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潜行追凶 > 第719章 联觉预判
    能感知别人的一切,甚至能做出提前反应。其实当卓乐峰听到这个描述后,他脑海中马上闪出一个概念——联觉症。

    联觉症在某种意义上又可以称之为通感症。这是一种罕见的精神类病症。在患者的感觉系统中,数字和词语是有颜色的,还有形状、质地和情绪。他们的各个感官可以互相沟通,视觉会给味觉刺激,味觉会给听觉享受。与此同时,这种精神状态又有一种极端情况——镜反射触觉联觉症。

    镜反射触觉联觉症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能几乎完全感受另一个人所经历的感觉,哪怕自己并没有真正经历相同的事,是一种差不多完全复刻的“镜像般的感同身受”,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联觉”,例如看到其他人磕到牙,或者被足球踢到脸上,我们总会有一种“好痛”的同感。然而,这类人的反应却更加强烈。甚至有种身临其境感。

    根据中岛拓描述,八岐大蛇这对兄弟往往还能提前感知。这又是一种联觉预判。

    人的大脑其实很多地方还没开发,甚至人本身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释清楚。比如脑电波感应,再比如很多人都体验过有些刚刚经历的场景似乎在自己脑海中以前就发生过。这些其实多少都和大脑的一种机制有关。

    在现在很多时候,人们把一些无法解释的问题归纳到特殊的精神状态甚至是精神疾病,然而随着研究深入,大家发现这其实有迹可循。

    比如镜反射触觉联觉症,这确实是存在的一种精神症状。但是如果这种症状在加上联觉预判,甚至加上孪生兄弟的脑电波磁场共享形成心灵感应,那确实非常可怕。

    “除了这些,这对兄弟还有什么其他资料!”卓乐峰已经知道此事非常棘手。

    中岛拓道:“森重宽熊和森重凉太。”

    说出这两个名字后,中岛拓常常舒了一口气,这意味着他彻底背叛八岐大蛇,意味着他已经没了退路。

    从姓名可以查到很多资料,而关键是,这个姓名还是真实姓名。

    蒲安北好小岛松很快将一份详细的分析报告摆在了众人面前。到了这一刻,大家终于明白一直面对的是什么对手。

    森重兄弟是日本相扑冠军之后,而相扑被称为日本国技,相扑选手在日本地位不是常人能比。能达到冠军级别,其身份已然不一般。

    根据资料显示,森重兄弟依靠父辈得来的地位和人脉发展自己的关系网络,仅仅明面上的能量,他们就能达到政界、金融界、文化和体育等行业。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在各个领域寻找到傀儡用以操作。

    “还有,如果这份资料没错误,我们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森重兄弟为何会做出各种反人类的行为。”

    卓乐峰重重点着那几行字。

    在这几行字的描述中可以看出,森重兄弟从小也被当成相扑选手来培养。所以大量的饮食让他们身体变形。虽然相扑选手明面上得到尊重,但是在现代化社会,这种非常人的体型会被人私底下排斥。更关键在于,这种生理上的排斥造型心理上的排斥,森重兄弟产生了一定的反社会型人格现象。

    “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变态。根据中岛拓描述,这些年,森重兄弟已经将体重慢慢降了下来。但是他们依旧高大魁梧,不好对付。加上他们存在特殊的心灵感应和提前感知现象。我们在遇到他们时,务必小心。”

    卓乐峰最关心就是藤原美凉子、清水宗一郎还有横空美咲这三人。这三人和八岐大蛇都有血海深仇,一旦冲动,很可能会被利用。

    如今真正的八岐大蛇已经浮出水面,卓乐峰需要想着怎么对付此人。

    但是对付森重兄弟谈何容易。这对兄弟的人脉,加上父辈带来的荣耀让他们备受关注,普通的攻击如何才能得手?

    所有人都在静静思考,卓乐峰也想和钟凯欣静静待一会。

    他之所以现在还没离开,就是因为担心八岐大蛇对安京市的报复。但是,如果真的让卓乐峰参与到刺杀八岐大蛇的行动中,他又无法说服自己。

    “虽然这次算是我的私人行动,但是我毕竟是警察,我不可能像个杀手一样去暗杀别人!”

    钟凯欣捏着他的手:“我理解!其实当初你答应美凉子和宗一郎的原话,只是帮他们找出八岐大蛇。现在你已经完成你的使命了,即使你不跟他们一起战斗,他们也不会埋怨你。”

    “所以,你想让我现在就撤出?”

    以前的钟凯欣率真,干练,直接。但是现在,她的双目中多了愁绪,也便多了更多牵挂!若是以前,钟凯欣自当会说留下跟着众人一起战斗。可现在,她看见卓乐峰一次次冒险,一次次差点陷于阵中,说实话,她也担心了!

