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502章 夜幕之下的危机(上)
    居然不在。

    这家伙,不是这一次的带队老师之一,怎么没有随机同行?

    心中有些空落落的。

    叶凌月如今对帝莘的感情也很是复杂,一方面,她希望和帝莘多相处,发现一些线索,她始终相信,帝莘就是帝莘。

    可另一方面,现在的帝莘是狩妖人,他的性格比起凤莘和帝莘都要尖锐很多,稍不留神,就会被发现。

    “你是在找帝教官?”

    身旁,巫扈拎着一个黑色的随身行李袋走了过来。

    辛霖自觉让路。

    巫扈看了看她们俩,冲着叶凌月点点头。

    “我不是……好吧,我是在找帝教官,他没有同行?”

    叶凌月还想辩解,可是对上巫扈那双黑的发蓝的眼眸,她有种被看穿的错觉,索性承认了。

    巫扈嘴角扬了扬。

    “你们很快就会看到他了。”

    说罢,他不紧不慢往前走。

    很快看到?

    “明明没看到帝教官啊,难道他比飞机还快?”

    辛霖诧异。

    到了机场门口,叶凌月和辛霖就看到一帮人站在机场外。

    门口,没有接机的大巴。

    就连本应该来了的奚玖夜也站在原地,他脸色有些难看。

    人群中,叶凌月还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帝莘抱臂站在那,身上只是一件很单薄的训练服。

    他看到了叶凌月和辛霖。

    “快点,就等你们俩了。”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小跑上前。

    “这位是帝教官,华岳的同学应该都认识了,其他高中的同学们都认识下。接下来的六个月,我负责文职,帝教官负责你们的日常安全和纪律。”

    巫扈简单介绍了一番。

    旁边的那些女同学看到帝莘,都两眼发光,个个暗道。

    这次野外生存训练的福利也太好了。

    一二三,三个极品帅哥。

    而且一个比一个帅,这颜值,都能媲美退圈的超级天王薄情啦!

    有些女生已经忍不住掏出手机,想要偷拍几张了。

    “我怎么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辛霖瞅瞅叶凌月。

    她们都经历过帝莘的洗礼,这家伙,是个变态!

    叶凌月再看看一旁的季无忧。

    季无忧一脸的茫然。

    她能预测别人的未来,却没法子预测自己的。

    所以她并不知道,等待她的会是怎么样的别开生面的……欢迎仪式。

    “把自己的行李都领一领,男女一样,当然,如果待会谁想加强训练,可以帮别人拎行李。”

    帝莘的目光,在叶凌月的行李箱上逗留了下,眼底意味不明。

    华岳的同学们反应最快,立马将各自的行李找了出来。

    奚玖夜这位大少爷,行李带的不少,大小一共三件。

    他冲着季无忧歉意的笑了笑,季无忧连忙将自己的那件大行李给认领了回来。

    十分钟后,同学们站在机场门口凛冽的西北风中,站得比标枪还笔直。

    “扛上你们都行李,跑步去基地。”

    帝莘拿出了手机,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十五分。

    “生存基地位于大龙山山脚下,距离机场一百公里,下午六点前,也就是天黑前,你们必须赶到。如果赶不到,新人大礼包将会取消,另外,后果自负。”

    所有的学生心中,都同时跑过了一万头草尼玛。

    包括早前还打算发票圈晒高颜值帅哥的女学生们,这家伙是魔鬼吧!

    帝莘说罢,巫扈就叫了一辆车,和帝莘双双上了车。

    “对了,你们别试图作弊,作弊者一旦被发现,永久取消狩妖人考核资格。”

    巫扈上车前,笑眯眯回头,加了一句。

    “……”

    在一干学生的目送下,车扬长而去。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华岳高中的学生们适应最快,反正知道帝莘是他们接下来的教官后,他们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幻想了。

    几个男生率先扛起了行李。

    女生们也是花容惨淡,拎起了行李。

    女生们随身物品多,行李反而更重。

    最初,她们还可以用滑轮,可很快她们发现,盐边的地势崎岖,机场下去都是连绵起伏的盘山路,用滑轮也未必就比扛着快。

    虽然是女生,可好歹都是要参加狩妖人考核的,体能倒是比一般人好很多,很快,机场外只剩了七八个人。

    其中就有叶凌月、辛霖和季无忧、奚玖夜等人。

    奚玖夜虽然有三个箱子,他却轻轻松松扛了起来,看样子,他的体能很不错。

    “季同学,我帮你扛行李好了。”

    奚玖夜友好的抛出橄榄枝。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季无忧倔强的摇摇头。

    “了不得啊,小柚子,你居然要自己来?”

