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修罗战神江策(江策丁梦妍) > 第1079章 嗅觉
      江策倒是没有料到蒋勋会说出这样的话,原本谁都是躲着龙脉行动,生怕龙脉出手阻止。

      结果蒋勋却给出了完全不同的建议。

      龙脉是肯定会出来的,与其束手束脚,害怕被龙脉攻击;倒不如主动一点,把龙脉给逼出来,把龙脉彻底铲除,那以后不就彻底没有麻烦呢?

      其实,与其说这是对江策的建议,不如说是蒋勋他自己想要干的。

      他已经快要受不了被龙之水控制的日子了,早一点把龙脉给逼出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一个痛快,省的遭罪。

      这个建议那可是相当大胆,不过,却非常符合江策的心意。

      他摸了摸鼻子,说道:“好,那就做的大一点!肖庚已经死了,接下来再解决掉聂天奇,就能彻底锁死老天尊。”

      除掉了这二人,加上如今画尚集团的动荡不安,老天尊就等于被逼上绝路。

      届时,龙脉要是不出来,燕城就得改头换面!

      龙脉要是出手,那江策就可以联合蒋勋、焦学辰等人,跟他正面对抗,到时候一决生死,来个痛快。

      这个隐藏在背后的真凶,终于可以揪出来了。

      很快,一顿饭就吃完了。

      蒋依芸擦了擦嘴,说道:“味道不错,呐,这是赏你的。”

      她丢下一块金币,在金币的后面贴着一张小纸条,上面有一串号码,那串号码是可以联系到蒋勋的号码,以后再想跟蒋勋谈事情,就不用这么麻烦。

      江策收起金币,微笑着送走蒋依芸等人。

      ……

      同一时间,在画尚集团的内部,一个人非常的不淡定。

      他就是聂天奇!

      此刻的聂天奇对酒池肉林都没有兴趣了,所有的女人全部都赶了出去,一改往日好色、好酒的性格,把自己独自一个人关在屋子里面。

      “下一个,就是我了吧?”

      聂天奇坐在软塌上,不停的问着自己。

      别看他整天花天酒地,其实他的心思极其缜密,对于危险的嗅觉更是非常准。

      画尚集团眼看着就要崩塌,越是这种时候,那些痛恨画尚集团的人就越是会推波助澜。

      他相信,肖庚的死绝对不是巧合!

      作为老天尊的左右手,肖庚一死,也就意味着这座即将倒塌的大厦,那是彻底不可能止住颓势。

      谁都看得出来,聂天奇成为了画尚集团唯一可能翻盘的点。

      想要彻底摁死画尚集团,那就必须把聂天奇给杀死!

      所以,现在的聂天奇是众人眼中必须拔除的对像,偏偏老天尊在这个时候还非常的意志消沉,想要靠老天尊那估计是靠不住的。

      怎么办?

      现在这个时候反水,向众人宣布,跟画尚集团划清关系吗?

      那也不行。

      估计这话一说出口,那些曾经被聂天奇坑害过的人,就会疯狂的报复攻击,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聂天奇的大脑疯狂思考,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忽然,一个词从他的脑海中蹦了出来,聂天奇的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对了,我还有嫁接术啊!”

      他立刻就把小瑶跟小玫给喊了进来,本来两个女人以为聂天奇是要发泄他的欲望,但谁知道,这一次聂天奇却没有对她们动手动脚,反而非常的尊敬。

      这感觉很奇怪。

      聂天奇跟她们两个喝了酒,然后两个女人就都晕了过去。

      聂天奇搓着双手说道:“好,就让我拿这两个小妮子先试验一下,你们一个个的不是想要弄死我吗?呵呵,我就跟你们来个鱼死网破!你们要我死,我就会拉上一大群垫背的,呵。”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他完成了两幅杰作。

      聂天奇仰天大笑,然后给申宫熏拨打了电话,让对方来自己这边一趟。

      平日里聂天奇跟申宫熏其实是最不对付的。

      平白无故的,他让申宫熏来一趟,这肯定是没有好事;申宫熏也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喊上了赵锻,在赵锻的陪伴下来到了聂天奇的酒池肉林。

      一来她就问道:“聂天奇,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聂天奇咳嗽一声,说道:“申副董,是这样,在肖老过世之后,我总感觉惴惴不安,总感觉有人想要我的命。”

      申宫熏冷笑,那不是废话吗?

      如果不是此刻不方便,她都想上去直接给聂天奇来一刀的,这个男人看着就让人恶心。

      聂天奇倒是自我感觉良好,还继续说道:“正是因为这份不安,我希望得到申副董的保护,以后对我多上心,千万不要让人对我动手。”

      申宫熏心里想笑。

      保护你?

