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真千金她又美又飒 > 第371章 是我的错
    大叔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能想做什么,就是想要谢谢她,我一会儿要去见我外甥女跟我外孙,你们也一起吃顿便饭吧。”

    他就这么像是不怀好意?

    说到底,还是他这张不老容颜害的。

    “我们就不吃了,我们同学还要聚会呢!”宋文也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他的眼神,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就是很纯粹的长辈对晚辈的喜欢跟关心慈爱。

    这大叔,长得也太年轻了,七十岁的人,看起来也就五十岁上下的样子,太让人羡慕了。

    “那你们给我个联系方式,改天我请你们吃饭。”大叔有些遗憾,扭头看了沈晞一眼。

    这姑娘性子太冷了,可给他的感觉,却很亲近。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六合园的门口,京城久负盛名,传承了数百年的华夏老字号饭店。

    沈晞闭着眼睛,拿鸭舌帽挡住了脸,耳朵里塞着耳机。

    大叔跟宋文也商量了一下,要带着他外甥女跟外孙过来谢谢沈晞,耽误他们停一会儿。

    宋文也是个耳朵根子软的,没费多大功夫就同意了,晞晞救了人家,人家带着儿孙过来表达一下谢意,也是很正常的。

    大叔很快就回来了,拉着傅清礼,后面跟着傅君秋。

    宋文也看到来人,眼睛都掉地上了,使劲的扯沈晞,声音都变了:“晞晞,晞晞你快看啊!”

    天哪!

    这大叔身份不一般啊!

    外甥女?

    孙子?

    那个漂亮的美女姐姐是外甥女。

    那他嘴里说的孙子,就是傅清礼了!

    傅清礼看到沈晞的时候,心绪复杂,怎么也没想到,他跟这丫头这么有缘分,竟然又遇到她了,舅公说的救命恩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就是她了。

    傅君秋倒是开心了,对着傅清礼使了个眼色,还掐了他一下,又见到了,还不承认,这多有缘分啊!

    沈晞睡觉的时候,发现被救的那个怪大叔,老盯着她看,没有恶意,就是探究的眼神,不过看的她不舒服,就拿着帽子盖住了脸。

    此刻动静闹得这么大,傅清礼都来了,她也不能老装死,扣着帽檐,把帽子拿了下来。

    傅君秋终于看到了女孩的长相,身子蓦地有些僵,就连扣住傅清礼的手指,都不由收紧了,眼底有破碎的光芒在闪烁,低声呢喃:“小晞。”

    傅清礼眉心微蹙,凑近她,为了防止她失态,小声提醒她:“她叫沈晞,李婧染的女儿。”

    傅君秋一时间只觉的眼睛涨得厉害,心里也酸胀的难受,喉间有些哽的慌,压根就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就朝着沈晞过去。

    傅清礼就知道会是这样,扣住了她的胳膊,拉住了她。

    大叔笑着道:“就是这几个孩子,在我心脏病发作的时候救了我,要不然你们俩就别想见到我了。”

    宋文也不好意思,指着沈晞道:“不是我们,我们没帮什么忙,是晞晞她救了大叔。”

    大叔把傅清礼跟傅君秋都拉到了身边,很正式的给沈晞介绍:“小姑娘,这是我外甥女傅君秋,这是我外孙傅清礼,我叫上官桓。”

    这姑娘啊,打从他上车就一直冷冷清清的,浑身都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别说问她名字,他连介绍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好几次想要豁出去老脸去问她,又怕她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印象。

    “沈晞。”沈晞看着面前的大叔,疏离而不失礼貌。

    傅清礼看着她:“谢谢沈小姐救了我舅公。”

    沈晞礼貌的微微颔首,眼底神色冷漠,声音清冷:“不客气,傅先生。”

    她哪里能想到随便救了个路人大叔,这么大的来头。

    “我能叫你小晞吗?”傅君秋的眼睛,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小丫头跟大嫂,长得太像了。

    纵使她知道,大嫂跟李婧染是双胞胎,李婧染的女儿跟大嫂长得像很正常。

    可这种血液都在翻滚,忍不住想要去抱她,想要亲近她的感觉,让她有一瞬间觉得她就是小晞,他们傅家的小晞。

    “你好,傅小姐。”沈晞很礼貌,又很巧妙的推拒了她的要求。

    傅家的人,她现在是惹不起了,也不敢招惹,不然的话,傅清礼还不得弄死她啊!

