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食戟从入职远月开始 > 199 你们不会还没有女朋友吧
    受到中村蓟的影响,绘里奈和江夏两人自然都没有了继续逛夜市的心情,想到这里,江夏就有点想骂人,这个中村蓟,会不会选时间啊。

    注意到绘里奈有些低落的情绪,江夏有点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于是想了想说道:“怎么样,要不要去我那里?”

    江夏表示,他提出这个问题,绝对没有乘人之危这样的想法,他是正人君子,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呢。

    他就是单纯地想要让绘里奈开心而已。

    “极,极星寮吗?我不要。”

    虽然情绪不高,但是绘里奈还是很果断地拒绝了江夏,让那么多人看见,很害羞的啊!

    “不是,是我的那栋料理实验楼,改造得很不错哦,要不要去参观一下。”

    江夏解释道,去极星寮的话,还怎么进行那个计划,极星寮全都是一群喜欢八卦,还喜欢看热闹的单身狗。

    说起这栋研究用的大楼,还是很早很早之前,他从绘里奈手中经过各种去权钱交易,搞到的,计划是用来培育华夏的稀有食材。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是小惠在打理,而江夏也会稍微在里面改造一下,搬运一点工具过去,毕竟刚刚拿到的时候,楼里面还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听到江夏提到大楼的事情,绘里奈也想起了这个,当时,她和江夏,还是一对喜欢斗嘴的冤家,偏偏就是看起来这么喜欢吵架的他们两,最后走到了一起,世事难料,说的就是这种吧。

    绘里奈也被江夏勾起了几分兴趣,她也想看看,当时江夏要过去的那个研究用大楼,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于是她小声的说道:“那就去看看吧,只是看看,绝对不要在你那里留宿!”

    后面半句,绘里奈是用非常坚定的声音说出来的。

    “嘿嘿,都听你的。”江夏搓着手,笑着说道,等到看得时间太晚,住不住,那就不好说了,当然,他们是不会在一个房间睡的!绘里奈才17岁呢,也不知道有些人在想些什么!

    江夏只是觉得,让绘里奈习惯这种有同龄人陪伴的日子,应该会有助于放开她的内心。

    薙切仙左卫门虽然也会在家陪着她,但是,不论是宗帅老头,还是薙切家的老管家,对于绘里奈而言,都是长辈,她在那里,本质上,还是孤独的。

    两人在周围吃瓜学生探究的目光中,离开了夜市,前往江夏的教学研究大楼。

    路程并不远,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江夏的教学大楼。

    “这,这个也太美了吧。”

    刚进入大楼的后院,绘里奈就看到了后院的场景,后院以前那个荒芜的土地上面,被种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艳花朵。

    而且,江夏还在院子的周围装饰上了那种很古朴的华夏灯笼,暖红色的光渲染了整个院子,让每种颜色的花,交相辉映。

    院子的中央,还有一个秋千,秋千上缠满了藤蔓,显得非常典雅。

    这就是华夏风格的庭院么?绘里奈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氛围的装潢,目不转睛地看着院子里面的一切,她觉得,心情都轻松了不少。

    如果是在这种地方表白,应该会很幸福吧,这就是绘里奈此时的全部想法。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江夏这个时候的表情,居然出乎意料的严肃。

    “喜欢吗,绘里奈?”

    江夏问道。

    “嗯。”

    小姑娘点点头,本来就是在十七八岁的年龄,哪个花季少女又不喜欢这种浪漫的氛围呢,即便是在讲究生活的人,内心深处,也应该保留着对美的追求。

    “其实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对你的感觉,就和别人不一样了。”

    江夏认真地凝望着绘里奈的眼睛说道,前世看漫画的时候,他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尤其是,后期哪个坚强倔强,大胆地追求梦想的女孩,虽然偶尔脾气有一些小傲娇,但是却仍旧让人觉得可爱。

    所以,江夏第一次在真实的世界见到绘里奈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些不太寻常的想法!

    不过,他绝对不是LSP,都是欣赏,嗯,没错,就是欣赏。

    “干,干嘛突然这么认真。”

    绘里奈的心突然漏跳一拍,颤抖了一下,攥着无处安放的小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然后,她的双手就被江夏给抓住了。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好像还没有对你进行过一次正经的表白呢,让女孩子率先表达心意什么的,太屑了,所以,绘里奈。”

    江夏的脸颊浮现出了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最最温柔的表情。

    “我喜欢你,是那种,看到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看到你开心,我也很开心的喜欢,是那种,看到努力的你,就想要默默地支撑你的喜欢,是那种,失去你,这个世界就索然无味的喜欢。”

    “今后的日子,请多指教了!”

    因为早就已经练习了好多次,所以江夏这一次说出口的时候,并没有因太过紧张而结巴,他对自己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院子的后面,水野凛竖起了了一个干得不错的手势,她的直男老哥,今天终终终于开窍了,太不容易了。

    没错,每一个初恋的男人身边,都会有一个狗头军师,水野凛,就是江夏的狗头军师,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他们早就已经策划好了的,虽然因为中村蓟的介入产生了一点偏差,不过,大差不差,总归是完成了目的!

    “太狡猾了,zu ru i ,江夏 sin sin”

    绘里奈说道,在这种氛围下面,说出这么让人害羞的话,明明之前就是个单身狗的江夏,居然变得这么熟练。

    哼,也不知道对多少女孩子说过这种话。

    “就你一个,不要瞎想了!”

    江夏回答道。

    诶?绘里奈有点懵,江夏怎么知道自己的心思,很快,她就想出来了答案。

    “你你你!你居然用领域的力量探听我的心声!”

