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落魄书屋 > 16 伏生(3)
    燕大某个教室,一个老教授在和下面的学生授课。这位老教授是中文系的国学教授,复姓欧阳,在燕大授课将近二十年了,他的国学课十分风趣幽默,喜欢通过某本儒家经典,延伸出一些古时候的典故,言语诙谐,有些学生还特地把欧阳教授的上课视频拍到某音上,火了一把,不少网友把欧阳教授称为“国学段子手”,“行走的数据库”。

    “昨天我的小孙女拿着手机对我说,爷爷,你看你都成网红了,好几万的赞诶。我当时有些没明白什么回事,一看手机,居然是我上课时候的视频,看来同学们挺闲的啊!既然那么闲,那我就布置一个课外作业吧。”欧阳教授笑着对台下的学生道。

    学生一阵哀嚎,纷纷转头怒视那个罪魁祸首,一个男同学挠挠头,收起挡在书里的手机。

    欧阳教授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

    “这次的作业是如何看待孟子的人性本善和荀子的人性本恶这两种说法,一万字左右的感悟,下周交上来,写得好的同学平时分就算过了,以后我的课你们随意旷课迟到。”

    一个比较跳脱的男学生立马叫道:“教授,你说得可要算数啊!”

    一个女学生推了推眼镜,冷冷地道:“你个白痴,教授明显在刁难我们,人性善恶之辩,从古至今都是儒家学说的难题,就你那智商,还是算了吧。”

    那男生被怼的大声怒道:“温婷,你瞧不起谁呢!”

    那个叫温婷的女生没有理会他,看着欧阳教授问道:“教授,要不这节课你先和我们讲讲孟子和荀子吧。”

    欧阳教授笑道:“直接讲孟子和荀子的学术区别,那不是给你们开卷考试了吗?没门儿,不过呢,倒是可以讲讲孟子和荀子的题外话。”

    同学们眼前一亮,来干货了,那个偷偷录视频的学生,再次拿出手机,找了个自认为绝对隐蔽的角落,摆好位置。上次的视频火了一把,他的某音好粉丝大涨,嘿嘿嘿。

    “抛开性善性恶的观点,其实孟子和荀子无论是学说上还是性格上,都很相似的。”

    “说简单点,孟子和荀子放到现在,就是愤青。孟子骂墨子,你心中没有君王,没有父母,就是个禽兽,还有杨朱,你就是自私自利的人,有才学却不心怀天下,你也是禽兽。荀子呢,也骂,开地图炮的骂,当时的君王也不放过。他骂邹子,这人能太忽悠了,看个天就说明白了世道的变化,他骂庄子,这家伙太浪了,根本不在乎什么礼仪道德,他骂巫士,你们就是祸国殃民的玩意儿!”

    台下的学生被欧阳教授的言语惹的哄堂大笑,偷偷录视频的学生握紧拳头,值了值了,不就一万字作文吗?这波还能赚个上万粉丝呢!

    欧阳教授压了压手,继续道:“虽然孟子和荀子都是纯爷们儿,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学问论述,都是为了天下百姓能安居乐业,不受战火纷扰,天下人都能做学。孟子的学问,如同浩浩荡荡,正气凛然,极其有风骨,荀子的学问,则是浩瀚博大,又极其浪漫温柔。你们可以通过作业,去感受一下他们的学问。”

    说到这里,欧阳教授突然心头一紧,对台下的学生道:“今天课先上到这里,记得下周作业交给我。”

    台下的学生开始起哄,“教授再讲点呗!这次讲的在太少了,在讲讲。”

    欧阳教授笑道:“先这样,等你们作业交上来了我们再继续讨论,下课。”

    欧阳教授下课后便马上回到自己的教师宿舍,反锁好门锁,把房间的窗帘都拉上,最后坐到他的书桌旁。

    欧阳教授右手悬空放到书桌上方,手上开始凝聚出一道纯白色的光团,不一会儿,书桌上出现一本散发着纯白色荧光的古代书简,书简上刻着两个小篆字体:《尚书》。

    欧阳教授看着桌上的书简喃喃道:“《尚书》的灵识,怎么开始变弱了?”

    ——————

    “老顾,别介啊!那家伙是不是你的心魔现在还两说呢,没必要那么悲观吧。”老潮听完老顾那句话直跳脚,老顾那一根筋的老毛病又发作了吧,什么事都揽在自己身上。

    伏先生扶须笑道:“顾小友,虽然灵界出现的那人行迹可疑,但并未感觉到此人有魔气。加上顾小友以你的品行和定力,你应该不会轻易魔化,我相信你。”

    老顾面带歉意对伏先生道:“最早的魔物本就是上古巫祝的邪念所生,黄帝蚩尤大战,九黎巫祝一脉通过收拢天地怨气提升蚩尤军团的战力,导致蚩尤魔化,生灵涂炭。巫祝本就是天魔根源,被百家厌弃,本不该被世道所容纳。只是我们巫祝灵媒一脉,世代受命守护大祝由的灵识,才苟存至今。。。。。。”

