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从小说家开始修仙 > 第三十三章:略懂
    李家。

    徐海容带人来抓李佑才。

    后者愁眉哭脸道:“您不是说没谱的事儿吗?为何派人来抓我了?”

    前者淡淡回应道:“莫要心急,这只是暂时的而已,他们若是什么都查不到,你还是李家老爷。只是...你向王富贵下降头了?”

    所谓降头,就是一种害人的巫术。

    ...

    王家。

    司法谭坚巡视四周,却并没有发现任何邪祟的气息,属实怪哉。

    他问向王富贵,“你们王家出了这么久的怪事,难道就没请什么道长来瞧瞧?”

    “请了,能不请吗?”

    王富贵垂头丧气道:“金乡县附近道观较少,只有寥寥几家,他们都与李佑才沆瀣一气,不愿来我王家处理怪事。

    后来倒是请了几个别的地方的道长,但他们都没查出我们王家有什么问题,倒是有一个道长说,怀疑是我们王家被人下了降头。”

    “原来如此。”

    谭坚点了点头,突然看向孟川,笑道:“听说孟小友精通志异杂文,对邪祟之事颇有了解,不如你来说说,这王家是怎么一个情况?”

    对邪祟之事颇有了解?

    奇人啊!

    王富贵瞬间眼前一亮,郑重作揖道:“原先不知先生身份,还望先生见谅,若是先生能助我王家脱离此难,我王家必有重礼谢之!”

    此前,他以为,孟川只是谭坚的随从或者小跟班,毕竟他看着太年轻了,想来在他这个年龄,不会有什么成就。

    但是看到谭坚对他的态度以后,王富贵便觉以貌取人了。

    眼前的这个小哥,没准真是什么懂仙术的奇人。

    要真是如此,家里的情况,还得多多仰仗于他啊。

    “王商户言重了,在下只是对邪祟鬼魅一事有些了解而已,至于解决你王家情况,还是得谭大人来才行。”

    堂堂司法就在身边,孟川可不愿抢了他的风头。

    因为这会在无形中得罪别人。

    闻声,谭坚抚须笑道:“孟郎君少年英雄,在方与县境内可是如雷贯耳,无需自谦。你的那篇产鬼文,本官也是看到过的。”

    在他看那篇杂文的时候,心里便暗暗觉得,孟川并不简单,身上有着秘密,要不然,何以能将产鬼的某些特征写的那般清楚?

    很有可能是某位大儒的私传弟子。

    “既然谭大人开口,那么在下就简单说一说。王商户,在下猜测,你们家并非是中了什么降头,这种巫术,在下略有了解,若是以降头害人,其身必有痕迹,但是在下看你视若常人,只是精神不振,想来是被这段时间的怪事所累。”

    孟川缓缓说道。

    一旁的谭坚来了兴致,挑了挑眉头,好奇道:“看来孟小友对降头这种巫术很清楚啊?”

    这能是一个年轻书生所能了解到的东西?

    自己担任司法多年,才只遇到过一桩降头害人之事啊。

    这个孟川不简单啊。

    没准还真如自己所想那般。

    话说回来,孟川很了解降头之术吗?

    那是前世记载降头巫术的先贤们了解。

    他只是个搬运工而已。

    孟川点了点头,开口道:“不过略微知晓罢了。”

    “先生,既然不是降头害人,那是什么?”王富贵询问道。

    事关身家性命啊,由不得自己不慎重。

    “有可能是邪祟。”孟川淡淡道。

    邪祟?

    谭坚与王富贵相互皱起眉头。

    前者问道:“是何邪祟?”

