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混世农民工 > 第0709章 女人发威
    一看是四个联防队员,楚北原本悬起来的一颗心这才稍稍放松了一点。他先发制人的喝问道:“干什么?夫妻间住个旅馆也要查吗?”

    “你们是夫妻吗?那就把结婚证拿出来”

    领头的哪男子把脖子一偏,一副非常得意的样子。

    没想到披着被子的杜红娟忽然怒吼一声骂道:“混账东西欺负人也不长个眼,老娘就在NN市开宾馆,从从没有听说现在出来住店还要带结婚证,你们长水镇不属于GX管是吗?”

    “别扯这些没用的,这里是长水镇。今晚如果拿不出相关证件,那就说明你们是乱搞男女关系,必须抓起来处理”

    领头的哪男子说着一挥手,他身后跟的哪几个人立马扑了上来。面对如此阵势,楚北心里还真是有点怕。

    也就在这个时候,披着被子的杜红娟忽然一把掀开了被子。她这会时间,已在被子下穿好了衣服。这女人有时候还真是让楚北对她刮目相看。

    “好!你们非要把事情闹大是不是?告诉你们,我不是什么外地人,老娘我是小李村的,一直在NN开宾馆,这次回老家探亲,没想到走到半道车坏了,所以就暂住一晚。你们说我一个回家探亲的人带什么结婚证?如果非要查可以,那就带我去派出所,让警察来查吧!你们不配”

    杜红娟大吼着一拍床板,她便往床下跳。

    楚北一看杜红娟都发威了,他一个男人坐在边上装鳖实在是过意不去。他跳下了床,操起了放在地上的木椅子。

    这四个联防队员有点怕了,因为他们实在搞不清楚杜红娟的真实身份,万一她真去派出所闹,那他们可就惨了。

    可是他们就这样走了,这面子上也未免太挂不住了吧!就在他们正骑虎难下之时,只见哪个中年女人跑了进来。她大声的喊道:“哎呀小李!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再这样搞影响我做生意可不行”

    “哎!我还想问你,这联防队是不是你打电话叫来的?告诉你,我在NN市开宾馆,这里面的事情我非常的清楚,所以你还是省省吧!”

    杜红娟跳下了床,样子非常的凶悍。

    这中年女人一看形势不对,忙把这几个联防队员拉着走了。她临出去时还顺手把房门拉着锁了起来。

    受此惊吓,楚北坐在床沿上也不敢再睡了。杜红娟却笑着说:“睡吧!他们就是把你当成了外地人想宰一刀。被我这样一闹,他们不敢再来了。问题就出在这个旅店板娘身上,有可能这四个人是假的”

    “啊!你们这里也玩这一套?”

    杜红娟看了一眼楚北说:“这种事哪里都有,就看你如何应对了”

    在杜红娟的劝说下,楚北再次上床睡床。没想到他这一觉却睡到了早上的八点多钟,一想到李红玲欠他的两万元,楚北就再也睡不住了。

    起床后随便洗刷了一把,杜红娟便带着楚北去路边上等车。通过昨晚上发生的这件事,杜红娟心里也怕了,万一真的被抓,这事传出去可就麻烦大了。

    一直等到了九点多钟,两人才等到了去NN市的大巴车。

    摇摇晃晃,终于在中午吃饭时楚北和杜红娟才到了NN市。刚才上大巴车时为了避嫌,他们在车上没有往一起坐,所以楚北心里有好多的话他也没法和杜红娟沟通。

    这一下车,楚北便赶紧的跑到杜红娟身边小声的说:“我们忽略了一个环节,应该去李红玲的娘家找找她”

    “哼!你真以为我是傻瓜?李红玲的父母早都走了。家里只有一个哥,她哪个嫂子非常的厉害,和李红玲属于老死不相往来的哪种。你说这么一个情况,她跑娘家干什么?”

    杜红娟说着,便把楚北拉到了路边上,她生怕有熟人看到她和楚北在一起。

    楚北想了一下说:“算了吧!看来这钱是追不回来了。我今天下午就回老家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不了老爸这一年不给我发工资得了,谁让我看人不准呢!”

