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家首席律师,我为什么要否认他的优秀?”叶星北笑着说:“你不是在家里看孩子吗?你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连闻畅盯上顾宴了你都知道。”

    “每天看孩子好无聊,我就指望这些八卦过日子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颜净雪说:“而且,闻家大小姐那性子,张扬的很,现在圈子里谁不知道她盯上顾氏集团的顾大律师了?狼盯上肉似的,盯的可紧了!”

    叶星北笑,“有这么夸张吗?”

    “有,”颜净雪诶了一声,“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你二哥和苏冉了,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稳定交往中,”叶星北叹息:“两个人还挺合得来的,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和我大哥的意思,都是让我二哥沉住气,和苏冉谈上两三年,等两个人的缺点全都暴露的差不多了,仍旧愿意选择对方做自己的伴侣,再正式确定关系。”

    “嗯,这样也好,”颜净雪说:“离婚一次还没什么,要是再离一次,就快有人说三道四了,哪怕你二哥再好,肯定也会有人嚼舌根,说什么离一次婚是女方的问题,难道离两次婚也是女方的问题吗?肯定是男方的问题,才会离两次婚!”

    “是呀,”叶星北点头:“我们也有这方面的顾虑,还有,就是希望感情稳定了之后再结婚,离婚的几率比较小,万一结婚之后有了孩子再离婚,会坑害了孩子。”

    “嗯,这样挺好的,”颜净雪又问:“你大哥呢?好事将近了没?”

    “快了,”听她问起来没完了,叶星北有些好笑,“你到底是来找我聊八卦了,还是来找我谈正经事了?”

    话题扯的倒是远,一会儿时间就换好几个话题了。

    “哦,对哦,”颜净雪拍拍脑袋,“一孕傻三年,自从生了佑佑,越来越傻了!”

    “你少来,”叶星北笑她,“你自己喜欢聊八卦就说你自己喜欢聊八卦,往我们佑佑身上赖什么?我们佑佑还小,背不动这么大的锅!”

    颜净雪切了一声,“本来就是!……咱们刚刚说到哪里了?”

    叶星北想了想,“说到白若的父母找了一个男人,把白若给嫁出去了。”

    “对,”颜净雪点头,有些气愤的说:“我觉得,人真是会变的,以前我觉得若若的爸妈还挺疼她的,现在我才知道,都是假的!”

    叶星北问:“怎么了?白若的爸妈给白若找的联姻对象不太好?”

    “岂止是不好?简直糟透了!”颜净雪愤愤说:“家世倒是挺好,甩了白家八条街,可是那个男人,不但是个瘸子,不良于行,而且……”

    她咳嗽一声,凑到叶星北耳边,特别小声的说:“他那方面不行……”

    叶星北:“……”

    虽然颜净雪没明说,哪方面不行,可既然这么神秘兮兮的说“那方面不行”,她也就知道哪方面不行了。

    她眉心微皱:“这不是让白若守活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