    “宅鬼。”

    孟川神情凝重道:“当然,在下也只是猜测,究竟是否是宅鬼,还需一探究竟。”

    “如何一探究竟?还望先生告知。”王富贵有模有样的郑重作揖道。

    他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孟川身上了。

    毕竟,哪个家庭也禁不起那样的折腾。

    “刚才查看院子里情况的时候,在下发现院中那颗柳树下的土地似有翻新的痕迹,不知是因何故?”孟川问道。

    适才,谭坚巡视整个王家,更多的是在感应。

    而孟川却在有心留意一些细节。

    他发现,柳树下的土面有些异常,与其它地方存在着些许色差,而且还不太平整。

    “土地翻新?先生,没这事啊,谁会闲的没事,动自家院子里的土?”王富贵下意识说道。

    孟川瞬间抓住了重点,“王商户,劳烦叫来两名家丁,将柳树下的土壤挖出来。”

    谭坚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立即说道:“王商户,愣着作甚?还不快去?”

    王富贵不敢迟疑,叫来两人就挖。

    在他们挖的时候,他向孟川说道:“先生,俺刚才犹豫是怕要是动了土,家中的风水格局可就坏掉了。”

    孟川环顾四周,摇头笑道:“王商户,你这家里,哪有什么风水格局?这柳树属阴,种在家里,易招邪祟啊。”

    “不会吧。”

    王富贵感到诧异,“这可是俺多年前专门找风水大师来看过的,他说只要在家里种上一颗柳树,就能保证俺王家人丁兴旺啊!”

    孟川直言道:“话已经同你说了,柳树属阴,易招阴气,古往今来,谁家里闲的没事会种一颗柳树?除非有山水格局相互照应。”

    所谓山水是指依山水而建,或者是假山假水。

    “先生懂风水?”

    王富贵问道。

    他心里在想,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孟小哥看似平平无奇,实则懂得事情贼多,奇人一个啊。

    就连谭坚都十分好奇。

    知邪祟,懂风水,能写出上好的杂文,这是一个小县城出来的读书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略懂。”

    孟川道:“这颗柳树生长已久,根深至极,难以拔出,不如就在柳树对面种上一颗梧桐树吧,梧桐属阳,阴阳际会,倒是能抵消先前不太好的格局。”

    似是说上瘾了,顿了顿,他开口问道:“在院子里种柳树,主阴气,家中时常会有人生病吧?”

    闻声,王富贵拍了拍大腿,“俺那两个儿子,打小就身体不太好。可是俺为啥没有问题?”

    “先前过来的时候,在下看到柳树旁有一个小水池,里面养着数条金鱼还有一只看似要奄奄一息的乌龟。传闻龟有千寿,但是它现如今却一副快死了的样子,难道王商户还不能理解么?是那只乌龟帮你挡了少许病灾。”

    孟川缓缓说道。

    王富贵顿时大吃一惊,连忙作揖道:“还望先生指点迷津啊!”

    孟川笑道:“指点谈不上,种几颗朝阳花在小池边,也可形成阴阳平衡的局面,轻易莫要打破,你信了这风水,那么这风水之说,便与你们王家的命脉息息相关了。”

    “先生大才!”

    “不,先生真乃奇人!”

    “今日多谢先生指点俺们王家,大恩大德,俺王富贵没齿难忘!”

    王富贵深深作揖道。

    如若说,此前还是在猜测,孟川可能不一般。

    那么他现在就已经可以确定,孟川是真的有本事。

    真的是一位奇人!

    人家三言两语,就能道破家中风水玄说,难道还不足以称之为奇人吗?

    这孟先生,极有可能是仙人下凡啊,了不得!

    就连谭坚听到孟川的那套说辞,都是略微有些惊讶。

    这真的只是略懂风水吗?

    看来今后还真得打听打听这个孟小友有着什么样的背景和资历。

    知异事、懂风水、年纪轻轻便是儒修,又受到刺史大人的器重...

    莫非...

    这孟小友,身份不一般?

    真是什么某个高人的亲传弟子?

    或者他本人就是高人?

    相当于某个儒修一朝顿悟了,领略了大道?

    嘶。

    细思极恐啊。