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八零鲜妻有点甜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抢救
    “糟了,是产后出血并发休克,快,赶紧去叫医生。”

    那边,常彦哲一见这个情形,两步上前来,伸手就扶住了周妍妍,然后跟周甜甜俩人合力,将周妍妍抬到了床上。

    幸亏床上铺了一张小垫子,就是为了防止污血弄脏了床单,这下正好,小垫子直接被血浸湿了。

    韩彩英吓的手脚发软,好歹的回过神来,急忙冲出病房去找人。

    而常彦哲这会儿,就只能按住几处穴位,尽量想办法减缓出血的速度。

    主要是他刚出门回来,身边什么也没带,若是有金针的话也好些,最起码可以针灸,止住出血。

    好在医生来的及时,一进门见到地上和床上的血,医生也吓了一跳。

    “快,止血药、缩宫素、输血,还有赶紧清宫,做宫腔填塞,赶紧动手啊。”

    常彦哲一见那进来的医生还有点儿发愣,忙大声喊道。

    医生这才回过神来,“男同志先出去一下。”

    医生就是之前给周妍妍接生那个,她知道常彦哲不是周妍妍的丈夫。

    要动手清宫做宫腔填塞,自然不能让其他男人在跟前儿,只能先把常彦哲赶出去了。

    常彦哲也没说别的,转身就往外走,他毕竟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没权利在这指手画脚。

    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保持安静,让医生尽全力抢救。

    常彦哲出来,那边护士推着车子急忙过来,止血药肌注,缩宫素静点。

    护士的动作很麻利,没几分钟,吊瓶就挂上了,肌肉针也打了。

    接着验血型,去血库取血,做血交叉然后输血。

    周妍妍出血量很大,必须得输血,不然太危险。

    与此同时,医生戴上手套开始清宫做宫腔填塞,阻止继续出血。

    地上有个盆,就见到那盆里都是血,中间还夹杂些血块,看的韩彩英母女心惊肉跳。

    可她们啥话也不敢问,就这么提心吊胆的站在旁边等着,直到那医生做完宫腔填塞,摘下手套。

    “医生,我闺女怎么样了?”

    韩彩英见那医生长出一口气,知道这抢救可能是结束了,于是赶紧问道。

    “出血止住了,不过她出血很多,目前还是有危险,先输上四百CC全血看情况。”

    刚才这一段时间精神高度紧张,那医生也很疲惫,不过她还不能回去休息,要留下来观察一会儿。

    又过了一阵子,医生上前检查,见出血不再继续,这才放心。

    “好好照看病人,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立即去办公室找我。”说完,医生和护士这才都离开了病房。

    韩彩英眼泪汪汪的上前,坐到床边,本想握住闺女的手,可是一看闺女俩手都打着吊瓶呢,哪里敢动?

    “妍妍啊,你这是要吓死你妈,原本都好好儿的,这怎么就突然出那么多血啊?

    你说你要是有个好歹的,俩孩子可怎么办?”

    韩彩英一说话,眼泪掉的更凶,到后来简直泣不成声。

    周甜甜心里也难受,可母亲已经哭成那个样子了,她不能也跟着哭啊。

    于是将盆子端走里头的血倒掉,然后将鲜血浸湿的裤子扔进盆里打水泡着,再去洗了拖布,将地上的血都拖干净。

    “我帮你吧。”常彦哲去跟院长主任沟通了一下,刚回来,于是接过拖布他去拖地了。

    “彦哲,谢谢你啊,刚才要不是你及时提醒那医生,等她们再检查一番,我二姐不知道什么样了。”

    刚才常彦哲的反应和处置方案可以说是教科书级的,那医生果真就是照着常彦哲说的做。

    这就证明,常彦哲可不仅仅是研究药物有能耐,其他方面也是全才。

    “一家人说这些做什么?二姐应该一会儿能醒,你跟婶子照看好她。”

    地上的鲜血很快就把拖布给染的通红,常彦哲拎着拖布去卫生间清洗,就这么来来回回两三遍,总算把地面拖干净了。

    而这个时候,原本昏迷着的周妍妍,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怎么了?”周妍妍一阵恍惚,她刚才好像是要起来,结果还没等着站起来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的闺女啊,你可吓死你妈了,刚才你出了好多血,然后一下子就晕倒了。”

    韩彩英见到闺女醒过来,心头悬着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你觉得怎么样,哪里还有不舒服的?”

    周妍妍摇摇头,结果这一摇头就觉得迷糊,只好闭上眼睛。“妈,我还行,您别哭。”

    她已经看到输血袋了,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儿,差点儿小命都没了。

    不过看母亲哭的那么伤心,她赶紧出言安慰。

    韩彩英哭了一会儿,渐渐停止了哭声,就这么坐在闺女床边,盯着那吊瓶和输血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病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杨绍铭还有杨绍铭的婶子,也就是杨兴佳的媳妇,一起从外面进来了。

    “妈,我二婶知道妍妍生了,过来看看孩子。”

    杨绍铭刚才出去,给杨家那边打了电话,又给周家这边打,之后又亲自去了趟杨兴佳那边一趟。

    杨兴佳算是杨绍铭在首都唯一的亲戚,既然都在首都,这生孩子报喜就必须得亲自去一趟才好。

    也正是因为这个,才回来晚了。

    杨绍铭推门就说,结果进屋之后就觉得不对,屋里一股子血腥气,抬头一看,那边还挂着吊瓶和输血袋呢。

    “妍妍,你怎么了?”杨绍铭很敏锐的察觉出不对,两步上前,关切的问道。

    “医生不是说让两个小时左右去厕所么?我刚才就扶着妍妍下地。

    结果她脚刚沾地,还没等着全站起来呢,就哗的一下子流了好多血,然后人就昏过去了。”

    韩彩英刚停下来不哭了,结果这么一说,那眼泪又往下掉,她真的是被刚才的情形吓坏了。

    “二姐生产太快了,应该是子宫上有创面,所以宫内大量出血。

    加上她这么一站起来,连出血再加上低血压休克。

    幸亏医生救治及时,目前来看,情况还算可以,二姐也是刚醒过来。”

    韩彩英落泪,常彦哲怕韩彩英解释不清楚,便主动讲了下经过。

    “天,怎么会这样呢?

    妍妍,辛苦你了,为了这俩孩子,你遭了太多罪。

    往后我一定把你照顾好,绝对不辜负了你为我为孩子付出的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