    老潮急了,抓起老顾的衣领怒道:“狗屁道理,顾醒,你是你,那都几千年前的傻逼命令,轩辕黄帝早就骨头的化成灰了,你这个几千年后的傻逼还要守着那些有的没的狗屁命令,你是傻吗?”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老顾眼神冷冷地盯着老潮,甩手一巴掌拍到老潮头上,淡淡地道:“死开,这是老师的遗愿,既然我继承了老师的灵媒身份,我便要替老师完成。”

    老潮蹲在地上,揪着头发,自言自语道:“行行行,老子懒得管你,你要自己找死我拦不着,替你找个风水宝地把你埋了。”

    伏先生扶须而笑:“连小友,灵媒一脉自古执拗,你也不必责怪顾小友的固执己见。当年他的老师,也是如此。”

    “不过,要想查清灵界那人身份,我倒是有个想法。”

    老顾听到伏先生的话,连忙问道:“请先生教我。”

    伏先生看了老顾一会儿,笑道:“帮我制造灵界。”

    老顾大惊,不假思索道:“不行!”

    老潮蹲在地上,目光呆滞,喃喃道:“乖乖,两千多年的灵识,技术活啊!”

    老潮神情萎靡地走下一楼,找到沈醉。

    “醉啊,快给你海潮哥哥调杯酒,压压惊。”

    沈醉满额头黑线,对老潮无奈道:“老潮,叫我沈醉就行,不然不习惯。”

    老潮怕了怕沈醉的肩膀,认真地道:“醉啊,咱们也是经历过生死的好兄弟了,以前那称呼,太见外了,以后叫我海潮哥哥。”说完还不忘比个小心心。

    沈醉懒得和他多说,不过想起让他教自己凝聚物灵的术法,便道:“老潮,你会凝聚物灵的术法吗?”

    说到这里老潮满脸得意的道:“那必须的,何止是凝聚物灵的术法,我道门上清秘法还能通过自己的灵识制造物灵。”

    沈醉有些不好意思道:“能不能教我?只需教我普通的凝聚物灵的术法就行。”

    老潮无所谓道:“那不算事儿,你想学我刚好有一个凝聚物灵的术法,不算我道门绝学,是我小时候缠着与我师门交好的前辈学的。诶,你为什么想学这术法,偶尔拿出湛卢耍耍?”

    沈醉解释道:“我只是想把剑和书还给伏先生和老顾,毕竟这些物灵太过贵重,我受之有愧。”

    老潮笑道:“害,就这事啊,伏夫子和老顾都说送你了,你就留着呗。再说了,单单物灵凝聚的术法不够,还要在习得一门物灵剥离之术。”

    沈醉摇头道:“还是归还与他们好。”

    老潮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先教沈醉凝聚物灵的术法的口诀和运行方法。教完沈醉之后,老潮洋洋得意道:“这门术法比较简单,不过还是要通过运用灵识中的灵力把物灵凝聚出来,口诀和方法教你了,你自己回去慢慢练,我当年是天纵奇才,只花了半个月。。。。。月。。。。。。。卧槽!!!”

    老潮差点把眼珠子瞪了出来,沈醉手中居然凝聚出湛卢的虚像,虚像渐渐变成实物,沈醉右手握住了它。

    老潮赶紧道:“快,快收起来!”然后左右环顾,看四周有没有人。

    沈醉手上的剑瞬间消失不见,挠了挠头,尴尬道:“抱歉啊,忘了这里是公共场合。老潮,那个剥离之术又是怎样的,可以教吗?”

    老潮傻眼了,有些语无伦次:“我教。。。我教。。。。我教你大爷!你是不是之前就学过法术,这才过去多久,你就会了?”

    沈醉有点不知所措:“就按照你说的咒语和运用灵识的灵力,剑就出来了。”

    老潮有些发懵,自言自语道:“就这么出来了?就这么出来了?”

    沈醉还想说什么,老潮伸手阻止了他:“你别说话,让我静一静。”然后一个人走出了门外,嘴里不停念叨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沈醉有些无语,我是做错了什么吗?

    书屋二层。

    老顾沉声道:“伏先生,一旦你的灵识开启灵界,结束之后你的灵识将封存到‘书’里,你的魂灵也将去往归墟轮回,你是知道的。”

    伏先生笑道:“我自是清楚,所以才想让你制造灵界。”

    “伏先生,你两千多年来,一直保留灵识,不就是想看看如今这样的世道吗?你一身儒家千年传承的灵识,就这样封存在‘书’中,儒家学问将会失去很多传承。”

    伏先生扶须感慨道:“先生想看的那个世道,我已经替先生看到了,如今世间孩童皆能做学,学问的传承,在这里已经薪火相承生生不息了,我并无执念,留在这世间的灵识,只是我自己困住自己的牢笼,这个牢笼,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老顾犹豫了一下,还是劝道:“先生,可以让连海潮帮忙,强炼先生的灵识,这样灵界结束之后,先生的灵识可以保留下来。”

    伏先生摆了摆手笑道:“不必如此,我的千年灵识,以连小友的太清炼魂之法,是护不住的,很可能会遭到更大反噬。顾小友,可否成全老夫?”

