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这个超人太像祖国人 > 第五十六章,袭击
    轰……

    外面爆炸声响起,仓库结实的顶部被震得止不住地抖动,无数尘土从梁上掉落下来,仓库内像是下起了呛人小雪。

    “外面怎么回事?”

    祭司大声喊道,为了安全起见,他还留了两个信徒在外面望风。

    这两个信徒皆是他特别信任的心腹,跟着他接受了无数次“神血”恩赐,实力虽然比不上他,但也是极其优秀。

    充分激发自身的力量后,短时间内甚至能硬扛坦克的炮火。由他们守在仓库外面,他才能安心地给主人献上祭品。

    然而他的询问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外面静悄悄的,那两个信徒不知所踪。

    “你,出去看看。”

    祭司指了指距离大门最近的信徒张盛命令道。

    “我……我去?”

    张盛摘下兜帽,指着自己不敢相信地问道。

    “不是你难道是我吗?”

    祭司脸色铁青,眼神里逐渐冒出凶光,洁白的手臂上宛如大理石雕刻出来的肌肉缓缓胀起,青黑色的血管逐条浮现,在肌肉皮肤之间轻微蠕动。

    祭司最讨厌不受控制的信徒,若是张盛再敢说一句废话,他会毫不犹豫地把张盛切成八块送上祭台献给主人,也算是压榨出最后一点价值。

    看着祭司凶狠的眼神,张盛高大强壮的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他原本是一名健身教练,年轻时不懂事,为了追求更健美的体型,禁不住诱惑服用药物,还不停地往肌肉里注射大量药物,却不知道这是在透支着自己的生命。

    等他清醒过来时,身体已经烂得千疮百孔,双肩肌肉严重发脓,每天都得刮去腐肉,还不能使用麻药。

    当时他的双手已经废了,轻微移动手臂都做不到,内脏器官也在逐渐衰竭,只能躺在医院病床上等死。

    那段时间,他每天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看着悬挂在头上的点滴,数着滴落的药水,就像在为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倒计时。

    这段地狱般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祭司找到即将死亡的他,赐予他“神血”,他才重新活了过来。

    这半年来,祭司处决了很多不听话的信徒,包括他的朋友。

    而他只能站在祭台下眼睁睁地看着朋友被处决,听着朋友的哀嚎声,心痛恐惧却毫无办法。

    祭司太强大恐怖了,这些年里不知道获得了多少次赏赐,早已变成了怪物般的存在,普通信徒在他面前宛若婴儿,根本反抗不了。

    他不想跟朋友一样躺上祭台,所以他一直以来都乖乖地听从祭司的指示。

    祭司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不知不觉中,一个有尊严有人格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一条摇头摆尾的狗,还是一条害人的狗。

    他每次献上“祭品”,都会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有没有做错?

    他错了吗?

    他不知道,他也只是为了生存啊!

    没有“神血”,伤病很快又会发作,他又得奄奄一息地躺回病床上等死。

    体验过快活的人间日子后,他又怎么甘愿再次回到地狱呢?

    可惜,即使变成了狗,祭司仍然没有把他看在眼里。明知门外有不知名的危险,还让他率先出去趟雷。

    张盛自嘲一笑,看着漆黑的铁门,再想想祭司的狠辣手段,心底里的恐惧消散许多。

    “没事的,应该是外面的人不小心搞出来的爆炸,虚惊一场……”

    张盛心里默念几句,胸腔中硕大的心脏加速跳动,把隐藏在心房内的一丝丝乌黑血液运送到身体各个角落。

    隐藏在黑袍下的壮硕脊背裂开了两道血缝,漆黑的肉翼缓慢伸出。

    额头两侧渗出鲜血,两根黑色的犄角如同春笋般从头骨中长出,刺破了头皮。

    乌黑色的血液沿着脸庞滴落,把坚硬的水泥地面侵蚀出一个个小孔,冒出淡淡的白烟。

    无穷无尽的力量随着黑血的扩散充盈了整个身体。

    短短几秒内,他的身体膨胀了两倍有余,由一个正常人类变成了身高三米以上的恶魔。

    “快点出去。”祭司不耐烦地吼了一句。

    听到祭司的怒吼声,张盛庞大的身躯抖了一下,随即迈着沉重缓慢的步伐走向铁门。

    宽大丑陋的爪子解开了门栓,粗长的铁门栓砸在地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

    尖锐的金属摩擦声中,沉重的铁门被拉开了一条不大的缝隙,冷风从门外灌入,吹起了地面上的些许灰尘。

    好像没事?

    张盛心安了些许。

    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双臂肌肉高高鼓起,想把门彻底拉开。

    哪料手臂还未出力,门缝中突然伸出一只大手,速度之快,即使是完成变身的张盛也反应不过来。

    大手如同鹰爪般牢牢抓住张盛的脑袋,纵使手指没有尖锐锋利的指甲,也深深插入了血肉之中,黑血四溢,血珠喷溅。

    紧接着,大手往回一缩,张盛的脑袋也跟着被拉了出去,两扇沉重的铁门紧紧夹在他的脖子上,宛如巨大钝化的铡刀。

    “啊……”

    待在里面的众人见此情况尖叫连连,靠近大门的信徒更是连滚带爬的后退,一些胆小的更是流出了橙黄色的液体。

    祭司也是后退了一步,右手拿起了匕首,锐利的眼眸则紧紧盯着门缝,似乎想看清门后究竟站着什么怪物。

    “唔唔唔……”

    张盛庞大的身躯不断挣扎,粗壮锋利的爪子不停地拍打着铁门,把坚硬的金属大门抓出了无数抓痕。

    不知道他的脑袋在门外遭遇了什么,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惨叫声。

    宽厚的铁门缓缓夹紧,数不清的黑血顺着门缝喷了进来,混凝土地面瞬间腐蚀,变得坑坑洼洼,脆弱不堪,张盛如同石柱般粗壮的双腿踩在上面,直接碾成粉末,止不住地打滑。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办法,他的双手不再拍打铁门,改为紧紧扒着门缝,想要把沉重的铁门拉开。

    可惜,就算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铁门都被蛮力蹂躏得轻微扭曲变形了,也无法拉开。

    “唔唔唔……”

    噗嗤!

    伴随着一声轻响,张盛原本还在拉着铁门的双臂无力地垂下,剧烈挣扎的身体也平静了下来。

    怪物般的身躯顶着铁门缓缓滑落,最终双膝着地跪在地上,黑色的污血如同泉水般喷涌飞溅,整扇铁门都沾上了血污。

    咚!

    原本怎么也拉不开的铁门,此时倒是被张盛跪落的身躯给顶得关上了,只是他的脑袋永远地留在了外面。

    旁观的众人却没有因金属大门关上而有半分安全感,惊恐万分的眼睛死死盯着血淋淋的门缝。

    有些人甚至捂紧了嘴巴,生怕自己的尖叫声把门外的怪物吸引进来。

    “祭……祭司大人,现在怎……怎么办?”

    刘景小心翼翼地躲到祭台下方,声音颤抖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