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我打造了神话模板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行者苏横(第一更,4.3K)
    营地的面积不小,似乎是由一个废弃的工厂改造而成。

    中间是一片宽阔的空地。空地上,几团篝火熊熊燃烧,在火焰周围还停留着许多破旧的大卡车,数十个满是补丁的简陋帐篷,像是森林里的蘑菇般点缀其中。

    营地里,人来人往。

    粗略一看至少有几百号人,显得很热闹。

    看到有外人前来,营地当中不少人停下手中的动作,用带着戒备和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苏横。

    苏横一身军绿色大衣,背后是一个分量不轻的背包。

    身材健壮,骨骼宽大。

    哪怕是手里面没有枪械武器,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那种很不好惹的类型。

    营地外侧用栅栏简单的包围一圈。

    附近有些穿着兽皮大衣的人正低头修理卡车,见到苏横到来之后,其中几人简单交流后,一个满脸笑容的大胖子从人群中走出。

    “小兄弟,你是从城里面来的?”

    他来到苏横身前,主动打了声招呼。

    苏横身上的衣服、气质,这些东西是伪装不了的,一眼看上去,就和外面的拾荒者有着很大的不同。

    “嗯。”

    苏横点了点头。坦坦荡荡,没有伪装的想法。

    “哈哈哈…”

    那个大胖子笑了起来,伸手就要去拉苏横的肩膀。

    本就不大的眼睛,笑起来更是快被周围的肥肉挤成一条缝,能在野外吃成这个球样,也是难得。

    “我一看就知道,小哥身上这气质,和我们这些人是不一样的!”

    这胖子看上去很热情,拉着苏横往里走。

    但那双眼睛…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苏横身后硕大的背包。

    “今天的天气虽然还不错,不过一到了晚上,那些怪物们就开始出去外面捕猎,很危险的。”

    大胖子一边走,一边说,

    “还好你今天遇到了我,我这里正好还有一间空帐篷,你就在我这里住下…不过,这住宿费。”

    他搓了搓手。

    总算是暴露出了自己真正的想法。

    这片营地,看上去对外来者并不是很排斥。苏横甚至还在营地当中见到了烧烤摊以及用车辆改造成的流动商店。

    他自己带着帐篷,如果真的想在这里住下的话。

    自己找个干净的地方晚上小心一点,也能凑合一下。

    这胖子,无非就是看他年轻,趁机起了些坏心思,想要坑他一把。

    贪婪。

    人之常情。

    这些营地里的人没有主动出手抢夺,就已经有些出乎苏横的预料了。

    他很有耐心,跟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大胖子往前走。

    听到这句话之后。

    苏横停下脚步,低头,俯瞰着眼前的这个胖子。

    “你想要什么东西?”

    那双眼睛,漆黑如同无垠星空一般,明明没有任何情绪流露,但不知为何,胖子心中却突然生出一种恐惧和不知所措的情绪。

    不过,心中的贪婪终究还是压过一切。

    “咳咳!”

    胖子咳嗽两声,掩盖住自己此时内心的慌乱。

    他黑白分明的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腆着脸笑嘻嘻的说道,“来者都是客,也不要你多少东西,以物易物,或者用望京券做交易,都没问题。”

    “望京券的话要多少?”苏横问。

    这里属于望京城的影响范围之内,望京券在流民当中,大部分情况下也能当作货币进行流通。

    胖子连忙伸出两根粗短的手指,“只要两千块钱,就能让你在野外度过一个安全没有烦恼的夜晚。”

    真坑!

    两千块钱,都够苏横在青城里面舒舒服服的呆上一个月的时间。

    这脏兮兮的胖子不是把自己给当成肥羊,而是把自己给当成傻子来骗了。

    苏横不再继续搭理他。

    自顾自的往前在,在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周围似乎有商贩在卖东西。

    现在,正好过去看看,有没有自己需要的。

    如果能找到真实遗物的话,能够补充一些真实点数自然是最好不过。

    如果没有…那也不要紧,见见世面也不错。

    看到苏横不上当,胖子顿时有些急了。

    他皱着脸,亦步亦趋的跟随在苏横身后,嘴巴里还在不停的嘟嘟囔囔。

    “小哥,你要是觉得价格不合适的话可以商量啊,这里的人很危险的,如果你晚上睡着的话,说不定自己的东西到时候就都丢完了,不如让我来…”

    “常林!”

