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神级托尼老师 > 第1024章 新婚前夕做头不止
    为了教约翰秦丝烫染剂的使用手法,秦空就没有使用炫染珠,最后爱莎问多少钱的时候,秦空就没收染发钱。

    爱莎付了钱,到沙发区坐下,看秦空给其他人做头发。

    为了让约翰掌握,后面也用秦丝烫染剂。

    虽然单独用秦丝烫染剂要慢一些,不能像炫染珠那样一上手就染好了,但毕竟是他研发出来的产品,染一个头放一边等着,再染另一个头,做起来还是快的。

    效果也不错。只是没有炫染珠那么奇幻。

    约翰也跟着他认真地学习。米兰达欣慰地看着。

    他们来一回也不容易,结婚后又没时间,秦空就干脆给他们的头都做了。

    阿特尔德刚到酒店,听说他在做头,连忙跑过来,“没想到你今天还理发啊!”看看沙发上的大家,“能给我理理吗?”

    秦空看看他,笑道:“带酒了吗?”

    “一千五百瓶最好的葡萄酒。”

    秦空笑了,除了酒,他的飞机都成了他的飞机!

    “你坐着等一下。”

    阿特尔德就坐过去。

    做了整整一下午头发,还有些是约翰做的,秦空自己也不记得他们做了什么项目了。

    大家问付多少钱的时候,凯撒大帝说:“不是十万吗?我每次都付十万。”

    大家看着他,那是你有钱啊!有钱到给猫!

    秦空连忙说:“不用,今天不用那么多钱。今天是最便宜的。”

    要结婚了,一定要给他们留个好印象。他们都是大忙人,万里迢迢地来参加他的婚礼,一定要让他们感到优惠。

    没用到弹力波和炫染珠,就不收烫染的钱,秦空就让唐森算算,只收洗头理发吹风钱。

    唐森看着他们的头,一个个对,算清楚了,收了钱,一群人出门。

    神理警报大作:顾客没付钱!顾客没付钱!顾客没付钱……

    秦空疯了!谁没付钱?要付多少?

    它又不说!

    神经啊!

    秦空只好自己跑出去,大喊:“等一等!你们没付钱!”

    大家转头看着他。

    一街上的人,看着秦老师做了一下午头。还说秦老师辛苦,羡慕这些时尚大师呢!

    结果他跑出来讨钱了!

    秦空尴尬道:“不是,你们少付了。”

    “啊?”大家又陆陆续续回来,挤在收银台前,“那我们该付多少啊?”

    秦空看着唐森,唐森看着秦空。

    秦空是真不知道他们该付多少啊!有些头还是约翰烫染的。

    见他们看着价目表,就说:“那就按最贵的付吧。”

    大家转头看着他,秦空捂脸,想把自己塞进十八层地底。

    “因为我明天要结婚了,我脑子太乱了,我不知道该收多少钱。但不收我心里不安。刚刚你们付的钱,我感觉还差点儿。”

    大家看着他。

    唐森也听不懂,看看大家,感觉大家在看神经病。

    凯撒大帝拿出钱包,“我就说十万嘛!你搞这么多价位,多麻烦!你就一个头收十万嘛!”爽快地付了钱。

    大家也纷纷付钱,一个新郎新婚前一天还要给他们做头!做得脑子都乱掉了!心都乱了!结果他们居然少付他钱!羞愧不羞愧?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世界上有名有姓的人物!

    每人付了十万,换算成美元欧元,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一条裙子一件衣服的价钱,真不多!

    可是是世界顶级的理发师为他们服务啊!不用预约!新婚前一天啊!

    大家这才发现,都快天黑了!

    感觉自己太过分了。

    纷纷安慰地抱抱秦空,“好了好了,我们不该今天让你做头。你明天还要结婚呢!真对不起!”

    约翰也点点头,“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现在教我。”

    秦空低着头,无颜面对他们了。

    老人们心疼地抱抱、拍拍这个实诚的孩子,走了。

    唐森看着师傅,震惊之后傻笑。

    秦空也笑了。晚饭有酒店和同事们负责招待,也不用他。站在空空的理发店里拿起电话:“安歌,爸妈过来了吧?还有老师师母,来做头发吧。你也过来。”

    “我不过来,我让我哥送爸妈过去,我先让老师师母去。”

    “你是新娘,你不做头?”

    “不做。”

    秦空想想还有明天早上,就不管她了。明天早上做她一个人也来得及。

    “那你把他们的钱付了,按一人十万吧。我今天都乱了。”

    “你哪天不收我钱了,我一定要放鞭炮!”

    秦空笑了,他也想把神理卸载了啊!真是,今天让自己出了大糗,还好大家都很理解,很宽容。

    简直不要脸到极致,都没用它的技术也收钱!反正经自己手的,见者有份。但它又不分他的。

    但大家还是痛快地给了。

    看来大家还是认为他的技术值这么多!

    想到这,秦空又得意起来。

    手机一响,安歌把钱发来了!秦空愉快地收起手机。

    老师师母在旁边酒店,很快过来了。

    接着,岳父母大舅哥也来了。

    还好,秦芳云前两天秦空已经给她理发了。

    于是,秦空新婚前夜,空发艺灯火通明,新郎在忙着做头。

    全网心疼:这么苦逼的新郎么?