      呵呵,不杀了你就算是好的了。

      不过申宫熏倒是也感觉很奇怪,一般这种事情,聂天奇都是直接去找老天尊的,毕竟整个画尚集团内,只有老天尊会把他当个宝。

      申宫熏跟聂天奇不合,那是人尽皆知的,聂天奇自己也知道。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

      难不成是急糊涂呢?

      申宫熏也不含糊,直接问道:“聂天奇,你凭什么绝对我会保护你呢?”

      聂天奇嘿嘿一笑,“我知道申副董是最在乎亲情的,而你的两个好姐妹正好在我这。”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申宫熏的怒火腾的一下就蹿了起来。

      聂天奇也不在乎,打了个响指,立刻就有人把后面的帘布给拉开,接下来的一幅画面,让申宫熏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只见那小瑶跟小玫的身上开满了花朵!她们两个,已经被聂天奇给改造成为了植物人!

      这植物人,就是聂天奇利用嫁接术完成的。

      其实画尚集团内,每个月都要有人被改造成植物人,目的就是为了制造噬心散的解药。

      只是没有想到,聂天奇居然会疯狂到把小瑶跟小玫改造成植物人。

      不用想,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以此来要挟申宫熏!他知道小瑶、小玫都是申宫熏的好姐妹,而申宫熏最大的弱点就是重情。

      打蛇打七寸,对付申宫熏,就得用情感绑住她,不得不说,在阴损这方面,聂天奇的造诣可一点也不比肖庚弱。

      甚至他比肖庚更加的阴毒。

      “聂天奇,你个混蛋!”

      申宫熏两步走到跟前,一把揪住了聂天奇的脖领子,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巴掌。

      聂天奇也不躲闪,就那么站着挨了一巴掌。

      随后,他还笑呵呵的说道:“申副董你的气消了吗?气消了的话我就继续说。现在小瑶跟小玫都已经被我改造成了植物人,但是您放心,我有办法让她们像正常人活着。可如果一旦我死了的话,那么就不好意思了,她们两个的命也会很快结束。”

      这一步,是申宫熏万万没有想到的!

      她可没有料到聂天奇有如此手段。

      看着自己的两个好姐妹被改造成了植物人,申宫熏内心焦急不安,如果杀了聂天奇,那两个好姐妹的命也就没了。

      这不可以!

      申宫熏没好气的说道:“你不用在这里唬我,江策也跟着陈老学过嫁接术,他一定也可以帮助小瑶、小玫活下去。”

      聂天奇笑了。

      “申副董,江策学嫁接术才多久?跟我能比吗?”

      “我能让她们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江策能办得到?”

      “再说了,江策跟画尚集团是死对头,他又怎么可能出手帮助你了?”

      聂天奇还没有意识到江策跟申宫熏早就是一伙的。

      申宫熏也意识到差点露馅,于是松开了聂天奇的脖领子,说道:“你要我怎么保护你?”

      聂天奇很满意,“这就对了嘛。申副董,其实我要的也不多。我知道,你早就把资产给转移到国外了,我只需要你拿出一半的资产给我,帮我在国外安稳定居下来就可以。”

      这个货是准备逃跑的节奏。

      申宫熏故意推诿道:“不行,老天尊绝对不会允许你离开的。”

      聂天奇耸了耸肩,“我不管,反正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内不把我送走的话,那么你的两个好姐妹的命就玩完儿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开。

      申宫熏越想越生气,狠狠跺了一脚地面,带着赵锻离去。

      路上。

      赵锻问道:“你真的打算把聂天奇给送到国外,然后给他一半的资产?”

      “怎么可能?”申宫熏咬着牙说道:“我一定要弄死他!”

      “那小瑶、小玫怎么办?”赵锻问道。

      这种事情,也就只能找江策帮忙了,她说道:“我现在不方便出去,赵锻,你去找江策,把这边的事情告诉江策,一定要让他想办法救人!”

      赵锻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唉……”

      然后赵锻匆匆离去,寻找江策商量有关救人的事情。

      申宫熏站在大楼的通道里面,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心里面反复思考着该怎么办。

      如果江策能救人那一切都好说。

      如果江策救不了人,那还不能杀聂天奇,难不成真的要任他提要求?

      “小瑶,小玫……”

      申宫熏低声呼喊着两个好姐妹的名字。

      好不容易解决掉了肖庚,没想到却打草惊蛇,把聂天奇给惊到了,这个家伙的嗅觉还真不是一般的敏感!

      “江策啊江策,我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你身上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