折的话你不亏吗?”

    高牧大吃一惊,批发价的五折,这还有的赚吗?

    “没你想的那么贵,我们厂里都是批量出产的,不能按照你想的一支一支的算价格。你大概不知道,有些东西我们处理起来都是按斤卖的,所以我给你五折算也不会亏,最多是不赚你的钱。”

    “真的?”

    “当然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