    更何况卓乐峰自己也提出警察不能参与暗杀,这边让钟凯欣找到了顺势而下的机会。

    “你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吧。蒲氏兄妹加上美凉子、宗一郎还有小岛松、横空美咲,这些人足以对付八岐大蛇。更何况,八岐大蛇手下的四大天王基本都废了,这对兄弟如今就是一个光杆司令。”

    其实到了这一步,卓乐峰确实可以退出战斗了。

    “凯欣说的没错,剩下的事情你不用参与进来。”

    一个声音传来,让卓乐峰和钟凯欣回身望去。

    此刻,其余众人已经站在了旁边。其实当卓乐峰和钟凯欣私聊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考虑这些。毕竟卓乐峰的身份不同于他们。卓乐峰能帮他们做到这一步已经非常了得。

    蒲安北动情道:“卓哥,你已经做的够多了。虽然对付八岐大蛇和我们蒲氏兄妹关系不大,可我们毕竟有雇佣兵身份,这种事情我们来做最合适。”

    “不错!”美凉子道,“我和宗一郎都非常感激你为我们做的一切。但是终究,要找八岐大蛇报仇的人不是你,如果你最终对付八岐大蛇,不仅会给你带来麻烦,也会给你的城市带来更多麻烦。所以,不用担心,我们自己来处理。”

    “我也一样!”横空美咲抱着胳膊,“我虽然是最后才加入你们团队,但是我的目的和美凉子、宗一郎一样,就是要找八岐大蛇报仇。既然现在已经知道森重兄弟就是八岐大蛇,那我们的目标就很明确,我们这么多人,加上我在日本的人脉资源,对付八岐大蛇一定没问题。”

    “哈哈,其实你们还忘记了重要一点!”康斯坦德也掺和道,“桥本兄妹故作聪明把吉野照之牵扯进来。现在吉野照之也把八岐大蛇当做对手。山口组这个背景,会让森重兄弟承受更多麻烦。除此之外,权贵领导层中,除了宫本恒靖已经可以帮你们联络外,赤木兄弟也已经明确站在你们这头。所以现在八岐大蛇是墙倒众人推,我看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康斯坦德同样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肯定也会离开日本,不会参与最后的决战。

    看着众人自信的眼神,卓乐峰内心的担忧渐渐少去。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这么多强人在一起,那八岐大蛇难不成真的是神不成。

    蒲安东上前:“我已经帮你和钟凯欣买了好今天的机票,所以,你们赶紧收拾收拾就离开日本吧。接下来,你就在安京市静静的等着我们的好消息!”

    每次和战友分开,卓乐峰总有种伤感。或许是因为同生共死过,所以离别中带有依依不舍。但是大家伙说的没错,接下来的事情,卓乐峰确实不适合参与。

    不管是美凉子、宗一郎还是横空美咲,这些人都把杀死八岐大蛇报仇当成目标,这种事,卓乐峰不能做。

    收拾好东西,和队友做了最后的告别。卓乐峰和钟凯欣打车来到了机场。

    看着人来人往,卓乐峰将钟凯欣搂到怀中。

    “也许飞机落地时,我们就能得到他们的消息。”钟凯欣带着微笑,“这一路走来真的太累了。这一切结束后,也该好好休息了。”

    卓乐峰点点头:“我已经把我的分析和计划都交给了蒲安北,他们是身经百战。一定会没事。”

    “嘿,你好,你好像坐了我的位置!”

    “嗯?”卓乐峰疑惑的抬头,见一个一脸灿烂笑容,年轻时尚的小伙子站在那里。

    卓乐峰拿着机票比对后,那小伙子赶忙抱歉:“对不起,是我看错了。”

    转身要走,那小伙子又忽然想起什么:“咦,我怎么觉得在哪见过你。”

    卓乐峰自嘲道:“哦。可能我是大众脸吧!”

    “不,你的脸可一点都不大众,我这人记忆力不错,我见过的人都有印象,所以,我一定以前记得你。认识一下,我叫柯蔚然。”

    “柯蔚然,好名字!卓乐峰!”

    当双手接触的一刹那,卓乐峰的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几秒钟后,柯蔚然走到后面坐了下来,卓乐峰却扭头看了看。

    “怎么了?”

    “可能是我多想了!刚刚他说在哪见过我,好像不是在说谎!”

    “那也许就是在哪见过啊!这有什么奇怪?”

    “不是这个问题,那个人的虎口位置和食指有老茧,同时手腕力道不小,他很可能用过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