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我在边关种田忙 > 第五百零五章 咱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直到主仆离开了她们做乱的地方,目送她们好心放过的车队离开了自己的鬼蜮,胖胖还不解的问,“主人,接下来怎么办?您是要带着武器先回山谷去吗?”。

    肖雨栖:“怎么可能!胖啊,你姐姐我好不容易出山浪一趟,都还没有闯荡过小机嘴里的江湖呢,我肖雨栖堂堂肖霸霸,怎么能如此憋屈的前功尽弃呢?半途而废要不得,小鬼!”。

    胖胖歪头看着自家主人,耸耸肩,表示不是很明白的样子。

    肖雨栖哈哈笑着,伸手撸了把胖胖毛茸茸的脑袋瓜,从大全里掏出一只自家大哥的心肝肉,额,就是信鸽来。

    就地拿出工具来,行云流水的写了一封小楷密信,把信卷巴卷巴塞进竹筒,绑在信鸽的腿上,给小鸽子加了顿饱餐后,最后还让胖胖放出一只小鬼鬼沿途保护信鸽,肖雨栖这才把这只心肝肉放飞天空。

    “主人……”,胖胖指着朝葫芦谷方向飞远,直至消失的信鸽,嘴里才想说话,肖雨栖却急忙比了个嘘的手势,外星人还调皮的摇头晃脑,“嘘,胖胖,有些事情嘛,咱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哦,乖,我们回去继续睡大觉去。”。

    深藏功与名,开心截了小白脸胡的某人,回去的一路上心情都爽歪歪。

    她这样爽歪歪的心情,还一直延续到了,她的好大哥领着猛虎营的兄弟们到来之前。

    却只说肖雨栖暗搓搓的干完这一大票后,这人开始了带着仆人金大丫,在苍溪县浪的快活的日子。

    不是今日吃东市有名的羊肉汤,就是明日吃西市里老崔家的胡麻饼子,总之快活那就一个字。

    至于小白脸同志?

    也就是那位纪九爷,他那边的日子也没有空闲。

    次日一大早起来,某爷正悠哉的享用着早膳呢,他的手下十二子就回来复命了。

    十二子为首的侍卫长打发手下去休息,自己来到主人房间敲门进入,走到主人跟前拱手回话。

    “回爷的话,所有的货物,昨夜都已经顺利卸入码头的仓库,属下也派了可靠的人把守,只待咱们的船一来,就可以装船出发,爷您就能一路顺着加江南下,到南江入口的江州。”。

    纪允听了手下的回禀,他放下筷子,接过丁庚弯腰捧上来的干净帕子擦了手脸,这才朝着侍卫长点头。

    “嗯,行了,辛苦了一晚,吴墉,你下去休息吧。”。

    “喏。”。

    在等待自己大船到来的这些日子,纪允也没闲着,难得清闲一把,偶尔放松到苍溪街上走走的时候,他还能偶尔看到,接连两次跟自己对上的那个小少年。

    自己倒是没什么,遇到了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可惜,对方还是少年人,气性大,每每看到了自己,就跟傲娇的公鸡一样甩头就走。

    就是那样的态度,不知为何,纪允在看到对方的眼眸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头。

    至于是哪里不对头呢?

    终于,到了他们的三艘大船抵达码头的这一日,纪允纪大九爷亲自监督武器装船的时候……

    “你们都听好咯,干活的动作都利索点,我家爷发话了,要是大家按时的把货物装船完毕,九爷给大家伙加一倍的工钱。”。

    丁庚得了自家爷的吩咐,站在码头前,看着面前已经散开去开干的一群苦力,嘴里喊着刚才自家爷交代自己的话,心里却依旧不是很明白。

    为何自家的爷,对待很多人,比如红叶那样的商人时,他们家的爷作风都很老辣,寸步不让,总是能以对方很肉痛的价格,拿到对方手里的紧俏货物,绝不让对方多占一分一毫的便宜。

    当然,除了这次武器的事情是个例外。

    可每每当遇到如眼前这样底层讨生活的苦力时,他们家这位明明是该高居庙堂,高高在上,在他心里如天神一般的爷,却总是主动的让他们占便宜。

    说他的爷有慈悲心吗?可很多时候,他家爷狠起来连自己都怕。

    丁庚很矛盾。

    沉思的丁庚站在码头上监督着,瞄了眼站在首船前甲板上,正迎着风负手而立,襟飘带舞,仿若乘风归去般仙人的爷时,忽然,两个抬着箱子的苦力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这么跌倒在了自己的跟前,装着武器的箱子哐当一声砸落在地。

    “老王,老王,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后方的苦力顾不上砸落在一旁的货箱,赶紧去看跟自己一组,平日里最好的老哥们老王。

    飞身过来准备救人的丁庚,在到了跟前准备救人时,一眼瞄到了眼前砸烂的货箱,他的双眼立刻下意识的紧眯起来,再也顾不得身边哭天喊地的两个苦力了。

    “爷!”。

    丁庚惊愕慌乱的一声大喊,惊醒了站在远处船上,正在眺目远方的人。

    纪允收回视线,看到岸上的码头乱了,而自己的随从丁庚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

    想着刚才手下的语气充满了慌乱,纪允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当即一个大鹏展翅,身形猛地拔高,足尖在船舷上轻点了一下,整个人就朝着岸上飞身而来,动作潇洒又迅猛。

    船离着岸边十几米的距离,纪允眨眼间便到了。

    “爷,箱子里的是石头!”。

    不等纪允足尖落地,丁庚已是一脸焦急的跪下回禀。

    与此同时,边上的神机十二子也慌了,二话不说的统统单膝跪地,什么都不辩解,只顾着低头请罪。

    “属下该死,属下失职。”。

    无声落在跪了一地的属下们面前的纪允,目光早在接近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箱子里的景象,他只皱了皱眉头,随即却先指着已经抖成一团,害怕的恨不得当场消失的俩苦力对着丁庚吩咐。

    “先把人带下去治疗,安顿好。”。

    丁庚应声,老实的点头退下,带着两个苦力就离开了。

    纪允的目光复又转向跪了一地的神机十二子身上,侍卫长吴墉的额上已经冷汗淋漓。

    “爷……”。

    才想说话,纪允却摆手,轻轻一挥下令:“吴墉留下,其他人都下去,不论是货仓,还是已经装船的货箱,全部严查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