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返阿迪里亚星球 > 第一百零六章 《德龛一浪》与《弦意识》数学模型
    (开创写实派科幻小说新篇章)

    延飞移动瞄准镜,看到蜜蜂巨大的喙,上面还有一滴没吸完的绿色汁液,它尾巴上的毒针摆来摆去,好像一个鞭子在抽打着旁边的花梗。

    蜜蜂停住了嘴巴,它的头向这边转过来。好像是发现了赵莉头上扎的红色蝴蝶结,扇动翅膀向这边飞来。

    空气中传来呼、呼煽动翅膀的声音。

    延飞果断的扣动了扳机,三发子弹精准的射入蜜蜂的肚子。子弹爆开,炸碎了肚子上的鳞片,翅膀的骨架也被蹦碎了不少。

    一片船帆样子的蜜蜂翅膀,从天而降,看起来像体育场上空的巨大的膜结构。

    延飞抱着赵莉滚到了一棵二人粗油菜花梗的后面。

    煽动着一侧的翅膀,蜜蜂的身体撞击到油菜花上,黄色的花粉噼哩噗噜的掉下来,延飞和赵莉的头上都沾上了黄色的粉末。

    赵莉食指伸到嘴里:“花粉是甜的,你看这一粒花粉都像一个乒乓球那么大,你尝尝。”

    赵莉双手举着一粒花粉放到延飞的嘴边,延飞张大嘴巴,花粉被他嚼的嘎巴嘎巴的响,像小时候放学路上啃着一根黄瓜。

    赵莉放了一粒到自己的嘴里:“别说,花粉还挺好吃的呢。这要是在地球上,能找到这么大颗的花粉,我们可就发大财了。”

    延飞伸出手来:“赵莉,这才是钱呢,卖花粉什么时候才能买上房子呀?”

    延飞的手上托着几颗亮晶晶的透明石头。

    赵莉拿起来一颗粉色的石头放到眼前,远处的阳光透过石头折射照到她的脸上,泛着七彩的光。照的皮肤上绒毛都发着光。

    延飞呆呆的看着,他嘟着嘴,悄悄凑过去准备亲吻赵莉的脸颊。

    赵莉:“你这是在哪里捡到的石头呀,挺好看的,还挺透的呢。”

    “石头?什么石头呀,这是钻石,看见了没,这是精美无暇的钻石,粉色的。”

    “钻石,真的呀,发财了,可是我怎么没找到呀?”

    “这都是在修7号船坞基础时找到的,没人要,多的很,我拿了几块小的。”

    “这大块的,有30克拉吧,我要做个大钻戒,每天带着,这几颗小的卖了,我们买个大别墅吧。还要举行个盛大的草坪婚礼,好像这几颗还不够呢,明天你回去再捡几颗。”

    赵莉高兴的抱着延飞,她的手拿着拳头大小的钻石在比划着,比划着......

    怀抱里的延飞慢慢融化了,赵莉手上的拿的钻石变成了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她坐在窗台上向远处望去,窗外还是开满油菜花的田地。

    田埂上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手拿宇航头盔向这里跑着。

    ......

    是的,这不是真实的,这是幻象,是意识,用地球人的话来说,这就是一个梦。但这个梦如此真实,真实的你能触摸到、感觉到、你获得的感觉和真实的体验是一模一样的。

    这就是蓝印人社会的娱乐,这种娱乐远远超过地球上人类所能感知到的许多许多倍。

    阿迪里亚星球上的进化分为二部分,一部分是在科技上的,这包括金属粉末冶炼,量子级别的生物基因修复(高级医疗系统)、太空光速旅行,射线与光的武器系统,高级生物的《灵》知识输入与使用,还有就是生物能量系统(包括他们的食物、营养)。

    另外一种进化是在意识里的,比如,感知,社会,家庭,爱情、欢乐、悲伤、冒险、宗教等等。

    这就不得不说到蓝印人创造出来意识中的世界,蓝印人经过多年的进化和研究,他们终于得到了最满意的结果,研究出了星球上生物具有的初级快乐、高级快乐、超级快乐。在这个研究方向上,领导蓝印人社会的《蓝色联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有几百万年的时间,几乎举国一半的研究人员都在研究这个课题,这里面包含社会、伦理、健康、哲学、宗教、文学绘画以及超级信息传递等等学科。很多的大师在那个年代脱颖而出。

    这是和蓝印人社会变革相辅相成的改变。

    那时候是星球最困难的时期,阿迪里亚星球磁场的改变,使得以家庭为单位的社会基本结构变的脆弱。淘汰掉社会中不能创造价值的生物,或者毁灭掉次要的利益集团势在必行,因此,由于提不出一个平衡社会的方法,星球上的内耗开始增加。甚至局部出现了以抢夺生产资料为目的战争。

    直到星球上的一个超能物理科学家《阿里不拉姆钦德勒》研究出了《复合生物》理论,并且同时期一个天才数学家《德龛一浪》做出了《弦意识》的数学模型,按照这个理论改变了蓝印人的社会。随后的几亿年蓝印人的社会趋于稳定。

    那以后的岁月,阿迪里亚星球在哈维星系的科技领域,一直处于了始终前沿的领导地位。

    《复合生物》理论,很晦涩难懂,我们在下一部小说《重返阿迪利亚星球第二部--复合生物》里继续描绘。

    现在说的是《弦意识》

    《德龛一浪》做出了《弦意识》的数学模型。是基于改变社会的一个简单道理。

    痛苦是每个生物的耐受程度,包含肉体,意识,在群体中的地位等等。暂时的痛苦是可以忍受的,但生物不能一直痛苦下去,当痛苦到了一个临界点的时候,他们就会毁掉自身进行抗争。

    反方向的研究表明,如果给生物提供了一个舒适的环境,他们就会一直安心的去享受,去工作,执行命令的工作效率和接受程度也出奇的高。对于具有创造性价值的高等生物,比如工程师、艺术家、科学家、这些尤其重要。在舒适的环境中,他们可以创作出他们的《灵》里面达到边界的东西,设计业,制造业的高速发展,让蓝印人星球变的异常强大,虽然他们的星球已经走向衰败。

    这就是《弦意识》数学模型的基础。《德龛一浪》计算出了蓝印人痛苦的临界点。随后根据这个模型,《蓝色联盟》用了300万年的时间,研究成功了一个绝妙的科技产品。

    这就是------《弦意识膜》

    这是划时代的产物,从根本上解决了蓝印人社会中的不平衡问题,星球科技又回到了高速发展的轨道。

    根据《弦意识》理论,生物的快乐分为三级。

    1.低级快乐,是由感官接触产生的,比如吃到美味东西,伴侣间互相拥有的快乐(爱情),学会使用一个工具的快乐,使用武器击中远处目标的快乐,你身体的疼痛被治疗好的快乐。

    2.高级快乐,比如完成一项工作,你的领导表扬你的快乐,虽然你在挨饿,但你忽然知道了食物的藏匿地点的快乐。你知道和你一起工作的伙伴完成了一项工作的快乐。参加了一场音乐会,你在音乐中享受到优美旋律的快乐。

    3.超级快乐,回忆一生中已经经历过的幸福时光的快乐,你想象一件事情,它能够按照你想象的景象出现,并能够给你真实的体验。超越感知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