    “抱歉啊,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很想知道你的反应。”

    江夏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所以绘里奈这个算是答应了,还是没有答应啊,话说,水野凛这个小丫头的方案,到底靠不靠谱啊,江夏对自己的妹妹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今,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在江夏期待的目光中,绘里奈终于说出了江夏最期望的那个答案。

    太好了,如果第一次表白就以失败告终的话,江夏觉得,他应该会当场去世,原地挖个坑把自己和水野凛一起埋了。

    夜晚的院子还是比较冷的,所以两人稍微待了一下,马上就回到了大楼里面。

    “你把本来报告说用来种植食材的院子,拿来种花,这种事情,小心学校找你麻烦!”

    绘里奈被江夏突然偷袭了一波,有些气不过,于是揭穿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些花,同样可以制作华夏的传统美食,而且,非常好吃!”

    江夏微微一笑,在华夏,只要是没有毒的,他就没见过有什么不能吃的,绘里奈用这个来说事,那必然是无功而返的。

    绘里奈露出了狐疑的目光,这个家伙说的是真的么,她还是有点不相信。

    “等一段时间吧,等成熟了以后,里面有了花蜜,就可以开始制作了,到时候,专门做给你一个人吃。”

    江夏见绘里奈好像有些不太相信,于是约定道。

    他现在有点懂了,幸平城一郎,当时对创真说的那句话,当你遇到了一个人,真心的希望她说出好吃的评价,那么,你的料理就会得到飞速的进步。

    江夏觉得,他现在的料理之中,又被附加上了一丝特别的意义。

    ......

    水野凛在寒冷的院子外面,打了个喷嚏,话说,老哥他完事了吗,自己是不是可以下班了啊???

    ......

    月飨祭如期进行,江夏和久我照纪的完美配合之下,他们两人的店铺,依然是中央区域绝对的霸主。

    不过,在临山区,排名则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有两匹黑马突然崛起,强势登顶了榜单。

    一个就是尾花夏树,只要品尝过他的料理的那些客人,都会被他的料理征服,这让他的料理在整个远月的客人中间声名远扬。

    因为他的店铺只有他一个人,能够供应的料理数量有限,所以,食客开始争抢起他的店铺预约资格。

    一道料理的价格,也被炒成了天价,比司瑛士用尽了各种豪华食材制作出来的发国料理还要更加昂贵。

    只是短短的几天,就直接超过了司瑛士,强势占据了临山区域第一的位置。

    另外一匹黑马,或者也不能说是黑马的,是绘里奈,她的营业额已经跑到了第三,和司瑛士相差非常微小,随时有可能更换排位。

    从那天表白以后,绘里奈的料理,似乎也不一样了。

    按照食客口中的评价就是。

    “以前,大小姐的料理之中,总是有一种淡淡的冷漠,虽然味道的确很出众,但是吃起来的感觉总是怪怪的,但是现在,现在大小姐的料理,简直是让人如沐春风,这简直太神奇了。”

    相比于这群人,幸平创真那边的情况,就有一些不容乐观了。

    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菜品也逐渐开始有了销量,但是,增长的速度却不够突出,按照现在的效率,即便到这一次的月飨祭结束,他们也最多保持收支的平衡。

    对于一般的学生团体来说,这个结果就已经足够了,但是对于创真他们而言,如果仅仅只是这个结局,他们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只是,他们至今都还没有找到江夏老师所说的,他们的店面和料理里面存在的那些缺陷。

    期间,幸平创真其实也有偷偷去找过江夏询问,不过,直接被后者给果断地拒绝了。

    “创真,如果所有的问题,都是我帮你解决的话,那么你做出来的料理,还算是你做出来的么?”

    这就是江夏给出的理由,这些孩子,今后都是抗击中村蓟颠覆远月计划的核心力量,既然答应了中村蓟,江夏自然是不会再阻止他。

    而且,让中村蓟先去前面探探路,这挺好的,现在的远月,的确存在着很多的问题,等到中村蓟改革失败,江夏再出手,直接获取他的劳动成果。

    一想到到时候中村蓟那张因为被人偷了桃子而铁青的脸,江夏就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激动。

    哼,谁让他欺负绘里奈的,必须要好好教训一波。

    至于十杰那些人,他们都是小辈,并没有什么威胁,让江夏去对付他们,就有些太欺负人了。

    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尾花夏树,这个进步飞速,对料理有着赤子之心的厨师。

    虽然现在尾花夏树因为没有领域,综合实力上比江夏要弱了一些。

    但是,江夏有一种直觉,那就是,今后的某个时间,他和尾花夏树之间,必有一战。

    同为三十岁以下的年轻料理人,同样有着超越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的实力,能够进行这样一场食戟,对于江夏而言,也是很让人激动的事情。

    如果尾花夏树愿意,江夏甚至愿意教给他华夏料理的技巧和知识,来加快他的成长速度,让他更快地达到能和自己公平竞争的水平。

    尾花夏树的根基,传统樱花国料理,就是脱胎于发国料理和华夏料理,如果能够同时掌握这两种本源,对于他的提升是非常巨大的。

    其实江夏自从进入料理界以来,就还没有进行过这种同龄人之间,旗鼓相当的战斗,和江夏比的,要么是太弱,激发不出江夏的实力,要么是年龄太大,对抗上没有那么激情。

    这让江夏心理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骄傲的思想,认为他已经足够厉害,从而自满。

    这种思想,自然是不好的,但江夏也没法控制,当他刻意提醒自己这一点的时候,他就已经着了相!

    江夏觉得,他越来越有那种幕后黑手的感觉了,因为天下无敌,所以想要刻意培养一个对手出来!

    这就是那些大BOSS总是喜欢给勇者送经验的原因吧。

    没错,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