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大唐之我太上皇绝不摊牌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都知道了?
    “砰!”

    李渊猛地拍在案台上,吼道:“来人!把这两人打入冷宫!!”

    “不要啊,太上皇不要啊!”

    “我们是真心对你的,没有我们两人,谁来照顾你啊,太上皇!”

    两女连滚带爬的爬过来,却被李渊一脚踢开。

    这让两女脸上皆是惶恐之色,冷汗打湿了发梢,泪水就像是决了堤一样,后悔,懊恼,害怕,无数的情绪涌现。

    冷宫很冷!

    所以张婕妤和尹德妃两女吓得两股颤颤,不断的哭嚎,但是还是被进来的侍卫无情的拖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的李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掩饰不住的落寂之情。

    此时的他,无比的怀念平安县那个没有皇宫大的宅子。

    “来人,我要出宫!”

    ……

    平安县,秦府。

    天已经黑了,可是李渊还是敲开了秦府的大门。

    “老爷子?”

    秦牧看着笑眯眯走进来的李渊,眉头微微皱起:“怎么这么晚了还来?谁欺负你了?”

    李渊神色一僵:“在大唐,谁敢欺负我?”

    秦牧撇了撇嘴:“别装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笑容有多假?脸上笑嘻嘻,却满眼的落寞。”

    “啊?”

    李渊一怔,笑脸立马垮了下来,两颊的肌肉松松垂下,撇了撇嘴:

    “留点面子行不行?”

    “不就是两个给你戴绿帽的女人嘛,难不成你还想原谅她们啊?没出息!”

    秦牧的话,顿时让李渊来气了:

    “臭小子,你这是在教我做事吗?”

    刚说完,顿时又觉得不对,李渊连忙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秦牧笑了笑:“我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知道的多着?

    李渊心中一咯噔,难道这臭小子什么都知道了?否则怎么会说出李承乾当不了皇帝的话,连自己宫中宠爱的两个妃嫔都了如指掌?

    这臭小子难道连自己的身世都知道了?

    不可能吧!

    李渊心中越想越震惊。

    他到底知道些什么?而且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李渊顿时觉得秦牧高深莫测了,不过想想也是,以这臭小子逆天的智慧,这么些时间了,没道理不会看不出些什么东西。

    但是他到底知道多少?

    李渊不能确定……

    正想着的时候,只见秦牧站了起来,往里屋招呼了一声:“老徐,准备饭菜,我陪老爷子喝一杯!”

    一会之后。

    香气四溢的饭菜上桌,秦牧和李渊相对而坐。

    “老爷子,这一次你有口福了,我最新酿制的酱香型美酒,来试试。”

    李渊摇着小小玻璃杯中晶莹剔透的酒液,猛地往口中一灌。

    “啊——”

    李渊五官都皱到了一起,龇牙咧嘴,喝了一声:

    “好他娘的霸道!”

    李渊放下酒杯,眸光熠熠的看着秦牧:“秦小子,这是你新酿制的?”

    秦牧点了点头:“此酒名茅台,一般人可喝不到,怎么样,口感不错吧!”

    “好,非常的好!”

    李渊眼中忍不住露出宠溺的目光,他的这个孙儿,真的是个奇才,如果没有当年的事情,绝对是未来储君的绝佳人选。

    想到这里,李渊试探着问道:

    “秦小子,你真的觉得当今太子没有帝王之相吗?”

    秦牧抿了一口酒,微微皱眉道:“何止没有帝王之相,他还会造反!”

    啪!

    李渊刚刚端起的酒杯落地,摔了一个粉碎。

    好久。

    李渊才缓缓开口道:“秦小子,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这话从哪里听来的?”

    秦牧一脸淡定的笑了笑:“李承乾如今学问停滞不前,李二只会越来越失望,这个时候,李世民只要对其他皇子好一点,李承乾都会觉得自己的太子之位不稳。”

    “而且李世民如今三十出头,正值壮年,而李承乾已经十来岁了,李承乾还要在太子之位上战战兢兢的等上几十年,又时时刻刻承受着那么大的压力,当到了一定的时间,他就会爆发,就会想要像他父亲一样,抢夺皇位!”

    “你现在还觉得我是乱说吗?”

    李渊直愣愣的看着秦牧,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过了好久。

    李渊才咽了咽口水,润了一下自己干燥的喉咙,说道:

    “就算你的推理不错,可是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李世民还能再活上几十年的呢?”

    秦牧神秘的笑了笑:“因为我有……推背图!”

    “啊?”

    李渊顿时张大了嘴巴。

    这推背图他知道,是李世民刚刚继位的时候,为推算大唐国运,就下令李淳风和袁天罡编写的,融合了易经学、天文学、诗词、谜语、图画为一体。

    号称可以推测往后两千年,一直到社会共产共和的世界大同。

    可是这东西还有真正发行,正在编撰当中,秦牧手中怎么会有的?就算有,这东西真的有那么准吗?!

    “呵呵——”

    李渊轻笑了一声:“你上哪里搞来的推背图?”

    “我自己推的!”

    李渊闻言哑然,随即失笑道:“你这臭小子,忽悠人还真有一套,说得我都快信以为真了!”

    秦牧又抿了一口酒:“不信就算了,你等着看就知道了,不对,你等不到李承乾造反的那一天了!”

    “哈哈!”

    李渊不怒反笑道:“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没想到你这臭小子也会信!”

    秦牧笑笑不说话。

    事实上,推背图不过是他一个托词罢了。

    如果不说这个东西出来,这几个家伙整天来问东问西的,自己早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不料,这个时候,李渊把头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

    “秦小子,既然你这么神,那你推一推,我是谁?”

    秦牧转过头来,直视李渊的眼睛:“你真想让我推一推?”

    “嗯。”

    李渊点了点头,他本来有心想逗秦牧玩一玩,此时却不知为何心中却有些紧张了起来。

    “你是太上皇,李渊!”

    秦牧淡淡的话语,顿时让李渊如遭雷击,一切发生得这样突然和意外,使李渊感到自己就像是一片可怜的小纸,被暴风雨随便吹打和蹂躏。

    啪!

    又是一个酒杯落地的声音。

    李渊瞳孔一阵急促的收缩,盯着秦牧,声调都有些变形:

    “你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