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好孕娇宠:甜妻别太撩苏奕顾北棠 > 第961章 条条都不公平
    中州酒店,会场。

    众人看着段家俊的离开,有些惊讶不已,会场里隐藏的两个媒体记者,嗅到了八卦的味道,急忙跟随段家俊而去,而司仪急忙安抚着在场的围观人员。

    “大家稍安勿躁,段总只是想要亲自去接新娘上台,很快这对新人就会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

    两个媒体记者上了二楼,却没有发现段家俊的身影。

    “奇怪,我刚刚明明看他上来的,怎么就没有人影了?”

    “是啊,怎么就没人了呢?”

    两记者相互看了看,打算下去,可刚转身,其中一间休息室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我是当真喜欢你啊,你要我怎么证明呢?”

    两人相互一看,立马走到了休息室的门口,房门刚好是虚掩着的。

    两记者瞄了一眼,就瞧见了休息室的苏奕,和司徒家的司徒北,相互搂着抱着。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一个立马拿针孔摄像头拍了几张照片。

    苏奕这人,虽说出了苏家,但他之前对付人的手段,还是让他两有些惧怕的,目的达到了,两人并没有深拍,以免被发现,急忙收手,赶紧离开。

    脚步声离开后,顾北棠松开了苏奕的脖子,她正打算离开,却被苏奕紧搂住了后腰。

    她看向苏奕。

    “干嘛呢,我得去看看小柔怎么样了?”

    “阿伦给她吃了解药,已经被段家俊抱下楼了。”

    “我可是伴娘,我得下去啊。”

    顾北棠伸手揪了一下他的衣领。

    “别闹了,夜里,我房间里等你哦。”

    苏奕冲她柔情一笑,松开了手。

    顾北棠赶紧出了休息室,跑下了楼。

    她赶到会场的时候,段家俊和司徒柔站在了台上,两人正在交换戒指,现在一片热闹。

    她心中松了一口气,周华和吴经理走到了她身边。

    她低头看向周华。

    “逮着人了吗?”

    周华小声道:“那人逃的太快,没有逮住。”

    看着台上的司徒柔,顾北棠眼中有些自责。

    这一次算的上是她管理上的失误了,竟然让有心的人给混进来了。

    虽然说自己发现的及时,但若不是两人各自克制着,只怕……以后她得加强下酒店的管理上,绝不允许发生第二次这样的事情。

    “对了,沈河呢?”

    顾北棠想起,他手上的伤还挺严重的。

    “他有吃解药吗?

    有送医院吗?”

    周华说:“解药,阿伦已经给他吃过了,我本来说送他去医院的,可他说不用,有老婆来接,便离开了。”

    顾北棠急忙拿出手机给沈河打了个电话,很快传来了沈河的声音。

    “司徒小姐。”

    “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准备回北城的住处了。”

    “白冉也来北城了吗?”

    “嗯,在车上。”

    “那没事了,我挂了。”

    沈河他来酒店,确实是参加司徒柔和段家俊的婚礼的,但婚礼的请帖,是严翎这小子给的,至于目的,可想而知了。

    小孩子有这种心思,大人都是理解的,就像小乐之前一样,刚得知司徒柔是自己初恋的时候,心中也会有警惕感,时常在她面前说她妈妈白冉有多好,还给他科普了半年前轰动青城的杀妻案,听说就是一对初恋分开后各自成家,然后又离婚在一起,结果……他这次来,是大方祝福的,而且他把白冉也带过来了。

    本来两人打算一块进酒店的,结果白冉说有点事情,他便一人上去了,后来他又收到了严翎的短信,让他去休息室。

    他这一去,就看到了司徒柔,房间里的香味,让他瞬间明白了什么,等想出去,已经晚了。

    司徒柔说她来这房间,也是因为严翎给她发信息说在休息室不小心割伤了手,所以跑过来的。

    事后阿伦带着严翎过来,才知道严翎是有给他发请帖,但没有给他发信息,他的手机,在会场被人给扒走了。

    拉回思绪,沈河转头看向坐在驾驶位上的白冉,他转身凑了过去。

    “白冉。”

    正在想事情的白冉一转头,就对上了沈河那张温文尔雅的脸。

    两人相互望着。

    白冉问:“怎么了?”

    沈河看了她一眼。

    “给你打电话让你去接我,你怎么不来?

    你是怕我吃了你吗?”

    他的话,让白冉赶紧避开了双眼。

    刚刚她是打算和沈河一块上去的,可偏偏,大姨妈提前来了,她去店里买了个卫生棉后,接到的沈河电话。

    她赶去的时候,顾北棠已经带着人撞门了,她也没再过去,出了酒店,在车里等着沈河。

    可解释从来都是白冉的风格,她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姨妈来了。

    她避开的双眼,瞧见了沈河受伤的右手背,没有回答沈河问的这个问题。

    “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自己去。”

    沈河打开车门下了车,走到了不远处的大马路上,他伸手拦了一辆的士,上车离开。

    坐在车里的沈河转头看向窗外,他刚刚好像生气了。

    那边的白冉,还坐在驾驶位的位置,她知道,这事情绝对是她爷爷白振峰做的。

    现在有能力的沈河,对白振峰来说,已经成了威胁,他怕他两产生感情,联手,夺了这白家继承人的位置,所以想着个这么卑鄙的办法。

    白冉拿出手机给白振峰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起来。

    “小冉啊。

    找爷爷有事吗?”

    “爷爷,您做的有点儿过头了。”

    电话那端的白振峰也没有跟白冉绕圈子,直接说:“小冉,爷爷还是那句话,你是很优秀,但白家继承人的位置,只能由男儿继承,爷爷只是给你做个提醒,并没有真正想让他们发生什么,你若是肯放下这执念,爷爷跟你保证,不会伤他半分。”

    白冉冷呵了一声,直接挂了电话,她双手握紧了方向盘,凝视着前方。

    这白家的规矩,条条都不公平,究竟有执念的是他老人家,还是她?

    白冉启动了车子,离开了酒店。

    没一会,沈河和严杰从酒店里走了出来。

    严杰说:“刚刚司徒北打电话过来,说不出一周,就能分开苏奕和北棠了。”

    “我知道了。”

    两人正准备上车,有人叫住了沈清幽,他一转身,看见了身后之人。

    “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