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花山如醉梦红尘 > 25、雷雨
    信长使此刻已然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一身温青色的云纹衣服,紫檀色的腰带上依旧挂着那个银色腰牌,脸上的人皮面具下,那双黑色的眸子没有了初见时的冰冷的锋利,而是多了几分生动的笑意。

    “信长使怎么还在这里。”慕洛花左右看了看,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问道:“另外一位信使呢。”

    “想不到慕小姐倒是十分关心十三呢。”他笑道:“我会将慕小姐的关心带给他。”

    “大可不必。”她干脆利落地拒绝道。

    “信长使大人这是和我一样看上华林的哪棵树了吗?”慕洛花看着他四下打量着周围的树,摇头道:“我答应了门主不再挖华林中的树,可能帮不了信长使。”

    她将地上的箩筐背起来道:“不过看在与信长使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可以当做没看见,不告发。”

    “在下是来找慕姑娘的。”信长使笑道:“特意。”

    “我?”慕洛花却是不解道。

    她仔细回忆了下,虽然害他丢了脸面,可总觉得他不像是这样小心眼的人,可若是旁的自己似乎与他并无更多交集。

    “方才的事,是属下之责,害姑娘被责,属实对姑娘不起。”信长使站定抱手,认真道:“望慕姑娘见谅。”

    “没,没事。”慕洛花没有想到他专门来华林找自己,居然是为了道歉。

    见他这般礼数,反而有些局促,想起方才符咒爆炸那一刻,他挡在自己和信十三面前,虽说华林的法阵不足以伤人性命,可若没有他,自己的脸便不只是烤熟的红薯,而是炸糊的面团。

    慕洛花或许没有别的什么优点,但对于自己做错的事,她鲜少逃避,当下便放下箩筐,盈盈一拜,回礼道:“长使言重了,是方才小女言语唐突,深感长使相护之情,小女定.....”

    轰隆隆——

    天空一声响雷穿过。

    “我,我说错什么了吗?”慕洛花不知所措的自言自语道:“我没打算发誓啊。”

    话音刚落,犹如黄豆大小的雨滴,从天空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

    “慕姑娘这里可有避雨的地方。”信长使伸手为慕洛花拦着雨急急问道。

    “哦,有,前面有一个树屋。”慕洛花反应过来,立刻道:“信长使随我来。”

    “好。”他跑了几步,却又退了回来,提起慕洛花刚才放下的箩筐,用袖子挡着,匆匆跟上了慕洛花的步伐。

    ——————

    说是树屋,却是一个木头搭的约有七尺高,五尺宽的有些旧的棚子。

    只是这个棚子建在了三棵巨大的银杏树中间,木棚顶上零散落着被大雨打落的树叶,那树叶又沿着木棚顶上小股小股的水流被冲落在地,从棚顶哗哗啦啦的流下了水流像为木棚安装了一个天然的雨帘。

    “这树屋倒是建的精妙。”信长使将箩筐放在一旁道:“也是仲门主建的吗?”

    “不是。”慕洛花笑了笑,轻声道:“是一个有趣,但是很爱偷懒的人建的。”

    她眼睛里带着笑意,似是想起了某些曾经的往事道:“仲门主初建华林之时,大家明明都在忙碌,却有个人非说要监督我们,怕我们偷懒,便修了这里。”

    “其实不过是想偷懒罢了。”慕洛花笑的眉眼如画。

    华林已经不负其名,可取名之人却又在哪里呢。

    她心中酸涩,便不在言语,熟练的找出放在角落里的两个木桩,用衣袖擦了擦道:“信长使坐这里吧。”

    信长使接过木桩坐下,看着天空聚集的越来越多的黑云道:“这雨怕是一会儿停不了。”

    “是啊。”慕洛花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应道。

    “送给慕堂主的礼物。慕姑娘另有打算?”

    慕洛花不解道:“为何这样问?”

    “在下见那棵玉堂春还在。”信长使眼睛瞟了一眼箩筐里满满的土道:“可慕姑娘又挖了土。这不就是礼物有了着落吗?”

    原来他刚才四处看,是在找那棵玉堂春。

    “算是,只...”慕洛花觉得没有必要解释如此详细,只诚恳的说道:“那棵树很好,寓意很是动人,希望它真能带给人安康,谢谢信长使。”

    信长使淡淡点头,笑而不语。

    慕洛花和信长使安静的看着棚外的暴雨。

    雨水噼里啪啦的下着,犹如天空中有人洒下了黄豆,砸在了大树上,惹得树叶沙沙作响,砸在了石头上,缝隙中便溢出了水流,砸在了花朵上,枝干弯了腰低了头。

    “信长使,方才是想说.....”慕洛花觉得还是应该将刚才的话说完,那有人道歉道一半的,至少这十分不像她的作风。

    忽的,又一道闪电闪过,划破了天空的乌云,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光波。

    “阿嚏,阿嚏。”

    雷声刚过,慕洛花便十分应景的连打了两个喷嚏。

    她十分尴尬的急急解释道:“我,我不是被吓到,只是....阿嚏。”

    一个喷嚏再次不约而至。

    “嗯。”信长使配合点头道:“慕姑娘该是受寒了。”

    他在棚内四下打量了一圈接着道:“不过无论慕姑娘想说什么,还是就此作罢吧。”

    信长使抬头看着慕洛花笑的十分诚恳的慢慢说道:“为了我们的安全考虑。”

    慕洛花的脸上顿时像烧红的铁皮般,急忙解释道:“我真的是诚心....”

    “轰隆——”

    一道雷再次闪过。

    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微妙气氛。

    有人呆若木鸡,有人忍俊不禁。

    有人哭笑不得,有人欲言又止。

    慕洛花对上信长使好笑的眼神,认栽的点头叹气道:“好的,我不说了。”

    信长使笑着点头道:“这我便放心了。”

    慕洛花从小到大丢脸的事不少,可真像今日这般,连老天爷都来起哄的,倒是开天荒第一次。

    她觉得现在自己似乎只剩下安静的坐着,不说话这一条路了。

    信长使指着棚内的枯木和干草问道:“可以生火吗?”

    慕洛花指了指自己的嘴,算是做个上报程序,现在可是你让我说话的,真被劈到,绝对是你自找的。

    “说吧。”信长使笑着补充道:“只要慕姑娘不接着承诺,发誓,表决心什么的,想来定会无恙的。”

    这家伙绝对是个笑面虎。

    慕洛花在心里暗暗将眼前的这家伙划归到了和慕云峰一般的门类中,属绝对不要得罪,轻易不要招惹的一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