    就在苏横被这胖子反复纠缠,感到有些不耐烦的时候。

    一声大吼。

    从营地深处传来。

    那声音洪亮,就像是平地里突然炸了一道惊雷,音波滚滚,四周的篝火都在来回晃动。

    苏横抬起头,来了兴趣,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那是一个胡子拉碴,身材高大的中年壮汉,身上套着一件脏兮兮的夹克,满是油污的衣服上,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你又在坑别人了!”

    那个大胡子大步朝着常林走来,有些恼怒的给了他一巴掌。

    这些家伙,贪图蝇头小利。

    也不想想。

    对方能够一个人手无寸铁的在危险的荒野上独自行走,那得是什么样的实力。

    是你们这些家伙能招惹的吗?

    大胡子拧着常林的耳朵,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

    之后,大胡子才转过身,脸上满是爽朗的笑容,朝着苏横打招呼。

    “小兄弟,不好意思哈。”

    “我这个兄弟本性不坏,就是有时候有些贪财,等我教训两顿就好了。”

    大胡子声音洪亮。

    他健硕的有些不可思议,几乎和苏横一般高,胳膊上的毛发粗黑茂盛,生命力磅礴,应该是一个比较少见的觉醒者。

    很明显。

    大胡子在营地里面的地位也很不一样。

    周围的人,看向大胡子的目光,或多或少都带有一些敬畏。

    就连刚才被大胡子打了一巴掌的常林,这时候,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捂着自己的脑袋,看上去还有些委屈。

    大胡子两步来到苏横面前,伸手揉了揉常林的脑袋,爽朗的大笑道。

    “对了,这样吧…如果你今天没地方住的话,可以到我这里来,不收你别的费用。你的东西,也大可放心,我们这些人虽然落魄,但偷鸡摸狗这种事情,却从来不干。”

    说着。

    大胡子向前伸手,放在苏横面前。

    “也好,那就先谢过了。”苏横想了想,同样伸手向前一握,算是点头答应下来,

    ……

    “小河啊,今天有客人来,再多准备些吃的来。”

    来到一处宽大的帐篷里。

    大胡子向前一步,掀开帐篷,对着里面气质温柔,穿着鹅黄色衣裙的女子说道。

    “嗯,我明白了。”

    那女子身旁还有个七八岁大小的男孩,虎头虎脑的,正有些好奇的朝外望去,却被他母亲一手拉住。

    “让您见笑了。”大胡子揉了揉脑袋,乐呵呵的对苏横说道。

    “不。”

    苏横的目光从帐篷上挪开,同大胡子一同坐在帐篷外,熊熊燃烧的篝火旁,“很让人羡慕的家庭。”

    这句话发自心底。

    末日当中。

    在望京城这样治安良好的地方想要拖家带口的活下去,都尚且不是很容易。

    这大胡子在野外,还要照顾自己的妻子儿女。

    所承担的压力,可想而知。

    营地广场上。

    熊熊燃烧的篝火旁,苏横和大胡子相邻而坐。

    “在荒野上,养育这么一大家子,很不容易。不过,再苦再累,为了家庭,都值得。不论什么时候,有新的生命,就有希望。”

    看着消失在帐篷里的两人。

    大胡子喝了一口热汤,长舒一口气,有些感慨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

    苏横点点头。

    简简单单的一家人,却无比的温馨,透露着让人动容的情感。

    他把自己背包里的牛肉拿出来一些,倒在锅里。

    没过多久,金黄粘稠的汤汁便开始在汤釜当中沸腾翻滚,一缕缕牛肉特有的香味,飘向远处。

    “咕咚!”

    汤釜里面的牛肉刚刚被煮熟。

    苏横就感觉到自己旁边,有两只小手,在扒拉着自己的裤子。

    他低下头,果不其然。

    两只亮晶晶的眼睛,正仰头看向自己。刚才还在帐篷里面趴着的小男孩,按捺不住肚子里的馋虫,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从帐篷里面跑了出来。

    “叔叔,我想吃这个。”

    小男孩踮起脚尖,看着锅里煮熟的牛肉,奶声奶气的开口道。

    “常云!”