    “行了,事以至此,抱怨又有什么用呢?你放心好了,我会通过熟人给她李红玲递话。只要她活在这个世上,这钱她必须还你。这样吧!我打车先回去,你在外面吃点饭,最少摸一个小时再回来。我是怕万一我哪个老公回来,他起疑心问题可就大了”

    杜红娟说完,转身就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楚北傻站了一会儿,便去路边的小饭店随便说了点东西。他看着时间,等够了一个小时,他便打车回了杜红娟的小旅馆。

    他一回去,王小娟便拉下脸子和他吼了起来,意思就是说他出时也不打个招呼。另外王小娟贼精,她已经猜到了楚北和杜红娟是出去风流快活了。

    这王小娟心里很气,她认为自己一心帮楚北,想让楚北陪她去买件衣服,楚北就装病。可她一走,楚北便和杜红娟一起不见了。这事其他人没有发现,但细心的王小娟便联想到了。

    等王小娟把心里的怒火全发泄完了时,楚北眼睛一瞪冲王小娟吼道:“我是跟杜红娟出去风流快活了怎么了?还差点被联防队给抓走了。因为我们没有结婚证,他们说我们这样是乱搞男女关系”

    楚北的流氓脾气犯了,他双手抓住王小娟的肩头,瞪着眼睛一字一句的羞辱着王小娟。

    王小娟一看楚北凶狠的样子,她有点怕了。不管怎么说,她也无权过问楚北的一切,毕竟她和楚北没有任何的关系。她也知道,像这种富家子弟,真要是惹烦了他,一切很坏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我这么生气,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就算你要出去办什么事,总得吭一声吧!留张纸条也行,或者打个电话回来也可以啊!你为什么要让我们为你彻夜担心?”

    王小娟的脑子转的快,她的这张嘴也不慢。三言两语这话的味道就变了,楚北的心毕竟也是肉长的,他不经意间便松开了紧抓着王小娟肩膀上的手。

    楚北长出了一口气,他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往床上一倒说:“杜红娟带我去了李红玲的老家,可是这女人有两年的时间没有回去过了”

    “其实我们都分析错了,李红玲拿上这些钱怎么可能回老家去呢?”

    王小娟微微一笑,她轻声的说道。

    这时,狗子敲门走了进来。他一看到楚北便着急的说:“你去了哪里?怎么不说一声,害的我到处找你。你真要是有个什么事情,楚老板回去会杀了我”

    楚北呵呵一笑说:“没事,我去找李红玲了,可这臭娘们没有回去。看来这钱是要不上了,咱们得想个办法把账圆上”

    “两万元不是小数字,所以真没有必要撒个这谎,还是实话实说吧!”

    王小娟虽说心里不爽,但她还是想在楚北这里突显出她的地位,所以她不等狗子有所反应,她便抢着说道。

    狗子想了一下点头说:“王姐说的对,这件事还真没有必要撒谎。不是说一个谎要用十个谎来圆吗?万一被戳穿那就真没有意思了。再说了,做生意欠款的事也是常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经王小娟和狗子这么一说,楚北便想开了。他点了一下头说:“好!那我们就实话实说。狗子现在就去找杜红娟结账,咱们下午就回天北市”

    狗子应了一声便下楼去了。王小娟一听要回去了,她立马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来这里快一个月了,他们已把旅店当成了家。

    狗子下去一会儿时间便上了楼,他笑了笑说:“杜老板看在你的面子上,这房费省了不少”

    “你这不是废话吗?她不看在楚老板的面子上还能看在你和我的面子上?

    王小娟有点酸酸的把醋意全泼在了狗子的身上。

    狗子呵呵一笑没再说话。他心里清楚,这王小娟和楚北的关系非同一般,他得小心一点才是,否则这女人在楚北的枕边胡乱说上两句,那他岂不是完蛋了。像他这样的人,能在天北市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还真是不容易。

    楚北想了想对狗子说:“你把我的东西看着也收拾一下,我下楼去给杜老板打个招呼,不管怎么说大家都这么熟了”

    “哼!是熟了,这都熟到床上去了”

    王小娟低头往包里装着东西,心里还是不爽的说了这么一句。楚北眼睛一瞪,忽然在她圆圆的屁股上来了一脚。王小娟一个没注意,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起身的王小娟追着楚北便打,楚北乘机跑下了楼。

    一楼的服务台哪里,余敏正在嗑瓜子看杂志。楚北轻轻的走了进去问道:“老板娘呢?”

    余敏朝里间用手指了一下说:“在后面卧室”

    楚北点了一下头,便蹑手蹑脚的朝着杜红娟的卧室走去。

    大床上,杜红娟蜷缩着身子睡在哪里,感觉像是睡着了。楚北近近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床边上,然后他开着玩笑,把手往她的衣服下面伸。

    杜红娟一惊,便猛的坐了起来。楚北伸手一搂,便把杜红娟抱在了怀里。

    “你住这里的时间长了,我都觉得习惯了。这一下子要走,我这心里忽然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没事!说不定今年还会来,最迟明年这个时候就来了”

    楚北说着,便在杜红娟的脸上亲了一口。

    忽然,余敏在这个时候冷不丁的走了进来,场面顿时尴尬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