    傅君秋心里难过,尴尬的笑笑,邀请她:“沈小姐救了我舅舅,我很感谢,我们正好要吃饭,沈小姐一起吧!”

    她想要多看看她。

    他们家小晞要是还在的话,肯定跟她一样漂亮懂事,善良。

    “不好意思,我们同学聚会,我就不叨扰了。”沈晞笑笑:“救人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管是谁,倒在我面前,我都不会坐视不理的,你们不用这么客气。”

    傅清礼总觉得她这话,是意有所指,就是在说给他听的。

    他心里很清楚,她能这么想,能这么有觉悟,是再好不过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的话,心里堵得难受。

    傅君秋在下头偷偷掐他,让他也说句话,把人家姑娘一起叫了吃顿饭,不过怎么掐他都没有任何反应,气的她想抽他。

    上官桓刚刚要说话,再劝一下,他也想跟小丫头一起吃顿饭,不仅仅是因为她救了自己,更多的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就觉得这丫头很讨喜。

    “沈小姐忙的话,我们就也不打扰了。”傅清礼直接就先他一步回了话,

    他这一句话,遂了沈晞的愿,也遂了他自己的愿,却把傅君秋跟上官恒给气死了。

    沈晞看着他们下去,才冷笑扯唇,她跟傅清礼上辈子绝对是有深仇大恨,一次次的遇到他,倒霉透了。

    宋文也还有点遗憾,叹了口气:“晞晞,原来那是傅家姑姑,不是傅清礼女朋友。”

    “你遗憾什么?”沈晞也没想到是傅家姑姑,她也以为是女朋友,不过傅家姑姑看她的眼神,跟她说话语气,也有点奇怪。

    “俊男美女就应该是一对啊,多养眼。”宋文也嘟囔了一句,问她:“你怎么不跟着他们一起去吃饭?”

    沈晞拿着帽子,盖在脸上,声线很冷:“不稀罕!”

    宋文也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她:“不稀罕就算了,咱们自己去聚餐比跟他们吃饭香。”

    她感觉到了,晞晞对傅清礼很不待见。

    傅清礼对晞晞看起来也挺复杂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路边,上官桓见沈晞他们的车子开走了,才指着傅清礼,生气:“你小子怎么回事?你刚刚那是什么态度?

    人家是救了我的恩人,你就这个态度,还不如刚刚让我心脏病发作死了清净!”

    傅君秋也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气的咬牙切齿:“人家怎么得罪你了?她是李婧染的女儿怎么了?她可是救了舅舅,一起吃个饭就这么惹你心烦,你就这么讨厌她?”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就是因为那姑娘是李婧染的女儿,才对她这么大的敌意。

    傅清礼没有说话,眼角的余光看到车子已经在车流里消失,心里堵得越发难受,骤生烦躁。

    “小秋说的对,上一辈的恩怨,你牵扯到小辈的身上做什么?她是做了什么坏事了?让你对她意见这么大?”上官桓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你该干嘛干嘛去吧,别在这里气我了,我活这么大年纪不容易,我看我心脏病发作没死成,倒是被你给气死了。”

    “舅公教训的是,是我的错。”傅清礼面对长辈的狂轰乱炸,只能认错。

    “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上官桓气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傅君秋也狠狠地剐了他一眼,扶住他:“舅舅,刚刚我听那个开车的小孩打电话,说是他们去宫城,咱们也过去,说不定能碰到他们。”

    上官桓:“宫城是什么?”

    傅君秋:“我也不知道,咱们打车过去,出租车司机肯定知道。”

    上官桓点头:“好。”

    傅君秋招了辆出租车,扶着上官桓上去,看着站在旁边的傅清礼,没好气的问他:“你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