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4章 抵达
    (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点击!)

    “鬼点子越来越多了。”高露看了高牧一眼,也没有继续逼问:“那我先上去了。”

    “嗯,爸妈要问起来,你随便说个理由吧,反正我后脚就到了。 还有,打架的事情和钱的事情,千万不要说漏嘴,不然你的电脑可就不一定有了。”

    为了不撒谎,高牧把编理由的艰巨任务,郑重的传到高露的手里,顺便警告了一通。

     “知道了,放心吧。 你自己小心一点,可千万别再遇到他们,那样的话,你可就悲壮了。”

    他们两兄妹都很清楚,高牧和谢斌之前的一战,有太多的侥幸了。

    要是再来一次,高牧绝对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同样的错误,谢斌他们不会再犯,要是在同一条沟里摔倒两次,那就真的只能悲哀成三人了。

    “安啦。”

    高牧手一挥,潇洒的转身离去。

    十字街蓝思网吧距离高家也就两三里路的样子,走的快一些十几分钟的时间,高牧折回网吧楼下一来一回半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过去。

    但是网吧内早就恢复了一切,除了打游戏的骂骂咧咧和卖力敲击键盘的声音之外,从灯火通明的窗户里,传不出一丝其他的声音。

    找到高建国的载重,高牧也没有准备停留,不过踏上脚踏准备走人之际,耳边却是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这个仇肯定要报的,但是不能在学校里动手。”

    “为什么不行,今天网吧里学生不少,想要找回面子,我看就应该在学校,当着其他人的面打的他跪地求饶才对。”

    “我也同意在学校动手,MD,不敲断他的腿,我出不了心里这口气。”

    “不行,不行,打断他的手还是敲断他的腿我都赞同,但是绝对不能在学校动手。你们应该知道,我现在被温美玉盯的很紧,要是在学校会很麻烦的。”

    “真没用,被一个女人给压制,你以后不要说自己是八大金之一。”

    “这能怪我吗?她是什么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痛,换成她是你们的班主任试试?这几天旷课都差点露馅了,再到学校惹事,就怕那小子的腿没断,我的先断了?”

    “谢斌,你现在胆子真是越来越小了,不就是他的女朋友吗?看把你给吓的,有必要吗?”

    “我看他是不光胆子小了,拳头也软了。麻蛋的,一个瘦不拉几的家伙也打不过,竟然被人家踩在脚底下摩擦,真他妈的丢人。”

    “没错,真垃圾,再这样发展下去,估计只能吃软饭了。”

    “靠,你们两个才垃圾,说的好像你们有多少厉害一样的,还不是被高牧搞的灰头土脸。”

    “我们那算吗?那是姓高的偷袭,你让他和我正面打一次,看我怎么收拾他。”

    “就是,周一去学校,看我不砸个十桶康师傅到他的脸上。”

    ……

    高牧坐在自行车上,一只脚踮在地面,在墙角的阴影处看着骂骂咧咧,背对着他从拐角走出去的谢斌三人,嘴角疯狂上扬。

    显然,他和谢斌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甚至还会扩大升级,会成为他和八大金刚之间的一次碰撞。

    也许在其他人看来,激化和谢斌的矛盾很不明智,接下来还要面对八大金刚的打压,简直是蠢笨。

    但高牧有他的想法,不怕谢斌这些毛头是一回事,要用八大金刚祭旗更是另外一个目的。

    叮铃一声,踏上脚踏板板,心情愉悦的朝家里骑去,对于谢斌等人要报复他的事情,丝毫没有在意。

    第二天,下午。

    “谢谢王叔。爸,你们路上注意安全,我晚上还在这里等你们。”

    高牧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轻轻一跃落到了地上。

    “你自己也小心一些,晚上八点左右,还在这里等我们。具体的时间也不是我们能定的,主要看到地方卸货的情况。”

    高建国半个人趴到副驾驶这一边,对着高牧叮嘱道,儿子第一次出远门,他真的是很不放心。

    “知道了,我办好事情就会在这里等着的,不会乱跑的。”

    高建国担心,高牧是一点感觉也没有,老江湖了,什么世面没见过。

    “你王叔的呼机号别丢了,有事及时呼叫我们。”

    高牧发现,他老子原来也是个啰嗦的主,话一点也不比曾淑芳少,不过这啰嗦让他觉得很幸福。

    “都记在脑子里了,钱也收好了,不会出事的,你就放心开车吧!”

    在这个BB机都属于时髦物件的年代,手机还属于奢侈品,没有便捷的通讯工具,行走在外终归是很不方便。

    哔哔两声,高建国开着货车卷起一阵灰尘,慢慢驶离市区。

    在越来越快的货车上,一个和高建国年纪相仿,但比高建国胖了不少的中年男人,从后座的休息席上,爬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掏出一支香烟,自顾自的点上:“老高,你这个儿子可以,胆子够大,虽然第一次来义乌,人生地不熟的,但我看他是一点都不犯怵,比我家那小兔崽子强多了。”

    “哈哈,也就是心野,强不到哪里去。”高建国感慨道:“我倒是羡慕老王你,儿子学习成绩那么好,考个一本没问题吧。”

     “哪里有那么安心,他的成绩也不是很稳定,就怕临场发挥不好,那就危险了。”

    老王说的谦虚,其实心里笑开了花,脸上的得意也是隐隐约约。

    自己儿子比别人的儿子强,他这个当父亲的当然得意了。

    “至少比高牧这小子强,哎,我现在也不奢望他考上大学,只要能学到一点技能,能找份好工作就行。”

    高建国能感受到老王的得意,但事实如此,他也羡慕不来。

    只希望有变化的高牧,能在接下去的几个月时间,有长足的进步,高考的成绩不要太差。

    “老廖不是在找徒弟吗?我看修车也挺好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让高牧去他那里当学徒?”

    “算了,他自己的路怎么走,让他自己决定。而且现在还早,万一运气好,被他考上大学呢?”

    高建国心情复杂的说道。

    “也是哦,万一呢?”

    老王眼角带笑,嘲讽的笑。

    两个当父亲的人,一路开着车,一路聊着自己的儿子,心思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