    一旁的辛霖竖了竖大拇指。

    其他人可都是有底子的,就是季无忧。

    她长得个头娇小,大概一米六四左右,那细胳膊细腿的,辛霖就担心她被风给吹跑了。

    她这身手,真能跑个一百公里?还是带箱子跑?

    “那你小心点。”

    奚玖夜也不坚持,他快步沿着盘山路跑去。

    “幸好我轻装出行,就一个箱子。”

    辛霖也不再含糊,背起了行李箱。

    叶凌月也试了试行李箱,倒也不重,两三件一起,大概四十斤左右。

    在辛霖家的健身房,她们已经练过负重,倒也算是适应。

    “小柚子估计不成,你看她连拎着都很困难。”

    辛霖一看时间,已经是三点半了,离抵达基地只有两个半小时了。

    “这怎么办?”

    辛霖郁闷道。

    “无忧,把行李给我。”

    叶凌月想了想,折了回去。

    “不行,太重了,我不知道要这么训练,箱子里塞了很多东西。大概有五十斤。”

    季无忧憋红了脸,忙摇头。

    两个半小时,一百公里,对她而言是不可能的。

    季无忧知道,自己一定会错过那个所谓的新手大礼包。

    虽然对狩妖人不算是了解。

    可季无忧也猜到了,那礼包一定很有帮助。

    她自己没有也就算了,不能再连累了凌月和辛霖。

    她一直没什么朋友,好不容易,有了两个朋友,非常珍惜。

    “别哔哔哔了,给我,要不更加浪费时间。”

    辛霖带的行李少,随手就把季无忧的行李箱扛在了肩膀上了。

    辛霖扛着行李就长腿一跨,往前跑去。

    “跟上,我们轮流扛,你尽力跑步跟着我们。我们不会丢下你的。”

    叶凌月倒是不在意什么新手大礼包,估计就是混沌石之类的修炼资源。

    盐边这地方,虽然荒凉,可听说妖很多。

    只要有妖,她就不怕修炼资源。

    倒是季无忧是绝对不能独自落单的,叶凌月可没有忽略帝莘的那番话的意思。

    他说了六点之前赶到,除了考核之外,应该还有其他的因素。

    盐边天黑的早,六点,天就彻底黑了。

    天一黑……叶凌月看向了四周的高大山体。

    五点五十,生存基地外,十几名学生已经赶到了。

    奚玖夜是第一个赶到的。

    他虽然行李多,可是体力好,一路上扛着行李,很顺利在五点就抵达了生存基地。

    这座位于大龙山脚下的生存基地面积很大,接下来的六个月时间里,预备狩妖人们的基本补给都在这里。

    东南的学员们并不是第一批抵达的,早一批抵达的学员们基本都已经安顿好了。

    他们也听说了,有一个地区的教官很是严苛,居然是让人从机场跑过来的。

    常规训练一结束,不少学员都凑热闹到基地门口围观。

    “哗,三个哎,东南市到底是什么地方,居然有三个颜值天花板!”

    有几名女学员看到门口站着的几人,惊喜莫名。

    “哪里是三个,是四个,刚我还看到一个。”

    女学生们雀跃不已。

    刚脱离苦海的两名华岳学生们听到,很是无语的看了那几名女生一眼。

    帝莘、巫扈还有奚玖夜站在一起。

    奚玖夜正在汇报情况,五十人的东南代表队,奚玖夜已经默认成了队长。

    “大概有一半的学员还未抵达,不过应该六点前,应该还有十几个人可以抵达。”

    奚玖夜汇报着。

    他留意过,凌月、辛霖还有季无忧都没有人看到。

    那个季无忧太不是好歹了,自己看在她的异能的份上,本来想要拉她一把,换成了其他女生,早就已经感激涕零,迷上自己了。

    可是季无忧却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而且还和凌月辛霖走在了一起。

    奚玖夜心底有些不悦。

    “玖夜,你放心,我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凌天集团完了。凌北溟已经死了,最近,凌天集团就会出现变故。”

    临行前,父亲再三叮嘱。

    凌月,没有了凌北溟,你还能像以前那么骄傲?