    老顾轻叹一声,作揖道:“晚

    (本章未完,请翻页)

    辈答应先生,也感谢先生再次帮助晚辈。”

    伏先生也向老顾作揖道:“老夫还有一事相求。”

    老顾疑惑道:“先生请说,晚辈一定尽力而为。”

    伏先生笑道:“我需要让沈小友和我一同去灵界。”

    “沈醉!?”

    晚上,书屋再次提前打烊,四人又在书屋二层聚在一起,只是这次多了一个伏先生的虚影。

    “沈醉,连海潮那次的事还没有正式和你道谢,谢谢你。”老顾郑重地和沈醉道谢。

    沈醉连忙摆手道:“这都是我之前鲁莽,才有后面的事,应该是我向你道歉才对。”

    老潮幽怨地看着沈醉:“醉啊,真羡慕你,我之前累死累活,差点把命搭上了,都不见老顾找我道谢,还挨了顿毒打,果然,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

    老顾强忍在作死边缘疯狂徘徊的老潮,对沈醉道:“我和伏夫子商量过,想再开启一次灵界,查探那人到底是谁,这里所有人当中,只有你和他打过两次交道,所以我和伏夫子希望这一次你也能一起进入伏夫子的灵界。”

    沈醉没有犹豫,直接回答道:“我愿意,这次还是伏夫子进入我的身体中进入灵界吗?”

    老顾摇头道:“这次不用,我会教你冥想的术法,你运用之后会进入冥想状态。我会送你进入。”

    沈醉担忧道:“用上次进入林莠时的方法吗?我担心你再次使用禁术,会产生后遗症,一个那人就难对付了,再来一个就更麻烦了。”

    伏夫子扶须笑道:“沈小友放心,这次不用如此,你灵识中的湛卢物灵陪伴老夫多年,早已存留老夫的灵识,如今你的灵识和老夫的灵识有共通之处,所以老夫的灵界中,你的灵识也能进来。”

    说到湛卢,沈醉手上凝聚出一把剑,双手递向伏先生:“这把湛卢还请先生收回,晚辈无才无德,配不上这把剑。”

    伏先生诧异道:“沈小友学过凝聚物灵之术?”

    沈醉有些汗颜:“今日老潮教会了我,但是我只会凝聚之法,不会剥离之法。”

    老潮单手捂脸,没眼看。伏夫子笑道:“看来沈小友在术法方面的天赋也是惊世骇俗,短短一天就学会凝聚物灵之术,善也,善也。”

    老潮痛苦转过头,真得没眼看,哪是一天,我刚教完没一分钟就把剑搞出来了,这特么什么妖孽啊!

    顾夕一旁补刀:“老潮,可以啊,那么快就教会了。”

    心彻底碎了一地,捡都捡不回来的那种。

    伏先生继续道:“沈小友,湛卢你先留着,等会进入灵界还用的着,如果灵界出来后小友还是要把湛卢还与老夫,再归还不迟。”

    老顾神色有些黯然,突然发现收起湛卢的沈醉看向自己,有些烦躁地道:“《六韬》也先你那边放着,出来再说,磨磨唧唧的,能不能爽快点!”

    沈醉缩了缩头,害,还是老顾的暴脾气又上来了,灵界回来再说吧。老顾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尚书》打开放到桌子上,对沈醉和顾夕说:“开始吧。”

    沈醉和顾夕盘坐在地上,开始冥想。伏先生身影化作一道纯白色的光团,进入顾夕体内,没过多久,‘顾夕’缓缓睁开双眼,眼中散发这纯白色的光。

    老潮摸着下巴,啧啧称奇:“乖乖,两千年的灵识开启灵界,那该是怎么个场面啊!啧啧啧!”

    老顾一巴掌狠狠拍到老潮头上,骂道:“知道你还不赶紧用天罡符把此处罩住,是想让你们天师府的那些道爷们都赶过来吗?”

    老潮抱着头哀怨道:“你这不是没和我吗?还有顾醒,别仗着我和你关系铁,就老是打我的头,信不信我当场爆炸给你看。”

    老顾不耐烦地道:“给我快点!”

    老潮掏出一张符箓黄纸,纵身一跃把符纸贴到二层的天花板,落地后念了一句咒语,整个二楼被一道金光罩住。

    老顾单手覆在《尚书》上,朗声道:“阴阳雩重,重传为一周,气里形表而为相成。”

    此时‘顾夕’双目中纯白色的光芒四涨,先是包裹住顾夕的整个身体,随即光芒越来越甚,整个书屋二层都被纯白色的光芒笼罩着。

    白光渐渐在上空凝聚出一个巨大的身影,青衫黑发,面如温玉的年轻儒生男子,儒生男子朝书屋外的方向深深作揖,发出一道醇厚却温和如春风的声音。

    “伏生有幸看到这个人人能做学,万家灯火盛的世道,无憾也!”

    说完,巨大的身影如瀑布般直扑那本《尚书》,疑是银河落九天。

    老潮看完眼前这一幕,嘴巴微张,神情呆滞,过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我滴乖乖啊,这就是两千年的灵识。。。。。。。”

    然后机械性抬起右手,竖起大拇指:“牛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