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皇后的马甲撕不完 > 第一百零二章 围剿
    噔噔——

    天未亮透,云知还未睡够,就被低沉的敲门声吵醒了。

    她翻了身,拍了拍文佑的脸。

    “去开。”

    文佑眼眸一沉,毫无困意,“这事应该你来。”

    云知这才惊醒,翻身下床!

    开门有几分危险,只能她去。

    昨晚招待他们的小二立于门口,笑脸先迎,“客官,早!”脖子伸伸缩缩往里探。

    云知指了指角落的四个捆成一团的莽汉。

    “你来找他们?”

    小二怔住,眼眸猛缩,赔了好多笑后,结结巴巴,“客官……客官房里,怎么……”

    云知欠了欠身子,笑的隐晦,“怎么好多人呢!”

    小二猛的点头,他要问的就是这个。

    云知呵呵一笑,“我也想知道,一起去问问官府呗?”

    小二连连缩脖,“不了……你们去吧。”踉跄而去。

    云知也不打算为难他。

    这小二不也不容易,有啥不好的活,都得他先上,明晃晃的替死鬼一只。

    -

    官府离这客栈很近。

    提着绳牵着这四个家伙,走了半条街,引来所有人的侧目,指指点点。

    居然有人把这四个恶霸捆起来了!

    挟着他们的,居然是个十五六岁的姑娘!还有一个清新俊逸的男子。

    走,去看看!

    -

    提进公堂。

    知府姗姗来迟,瞧见眼下这局面,面皮一紧。

    不动声色的落座,缕了缕胡须,徐徐开口,声色稍厉,“大胆!这光天化日的,就把人绑起来了!”

    知府会袒护这几人,围观的良民们毫不意外,结为这陌生的两人捏了把汗。

    文佑沉默不语,静观其变。

    云知笑得灿烂,“大人,这不是着急把您的人,来还您嘛。”

    虽说官匪相护,早不是秘密,但被当众提这茬,他面上挂不住!

    知府脸色大变,胡须猛颤,怒道:“刁民,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四人嘴巴仍被抹布堵的严严实实,发出“唔唔”的声音。

    云知抚了抚下巴,很是疑惑,“不是吗大人?可这几个口口声声说是您的人啊。”

    她拽走抹布,他们嘴巴才一解放,就开始呼救。

    “大人,你快救我们!”

    “大人,你快让人帮我们解开!”

    “……”

    知府一个眼色,手下就着手去解。

    云知凝眸,诚恳发问,“他们真是您的人吗?大人?”

    知府眉头拧成了倒八字,“你们是哪里来的人,大张旗鼓的上公堂,到底为了何事?”

    眼前的二人衣着光鲜,气宇不凡,必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但这花溪城中人他都识得,这两人,绝对是外乡来的。

    “这黑店开在花溪城里头,大人可该管一管?”云知不疾不徐。

    知府沉着脸,“哪个客店?”

    “一里路之内,客栈只一家,就那一家!”

    “凭何说是黑店?”

    “凭他们半夜三更闯我厢房!”

    知府轻蔑:“你有何证据?”

    云知下巴一抬,气势铮铮,“我说的话,就是证据!”

    此间嚣张,知府从未见过,简直不知死活!他冷哼了声。

    “你说他们半夜闯你厢房,那你是丢了钱财,还是没了清白?”

    就凭她能把人扭送到这里,断然不会吃了亏。

    且她衣衫周整,容光焕发,那四人反而鼻青脸肿。

    云知眼神一飘,呵呵一笑,“那倒是没有,不过,小女子受到了惊吓!”

    闻言,文佑垂眸,勾了勾嘴角。

    公堂外的民众一片哗然。

    她这得瑟的模样,哪是受到了惊吓,简直是不嫌事大!

    知府脸色越发难看,瞪了一会儿,“既然没什么事,你们走吧,本官就不计较了。”

    对方来路不明,也不可能仅凭两人之力,就能把四个壮汉给制服了。

    不知底细,还是相安无事的好。

    云知眯起了眼,“大人,这客栈封还是不封?”

    知府沉声道:“你们外乡人,不要插手我们城中的事。”

    衙役开始驱散看客。

    “走了走了,不要呆在这里!”

    众人还想看看结果,如此一来,被赶得不情不愿。

    文佑冷哼,失望无边,“竟没一个像样的知府。”

    韶关城如是,花溪城如是。

    衙役愣住,忍不住回眸看看,众人也重新围拢了来。

    云知小声纠正,“韶关城那个其实还行。”

    知府眼眉一横,站起身,怒道:“你是在说本官不像样?!”

    “带头坏法婪赃,祸害城民,该杀。”他眸色深深,言简意赅。

    事态至此,已没有和缓的余地,看客起了心眼,摒住了呼吸!

    知府黑着脸,沉默了片刻,厉声道:“谁再围观,都拉进来打板子!”

    此言出,堂外蜂拥而散。

    遣散人群,关门打虎!

    昨日被踢爆命根子的大块头凑到知府身侧,小声提醒,“那女子有点功夫,大人小心。”

    知府嗤之,“就她?”

    官府里这么多人,就凭她这个身板,能抗几个人!

    云知定了定神,正儿八经的开口,“咱们上了公堂,于情于理,你都该先问问我们是什么人吧?”

    知府横眉冷目,阴沉无边,“不管你们是谁,天王老子来了,今天都得给我留在这!”

    肃杀之意,毫不掩饰。

    云知提了提嘴角,“怎么的,这就要杀了我们?”

    她寻思着也没做什么呀。

    知府摆手,衙役们蜂拥而上!

    云知挪了一步,护在文佑前头,将内力提至双掌,凌空劈出一道隐隐的火焰!

    这招式并无多大杀伤力,唬人却是一流的!

    重要的是,傅文佑在身边,不能打得太丑!

    周遭人见状,大惊失色,纷纷滞步,退后,不敢再逼近。

    知府脸色大变,大块头再次小声提醒,“大人,小心!她昨晚打我们四个不费余力。”

    说完,缩到了知府身后。

    衙役们跃跃欲试,但又磨磨蹭蹭!不断的看知府的脸色,等待他的再次指示!

    知府面皮凝重,犹豫了片刻。

    云知暂收内力,大声催促,“喂,到底还打不打?”

    总不会这样就被唬住了,缴械投降了吧!

    一个机灵的衙役跑到知府跟前,掩手,轻声提议,“大人,何必揽这个瓷器活,不如就把那掌柜的喊来,让她们两斗,咱们就置身事外,如何?”

    知府若有所思,面皮渐缓。

    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何乐而不为!

    知府皮笑肉不笑,“去请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