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农家丑妻 > 第1070章 试探(3更)
    两日后,琪儿一行启程回番国。

    与他们一起走的还有洛家的求亲的队伍,二十辆马车,车上的东西都是满满当当的,用东西遮盖着。

    虽然看不到,众人还是羡慕的不行。

    洛家家大业大,这些东西一准都是上好的。

    风澈和夏曦送他们到城门口外。

    虎子一直处于兴奋中,没有一点不舍。

    等到了城门口分别的时候,坐在马车上对夏曦招手,“大嫂,我会给你带好吃的回来的。”

    夏曦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到了那里以后,听琪儿的话,想家了就和洛风一起回来。”

    “嗯。”

    虎子眼睛亮晶晶的,“大嫂也要照顾好自己。”

    目送他们离去,风澈和夏曦上了马,回了府中。

    府中异常的安静,没有了以往的欢声笑语,福伯有些不习惯,蔫头耷拉脑的。

    风澈去了书房写了一封信,喊了风安进去,“送去二皇子府,别让人发现。”

    风安应是,拿着信出来。

    二皇子府位于战王府的东北角,和战王府隔着两条街的距离,与别的府邸的华丽不同,二皇子府很是低调,甚至于说是寒酸。

    因为生母位份不高,二皇子萧尘也很低调,如果不是这回大皇子被风澈砍了手臂,众人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皇子了。就连皇上,一年到头也想不起来几回他。

    自从被赐府以后,二皇子就深居简出,很少与朝中大臣打交道,每日在府中看看书、做做画,不理外面的朝事。

    风安并没有进二皇子府,而是等在不远处。

    今日是二皇子进宫看望自己母亲的日子,从宫里出来以后,他坐着马车回府。

    距离府门不远处,马车拐弯的功夫,一个东西飞进马车内,落在二皇子脚边。

    二皇子愣怔了下,看清是一个小竹筒,他弯腰捡起来,看到里面有一封信,拿出来,看清上面的内容,漂亮的丹凤眼眯起来。

    一个时辰后,换了一身寻常衣服的二皇子从府中出来,坐上马车,来到洛家酒楼。

    马车上二皇子府的标志已经被摘下去了,和寻常的马车一样,在酒楼门口停下后,二皇子从马车上下来,抬脚往里面走,随从跟在后面。

    伙计上前来迎接,“客官,大堂还是雅间?”

    “雅间,最里面的一间。”

    伙计领他上去,到了门口停下,轻轻敲了敲门。

    门被打开,二皇子抬脚进去,随从刚要跟上,被从里面出来的风安和风忠拦住,指着旁边的雅间道,“二位,那边屋里请吧。”

    两名随从骇然,手同时摸上腰间的佩刀,二皇子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去吧,我没事。”

    两人放下手。

    门关上,彻底隔绝了他们的视线。

    雅间内,二皇子淡淡道,声音冷静而疏离,“不知道战王爷约我过来何事?”

    “坐吧。”

    二皇子从善如流的坐下,坐的笔直,等着风澈的回答。

    风澈拿起筷子,加了羊肉放在火锅里,“二皇子如此聪明的人,猜不到我约你出来的目的吗?”

    “恕萧尘愚钝,我确实不知。”

    火锅一直开着,肉片放在里面,很快熟了,风澈夹出来放在碗里,不紧不慢的道,“二皇子养了不少门客吧?”

    二皇子脸色大变。

    就算他存在感极低,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做事依旧小心,自问没有露出什么马脚,风澈怎么会知道他养了门客的事?

    放在桌子上的手及不可见的紧了紧,“战王爷什么意思?”

    风澈蘸好了料,把肉放进嘴里,嚼碎了咽下去以后,才道,“很简单,扶你登上太子之位。”

    二皇子惊得差点没跳起来,死死的盯着风澈,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风澈神态自若的又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不紧不慢的嚼着。

    二皇子极力稳住自己的声音,“战王爷为何选中我?”

    “你只告诉我一个答案,想还是不想?”

    想,他当然想。

    因为生母的身份,他自小被兄弟们排挤,没少受欺负,母亲在后宫也是步履维艰,他每时每刻都在想自己能登上太子之位,让自己不再受欺负,让母亲受后宫众人的敬仰。可他没有母族可以依靠,他只能敛着锋芒,暗地里筹谋,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有机会登上那个位置。

    但……

    他也不是傻的,风澈能这么直白的和他挑明,必然有什么条件,暗暗深呼吸几下,稳定了心神,“战王爷有什么条件?”

    风澈放下了筷子,身体靠在椅背上,透过氤氲的热气看着他,“让你母亲帮我除掉皇后。”

    二皇子变了脸色。

    ……

    另一边的雅间里,也摆着火锅,风安和风忠两人吃的痛快,筷子一直没停过。

    二皇子的随从筷子都没动,手一直按在腰间的佩刀上,只等着二皇子那边有什么动静,他们两人冲过去救人。

    小半个时辰后,风安和风忠吃饱喝足了,放下筷子,随意的擦干净了嘴,招呼伙计进来,“把这些收下去,沏两壶茶进来。”

    伙计应,麻利的把桌上的东西收走,上了茶。

    风安和风忠两人美滋滋的喝着。

    两个雅间隔着的墙被敲了两下,风安和风忠同时站起来朝外走,两名随从紧跟其后。

    他们刚出了雅间,那边的门被打开,二皇子从里面走出来,神情还和来时一样,平静无波。

    等他领着两名随从下了楼,风安和风忠推开雅间的门进去。

    “如何?”

    风澈询问。

    “应该和我们武功差不多,不分伯仲。”

    那两名随从的气息内敛,就算是坐在了他和风忠身边,如果不抬头,几乎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

    那边,二皇子坐着马车回了府,刚一进书房便吩咐自己的随从,“去把云先生请来。”

    云先生是二皇子养的门客,从二皇子搬进来开始,就已经住在府里了,听闻二皇子找他,很快过来。

    没等他开口,二皇子朝他摆了摆手,然后走到书架旁按动了机关。

    书架移开,二皇子当先进去,云先生紧跟其后,里面是一条通道,通道两边墙壁上镶嵌着夜明珠,把通道照的如白昼一样。

    走了很远,才到了一个房间,里面一应东西俱全。

    两人落座。

    二皇子有些气息不稳的开口,“今日战王爷约了我过去,他想扶我当上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