    苏横还没来得及开口。

    在他面前,原本脸色和善的大胡子便已经猛的一拍大腿,严厉道,“我之前怎么教你的!别人的东西,不能乱动。”

    “唔…”

    小男孩显然很害怕自己父亲。

    他揉了揉肚子,从苏横身上爬起来,用力弯腰,用带着少许哭腔的声音低声说,“叔叔,对不起。”

    “没关系。”

    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

    苏横用勺子从沸腾的汤釜里面舀来几块煮熟的牛肉,盛放在手边干净的碗碟当中,递给男孩。

    “吃吧,算我送给你的,小心烫。”

    看着碗里的几大块牛肉,小男孩顿时喜笑颜开。

    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少许泪痕,小男孩再次大声说道,“谢谢叔叔!”

    不过。

    哪怕是苏横主动分给他食物之后,小男孩也没有自己先吃,而是咚咚咚的绕着篝火跑了一圈,来到大胡子身前。

    “爸爸,你先吃!”

    “嗯。”

    大胡子的眼睛当中充满了慈爱,他伸手揉了揉孩子的脑袋,轻声说道,“爸爸已经吃过了,爸爸不饿。先给你的母亲吃,之后你再吃。”

    “嗯嗯,好的!”

    小男孩点点头,双手托着盘子,小跑到屋子当中。

    “你有个很懂事的孩子呢。”

    正在用饼干沾着肉汤吃的苏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开口感慨道。

    “是啊…”

    大胡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突然开口问道,“小哥,我看你年年纪不大,难不成已经有孩子了吗?”

    “嗯?”

    这些轮到苏横有些摸不到头脑,他放下碗筷,认真说道,“我没有孩子,而且最近也没有娶妻的打算。”

    “是吗?”

    大胡子揉了揉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听到苏横那句感慨的时候他总觉得对方似乎是有羡慕的语气在那句话里。

    大概是错觉吧。

    有了这个小插曲之后,两人迅速熟络。

    一番交谈之后。

    他得知这个大胡子名叫常耿,经常在荒野上跑车,在不同的城市之间运送货物,以此来谋取生计。

    不仅是大胡子常耿一家如此。

    这个营地当中,大部分人做的都是类似的生意。

    也怪不得苏横在进入营地的时候,发现这里有许多车辆,而且营地当中的人,不是那么的排外。

    两人一边吃,一边找话题闲聊。

    苏横来自在流民眼中简直如同天堂般的望京城,而大胡子这些年主要负责跑车走南闯北见过许多乱七八糟的人和事,自然有很多东西可以聊。

    一番谈话。

    时间已经到了深夜。

    周围的篝火渐渐熄灭,除了少部分人手持武器,在营地周围巡逻之外。

    大部分人,已经进入梦乡。

    大胡子伸了个懒腰,有些疲惫,但精神却很昂奋,显然是和苏横聊的很开心。

    到了最后,两人收拾东西。

    苏横随口问了一句,关于荒草城的事情。

    没曾想,听到这句话之后,大胡子的神色却变得严肃起来,“小兄弟,你这次从城里面离开,是打算去荒草城吗?”

    “嗯,没错。”

    苏横点点头,看到大胡子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忍不住又问,“那座城市当中,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很麻烦的事情…”大胡子揉了揉乱糟糟的短发,皱着眉头说道。

    “别人对荒野当中的信息可能不太清楚,但我们是车队,经常走南闯北,手里的信息肯定要比别的游荡着灵敏的多。”

    苏横点了点头,很认真的在听。

    “荒草城是邪神信徒的老巢…这个消息,不算什么秘密。”

    “不过,最近的情况却是不一样。那些荒草城的捕奴队最近变得太猖狂了,几乎变成了见人就咬的野狗,甚至我们车队在来的时候,就遇到过其中一支,还好我们有车辆,在半路上把他们给甩开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

    一直爽朗热情的大胡子,脸上也露出了心有余悸的神色。

    “我怀疑,野草城的邪教徒正在秘密举行一场规模很大的献祭,反正他们肯定不会做什么好事情,如果小兄弟只有你一个人的话,还是不要主动去招惹这些家伙的好。”

    大胡子认真告诫。

    他也不清楚那些邪教徒具体在准备做什么,也正是因为如此,未知的东西,总是最让人感到恐惧。

    “我明白了。”苏横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

    两人告别,各自回到帐篷里休息。

    第二天。

    一大早,天刚蒙蒙亮,苏横便从帐篷里爬出来。

    他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刚准备从帐篷里面离开洗漱一下继续赶路。

    便听到剧烈的争吵声从远处传来,而且愈发变得激烈,甚至还伴随着武器开火以及孩子们的哭声。

    发生什么事情了?

    心中一紧,苏横顾不得想太多,撩开门帘,朝外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