    凌北溟心底轻嗤。

    帝莘漫不经心看了眼抵达的学员名单。

    果然没到。

    “玖夜,你是第一个到的,表现不错。”

    巫扈表扬道。

    “他是第二个。”

    哪知道,帝莘却忽的说道。

    第二个?

    奚玖夜一愣。

    “凌……凌日也到了。刚才,他和我们同时抵达的。”

    帝莘顿了顿。

    没记错的话,是凌日。

    提早抵达盐边,得到消息一起到机场集合的凌日。

    帝莘看向了一旁。

    只是一旁,哪里还有凌家那位少爷的身影。

    凌日……奚玖夜眉头拧紧。

    刚才在机场旁,好像的确看到了凌日。

    只是那小子,怎么没有和凌月一起过来?

    六点一过,天色就如预料的那样,暗沉下来。

    盘山公路上,早一刻还有不少的车辆,六点一过,那些车辆就拼命的加速,想要离开山区。

    “我去,找死啊!”

    一名司机不耐烦的按了按喇叭,从季无忧身旁呼啸而过,还不忘冲着季无忧骂了几声。

    汽车的尾气呛得季无忧咳嗽了几声,她满头大汗。

    这辈子,她都没跑过这么多路。

    “哎,前面不能……”

    季无忧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刚抬头,就看到汽车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汽车的尾灯,在昏沉的天光中,越来越远。

    前面,似乎有一片散不去的黑色,像极了死亡的颜色。

    “无忧,那就听我的,我背你走一段路。这样下去,你后天都到不了生存基地。”

    急脾气的辛霖已经跑了两个来回了。

    她把行李丢在了前方二十公里外的一个收费站旁。

    辛霖已经骂了好几声娘了。

    盐边到底是什么破地方。

    这山路上,居然没有路灯!

    天一黑,周围就黑漆漆的一片。

    这地方的市政得有多穷?

    这山路下去,一不留神就容易有车祸。

    辛霖正想着,要不要打晕季无忧扛着跑算了。

    这丫头别看弱不禁风,可那脾气正是比牛还倔强。

    嘭——

    一声巨响,从远方传来。

    辛霖和季无忧都吓了一大跳。

    “发生了什么事?”

    辛霖望向远方,可惜前面的山挡住了视野。

    “有一辆车发生了车祸。”

    叶凌月也折了回来。

    她看过了六点,就急忙赶回来。

    刚好,看到一辆车撞上了什么。

    看样子,应该是某种动物。

    一种,可以直接撞飞一辆车的动物……

    时间已经超过了,和她预料的一样,这地方,天一黑就开始不太平。

    盐边多妖,还大多数是上古时留下的老的妖族。

    这一点,当初叶凌月来盐边前,鸿蒙就警告过。

    上古的妖,不像是群居在城市里的妖,他们大多性情凶残,喜食鲜血鲜肉。辛霖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

    “我真想打爆帝教官的狗头,还有巫扈那家伙,我敢打赌,这主意他也有份。”

    “你要不要到了基地后,在他们面前表达下你的意思?”

    叶凌月调侃道。

    辛霖听罢,吐了吐舌头,借她几个胆她都不敢得罪那两位阎罗王,她也就敢在自家好友面前装一装。

    “还有三十公里,我们快些的话,两点前,可以抵达。”

    叶凌月担心的是季无忧的状态,持续三个来小时的长途爬涉,她整个人都是汗,衣服都湿透了。

    虽然已经迟了,可好歹抵达了,就可以好好缓口气。

    不过她倒是没叫苦,这一点,让叶凌月有些刮目相看。

    “我背你,你就别推脱了。你应该看见了些什么?”

    叶凌月用下巴指了指前方,她感到有什么东西在逼近。

    “有东西,正在靠近,一大片,红色的。”

    季无忧,惊恐的看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