    白老师在刮脸,安歌父母和安歌师母聊着天,梁星河坐着玩手机,猛地抬起头,“我靠!妹夫!你从中午做头到现在吗?”

    “啊?”秦空转头,“嗯。”揭开白老师脸上的毛巾。

    梁铭泽偏头一看,刷地站起来,“哎!不做了!不做了!明天结婚呢还做头!不做又不是不能见人!”

    师母和许曼青看到手机上的新闻照片,也站起来,“哎!空空,你给白老师做好,咱们的就不做了。”

    秦空都懵了,连忙起身拉住他们,“没事,下午那些都是朋友,他们来一趟不容易。又忙,老远地来参加婚礼,婚礼后我没时间,就先给他们做了。”

    “那咱们不着急啊!”白师母握着他的手,“你看看,手都洗皱了,别管咱们了,别做了。”

    秦空笑道:“没事,我喜欢做头,不累。手抹抹护手霜,一晚上就恢复了。”

    许曼青看着他,心疼得泪花直转,“别人结婚都是一堆人服侍化妆,你要服侍一堆人!不用那么讲究,别做了。”

    “你们是明天婚礼最重要的人,怎么能不做啊?”秦空笑道,“新郎新娘的家人,怎么能不打扮得光鲜亮丽呢?”

    几人相互看看,也不知道说啥了。

    许曼青又问:“你吃饭了吗?”

    秦空还没说话,躺着的白老师悠悠醒来,“做完了?”

    秦空连忙转身,“还没,还没,您躺着,我给您刮脸。”

    白师母道:“你还刮脸呢!空空都做一下午头到现在了!还没吃饭呢!”

    “啊!那我不做了。”白老师就要坐起来。

    秦空又按着他,“很快很快。”

    把白老师打扮好,梁星河已经买来了饭菜,放在吧台上,催道:“快吃!快吃!真是的!”

    秦空笑了,感觉多了很多家人。

    他们已经吃过晚饭,围着他看。

    秦空都不好意思了。见他不好意思,大家才坐到沙发上去继续聊天。

    师徒俩吃饭。

    梁铭泽叹口气,“这就是能者多劳!拥有无可替代的技艺,就什么都只能自己来做。”

    唐森羞愧地低下头,他也只能帮着师傅扫扫地,洗洗毛巾啊!什么时候真能帮上师傅啊!

    大家点点头,许曼青又看着秦空,“空空,结了婚就休息一段时间吧。你也不能把自己弄得太累了。技术和思想是无限的,但身体和时间是有限的啊!”

    秦空转头看着岳母,感动地点点头,“结婚后我就休息一段时间,我会调节好的。”

    “嗯。”

    给他们都做完了头,都快晚上九点了。秦空送他们出来。梁星河说:“你别送了,早点回家早点休息。我送了白老师和师母,就带爸妈回去。”

    “嗯。”秦空点点头,“啊!还有爸妈和哥你的衣服!”

    “唉!”许曼青摇摇头,心疼地看着他,“你爸说得对,就是能者多劳!又要做头又要做衣服!给我们做什么衣服啊!”

    “林琅已经拿过去了。”梁星河说,“林琅、骆辰、杜若,早上都来咱们这边,梳头化妆都不用你担心。”

    “嗯。”秦空松了一口气。

    许曼青看看梁星河,“要不你先送空空回家,我们陪你老师师母聊会儿。”

    秦空连忙说:“我开车来的,我能开车的,只是做头又没喝酒。”

    “安歌就是作!非要分开两边住!”许曼青埋怨女儿。

    秦空笑了,“我还挺期待明天的。明天见吧,爸、妈。”

    “嗯。”许曼青又抱抱他,才不舍地转身,一行人离去。

    梁铭泽回头看看,生怕自己的好女婿累死在新婚前夜!

    秦空笑眯眯地挥挥手,“爸,你们回去吧!注意安全,哥!”

    “知道的,不用担心!”梁星河回答。

    一个人影站在喷泉那边雕塑后面,偷偷摸摸地看着他,他叫了爸,却不是叫他。

    一群人走了,秦空又累又笑,转身进店,看着收拾店面的唐森,“后面再来收拾吧。回家吧。明天别忘了参加婚礼。”

    “嗯!”唐森点点头,“师傅你先回去,注意安全,我一会儿就走。”

    秦空笑笑,疲惫又满足地回家。

    唐森继续收拾着,师傅喜欢干净,他就收拾干净再回家。

    小黑开出王府商场,两边灯火通明,天边星光熠熠。秦空慢悠悠地开着,做头是累,但是做的都是自己愿意的。

    这样很累,也是幸福的。

    一辆车默默地跟在他后面,直到小黑转上鲜峰雅筑那条路。

    后面那辆车才停在水杉道上,一个人在车窗里望着坡上那栋房子,直到灯熄灭了。

    此时,已近十二点,万籁俱寂,江涛阵阵,水杉簌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