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惊涛骇浪 > 第790章 谁是接盘侠
    从阳泉镇回来的路上,许一山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戴红旗要将袁珊瑚扫地出门,这分明是打了他的脸。袁珊瑚是他引过去阳泉镇的,她花了那么多钱买下三塘粮库的十万吨陈粮,如果不及时处理,这将成为袁珊瑚的噩梦。

    如今,戴红旗怎么也不愿袁珊瑚将饲料茶建在阳泉镇。而且还逼着袁珊瑚将十万吨粮食运走。

    他走的时候,看到袁珊瑚无助的眼光,心莫名其妙地痛了起来。

    戴红旗不愿将自己的前程赌在袁珊瑚身上,彭毕的暗示,已经让他铁了心。

    许一山愤怒地想,你戴红旗千算万算,你就没算到老子如今也是常委了。你戴红旗想坐上茅山发改局局长的椅子,做梦去吧。

    十万吨陈粮运离阳泉镇不是难事。难的是找不到一个适合存放的地方。

    许一山首先想到的是粮库牛万宝。

    牛万宝掌管的三塘粮库,规模之大,超乎寻常人的想象。

    他想,能不能找牛万宝借个地方暂时存放?

    电话打到牛万宝手机上,牛万宝在得知许一山的意思后,婉拒道:“许兄弟,你是知道的,我们粮库存放的都是储备粮,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哪有多余的地方啊。”

    许一山道:“牛总,就存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我保证全数拉走。”

    牛万宝回答得很干脆,“一天都不行,许兄弟,我这里是真没地方。”

    在牛万宝哪里碰了壁之后,许一山心并没死。他知道牛万宝这是故意在推脱。以粮库的实力,别说十万吨,一百万吨,甚至一千万吨,他也有办法解决。

    就在他打算亲自去找牛万宝的时候,突然来了两个电话,让他又惊又喜。

    第一个电话是春花嫂子打来的,她告诉许一山,三天之后,她将陪着严华从马来西亚来茅山。

    许一山小心问了一句,“情况如何?”

    春花嫂子回了他一句,“一切顺利。”

    挂了她的电话没多久,一个让许一山信奉的电话打了进来。

    “许主任,我是白天。”

    许一山一愣,“白书记啊,有事吗?”

    白天在电话里笑,笑过之后骂了一句,“老戴那个傻鸟做了天底下最蠢的事。许主任,其他话都不说了,我有个请求,三塘镇要建饲料厂,你帮不帮我?”

    许一山高兴道:“好啊。”

    白天笑嘻嘻道:“许主任,我当这个接盘侠,你高兴不?”

    许一山笑道:“白书记,什么接盘侠啊,你可以不接嘛。”

    白天说道:“老戴那边的事我都知道了。我现在请求许主任把袁珊瑚小姐引荐给我。我们三塘镇尽全力支持她办厂。而且我这里有条件,厂房车库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只要她愿意,我们可以立即签合同。”

    许一山沉吟不语。白天在这个时候给他打来这样的电话,他就好像在黑夜里看到一线光明一样。白天愿意在三塘镇建饲料厂,一切疑难问题不都迎刃而解了吗?

    但他没立即答复他,他有必要考虑,白天这时候冒出来,是不是有其他原因。

    白天似乎猜透了许一山的心思,他打着哈哈说道:“许主任,请你放心。我不是老戴,他就一傻鸟,被人一哄,都不知道自己娘姓什么了。这里面东西我都知道,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许一山还是没忍住,打开天窗说了亮话,“白书记,有件事你必须正视,那就是彭县长未必会同意。”

    白天笑嘻嘻道:“许主任,我知道轻重。一句话,你放我这里来,一切责任我承担。”

    许一山心里顿时云开雾散,他高兴道:“白书记,这要辛苦你了。”

    “没事。许主任,我办事,你放心。我这就安排专人与袁珊瑚小姐对接,马上将设备拉到我三塘镇来。三天时间,我要调试机器。一个星期之内,必须投产。”

    许一山哦了一声,挂电话之前说了一句,“白书记,谢谢你。”

    白天虽然也是镇党委书记,但他的日子比戴红旗要好过许多。

    三塘镇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属于交通要道,因此经济发展比阳泉镇要好上无数倍。

    在整个茅山县,唯一敢与洪山镇叫板的镇,就是三塘镇。

    有人说,如果单从自身条件出发,洪山镇远不是三塘镇的对手。

    洪山镇之所以能在全县独占鳌头,关键在于镇党委书记是段焱华。

    段焱华作为县委常委,在政策上很明显倾斜于洪山镇。即便如此,洪山镇最具代表的产业,是段焱华坚持的城镇化道路,房地产经济。

    而三塘镇因为有国家粮食储备库在,城镇居民规模要超过洪山镇一倍还多。

    他打电话交代了一下袁珊瑚,要求他配合白天将设备和陈粮全部从阳泉镇迁走。

    他人还没回到县里,刘天明的电话便追了过来。

    刘天明急匆匆道:“许主任,是你安排三塘镇的人来拉设备的吗?”

    许一山干脆承认道:“是我。刘镇长,你们阳泉镇现在是铁板一块,针扎不进,谁泼不进。企业想进驻,你们都要拒之门外啊。”

    刘天明的声音明显带着哭音,“许主任,你这样做,是准备要抛弃我们阳泉镇了吗?”

    许一山道:“不敢。刘镇长,你们有戴书记啊。”

    刘天明咬着牙道:“戴红旗会成为我们全阳泉镇人民的敌人。许主任,我请求,暂缓进行,可以吗?”

    许一山态度坚决道:“你见过开弓还有回头箭的吗?刘镇长,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他果断挂了电话。

    说实话,刘天明留给他的印象还是挺好的。他记得,刘天明是所有乡镇干部当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主动找到他在招商局的办公室,请求他给阳泉镇出谋划策的镇长。

    而且刘天明年轻,他在刘天明的身上似乎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但他也知道,刘天明在阳泉镇,属于干部当中弱势群体的一类人。阳泉党委书记戴红旗胆小怕事,这么些年来,领导着阳泉镇原地踏步。按刘天明的话说,他们阳泉镇是捧着金饭碗在讨饭。

    阳泉镇是不是刘天明说的那样,许一山不敢肯定。但一点他相信,阳泉镇只要因地制宜,其发展的速度与经济规模,不会亚于洪山镇与三塘镇。

    挂了电话,刚好车进县委大院。

    他停好车,一身疲惫从车里出来,突然便看到杜志明一脸焦急在东张西望。

    杜志明显然看到了他,一溜小跑过来,低声说道:“许老大,麻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